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 之三十七

【Google★廣告贊助】



紫陌很不好受。

跳崖定律的達成率這麼低,讓他非常哀傷。他絕對不會承認簡肖就是那本「祕笈」,也絕對不會認為易經洗髓是什麼造化…

最少簡肖幹的易經洗髓絕對、絕對不是造化…而是災難。

基本上,簡肖的耐性不是在替人易經洗髓上頭。一般來說,肯耗費修為這麼幹的人,不是師父,就是長輩,總是會遵照一個循序漸進的緩和過程,分個幾年進行,而不是一傢伙猛進十幾二十年的流程…

想想看,二十年才能讓肌肉筋骨經脈氣脈調整鍛鍊到的程度,只用一刻鐘完成…姑且不談經脈氣脈的問題,光論肌肉筋骨二十年該有的酸痛集中在一起…

【Google★廣告贊助】



你就能體諒為什麼紫陌會哀號了一整個月,又足足有三個月趴著不敢隨便亂動,隨便一動就可能眉心或手肘突然噴出血泉…

甚至你也能明白,他為何會這麼忘恩負義,天天在心裡暗暗問候簡肖的女性親戚,直到十八代祖宗。

真的,不能全怪紫陌。那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所以他才會對跳崖定律充滿怨望,覺得差點把命丟了,卻只滿足第一點定律。

破陣後三個月,紫陌終於能夠在室內走動不噴血…他感動得熱淚盈眶。但看到暌違一個月的簡肖走進來,立刻臉色大變,如臨大敵。

連花嫣都戒慎恐懼…因為他那美麗的桃花面上沁著甜笑,讓她有大禍臨頭的驚悚。

「不怕不怕,」簡肖心情非常愉悅的說,「不是對你們這般笑。」

…你還真有自知之明。

他心情頗佳的察看了紫陌,非常滿意。「修仙之人,就要熬得苦吃得痛…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我沒有要修仙。」紫陌沒好氣的說。

