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 之三十

莫笑為眼神轉冷,「…掌門果然料事如神,知道你這廝必定勾結邪魔外道。」

「邪魔外道還不是你們嘴皮子耍耍,」簡肖冷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紫陌驚了。他沒想到這個二百五又小白的高手也會跩文。)

莫笑為臉孔如籠嚴霜,「盧師叔有信,你接著吧。」他往傳音符輸入一點真氣,簡肖師父蒼老又嘶啞的聲音響起,「簡肖吾徒,放下人臺令,回宮。」

簡單幾句話,卻是一字一驚雷,讓簡肖全身顫抖。笨老頭,真是笨極了的笨老頭!被斷了修仙路,看了一輩子的園子,還對那個師門忠心耿耿!頂多也只捨得嘴裡念念!

【Google★廣告贊助】

天下那麼大,哪裡去不得?就守著那個破園子,守著那個翻臉不認人的師門?但就是這個笨老頭,收下他這個沒有背景飽受欺凌的外門弟子,用微薄薪俸積攢的靈石、丹藥,想方設法的把他養起來。

再怎麼笨、怎麼愚忠,是我師父!

莫笑為得意的看他一眼,輕喝,「拿下!」

他身後的兩個師弟立刻一左一右的拿住簡肖的胳臂,卻馬上慘叫一聲,雙手冒出青煙。竟是破了護身真氣,烤熟了雙掌。

「…你敢下毒!」莫笑為厲聲,「殘害同門,其罪當誅!」

「那你也得殺得了我。」簡肖撇了撇嘴,「一起上啊。上期的流跡玉簡,我好像排慧南第七而已。」他轉頭對著花嫣叫,「常丫頭,妳告訴他,我剛做了什麼了?」

花嫣的表情還是很平靜,低眉順眼。但紫陌瞧見她的眼角,微不可察的輕輕顫了顫。心底也是震驚。

他看破了?知道我是常家婢?花嫣心底翻騰洶湧,卻還是平靜的抬頭看了看,「回簡公子,剛您真氣流轉太霸道,生生燙了那兩位公子。」

「妳是誰?」莫笑為瞇細了眼。

「她?」簡肖懶懶的笑,「她是青門家養的丹婢。莫笑為,你連青門家養奴才的見識都沒有?她旁邊那劍奴,也是不錯的。」

莫笑為怒火中燒,卻沒招人再上,「你待如何?」

「我能怎麼樣?回宮啊。不然你要攔我?」簡肖的桃花臉沁出乖戾的邪氣,「來啊。上回斷的是左臂還是右臂?」

莫笑為變色,斷過的左臂應該痊癒了,此刻卻隱隱作痛。「…滾!掌門對你自有處置,不急在這一時!」

簡肖轉身,易長老卻叫住他,「簡小友…你若真喜歡這對劍奴丹婢,不嫌頑劣粗糙,就帶回去灑掃執紼吧。」

紫陌和花嫣猛然抬頭,表情全是愕然。他們大概推測到部份真相,也知道青門傾覆就在眼前。可易長老…在設法救他們。

「…我怎麼好意思拿青門的寶貝蛋。」背對著眾人的簡肖乾澀的說,「青門長老的一對心肝兒,指不定將來就得落在他們身上…我哪裡敢?將來有緣,讓他們上我那兒玩去,我提點著點…就是了。」拿起腳就走了。

「讓簡小友費心了。」易長老說。

簡肖踉蹌了一下,牙關咬得咯咯響,大步走了出去。一走出大門,立刻騰空御劍而去。封住青門的大陣,對他卻一點阻礙也沒有,遠遠的退開一條路讓他自去。

簡肖一去,莫笑為的壓力驟然減輕,暗暗鬆了口氣。這渾人認死理,從不把師門放在眼裡。要不是看園子的盧師叔還能管住這頭吃人烈馬,沒了轡頭的他,還不翻天了?

