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 之六

青門後山,原有個奇怪的名字,叫做伏伏山。據推測是當地土人的舊稱,但土人早就融入文明程度比較高的凡人族群,土話也沒人懂意思了。

這名字就這樣孤零零的留下來,只是青門在此開山門後,數百里的伏伏山被佔據,改稱為青門後山。

山勢蜿蜒平緩,並沒有陡峰爭奇,顯現出來的是一種開闊大度的氣勢,但最高峰觸天峰,卻是慧極之南最高的山峰。青門歷代歷劫的師長都選擇在那兒與天爭,但爭得過的實在寥寥,大半都灰飛湮滅的與不融的冰雪共同沈默。

花嫣看了一眼觸天峰。她知道,就算站在觸天峰頂,也看不盡慧極大陸的全貌…哪怕是想看清楚慧南,都有困難。

如果要看清楚全貌,得站得比月還高很多的地方。

【Google★廣告贊助】

她知道。因為常蕪散人,她的主人,她喊著公子的那個宛如白玉凝聚的修仙者,就在月上渡劫。

拼盡所有修為,她替公子挨了最後一次劫雷。可公子還是沒有捱過去…他渡得過萬千劫雷,卻渡不過心頭魔魅似的那一劫。

她像是自言自語般,一面爬著山,一面輕聲細語的跟紫陌交代她的來歷。

既然紫陌都不在乎給她知道了,她也無所謂。

紫陌的表情像是吞了一隻死蒼蠅,非常古怪,「…妳能幫妳主人渡雷劫?」他的聲音發抖,「妳是什麼修為啊?」

「我曾到元嬰四。」花嫣的語氣像是在說,「今天天氣真好」。

紫陌卻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狂咳了好一會兒。把他抓來的黨道長,元嬰三修為,卻已經修煉了上千年,也不過是元嬰三後期,已經是青門劍宗第一人。

他好歹也跟著外門弟子聽了幾次旬講,大致上有個概念。

元嬰四是個怎麼樣的概念!

那是修滿就要面臨渡劫,跨過度劫就功德圓滿得證大道了!

「元嬰四初期而已,你那麼驚訝做什麼?」花嫣淡淡的,「我是強行提升境界,才能不到百年跨到這個高度…像是沙子蓋的城堡,表面雄偉,一個浪來就完了。再說,那一劫雷攪亂了我的氣海,幾乎打潰元嬰。不是常五叔捨命來救…我也就死了。」

常五叔是常蕪散人初修仙時,從老家帶出來的僕人。修仙者其實很寂寞,經年累月的苦修,閉關往往百年起跳。等閉關出來,故舊知交、親朋故戚,通常又凋零了些。

真的陪伴在身邊的,往往只有幾個童子、僕人。而這些奴僕,不修煉恐怕等不到主人下次出關,但修煉,又往往囿於資質。

常五叔是散人的書僮。當初帶出來的幾個奴僕,凋零的只剩下他了。而他囿於資質,一直無法凝嬰,一年年老去。他害怕自己死了以後,公子無人侍奉,物色了很久,才從人牙子那兒物色到剛會走路的花嫣。

其實花嫣的資質也算中上而已,遠不如他的期望。但他實在沒時間了,而這個不哭不鬧的小姑娘也讓他頗有好感。所以他把花嫣帶回來,慈愛也嚴厲的養育,將她教成一個極模範的侍婢,更不惜丹藥的強行提升花嫣的修為。

一來是希望她能活長久點,公子身邊才有人。畢竟常蕪散人卡在元嬰四後期已經三百多年,就是跨不到渡劫那一步。二來是預備著讓花嫣當公子的爐鼎,逼不得已需要雙修衝關時,希望花嫣不會因為被採補而境界掉落太多,甚至喪命。

「…我知道爐鼎是什麼。」紫陌震驚的瞪著她,「妳願意?喂…」

「我是公子的婢子。」花嫣平靜的看著他,「他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這未免也教得太好了吧?

「可、可妳喜歡他嗎?」

花嫣的平靜出現了動搖,她有些迷惑、遲疑。「我不知道。公子是天,我們是地。什麼喜不喜歡的…連想都不該想。何況…」她坦承,「我修煉的功法是冰心訣,不會有什麼男女之情。」

「為啥…?」紫陌皺眉想了一下,臉色大變,「…好歹毒。讓妳修這種不近人情的功法…是怕妳長大跟人跑了?!」

「這也沒什麼歹毒的。」花嫣語氣更淡,「常五叔也是為了公子。公子是不喜歡、不贊成的。」

紫陌啞然片刻,「…妳呢?」

「在公子面前,沒有『我』。」花嫣輕輕笑著,「或許你覺得很傻,但下位者身為低賤,卻得仰望崇高的『忠義』。公子是我唯一的主人,我願意為他付出所有。」

她傲然,「就算公子死了,他還是我的主人。其他人可以趁我重傷把我發賣,可我也不會認任何人為主。」

花嫣的表情很認真,「這就是我的『道』。」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