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 之一

三臺令

熔漿翻湧,發出陣陣雷鳴般的怒吼。即使多層禁制,還是無法完全隔絕可怕的熱氣,連空氣都為之扭曲,裊裊冉冉,透過扭曲的空氣,看出去的景色都似詭異的幻影。

這是修仙門派青門的下等丹室兼煉器室。在數百甚至數千年的珍稀材料越來越難搜尋的此時,漸漸演變出「精粹」的這種法門。也就是用大量年份短的藥材,反覆精煉,使其追上上百,甚至上千的珍稀藥材。

像是將五年生的白首烏萬斤,用地火丹爐強行煉化到只餘三錢,精粹出來的白首烏則有百年效力,稱為「首烏百」,而首烏百百斤再焠鍊成一錢,則有千年效力。

藥材如此,煉器材料,也是如此。

【Google★廣告贊助】

但這活兒所需的修為雖然不怎麼高,卻極為累人。不間斷的控制狂暴地火使其溫馴需要極強的專注力和精控,但又非常枯燥乏味。青門特定養了許多略有修為的藥童丹婢,好輪班精煉大量藥材,可依舊造成許多殘壞率,每年更有許多過度耗損靈力,成了廢人的奴僕。

雖說藥童丹婢養成,不若培養弟子那麼嚴格辛苦,但也得花番苦心。這種修為只達築基的奴僕,即使從外買入也是昂貴異常,頗不易得的。

直到五年前,掌管煉丹的易師伯咬牙從某大派手底買來一個築基三期的丹婢,才讓青門將精練丹室視為畏途的眾多藥童子弟釋放出來。

一般來說,修煉的境界分為築基、旋照、開光、融合、心動、靈寂、元嬰、出竅、分神、合體、渡劫、大乘。但名目繁多,最後只摘出幾個關卡來分別。

像是這個名為花嫣的丹婢,修為築基三期,相當於開光。若能修煉到築基六期,就相當於靈寂,若能突破這第一大難關凝結成嬰,就從元嬰起算,直到元嬰四期,等於是合體期時,就等待度劫。

花嫣的修為,在奴僕當中相當高了,甚至比許多外門子弟也不遑多讓。據說她原本是某個高人特意培養的爐鼎,只是煉功出了差錯,導致再也不能更進一步。但她原是極大門派的丹婢,見多識廣又手法嫻熟,來到這個中小型門派的青門,整個擔起全部的精練工作,甚是遊刃有餘,殘壞率更是大大降低。

但讓易師伯當成心肝寶貝那樣護著疼著,卻不僅僅是因為她高明的精練。

她是個極為嚴謹的丹婢。

永遠溫和恭順,有節有度,不驕不燥,卻極懂進退。恭而不卑,柔而不佞,既有世家千金的守禮,又有奴家小婢的順眉。

若當婢子的也有個模範,她可說是模範中的模範。提到她,易師伯贊不絕口。若不是她的資質讓走火入魔毀了,他還真動念過將這小婢收為子弟。

可一般人遇到這丹婢的遭遇,鮮少不怨天尤人的。可這小婢卻只是淡淡的,依舊在宛如倉庫頂到天花板的藥草礦石中,默默精練出一份份的藥材,態度還是悠然自若。

「花嫣!」一道傳音符粗魯的打入封閉的下等丹室中,聲音尖銳而不客氣,「明知道我要來拿藥材,還封著門做死?!」

隔了一會兒,丹室的門緩緩打開,穿著青衣小衫,梳著雙丫髻的小丹婢,低眉順眼,「見過程小姐。」並且遞出儲物藥袋。

那位程小姐,是青門易長天最小的弟子程閨範,入門不到十年,已達築基二期,可說是天才少女,頗受師父重視。易長天在青門獨掌煉丹,門下弟子也以煉丹為第一大法門,程小姐年紀雖小,已經頗富火候。但她少女心性不定,又從小是天之驕女,未免有些輕忽毛躁。

她用神識一掃,臉沈了下來,「怎麼只有十份?」

「回程小姐,」花嫣細聲細氣的回答,「您要煉一份凝神丹,已預留九份殘損。」

程閨範大怒,「我高興殘損幾份要妳管?憑妳也管得了我?拿來!」

花嫣倒退半步,微偏著頭,恭謹淑寧,「程小姐莫為難奴婢。易師父再三叮嚀,花嫣不敢違背。」

程閨範氣得纖眉直跳,又復惱羞。她會跑來這髒兮兮又熱死人的下等丹室取材料而不是在舒服乾淨的庫房領,就是因為她這款凝神丹失敗太多次了,花了上百份的材料,卻一顆也沒有,讓師父好一頓責備。

易長天恨鐵不成鋼的罵了她一頓,還拿花嫣來比,「妳用的是最好的丹室、最好的煉丹爐,靈石堆在妳旁邊隨便妳用!人家花嫣什麼也沒有,就用口破鼎,隨便煉三顆就有了兩個!人家是丹婢,經脈受損的丹婢!妳可是我嫡傳內門弟子!就讓妳磨磨性子,不要那麼跳脫飛揚,別仗著天賦自以為了不起…妳怎麼不學學人家花嫣…」

