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 之三十三

陣眼被破的時候,簡肖倏然的睜開眼睛。

一層薄薄的水光閃過他的瞳孔,他沒放開神識,反而緊縮起來。

所有的陣,從最基礎到最複雜的,都與天地感應有關。至微簡謂之一沙一世界,至廣到細數天河沙,可說本身就是個小宇宙。

就算是仿得很差勁的宇宙,崩裂時的能量也非同小可。子陣碰撞,五行陰陽之力雜亂碰撞,神識探進去只是被扯成碎片而已。

這兩個小傢伙竟然成了。

但神識不能探山,等大陣崩解完,的確他就能尋查了…可他又不是棺材店的,收屍作啥?

可伏伏山數百里,他像無頭蒼蠅一樣亂撞,也不見得有那麼好的運氣剛好救到兩個小傢伙…

他搔頭了一會兒,一咬牙,沒什麼底氣的從袖子裡一翻,翻出一個烏龜殼兒,和幾枚幾乎成為黑色的銅錢。

病急亂投醫。當初他就該把易數推算學好了,現在也不用心底發虛…

將銅錢扔進烏龜殼裡,賣力猛搖了幾下,倒出來…他也傻眼了。

「…四十七卦,澤水困?」他抓著頭,仔細思索…桃花面湧現怒容,將烏龜殼扔在地上,踩了兩腳,「虧你這老烏龜活了上萬年才脫殼成靈,留得這破殼兒一點都不靈!我問啥你回答啥?!是一男一女沒錯,誰問你婚姻來著?!我會不知道他們婚姻不成?他們那對天殘地缺能成親,我就把這殼兒吞下去!」

烏龜殼居然不甘示弱的響了幾聲,雖無言語,卻讓人非常了解它在抗議。

「你騙我不懂?」簡肖沒好氣的吼,「伏伏山我在裡頭鑽了幾個月,還不知道有沒有沼澤?還是有幾條溪河,困竭之澤可…可…」漂亮的桃花面刷的從嫣紅轉粉白,「可、可就完了!」

觸天峰是把銳利的破天之劍,剛淬凌厲,悍然向天,至剛至陽。但世間一切都陰陽互生,至陽至剛反過來會蘊生至陰至柔。在觸天峰的西斜影下,就蘊生一處陰寒的半涸之澤。沈屍不腐,多生精魅,終年陰瘴籠罩。凡人根本無法靠近,修士就算從上空掠過都不免氣海受損,更不會去找霉頭。

…難道那兩個倒楣孩子跑去觸霉頭?

「若不在那兒,」簡肖恨恨的說,「我就把你熬了煉龜苓膏吃了!」

在他袖裡的烏龜殼,狠狠地抖了一下。

他修為過人,自然不會飛入困澤就傷及氣海、凍裂元嬰。但在這樣天地生成的陰戾地還是非常難受。神識伸展開來,幾乎寸寸凍僵,還能瞧見什麼?

正焦急著,卻看到一團小小的赤紅火光在死寂的泥潭上,像無頭蒼蠅似的打圈兒。

困澤中,啥都沒有,一片死寂。就是不欠鬼火,青白青白的飄過來又飄過去。但是這團赤紅像是燒紅的煤渣亂飛,顯得特別惹眼。定睛一瞧,是把醜得替它難過的下等飛劍。

可這麼醜的飛劍,成色這樣抱歉,卻蘊了很初階的劍靈。知道要忠心護主…可這困澤和劍靈相剋,它就是想下也下不去,只好在潭面打轉。

簡肖趕緊伸手入潭,拎出兩個抱成一團的泥人。早已閉息停心,就還剩下一點兒生機未熄。

他朗聲大笑,「好吧,暫且不用吃龜苓膏了。」簡肖心底大悅,收了那把醜不拉機、劍火快熄滅的飛劍,露了一手。叱了聲劍訣,巫夢立刻幻化成雲,托著他們三人急向東南。

只是一路走,巫夢不斷的發出輕顫和嗚鳴。

「我知道又臭又髒…回頭兒幫妳淨身!雷砂是不?成!」簡肖安撫著,又抱怨起來,「為什麼我的法寶就沒個省心的,個個都是話嘮…」

這下連袖裡的烏龜殼都不幹了,在袖底打滾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