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 之三十五

花嫣的待遇好多了…簡肖只願意幫她治傷,卻連幫她澆盆水都不願意。所以她不是痛醒的…是被自己薰醒的。

雖然一動身上乾裂的泥巴就簌簌而下,但發現自己居然還活著,就夠感激的了。她連忙把公子和常家的列祖列宗都感謝了一遍。

她也很想感謝兄弟紫陌,可兄弟卻躺在地上抽搐和打滾,根本聽不見她說啥;識破她身分的救命恩人簡肖,卻連正眼也不瞧她…義正嚴詞的說,「丫頭,我知道你們常家僕了不起,但妳還是女的。不是遇到生死大關,妳別跟我講話…」

戒慎恐懼的離她好幾步,「我害怕。」

花嫣啞口無言,只好默默感謝完了公子和常家列祖列宗,扶著牆設法洗個澡…她覺得自己不會死於內傷,而是被氣味活活毒死。

【Google★廣告贊助】

好在簡肖臨時開闢出來的洞府,包含了一眼靈泉,在個小石室內。離他們養病的地方不過幾步路。不然腿肚子直打顫的花嫣,恐怕為了洗澡會增加新的傷勢。

簡肖打了一輩子的架,對接骨療傷簡直是「久病成良醫」的標準典範。花嫣兩條臂骨都碎了,昏迷幾日,簡肖不但拼好了,還長得完全。但他對花嫣幾乎崩潰的元嬰也沒辦法,只能用高深的修為重弄了個有彈性的禁制。

若說常五叔的急救是用粗麻繩硬捆,簡肖就是高級醫療繃帶,還附帶若干上好傷藥。原本她就氣海渾厚,只是為了怕牽連舊傷,不能放手施為。經過簡肖的手段,她現在能運轉的程度大多了,幾乎可和築基四頂的人比肩。

只是她去破陣,實在太勉強,雙重調動氣脈和經脈,她又不是紫陌那種精準的怪物,氣脈和經脈損傷了大半。好在紫陌護得極完全,肉體上沒什麼大傷,氣海完全。無須丹藥只要仔細調息,也能漸漸復原。

至於地上滾的兄弟,知道是簡肖的好心,正在脫胎換骨易經洗髓…她就放下心來。說起來算是紫陌的造化…

不過她也不得不承認,幸好沒造化到她身上。

畢竟紫陌叫得實在太慘。

瞧他們脫離險境,簡肖就常常外出,不知道幹什麼去了,回來總是一臉笑意。坦白說,簡肖桃花面飛鳳眼,長得極為賞心悅目。可看到他笑,花嫣心底總有股涼意…

大概是他總是用這種笑成就紫陌的「造化」。可憐兄弟足足喊了一個月,才漸漸消停,是人都會膽寒。

但紫陌消停,簡肖卻不消停。他若在洞府裡,就會逼著還只能趴著的紫陌教他算學。可紫陌的脾氣實在不太好,發現簡肖真的這個也不會那個也不會,教到怒火攻心,時不時就要很古典的吐上一口半口的鮮血。

花嫣實在看不過去,「簡前輩,不如我教你…」

簡肖跳起來,滿臉恐懼,「妳不要跟我講話!女人跟我講話,我一定會倒大楣!妳們這些洪水猛獸…」

花嫣無言片刻,閉上眼睛乖乖調息。

可紫陌不幹了,「你怎麼可以這樣?」被簡肖整到最後,所有的敬意都消磨光了,「你罵我手足,我撕你衣服喔!」

簡肖鄙夷的看著還只能趴著的紫陌,想想還是好心的勸,「小朋友,不是我罵她,事實就是事實!女人都是洪水猛獸…」

「她是我兄弟!哪是什麼女人…」紫陌嚷著,「你看她的年紀都可以當我高祖母了…還什麼女人…」

簡肖是救命恩人,花嫣只能忍。可紫陌是兄弟,兄弟沒啥救命之恩。她雖然還沒什麼力氣,但拿個茶杯砸紫陌的腦袋,還是辦得到的。

可惜讓簡肖易經洗髓過的紫陌,別的還不明顯,熬煉出一身銅筋鐵骨。那只茶杯碎在他腦門,皮都不紅一下,甚至沒什麼感覺。

兩個男人無感的繼續聊天,簡肖沈吟了一會兒,「你這麼說似乎有點道理。」

「就是嘛,」紫陌很認真的說,「你想想她的年紀,給你當玄孫女都有找。你能當玄孫女是個女人嗎?」

救命之恩前矮三截。花嫣不能砸打簡肖,但不妨礙她把茶壺砸在紫陌腦袋上。這次是略微發紅了…被茶水燙的。但相較於這個月生不如死的劇痛,這點子燙比撓癢癢都不如。

「也是。」簡肖整張桃花臉都燦爛了,對著花嫣笑如春風,「丫頭,玄祖爺爺的算學,就落在妳身上了。妳比這小孩性子要好些。」

花嫣那個氣悶,險些讓她更古典的憂憤成疾。可救命之恩擺在那兒,她不能揍簡肖。但她盤算著,將來好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招呼紫陌絕拳吃到飽…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