罵到最後,易長天下了最後通牒,「這次再煉不出來,妳就給我下地火丹室取材!不是讓妳去拿藥材而已,順便好好請教一下花嫣,她是怎麼用那口破鼎煉丹的!」

她是誰?她是青門裡進步最神速的天才少女!為什麼要跟一個低賤的丹婢請教!「妳是什麼東西,拿師父來壓我?」她尖聲罵了起來,「有什麼了不起,還不就個下賤的廢人!…」

花嫣垂首恭聽,臉上一絲慍色也沒有,神態很專注,好似程閨範不是在罵她,而是在說什麼絕上妙法的。

但她的恭謹和專注卻讓程閨範的火氣更旺,她恨不得飛出飛劍劃破那張虛偽的臉皮…

隔壁的劍室,卻悄悄的開了。程閨範的話罵到一半,硬生生的截斷。

從劍室走出一個穿著青衣的男子。從服飾上看來,他應該是青門劍奴。

但他看起來…絕對不像個劍奴。

劍眉朗目,線條清峻,薄薄的嘴唇緊緊的抿著,將唇角抿出一道沈默的剛毅。頭髮梳得整整齊齊,不曾綰髻,而是束總在頭頂散下,只到頸下,烏黑若馬尾。徒留兩鬢髫髮垂肩。

從煙火繚繞烏黑熾熱的劍室走出,穿著青衣短衫的他,全身乾乾淨淨,袖子捲起到肘,雪白的內袖一點髒污也無。像是他不是從那樣污穢骯髒的劍室走出,而是在淡風清雲的林間閒步,走出一身颯爽慨然。

隱藏在短衫青衣下的肌肉,每一塊都隱隱含著強悍的生命力和誘惑,和他臉孔的嚴肅沈鬱,交織成一種相違又相輔的強烈魅力。

「葉、葉先生。」程閨範滿臉通紅,緊張得結巴,「您、您怎麼出來了?」她驚喜交加,全青門最帥的男子居然出現在她眼前!誰都知道他不輕易離開劍室!

他微躬身,神情依舊嚴肅沈鬱,「見過程小姐。」

「您…您知道我?」她心跳快到快昏過去。

「青門上下五百四十七人,紫陌都知道。失陪。」他抱拳,走了出去。

「…葉先生!等等,等等我!」程閨範抓著儲物袋急急的追上去,可追了出去,卻只能惘然的看著柳條青青,伊人卻不知所蹤。尋找了一會兒無果,她愴然若失,也失去了再找花嫣麻煩的興致。

地火下等丹室兼劍室。

方纔恭謹淑寧的丹婢花嫣,和嚴肅帥氣又沈鬱的劍奴葉紫陌,兩個人很沒形象的蹲在丹室雜亂藥材掩護的一個角落。

「謝了。」花嫣拍了拍葉紫陌。

「凝神丹。」紫陌攤開手掌,一面揉著板得很酸的臉孔。

花嫣又拍了他…這次啪的一聲拍在他手掌上。「我從老狐狸眼底敲這顆下來容易嗎?」

「妳又用不上!」

「我不會賣掉換靈石?不然換了靈石我分你三分之一,但下次還要幫我解圍。」

「我不要靈石,我就要凝神丹!」紫陌急了,「這樣吧,我幫妳打左手用的峨眉刺…十把!我有新的構想,保證妳滿意!還用了點機關術,裡頭兩把可以隨便妳放毒藥!輕輕一按…嘿嘿!絕對是居家旅遊人馬平安良伴…」

花嫣咬著嘴唇仔細思考了一下,「再幫我解圍一次,然後幫我修那個破鼎。」

「妳那個破鼎乾脆融成鐵汁吧,還修什麼…」他咕噥著,「成!但解圍能不能算了?」

「反正你賣個男色又不會痛。」

「喂!」紫陌變色了,「老子堂堂七尺以上男子漢,皮相是路邊賣豬肉的,沒事論斤賣?」

花嫣悶笑起來,把凝神丹和拳頭大的破損藥鼎扔給他,「快點修了。最近我凹了點邊角料,開了爐有多的,分你幾顆。你若重新打個藥鼎給我,就不是幾顆而已。」

紫陌對她翻白眼,「妳當煉丹爐是大白菜,隨便種隨便有?我要能打熬煉丹爐了,還跟妳討什麼凝神丹?不就是境界不夠?」

「你少搗鼓什麼飛不飛劍的,也不會連築基後都破不了。」花嫣語氣有些無奈。

「劍,就是我的命。」紫陌很乾脆,「不是為了想煉把飛劍,誰想提升什麼鬼境界。」

「…不要抱著劍睡覺了。上回穿了三刀六眼,還不害怕嗎?」花嫣更無奈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