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 之三十九

簡肖陪他們在三江城落腳,尋了個半荒廢、據說鬧鬼的三進大宅住下。至於鬧的鬼,頭天就梨花帶淚的摀著腦袋,是個怯生生又可憐兮兮的美豔女鬼。

簡肖默默的招回烏龜殼,「…太不挑了吧?雖然是老色龜的殼兒,也別連女鬼都好…」

女鬼顯然很害怕簡肖,躲得遠遠的,可看到紫陌卻眼睛一亮,「這位公子…如此英武,為何要易容改扮?」說著吃吃的笑,咬著袖子,滿眼春意。

簡肖沒好氣,「去去,連幻容都躲不過花痴,什麼世界…不想魂飛魄散就滾遠點!真要我收拾妳?」

他拿出烏龜殼,女鬼驚叫一聲,立刻衝進後院的井裡不見了。

…那口井,不能喝。花嫣默默的記下了。

【Google★廣告贊助】

紫陌表情還是沈鬱如水,心底卻默默流淚。為什麼喜歡他的不是破百歲的超資深少女,就是正港母夜叉…現在又添了一筆新紀錄…女鬼?!

就沒個正常點的嗎…?他今年都快二十六了二十六啊!

簡肖很適時的給他機會教育,「所以說啊,女人啊,不管死的活的,都是洪水猛獸…」

「你閉嘴。」這下紫陌真的哭了。

簡肖陪他們住了幾天,留下一批丹藥,十顆下等靈石,和幾錢碎銀子。

…看那個靈石的成色,簡肖又是個手頭撒漫的人,筋是少很多,但從來不小氣。看起來,他也是個窮人…青門就夠窮了,他們倆又是領劍奴丹婢的缺,但幾年下來攢的靈石,也有三十來塊下品。還是簡肖的三倍多。

花嫣默默的把靈石推回去,只收了銀子。

簡肖沒跟她客氣,「其實我回大威勢宮摸…我是說,領一些也就有了。」他有些臉紅,搔了搔頭,「所以…丫頭,妳明白吧?我摸了大威勢宮那麼多…我是說領了大威勢宮那麼多靈石和丹藥,沒辦法明面兒跟宮裡作對…」

慧南十大高手,卻混到得偷雞摸狗,可見在大威勢宮混得不是一般的差。

花嫣默默記在心底,溫婉的說,「大哥,我明白。就像我在青門受了恩,出事的時候還是得上去頂。」

簡肖鬆了口氣,笑嘻嘻的,「三江城是修俗共居的地方,好玩的緊,你們住久就明白了。在這兒養傷,我也比較放心。現在塵埃落定,我不能渾水摸魚了,得先回去應付應付。半年後我回來看你們…別跑太遠。」

他喚出巫夢,突然想到又回頭,「三江城不只有凡人的市集,也有術士的市集。」他又隨隨便便的往紫陌的臉上一抹,恢復他俊朗的臉皮,「幻容著去,沒事也讓人懷疑。兄弟啊,你要記住,女人是洪水猛獸…」

「…你夠了沒有?」紫陌額角爆出青筋。

花嫣輕笑了聲,低眉順眼,「是水族還是水精?」

「水族…」簡肖隨口回答,臉色大變,「…妳怎麼知道?!」

…能比你漂亮,讓你念念不忘到現在的,大概沒個人類辦得到。想來只有妖精了。看他老把「洪水猛獸」講得那麼準,一字不易,大概是真正的「洪水猛獸」,沒想到攻其不備的一猜…真猜中了。

「你看看你看看!」簡肖滿臉恐懼的扯著紫陌,「女人就是這麼可怕…」

紫陌用力掙開,忍無可忍的說,「…快滾。」

花嫣笑著和簡肖道別,心底充滿了「天道循環報應不爽」的暢快感…總算不是只有她在崩潰,現在紫陌也挺崩潰的。

說起來,養傷的日子應該很悠閒,可好死不死,就不該讓紫陌磨著去了術士的市集…

三江城果然是個很有趣的小城。商賈眾多,異常繁華。南來北往許多珍奇貨物都得在這兒交會,當然也包括了許多修士需要的天材地寶。邢天宮位於慧南偏北,比較靠近慧中豐都,地處中陲,自然比三江城繁華百倍。

可越繁華的地帶,修士和凡人的距離越遠。但在三江城,卻很可親的雜居在一起,修士成了有特殊技藝的技士。有的開館行醫,他們還看到一夥修士在蓋房子。幾乎各行各業,都有修士的影子。或許修為都不是太高,但卻很巧妙的應用了修士的手段,賺取他們需要的靈石、天材地寶。

修士和凡人往來,卻沒端什麼架子。這在內陸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他們饒有興致的探問風情,花嫣笑著說,「三江城多半是散修,無門無派。三江城的城主又很強勢,有批堪堪抵敵修士的私軍,莫怪如此。」

「有門派那麼好?我看不見得。」紫陌隨口回答。他有點心不在焉,納悶既然已經恢復了原貌,為啥路上的姑娘家只偶爾偷看他一眼,竟沒人上來搭話。

難道在青門待太久,世情變了,姑娘都矜持了?還是他不到二十六,已經開始不好看了?他不禁有點傷心。

花嫣倒是知道怎麼回事,所以離他遠些。可紫陌亦步亦趨,離她不過一臂之遙。路上的姑娘又不知道他們倆的關係,自然也不會搭理紫陌。

「…你離我這麼近,路上的姑娘就不會看你。」花嫣無奈了。

紫陌皺起眉,「為什麼?路上人這麼多,把妳丟了怎麼辦?」剛好有人從他們中間擠過,紫陌無比自然的牽住她的手。「真差點丟了…跟緊。」

花嫣苦笑。她在想,不是簡肖少很多筋,紫陌缺的也不是一條兩條…但她原本心態平和,紫陌牽她,像是左手牽右手,想來他也如此。也就任他牽著逛遍了針對術士特地擺的市集。

花嫣倒還能平心以對,到底她在常君身邊已經看過太多好東西。但紫陌看得兩眼發賊光,被那些珍稀材料晃花了眼。

可他們倆家當都扔在破陣上頭,有的不過是三十幾塊下品靈石和幾錢碎銀子。三千鴉殺還有的,不過是幾塊鐵精,不值什麼錢。

憑他們倆的手段,打魚捕獵求個溫飽一點都不難。但要靠打魚捕獵發家起業,買得起這些等於是天文數字的珍稀材料…那真是千難萬難。

「現在你明白,為什麼有門派那麼好了吧。」花嫣對他說,「修仙修的是資源。有門派才能分工合作,靠一個人去蒐羅所有,是非常辛苦的。」

紫陌沈默很久,發狠了。「散修行,幹嘛我不行?」

當天回去,紫陌已經把姑娘扔到九霄雲外。在院子的泥土地上,寫寫算算,畫了一整個面目全非。咬牙賣了幾顆下品靈石,拉回幾車磚,開始敲敲打打,日日夜夜,大興土木的安爐。

「…順便幫我砌個丹爐。」花嫣被吵了幾天坐臥不安,掛著兩個黑眼圈出來。

「妳要煉丹?」紫陌大吃一驚,「可這種凡爐煉不出什麼好丹啊…更沒有地火…」

「我只需要煉幾顆天王補心丹。」花嫣嘆氣,「有你這兄弟,我很需要。」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