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II 之二

簡肖真的把他這對弟妹估得太高。只能說,兩次破陣都給他太深的印象,導致有很深的誤解。再者,簡肖自己非常厲害,自然而然忽略掉很多事情。

最重要的是,現在的花嫣(芳齡一百零九歲)修為僅有築基四期初,還是簡肖幫她重下禁制才能提升一步的;紫陌(剛好二十六歲),修為是築基二頂,差不多比菜鳥好一丁點兒,也沒好到什麼地方去。

但黔郡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

那是百劫難移大地根,五行陰陽徹底混亂,草木瘋長,妖獸出沒,遍地瘴癘的鬼地方。

(咱們這世界來比喻,大約是兩百年前蠻荒未開的世界之肺「亞馬遜熱帶雨林」…的三倍大小…危險可不只三十倍。)

混亂到這種地步的五行和陰陽之力,只有未曾修仙的普通人,或築基前氣海未凝的實習修士才能泰然自若的走入邊緣…想深入,就只能等著被雨林裡稀奇古怪的怪物撕成碎片。

修士想進入,還是等凝嬰帶上大批法寶飛劍,才有機會小心翼翼的在外層活動。

憑花嫣和紫陌這種半新手的修為,連邊緣都別想進去,邊緣森林還在地平線那端,附近遊蕩的怪物就能讓他們落荒而逃。

但黔郡,到底是燕國九郡之一,雖然稅收和人口普查都讓西燕帝非常不滿意,但黔郡還是有人類居住的。

當地人自稱黔民,自古以來就有「不耕不織,豐衣足食」的說法。因為靈氣極度混亂但也極度豐富的地根所在,物產極為豐富,取之於自然就能吃飽穿暖…只是生命飽受威脅,步步危機而已。

對修士來說,維持著渾沌初開的黔郡,更是個充滿天材地寶的極大寶庫。為了進入黔郡,還是有許多手段可以應用。比方雇用黔民嚮導、運用靈符或法寶封印修為…手段層出不窮。

就算只能在邊緣轉悠,若機緣夠好,得個仙草異果,修為就可以一步登天,若是機緣沒那麼好,邊緣地帶也有許多不錯的藥草靈果,也能賺進不少靈石。

許多貧窮的小門派或修仙家族,都會組織隊伍每年在邊緣地帶採集靈藥,但喪生殞落的修士還是非常多。畢竟連邊緣地帶都異常兇險,五行法術常常失效。

原本花嫣是打算顧個嚮導,乘法舟逆流而上。相較於危險的叢林,水路的水行之力比較強,大部分散居在黔郡的人都聚集在依水而建的城寨裡,補給上也比較方便。想要穿越整個黔郡到黔北,似乎是最穩妥的方法。

至於飛過去…別想了。在陰陽五行混亂的大地根,飛不飛得起來,還是兩說,就算飛起來,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就會墜機…運氣不好剛好墜在怪獸窩…等於把自己當午餐送了。

但是,紫陌打聽完了嚮導和法舟的價格,整個臉都發黑了,拖著花嫣轉身就走。

「土匪、強盜!」紫陌咬牙切齒的罵,「他們怎麼不乾脆去搶?」

「…就算你不要嚮導,那也該有個法舟。」花嫣勸著這個被赤貧嚇破膽的吝嗇兄弟,「黔郡的樹林…神仙都別想囫圇兒走過去!」

「法舟有什麼了不起?」紫陌更氣憤了,「不就是個法器嗎?法器是飛劍的親戚,就是劍的遠親。我就不信我砸不出一船法舟!」

於是為了紫陌的小氣,他們在三江城滯留了三年。不只是準備入黔的丹藥武器,蒐羅風土民情和詳盡地圖,大部分的時間…就是讓紫陌真的砸出一船法舟…

花嫣雖然也參與了法舟的陣法銘刻和製作,她還是很納悶是怎麼製造出來的。會不會給紫陌三枚鐵釘,他也能鍛出一把飛劍呢…?

「這有什麼?」紫陌頭也不抬,「原理搞懂了,剩下的就很簡單。古藍圖?嗤,那是什麼東西?不要相信那些廢話,好像沒有古代祕笈就啥都做不出來了。要知道,上古祕笈又不是從石頭蹦出來的…還不都是人想出來的?難道現在的人會比古人笨嗎?別人想得出來,怎麼我想不出來?呿…」

花嫣啞口片刻,悄悄的吞了顆「天王補心丹.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