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 之四

地火廳的下等丹室和劍室佔地都非常廣大,因為材料不但數量很多,種類也很雜。正中間的地火,也經過多重禁制和法陣集中,佈置得非常嚴謹,但丹室和劍室建築體的禁制,只有門口的還可以,牆壁就粗率簡陋多了。

畢竟只是些初階常見材料,沒什麼需要嚴厲看守的地方。

而丹室和劍室,也不過一牆之隔。

雖然覺得這樣很卑鄙,但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被世外客扭曲了童年和心靈的紫陌,很理直氣壯的仔細尋找牆壁禁制的漏洞,並且用他的神兵利器小心翼翼的鑿出一個窺視孔。

反正君子貴慎獨,小婢子又不可能在丹室洗澡,若她不謹慎做出什麼不當舉止,錯得是她也不會是我…

【Google★廣告贊助】

扭曲的天才鑄劍師非常理直氣壯的當起探子,發誓一定要抓出她的鬼祟當把柄。

在辛辛苦苦監視了一個月以後(他甚至發明了一個潛望鏡),終於精神一振,瞧見她精練了十五份龍膽,卻只交出了十份。他按耐住心頭的興奮,繼續監視…終於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這鬼鬼祟祟的小婢子,在確定大門禁制牢靠後,畫了不知道幹什麼用的陣和符咒,更鬼祟的掏出一個快散架的藥鼎,悄悄的煉丹…

紫陌悄悄的握緊拳頭,雙眼淚流…盯太久,酸的。這小丹婢真是不得了…雖然他對煉丹不怎麼在意跟在行,倒也聽說過煉丹成功率並不高。這小婢子只投了五次材料,卻煉出四顆…四顆啊!

他忍不住笑出聲音,在這樣的夜晚真有點毛骨悚然,「嘿嘿嘿…見者有份。」

收起藥鼎的花嫣整個僵住,緩緩轉過身來,直直的望向紫陌。

「讓妳找得著我的潛望鏡在哪,我也不用混了。」他獰笑,「小婢子,乖乖從了我吧…我是說,乖乖教我陣法。」

花嫣眼中漸漸露出疑惑和迷惘,「…葉紫陌?」

「可不是我?打個商量吧。」他很誠摯(在花嫣廳起來卻很流氓)的說,「妳就乾脆分我兩顆吃吃,我吃了就是共犯,就不可能把妳供出來了,怎麼樣?」

「…是毒藥。」

「最好是毒藥。」紫陌嗤之以鼻,「告訴妳,我只吃過兩種丹藥,妳手上的洗髓丹剛好是一種。我的鼻子很靈,聞過一次就不會忘記。」

「…你屬狗的嗎?」花嫣向來寧淑的臉龐整個黑了。

「汪汪!」紫陌又嘿嘿一笑,「妳若願意都給我,我還可以多叫幾聲。」

花嫣沈默了好一會兒,沒什麼把握的問,「你真的是葉紫陌?真的?青門一堆姑娘談個不停的葉紫陌?」

紫陌的臉垮了下來,「我沒准她們談啊,先說了。呿…交不交?給不給?」

花嫣抱著雙臂考慮了一下,「你藏在地火廳紫焰底下涵養的兩把劍胚,拿一把來換,就給你一顆。」

紫陌立刻暴跳了,「靠!妳土匪啊…」

咦?她怎麼知道的?!紫陌的背湧出細密的冷汗。想抓人把柄卻被人抓把柄的人,通常都會有這樣的反應。

「你有你的緣故,我也有我的緣故。」花嫣閒然說,「你有我的把柄,我也有你的把柄…如何?談個買賣吧?」

他們的交集,就從一樁黑買賣開始。

很可能是,他們倆都是表裡不一的傢伙,所以認識以後,非常臭味相投。隨著彼此的把柄越來越多,越來越不避彼此,倒是結成了一個狼狽為奸的堅固同盟。

尤其是為了交換陣法,花嫣跟紫陌要了十把峨眉刺後,紫陌更是引為知己,一整個推心置腹。

「我可以教你陣法。」他們倆頗沒形象的蹲在丹室角落,讓頂到天花板的甘草掩護著,「可我要十把峨眉刺。而且,要量身打造。」

「…量身打造?」紫陌仔細的看她,「妳知道量身打造的意思嗎?」

花嫣點頭,「知道。」伸出兩隻手,「我慣用右手,但左手也能用。我想你需要摸骨才能夠…」

紫陌激動的一把攢住她的手,嚎了一聲,「…知己啊!」

花嫣讓他嚇了一大跳,想抽回手卻像是被鐐銬銬住,「你不用這麼誇張吧?」她也叫了。

「妳不知道啊,那些買刀劍的都是群蠢貨,比娘們還娘們!我說要摸摸他們的手,一個個像是我要非禮他們似的!不摸我怎麼知道他骨骼結構能夠用怎樣的劍妳說啊?搞得我悶透了只能打些地攤貨…妳說我這樣的大劍師怎麼能夠容忍這種殘次品…知己啊!花嫣,妳真比大丈夫還大丈夫,真正的男子漢…」

「…我是女的。」

「我知道我知道…」他仔細的摸索花嫣的手骨,「原來女人的骨骼這麼細啊,妳彎彎手指…不,乾脆跟我過幾招…來來,用妳的絕招打我幾下,我試試力道…」

花嫣讓他摸了十天的手,和他對打了一個月,才讓那個瘋狂的大劍師宅回劍室,一封門就是兩個月,讓她開始懷疑,找他鑄造武器是不是一種錯誤…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