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 之三十八

這章比較乾…也枯燥。
跳過應該不怎麼影響劇情,特別獨立出來。


花嫣和紫陌痊癒到行動自如,已經是破陣後四個月的事情。

簡肖抓著他們到伏伏山東方百里的三江城。青門所在的地方,按凡人的劃分,是屬於周郡,而三江城是三江匯流之處,一個繁華的小城,地處周、黔、邵三郡交會,都是燕國領土。

而燕國,正是紫陌的大師兄,那個獨據一方、悍然稱帝的西燕帝杜隱威的天下。

「想去找你師兄嗎?」花嫣問。

【Google★廣告贊助】

紫陌臉孔掠過一絲恐懼,「千萬不要。我師兄知道我混成這樣,不先把我打個半死,然後去找青門和大威勢宮麻煩才怪…你別看他是個凡人…很兇的!以前我師父被個修仙人暗算,他硬是點起兩萬兵馬和暗殺部磨死那個修仙的…不是我師父罵了,他還想去掀了人家門派。千萬別…」

「你不告訴他不就完了?」花嫣挺無奈。

紫陌嘆了一聲,「在大師兄面前,誰能撒謊…他一瞪眼,什麼話都倒出來了,身不由己…比我師父可怕太多了,繞著走,繞著走…」

「杜隱威是個好漢,但戾氣太重了點。」走在他們前面的簡肖,一面吃著糖葫蘆,一面回頭跟他們講話,晃了晃糖葫蘆,「真的不吃?」

花嫣和紫陌一起搖頭,默然看著這個吃著糖葫蘆,還津津有味看人耍把戲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三江城有舟楫之便,異常繁華,人稱小江南。路上行人摩肩擦踵,小販吆喝,路邊人耍把戲賣藝,一派富足黎庶光景。

終於回到凡間,死撐著帥哥殼的紫陌強忍著淚光。路上行走的大姑娘小媳婦兒是多麼可愛親切…最大不會超過三十,外貌和年紀大致上是符合的。

不過進城前簡肖不但把自己的桃花面改成一張極普通的臉孔,順手也在紫陌臉上抹了一把…還比簡肖醜兩分。不管紫陌怎樣用氣質補足,還是力有未逮。大姑娘小媳婦兒,誰也沒多看他一眼,不禁讓他有點失落。

抗議無果,他氣悶的對花嫣抱怨,又不好意思說到正點兒,拐彎抹角的,「妳瞧他那樣兒,哪是六百多歲的人…分明是六歲!」

花嫣都看在眼底,啞然失笑。她想了想,「修仙的人…多半脾氣古怪不諳世事,其實也不能全怪他們。」

斟酌了一下措詞,「他們一輩子都忙忙碌碌,閉關修煉都是百年起跳的,不管是心法還是五行陰陽,需要下的功夫,沒有幾十年不能入門,到精深也要幾百才勉強小成。有門派的還有倚靠,沒門派的連顆靈石都要自己張羅。

「活了幾百歲甚至上千,一半多的時間閉關修煉,剩下的時間,天材地寶要掉了大半,琢磨五行陰陽和功法也不太夠了。真的活在世間的時間很少很少。」

她頓了頓,清秀的臉孔浮現一絲滄桑,「人活在世界上,還是要跟其他人互相碰撞砥礪,喜怒哀樂,心智才會漸漸成熟蒼老。修仙者通常第一件事情就是『忘情』,又幾百幾千的不跟人接觸,自然性格古怪。」

「我看易老的心眼兒也不少。」紫陌冷哼一聲。

「呵,他把弟子裝在心底,又經過多少大風大浪…」花嫣笑了起來,「其實真的鬥心眼耍花槍的,通常是羽化無望的。既然修不成,當然也凡俗了起來…」

「丫頭說得很透。」簡肖冷不防的轉過頭來,把他們倆嚇了一大跳,「依我看,老怪物也好,把修仙界弄成凡間武林、男盜女娼也好,通通是走偏了路子。忘情是狗屁,爭權奪勢,更是狗屁!

「我修仙,是替我師父爭臉,更是為了好奇、有意思。每一層境界,都很奇妙,每進一步,我都覺得能夠感受到萬事萬物都有極大的不同,卻又有很相似的規律!道家說得極玄,說是天人感應。其實沒那麼複雜,就是『規律』這個真理!

「以前人修仙叫做修真,我覺得比較符合…可說真的,我覺得應該叫做『尋真』,尋求天地間隱含規律的真理,修仙只是水到渠成的順便,現在卻成了唯一的目的,不是本末導置?

「修仙的老說要忘情,瞧不起凡人,真是大錯特錯。修仙的度劫,凡人也得度劫!凡人度的劫還比修仙的多、也更複雜。幾乎是時時刻刻都在渡七情劫、六欲劫,沒有一息安生。可妳瞧他們,開開心心、歡歡喜喜,一天過了一天,生兒育女,代代相傳下去…暗合天地生生不息之意。說到底,凡人比修仙的了不起多了!

「於我而言,這份歡喜,就是『天道』,誰要破壞我的天道,我就跟誰急!不但不能忘情,還要入情。不但要入情,還要入迷。但要怎麼在『迷』裡無入而不自得,怎麼迷得全心全意、天地無感,又怎麼脫離『迷』行雲流水、萬叢花間過、,遍葉不沾身…這才是求道的開始,才叫做『不役於情』。」

他咬了個糖葫蘆,讓臉頰鼓起一塊,含糊不清的說,「可我早就這麼幹了,這些只是事後歸納。這就是所謂的老天爺賞飯吃,我就是一修仙的天才啊!」非常的洋洋得意。

紫陌瞪了他一眼,「鬼話連篇,都廢話。不就,打鐵的時候專心打鐵,不打鐵的時候該幹嘛就幹嘛去。可我的目標,就是要當大劍師,所有的一切,都繞著這樣轉。還需要在那兒死繞圈子?」

簡肖哈哈大笑,指著紫陌,「你這臭小子只有兩個結果:一個就是糊裡糊塗成了仙,另一個就是跳爐祭了劍,沒別路了!」轉頭看著低頭思索的花嫣,笑嘻嘻的說,「丫頭的路就多了。但妳傻跟著這小子,也只剩那兩條路。」

花嫣愣了一下,莞爾一笑,「等我先琢磨透了大哥的話再說吧。」

簡肖又咬了顆糖葫蘆,施施然往前走去,轉頭含笑,「丫頭,妳別的慢琢磨,先想想何以修仙哪?妳得到了力量,想做什麼?」

…我想打敗邯鄲子。但是…之後呢?花嫣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只覺得愴然若失,身邊的一切都消失了,只餘空虛。

「到時候再說啊。」紫陌不耐煩的聲音傳過來,「眼前的路都走不來,哪能一直盯著天邊角的那朵雲?」

花嫣垂下眼簾,笑了。

簡肖也笑了,極普通的臉孔卻沁著桃花色,「你這小子,千萬別祭了劍。」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