簡肖真把他師父的老人癡呆和耳聾學了個青出於藍,融會貫通成「選擇性失聰」,徹底無視紫陌的頑抗,把飛劍扔給紫陌,「喏,是你的?」

「我的驚心劍!」紫陌大喜,他還以為被破陣反噬毀了。

簡肖聽到這名字,搔了搔頭,「…還真是醜得觸目驚心。」

「才不是!」紫陌吼著,「是這把劍讓花嫣也嚇到了,驚心!」他非常自然的,張口收攝了興奮顫抖的醜飛劍…簡肖撲過去掐住他脖子,掐得紫陌直翻白眼。

「你在幹嘛?幹嘛?!」簡肖尖叫,「你想炸掉腦袋嗎?!」

花嫣也撲上去阻止,「簡大哥…大哥!沒事的,紫陌能收攝飛劍…別掐斷他的頸骨啊!」

等簡肖因為震驚鬆手時,紫陌已經快沒氣了。他用一種看怪物的眼神看著紫陌,「…你這小怪物!」

被很強的怪物說怪物…紫陌默默流下男兒淚。

花嫣覺得很累。以前紫陌只是一般的累,加上這個玄祖爺爺大哥…造成的混亂是十倍的累。理論上來說,應該一加一等於二…但在他們倆身上,所有定律都被推翻。

簡肖看哭的哭,蹲牆壁畫圈圈的畫圈圈,也有點不好意思。趕緊把他們倆懸心的事情拿出來說,好振奮他們的精神。

簡肖這幾個月頻頻出門,據他說,是去「打探」消息。

自從封山大陣破了,任遙悄悄的領著暗雲部,將青門弟子帶到伏伏山安頓下來,包括被禁錮的夏容皙。許碧山則帶著人臺令,前去尋找正在趕回來的黨伐異。

經過「高人」指點,黨伐異帶著許碧山和人臺令,先去流跡宗喝茶「閒聊」,告知要去慧南第一宮邢天宮討個公道,就去邢天宮拜山了。




要知道,除了魔潮,慧南已經很久沒有值得大書特書的修仙界八卦了。更要知道,邢天宮當了慧南第一宮,一直想顯擺老大的派頭,可一直找不到機會。

更重要的是,慧極所有拔尖兒的門派,都略微知道三臺令的嚴重性。大威勢宮可以大搖大擺跑去嗆偏僻弱小的青門,可在邢天宮眼底…大威勢宮也不比青門強哪去。

這就是第一名和第十二名的遙遠差距。

於是,在媒體和老大派頭的顯擺下,事情鬧得非常大了。當期的流跡玉簡,賣到來不及銘印,根本只能用搶的,黑市價格節節高升。

流跡宗不愧是頭號情報販子,不知道怎麼挖的,把三臺令的由來挖了出來(但有多少真實性則不得而知)。

四千年前第一次魔潮後,常家壯烈的犧牲不但震動天下,也感動了神人,賜下天地人三臺令,並且親自在海岸佈防。這防禦大陣綿延整個幽微海岸,協助防守,不然之後的魔潮早滅了常家,將整個慧極變成妖魔的天下。

但神人此舉犯了天律,被追緝回天庭。三臺令成了祂的遺愛,分由三個神人親點的門派各守其一。

有了三臺令為陣眼,以全慧極為陣型,常家和聯軍才能在慘重代價下守住數千年平安。

可一千多年前,妖魔潛入人間,分別突襲了三臺令。那一役,常家幾乎被屠戮殆盡,只逃出了還在襁褓中的常蕪散人和六個旁系幼兒。妖魔大軍直抵慧中,所經之處幾無人煙,屍骨盈野,血流漂杵…

這時候眾人才驚醒,抵抗魔潮並不是常家一家的事情。那也是第一次慧極修仙者和凡人頭回團結起來,在三臺令暫時搶修後的威能下,終於抵禦住這次幾乎滅頂的魔潮,並且將妖魔大軍驅出海岸。

原本執掌三臺令就是祕密,知道的人很少,之後這三個門派立刻隱世,從此不知所蹤。

直到現在,人臺令意外出世,大威勢宮意欲強奪無意得到人臺令的青門,鬧上了邢天宮。

這件事情瞬間轟動了整個修仙界,大威勢宮整個聲勢大跌,幾乎成了人欲誅之的野狗。

但大威勢宮也應對得很快,辯解一切都是誤會。力言人臺令本來就是物主托付他們制器長老修復的,大威勢宮只是完成長老遺志而已。會封住青門,只是怕有心人偷偷拐帶仙器,不得已而為之,絕對不是要對青門不利…

總之,大威勢宮不知道用什麼法子讓邢天宮鬆口了,黨伐異長老敲到好大一筆精神賠償費,也不甚在意的在諸門派(特別是流跡宗和邢天宮)面前,將人臺令交給大威勢宮的掌門,就大搖大擺的回青門了。

一直到黨伐異和許碧山回到青門,被強留作客的大威勢宮鐵鶴部、莫笑為,才委靡的讓青門送了客…畢竟青門的禁制對青門人還是很寬容,對外人卻很兇狠…

簡肖眉飛色舞的連說帶比、手舞足蹈的講完,開心得仰天哈哈大笑。

那個「高人」…真歹毒。身分也似乎…呼之欲出。

紫陌和花嫣望向簡肖的眼神又多了幾分恐懼。

「夏容皙…」掙扎了一會兒,花嫣還是問了。

簡肖停了笑,搔了搔頭,「小孩子家家,眼皮子淺。只想到那個仙器是她找到的…」

紫陌的眼神瞬間轉冷,「那她怎麼不出來打擂台?為啥不站出來?禍給青門擔,寶物歸她所有?天下有這麼好的事情?她敢說要搬回白虹門,我打賭易老只會鼓掌叫好,攔都不會攔她一下。」

「女人是洪水猛獸!她們跟我們不是一種生物…很難懂的。」簡肖愁眉,旋即又笑了,「可我們家妹子可愛又講理,管別人家的洪水猛獸呢…」

…那是因為你把我當成玄孫女。花嫣心裡默默的回答。她趕緊岔開話題,讓簡肖誇下去,她會想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青門一切都好嗎?」

「好!好得不能再好!」簡肖遺憾的搖搖頭,「老人家心太慈,真沒辦法。我明明…我是說,高人明明指點他們,最少要凹五十車的賠償,他們只凹了三十車,太沒出息了。」

紫陌和花嫣齊齊打了個哆嗦。明明豔陽高照,他們卻遍體生寒,如在隆冬。

【Google★廣告贊助】









Facebook 留言
Facebook 留言載入中...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