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之九

花嫣是個克己復禮的人,所以沒有打他。

有的人就是喜歡拋擲浪費上天給予的資質,一定會有報應,不是不報,時機未到,用不著她替天行道。

「反正你師父還沒來…」她幽幽的說,卻立刻被打斷。

「我師父已經抬去種了。」紫陌強調語氣,「而且是我親手種的。」

「…黨道長五年後才會回來,你大師兄再高興也不能馬上收你當弟子,易師父也不敢跟你師父…我是說黨道長搶人。」

【Google★廣告贊助】

青門是比較溫和的門派,雖說諸法皆可入道,號稱一千八百法門。但青門主要還是以心法內丹為主,算是最正統的道門,只是兼修飛劍或煉丹。這和以劍入道、以丹入道不同,也和單純隱修心法內丹的也不一樣。

溫和代表的就是中庸,中庸就不太強。其他專走一路的當然劍修鬥法無人能及,丹修金丹起死回生,內丹心法成仙最速…但越極端的威力越強,缺點就越大。

中庸可能不強,但也不弱。青門的劍修和其他專門劍修比起來差一截,可結起劍陣也能讓專門劍修知難而退。跟專門丹修比起來,丹藥不能起死回生,但可以改善體質,增加突破關卡的機會。

所以青門劍宗是劍,丹宗就是盾。相輔相成,才讓這個地處偏僻的中型門派屹立不搖。但比起丹宗,劍宗要求的素質更高、更嚴格,所以丹宗擇徒上都會先讓劍宗,畢竟一個門派的武力還是很重要的。

就是因為要求很嚴格,所以只要看到個好苗子,劍宗師長都像是餓慘了的狼,死盯著不放。

這就是紫陌最大的鬱悶和不幸。

「五年…」紫陌哀嘆一聲,無精打采。

花嫣看著還滿室亂飛的飛劍,「也不是壞事。這也瞞不住,你不如跟你家大師兄說了,不要答應什麼,但試著求看看能不能看更高階的玉簡。」花嫣笑了笑,「能凹什麼就趕緊凹,凹進腦子裡誰也搶不走。難道你還指望能光明正大從山門離開?」

紫陌皺緊了眉,思忖了一會兒,喜笑顏開,「兄弟,妳真是我知音啊!一拳打開迷障…」

「…我不是你兄弟,我是女的。」

紫陌根本不理她,指著亂飛的飛劍,「這怎麼辦呢?藏不住啊!」

「下一把飛劍給我,就教你。」

「…妳土匪啊!!打這麼一把就要了我的命,這兩年多來,凹了我多少好兵器妳說!」

「不然打個藥鼎也成。」

「妳是江洋大道,匪氣沖天兼不講理!我打得出煉丹鼎我還要跟妳學個屁飛劍…」

「這一把也行。」

「免談!生意是這樣做的嗎?」

最後敲定了紫陌一定要打把飛劍給她…五年內。她也爽快,講定買賣就仔細研講「如何使用飛劍」。花嫣雖然是個婢子,低眉順眼輕聲細語,卻天生頗有當老師的才能和熱情。

但熱情的老師都有個缺點,看到學生吸收良好,學習如狼似虎,不免更熱情的忘形,教了太深的內容…畢竟她以前在身邊的人,都是頂尖人物,最差的是常五叔,也是元嬰前頂峰,見多識廣又博學多聞。

所以她一下子忽略了眼前這孩子升到築基二,不到一個時辰…

飛劍說難也不難,築基就勉強能夠使喚,築基二就能用,真要用到好,天分高的大約要築基三就成,差一點的四期五期也能用得不錯。紫陌剛剛好到低標。

而使用飛劍的訣竅,就是要跟飛劍裡的那抹神識溝通,通常搭配手訣心法,就能事半功倍。這對紫陌倒是毫無困難,飛劍出自於他,神識和飛劍更能心領神會,手訣心法一熟練,就能讓飛劍心隨意轉,讓他大呼痛快。

「飛劍涵養就不像飛劍操控這樣簡單。」花嫣心底大感讚嘆,認真的說,「必須要徹底理解飛劍,和飛劍的所有組成和架構,並且與飛劍人劍合一…」她仔細說完所有將飛劍攝入體內涵養的艱澀心法和手訣、訣竅,看紫陌認真的低頭思索,有種春風化雨百年樹人的安慰。

但她忘了說,涵養飛劍,起碼要元嬰的修為。而眼前這傢伙,升級築基二,剛好一個時辰又一刻。

不過,光要搞懂這套艱澀的心法就很有得瞧,沒個三五個月無法領會。更何況要理解飛劍的組成和架構,一般的修仙者都是在戰鬥中慢慢熟悉,直到凝結元嬰時已經非常了解自己的飛劍,這是一段很長的時光。

所以,當她看到那把很醜的飛劍迴空直指紫陌的門面時,她只是皺眉,「別亂玩…等等!你要做什麼?住手!」

她急掣出峨眉刺扔過去,想把快把紫陌英俊的臉龐劈成兩半的流光打偏…卻穿了過去。

飛劍霧化散開,成了一團沒有形體的閃亮灰塵,讓紫陌吸進口裡。

…完了。

「紫陌!」她揪住他的前襟,「你…你你你…感覺,怎麼樣?」

他咳了一聲,冒出一團青煙,和一串小火星。「…很嗆。」

「………………………」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