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 之三十四

花嫣和紫陌傷得非常淒慘。

紫陌傷得還輕些,折了條胳臂,另一條也差不多廢了,一個腳踝幾乎碎到沒救。脊椎脫了兩節,肋骨全斷,還差點戳透了心臟,除了膽沒事,叫得出名字的內臟都帶傷。若是尋常人,死個一百次還有找。

好在他那樣瘋狂的運轉經脈和氣脈居然沒有自爆,氣海也很給面子的跟著天地潮汐運轉。甚至很怪異的,居然一口氣從築基二中期直衝進後期,還隱隱有突破的跡象。

簡肖饒有興趣的替他接骨續筋,一面很有實驗精神的探索這種異常現象。他好歹是活了六百二十一歲的修仙人,少了很多根筋,但沒少到心眼和腦筋,見識也不凡。

紫陌的體內,蘊含著大量的陽火。但這股陽火秉性很怪異,居然含有地陰之氣。但這孩子的修仙歷程太淺,無法完全吸收,只好像是脂肪般堆積在氣海附近,慢吞吞的等待氣海運轉時,一點一滴的慢慢吸收「脂肪」。

這次他拼了命,氣海瘋狂運轉後需要補充能源,迫不亟待的把「脂肪」給消化了。可陽火至烈至剛,消化遁入氣海,副作用的陽氣就在身體裡亂竄,這才猛烈的傷了五臟六腑…要不是陽火裡參雜了地陰之氣,中和些許陽氣,恐怕他內臟都成了爛肉了,哪還需要救。

他相信某個愚蠢的定律,從千丈崖跳下來,正好沈入至陰至寒的困澤。原本至陰遇至陽,結果就是自爆得璀璨輝煌。但這小子的運氣實在太好,體內的地陰之氣和困澤同源,困澤一時不察,以為是自己人,反而幫著化解陽氣,順帶推動了氣海,這才讓他的修為一日千里。

但這股怪異的陽火哪裡來的呢?

簡肖心癢難搔,不惜耗費修為把紫陌救醒…其實是痛醒的。被個十大高手強迫性的易經洗髓,不是一般的痛…大約把四肢一起剁了,同時還在生孩子,差不多就那麼痛。

等紫陌終於能喘氣了,翻了白眼,四肢還在微微抽搐。不是不想痛吼,實在是他連吼的力氣都沒有。

簡肖往他頸椎一拍,暫時遮斷痛覺,笑得如桃花拂面,「小朋友,你那陽火是怎麼來的?…不能出聲沒關係,我會讀唇語。」

「…陽火?」紫陌也納悶了。

雞同鴨講半天,紫陌精神漸漸恢復,嘶啞的說了他的修煉法門。簡肖的柳眉越揚越高,都快頂到額角了。

道武雙修雖然很驚險很神奇很弱智,但也不是不可能。但這種性價比這麼低的功法,居然可以將地火煉入體內…

頭回聽說揮鐵鎚可以修仙的哩!

「這樣也行?」簡肖怪叫,上下打量趴在地上抽搐的紫陌,像是看到什麼好吃的東西。在他眼中,紫陌不但有陣法上的價值,連功法都非常獵奇。

「花嫣?」被簡肖繞暈了的紫陌終於清醒過來,他勉強抬起頭…發出咖咖的聲音,「花嫣!」

「急什麼?」簡肖心不在焉,「常家的丫頭不是那麼容易死的…常五那傢伙,禁制忒粗糙,我幫她解了又重上。她就兩條手臂麻煩點…也拼完了。可他們老常家玩得那套祕法刺骨陣,我就沒辦法了…」

「會怎樣?到底會怎樣?」紫陌一整個緊張了。要不是他還在抽搐,真會撲到簡肖的身上。

「我沒辦法照樣刺上去啊。」簡肖很認真,「所以說不能復原如初,頂多那兩條手臂沒事。」

「…不會死吧?」紫陌的聲音發抖。

「怎麼可能死?」簡肖鄙夷的看他一眼,「你把她護得點滴不露,快死的是你!花費我多少精神和道行啊…孩子,我跟你說,女人呢,都是洪水猛獸…千萬不要自誤…」

紫陌朝他翻了白眼。「…謝謝你救了花嫣。這恩情我一定會還!」

「那當然要你還啦。」簡肖一點都不客氣,語氣一轉,又有些戒慎恐懼的勸著,「小朋友,聽我的勸。常家的丫頭雖然不錯,但她還是女人。是女人,就是洪水猛獸,你千萬…」

「……………」

簡肖好不容易嘮叨完了,又很開心的跟還在抽搐的紫陌進行學術性探討。他一直想不通的怪異陽火,事實上就是地火脈的地火精魄。地火脈出自觸天峰,流經困澤地下極深處。被這樣涵養了千千萬萬年,硬淬入一絲地陰之氣。所以才會是陽火,卻又夾雜點陰氣,並且與困澤同源。

紫陌在地火廳打了七八年的鐵,又搞了招怪異的道武雙修。別的修士重視的是感應天地、吸收日月精華,他別出心裁(並且毫無知覺)的沁養在陽火中(揮鐵鎚)。如果他還在青門,倒可以跟易長老結拜一下。只是易長老知其然卻不知其所以然,吸收了一輩子丹火(雖然效率比紫陌差很多),卻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也別想他提得出什麼系統心得來。

可紫陌聽得興趣缺缺。他一起頭就不想修什麼仙,為了實力問題才勉為其難。現在逃得性命,頓開牢籠,又把青門的恩情還乾淨了,他打定主意就不修什麼仙了,修仙又修不出大劍師,時間寶貴。

簡肖手舞足蹈的講了半天,意猶未盡的問紫陌,「還有什麼要問的?趕緊的!」

紫陌巴不得他閉嘴,誠心誠意的說,「沒有了…」

簡肖含笑點頭,又在他頸椎拍了一下。暫時遮斷的痛感立刻接通,紫陌大叫一聲,滾來滾去,最後昏了過去…又痛醒過來…如此循環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