至於眼前這破敗門派的糟老頭,他沒看在眼底。大威勢宮有個十大高手不容易,再頑劣也得忍。這糟老頭又不是他們大威勢宮的。再怎麼厲害,他們鐵鶴部也不是光會吃乾飯。

「易長老,交出人臺令。」他開始不客氣了。身後的鐵鶴部躍躍欲試。

易長老呵呵的笑,在自己的雲板玉佩上一擊。聲音中平溫潤,卻傳遍全青門。

雲板一擊,曰之「肅容」。門人弟子除凝嬰者外,皆須整肅儀容,退三大步列隊。幾乎是本能的,不論廳內廳外,所有弟子都後退了三大步,凝嬰的自動列在長老身後。

青門門人一動,鐵鶴部立刻疾如迅鷹,想拿住他們。卻瞠目發現,所謂咫尺天涯。鐵鶴部和莫笑為,被禁制困在集賢廳的中央,離整齊列隊的青門弟子,只有幾步之遙。

「…易長天!」莫笑為又驚又怒,「你想拖著青門陪葬嗎?!」

易長老舒適的坐下來,臉上還是溫厚的笑,「孩兒們,去傳茶來。貴客遠來未免火氣太大,讓他們降降火氣。」

驚慌失措的弟子讓他溫和的語調安撫,有幾個衝去烹茶,等端進來才發現,這個精巧刁鑽的禁制只困凝嬰以上的修士。不管鐵鶴部和莫笑為怎麼努力,就是沒辦法突破這個禁制。

「大威勢宮培養鐵鶴部應該不容易吧?」易長老和藹的說,「連莫先生在內,總共一百零一人,實在了不起。咱們青門就慚愧了,連老道帶弟子,也就六個。」他嘿了一聲,「我讓孩兒守好門戶。不然來了什麼邪魔外道,不說大威勢宮損失慘重,青門這丁點家底也賠個精光了。」

莫笑為聽得直冒寒氣。禁制只困凝嬰以上的,敵友不分的一起困住。這絕對是青門同歸於盡的大絕招。青門死光也無所謂,但鐵鶴部這些精英呢?難道要陪著他們一起填了?

鐵鶴部是大威勢宮最精銳的刀尖,若真跟他們同歸於盡,等於大威勢宮被砍了兩臂。

但他怎麼想也想不通,這些霸道邪門的禁制,是怎麼瞞過這麼多人的神識,一點蹤跡也不留。

他卻不知道,風雨飄搖多年的青門,原本出身於一個善於民間小道的奇門遁甲世家。這些平時看起來沒什麼用、需要耗費許多稀奇古怪昂貴材料的隱蔽禁制,總能在關鍵時刻,發揮意想不到的效果。

「對了,老道年紀大了,最近覺得有些氣海不穩,又跟簡小友惡鬥一場。」莫長老淡淡的說,「諸道友放緩些,別驚嚇了老道。萬一老道走火自爆…不說咱麼家這五個孩子可憐,連帶害了大威勢宮的道友們…老道就罪過了。」

莫笑為惡狠狠的盯著他看,恨不得撲上去咬死。易長老卻笑呵呵的看著外面流著淚的弟子,看到花煙時,沒有傳音,卻用嘴型說了一個字,「走!」

花煙飛快的看了紫陌一眼,他堅定的朝花嫣點點頭,花嫣轉眼看著易長老,也跟著點頭。決然的扯著紫陌,悄悄的混在端茶送水的弟子中,離開了。

簡肖點出花嫣和紫陌來,就是提點易長老,青門想躲去滅門大禍,保留元氣,只能設法破去莫笑為和鐵鶴部封住青門的大陣,化整為零先避風頭。

簡肖也知道這等於是不可能的任務,但總是有點希望。最少他對花嫣和紫陌的破陣能力很有信心。而簡肖,並不知道青門集賢廳的門道,更不知道他差點也一起被困。

他的提點點醒了易長老,用不著真的同歸於盡。只要困住大威勢宮的元嬰高手,只要有人能把消息送出去,或者是黨伐異歸來,把事情鬧到不再是祕密,說不定可以消弭這場飛來橫禍。

但關鍵還是花嫣和紫陌。現在他心底的疑惑解開了一部份。若花嫣是常家婢,那就說得通了。但他準備把這對弟子送給簡肖時,也只是希望能少死兩個頗有天分的孩子。

無意間的一念之善,讓簡肖免於被困,也讓青門出現一線曙光。

更讓這對自認不是好人的劍奴丹婢,決意把自己的命交代在破陣之上。

無他。君以國士待我,吾以國士報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