三臺令 之三

他的願望,一直都很簡單。

他要劍。他要鑄劍。他要鑄天下第一的劍!

只有這件事情讓他能湧起強烈的喜悅和熱情,只有握著鐵鎚的時候才能讓他覺得自己實實在在的活著。他早就把師父那點鑄劍的老底挖光了,遠遠的把他師父甩得遠遠的,絕對看不到車尾燈…就鑄劍這一塊來說。

而被擄來青門的意外,卻讓他窺探到另一個神奇的領域…

飛劍!

【Google★廣告贊助】

完全打破他原本對劍的所有概念和想像,讓他幸福得差點昏厥…又艱深得讓他用所有心神下去鑽研。甚至連枯燥乏味又危險的提純各式各樣的金屬材料,都成了非常有趣的事情。因為所有的劍的基礎,就是材料!

他到青門頭一年就打破了最速的記錄,從築基初進到築基後,差二期就只有一步了…這讓駐守青門的劍宗大弟子又驚又喜,沒有丹藥輔助,只憑自身資質和基本心法,能這麼迅速的走到這一步實在是…

但沒多久,大師兄的臉就垮下來了。因為這位預定成為他師弟的劍奴,拒絕了丹藥和心法,發瘋似的工作,閒下來就是在打鐵,徹徹底底把修煉拋諸九霄雲外…

那僅差的一步就成了咫尺天涯。

事實上,紫陌會肯忍住煩躁認真修煉了一年,是因為築基初的功力不足以讓他流暢的指揮煉器爐提純材料,但築基後就可以了…那就不用在那邊靜坐週轉什麼大小周天,當個無意義的呆子。

在他眼中,除了鑄劍,其他事情都很呆。如果是劍的親戚(……),比方各式各樣的奇門兵器,那還值得親近。或者鑄造什麼法寶器皿,也可以當作磨練鑄劍的另一種途徑,他也不排斥。

其他的,只要跟鑄劍無關,則完全是浪費他的時間。

後來他會願意走出劍室,去參加每旬(十天)一次的外門弟子論講,就是他又再次遇到瓶頸。

這個時候,他來青門已經三年了,他對飛劍的理解,已經到了實踐的階段,才發現自己的法力不足以在飛劍內布陣…而且他對法陣的理解也太淺薄。

雖然對修煉成仙一點興趣也沒有,但這位城府深沈卻有些部份單細胞的天才鑄劍師,還是很願意變通的。青門分內外門弟子,內門弟子由各個師父親授,都是資質上優者。外門弟子成份就比較雜,資質也比較差,是由內門師姐師兄來講解的,若是夠勤奮,還是可能升入內門弟子。

外門弟子也比較辛苦,需要負擔許多雜役…畢竟修仙門派內的合格奴僕往往有他用,並不是那麼普及的。

而青門對奴僕的態度也比較友善。旬講時,也允許奴僕來聽,只是必須站著。畢竟這些奴僕通常都有專精的部份,若能有所提升,當然也就更有用。

紫陌聽得很認真,甚至一手默默的握著玉簡,一面聽一面往裡頭筆記。只是聽了幾次,都遇到了隔壁丹室的花嫣,比鄰三年,他對這個沈默低眉的鄰居有種奇異的警惕。

憑著某些直覺,他覺得這個小丹婢,根本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在旬講遇到以後,他謹慎觀察,更確定了自己的猜測。

她雖然表情那麼溫寧恭順,卻沒辦法控制所有表情…比方聽到某些漏洞時,眼角會微不可查微微抽搐,嘴角會用力抿緊。

小丹婢不但聽得懂,恐怕比台上口沫橫飛的師兄師姐都厲害。

這個事實讓他很興奮。他早就察覺,履行完十年劍奴之約,青門恐怕也不會讓他走。這個狗屁資質已經讓他師父耍他十幾年了,他不想讓人在耍個幾十幾百年…浪費他的時間。

所以他才懶於修煉,而且盡量低調不出彩。從他師父那老奸滑那兒體悟到,再好的苗子,一但懶散不進取,就是廢物了。他不想自找牢獄,就只好當個廢物。

可飛劍鑄造在他心底撓阿撓的,恨不得伸進去抓幾把,他也不能表現得太用功,引起師兄師姐的注意…劍宗大師兄可是惡狠狠的盯著他啊!

若能神不知鬼不覺的跟他那丹婢鄰居打好關係,請她教上一教…那不就完美了嗎?瞧她裝得那麼鐵,一定也有把鬼心思,更不至於壞他的事…

他仔細想了兩天,確定周延到完全沒有漏洞,終於去敲鄰居的門。

小婢子的眼神居然不是愕然,而是強烈的警惕,雖然只有一閃。紫陌心情大定,按照他師父嚴格的教育,非常本能的斯文一禮。

「見過葉公子。」花嫣微偏著頭,福了一福,「有什麼要小婢效勞?」

紫陌趕緊說明來意,但花嫣卻四兩撥千斤的婉拒了,說了一堆,真正的意思就是…「我不會,你找別人吧。」

這真把他給氣歪了。他撓頭想了兩天,卻怎麼也想不出怎樣在大師兄眼皮底下把陣法學好…還是得落在花小婢身上。

不教是吧?老子跟妳耗上了!就不信妳能鐵得滴水不漏!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