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 之八

飛劍理論上不應該出現在元嬰前的鑄劍師手上。

畢竟要到元嬰,修仙者才有自己的三昧真火,有了這個才有辦法實現制器…理論上。

可咱們葉紫陌同學是個非常大膽又有創意的天才鑄劍師,非常理直氣壯的吃透了「飛劍鑄造基礎概論」,將所有了解的手段,通通砸了出來,一樣不行就換另一樣,大不了就炸了劍室…反正隔壁丹室的花嫣會奔過來救火,還有源源不斷的靈丹妙藥供應,還會幫著補牆壁…

有這種兄弟,人生夫復何言。

(花嫣:「我是女的…」)

【Google★廣告贊助】

劍胚需要鑄劍師靈氣涵養?沒有怎麼辦?不要緊,咱們不就有一整條地火脈支撐的地火廳嗎?地火精魄以紫焰形態呈現,正成了複雜繁複的禁制和陣法的陣眼哩,就在地火聽正中央跳躍,請它涵養幾塊劍胚,不是小菜一碟?耗得起耗得起,頂多光焰黯淡點,誰會注意到?

根本沒人注意這五年來紫焰黯淡。

需要三昧真火融煉器料?是啦,地火霸道又難以控制,不如三昧真火精純易控制。可辦法是人想出來的,陣法是人畫出來的。經過幾次失敗和爆炸,終於用數個複雜的陣法構成的陣法群(動力就是永不熄滅的地火脈),控制住狂暴的地火,雖趕不上三昧真火,卻也差強人意。

紫陌就是這樣大膽的假設,小心(?)的實驗,一樣樣的將他能力所不能及的要素,替換成他能力所能及的相對方案。他的陣法只學到初步基礎而已,卻應用得出神入化(雖然引起數次大小爆炸),甚至他用了一種仙家絕對不會用的手段…

算學!

當他將算學推算融合了陣法,驚喜的發現,陣法更美妙嚴謹,小陣法間融合的絲絲入扣。許多陣法的原理都跟算學遙相呼應。他也是少數非常講究精準算學的鑄劍師。

在許多爆炸和失敗,算學陣法借力使力,天時地利人和兼誤打誤撞中,侵入紫陌一絲神識的劍胚,突然撞通了關節,嗡然成形了!

操作著眾多陣法的紫陌狂喜不已,但他僅築基後的法力卻無以為繼。雖然操縱陣法所需的法力極少,但好漢架不住人多,好鑄劍師也架不住操控八個各有用途的法陣。

「花嫣!」他朝著一個喇叭狀的傳聲筒慘呼,「救命啊!」

顧不得手上這爐精煉藥材會不會完蛋,花嫣從上回被紫陌炸開又草草補上的牆壁衝了過來,灰頭土臉的喊,「怎麼了?你又炸了什麼…」她微微張開嘴,眼睛越瞪越圓。

…這個劍瘋子,真的搗鼓出一把飛劍。

她活了一百多年,見過許多光怪陸離的事情,就屬這件事情最離奇。

花嫣本來就不愛管人的閒事,紫陌興致勃勃的時候,她覺得不可能,但也沒潑冷水,只是照約定交換該交換的知識,偶爾也免費的提點。她讓常蕪散人影響極深,她家公子常常看著她摸索,等她錯了才提出建議。

常蕪散人認為,所有的知識都應該試圖實踐,即使錯誤也定有所獲。

但她真的沒有想到,紫陌真可以用那樣破爛的計畫弄出一把飛劍。

沒錯,非常簡陋,一尺半的劍身,卻只放了三個非常簡單的法陣,攻擊力大約也很小,只是把下級飛劍。

但這的確是一把火性飛劍,甚至有著尖銳刺痛的靈感…難道是初階劍靈?怎麼可能呢?她有點惶恐了。

「花嫣!」紫陌叫得更慘。

她瞬間清醒,瞥了一眼滿室凌亂的亂七八糟法陣,「劍已成形,你喊什麼喊?斷火開淬啊!」

紫陌滿頭大汗,咬緊牙關苦撐,「我還沒修飾外觀…」

「…再見。很高興認識你…明年忌日我會記得燉鍋雞湯去祭拜你。」花嫣轉身。

「花嫣!好啦好啦!幫我一把…我榨不出丁點靈力了…凝神丹被我吃光了…」

…你以為是炒土豆?那是十顆凝神丹,十顆啊!我是怎麼費盡苦心小心翼翼的偷蒙拐騙才有那些「邊角料」可煉丹…

她額角猛跳了兩下,無言的按住紫陌的背心,「你敢拿我的法力去雕花繡朵,我就去告訴易師父家的三師姐你喜歡她。」

「她都快四百歲了,花嫣你想害我走火入魔啊?」紫陌慘嚎,靠著花嫣的幫助,強行斷火開淬。

嗡然一聲宛如龍吟,飛劍淬火而出,像是條銀魚滿室飛舞。他佈下的八個法陣一起碎裂,不穩定的互相碰撞,差點爆炸。

花嫣緩緩收力,頹然坐下來調息。紫陌全身一軟,毫無形象的四肢著地,哇的一聲吐出一口淤血。

氣喘吁吁的坐倒在地,抬頭望著自己生平第一把飛劍,「…好醜。」他悲傷得要命。

說是飛劍,不如說是塊狹長的鐵板,連護手都沒有。他知道飛劍有許多形態,但這麼難看的絕無僅有。

花嫣怪異的看了他一眼。紫陌絕對是第一個在築基後就打造出飛劍來的怪胎。他居然還敢嫌醜。

但他臉上出現非常古怪的神情,讓她不經意的緊張起來。物反即妖,這麼逆天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

「完了。」紫陌的臉孔轉為死灰。

「怎麼了?」花嫣更加緊張。

「怎麼辦?」他哭喪著臉,「我突破了…築基二期!大師兄一定不會饒了我啊怎麼辦怎麼辦…」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