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II 之三

他們的法舟不大,如同在江捕魚的漁船差不多。船身很淺,動能是靈石。因為浮在水上而行,所以特別用水行靈石,借了擴大水行之力的法陣,意外的節省。而紫陌異想天開的御風陣居然能夠運作,讓布陣的花嫣很意外。

御風陣說穿了,也是五行相生相剋而已。木生於風,方位為南。用木氣引風而來,布於御器下,這是許多用以飛行的法器慣用的陣法,沒什麼稀奇。

稀奇的是,紫陌能夠算得那麼精準,將御風陣削弱到只浮在水面盈寸,卻用又水潤木的特性,讓水行之氣牢牢的吸住法舟。當初他要求的陣法繁多而且看來非常不合理,但拼湊起來,卻像是齒輪咬齒輪一樣和諧穩定,操作簡單。

【Google★廣告贊助】

御天法器很普通,根本不足為奇,只是速度很慢罷了。原理構造也很簡單,連她都能臨時畫個御風陣讓個掃把飛起來。但御器飛行靠的還是御者的能耐和練習,剛開始的時候誰不摔個半死。

構造簡單,操控就困難。大概是紫陌還沒有修士的自覺,所以他設計出來的作品,都先考慮到「武人也能用」,所以結構非常複雜,卻只需要擁有內力或薄弱真氣就行了。

嚴格來說,命名為「雪舟」的法舟,其實就是只能在水面「飛行」的飛天法器,只是構造比較複雜,號稱傻瓜也能用罷了。

說穿了,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發明。但這樣的改良,卻是破天荒的。

花嫣用神識操控著御水「飛行」的雪舟,一面看著靜不下來的紫陌,在甲板上打絕拳,同時運轉氣脈和經脈。

…他調適心態,還真是快啊。花嫣默默的想。

原本說什麼都不肯修仙的紫陌,一決定要打扁簡肖後,飛快的端正心態。他完全把修仙當成上等內功來練,反正多厲害一點,行走江湖遇到麻煩時就多點實力。只要別傻不拉機的閉關浪費時間,或更傻不拉機的自找雷劈度劫…修就修,不就是練功嗎?他讓師父虎爛練得還少?

所以他練得很勤。而絕拳的熱血激昂,很對他的個性。準備練功時,總是拿來練手。

只是用武人的拳,修仙家的真氣…花嫣總有種違和感。但很神祕的是,自從他們取水路進黔,每次為了混亂靈氣而難受時,打套絕拳下來,都會覺得舒服多了。她猜想,是因為氣脈與天地靈氣共鳴,而經脈則與肉體相關。所以入黔的修士都會先用符封住修為,事實上不讓氣脈妄動吧。

難怪入黔的多半為武人…船行不到三天,就被搶了兩次。只是這些河盜極度倒楣…他們之前上船勒索沒了修為倚靠、四肢不勤的修士,總是能厚厚的賺上一筆。可這兩個看起來很嫩很可口的肥羊,卻反過來將他們搶得欲哭無淚…

「…搶劫不好。」花嫣勸著,「別連褲子都脫,太損了吧?」

「這哪是搶劫,」窮怕了的紫陌頭也不抬,「這是機會教育,告訴他們搶人者人恆搶之…好啦,我家姑奶奶說情,灰孫子也得給點面子不是?褲子不用脫了,滾吧。」他很俐落的將他們扔進水裡。

「…水裡有豬婆龍。」花嫣閉上眼睛,「你再喊一聲姑奶奶,我就拿你釣豬婆龍。」

「安啦,他們搶慣了,身上都有佩戴避龍的厭物。」紫陌手搭涼棚,看著狂叫大喊拼命游上岸的河匪。「喊妳姑奶奶怎麼啦?我還不是自稱灰孫子…啊~」

花嫣面無表情的將他踹下去,天王補心丹改…她還想省著點吃。

紫陌破口大罵,他身上沒有避龍的厭物,可是跟豬婆龍群狠狠地打上了一架。

黔人民風剽悍,算是見識到了。但真正讓他們困擾的,不是這些剽悍的河匪或不太友善的冷漠黔民,而是偶爾遇到的屍體。

第四天,他們航行過一片水只有半臂深的淤泥處,一具浮屍,讓雪舟擱淺了。紫陌嘴裡抱怨,卻還是去撈上來。

那是個年輕女子,還沒有浮腫腐爛,可能死去不久。但花嫣把她翻過來的時候…和紫陌齊齊倒抽了口冷氣。

那女屍,有隻眼睛被生生挖了出來,只有黑洞洞的眼窩。僅剩的眼睛大睜著,蒙著死氣。花嫣幫她闔上了眼皮,輕輕嘆息。「不管怎樣,總不該讓她這麼曝屍。」

「…太殘酷了。」紫陌咕噥著,將船靠岸,和花嫣一起選了個乾地,挖坑將女屍埋了。

雖然這件事情殘酷又可怕,但紫陌有股少根筋的坦蕩,花嫣又缺女人心眼,只覺得可憐,卻不覺得可怖。嗟歎了一會兒,也就丟下了…

可隔天,紫陌瞪著岸邊,張大了嘴。

昨天他們埋下的女屍,搖搖晃晃的在岸邊走著,蒙著死氣的獨眼,牢牢的盯著他們的船。花嫣也驚住了,謹慎的將神識探過去…

「她死得不能再死了。」紫陌喃喃,全身炸起雞皮疙瘩,不管他多小白,這情境實在太詭異。

「地根生氣太旺。生氣死氣糾纏…詐屍了。」花嫣的聲音也有點枯澀。

紫陌一言不發,立刻催動雪舟提高速度。現在他不敢吝嗇了,小小的雪舟勢若奔馬的疾馳而去,將那個搖搖晃晃的女屍遠遠的甩開。

原本神祕危險的黔郡,蒙上一層濃重的詭異。

但更詭異的事情還在後頭。他們讓雪舟運轉到極限,也差不多每時辰能跑上四十里,這已經是快馬的速度了,可那個女屍居然沿著岸也追上,獨眼死死的盯著雪舟。

看到女屍鮮血淋漓的小腿,紫陌用力眨了眨眼,「他媽的!還是個修士?」他顫顫的指著…那女屍在自己腿上不知道用啥割出神行符。

「…不要浪費靈石了。」花嫣示意減速。

女屍隨著雪舟的緩速,腳步也慢下來,笨拙卻飛快的,沿著岸邊跟著他們。

「我去打掉她。」紫陌捲袖子,「媽的,我就不信了,放把火看妳怎麼作怪…」

不知道為什麼,花嫣驟然心底一痛。她扯住紫陌,「…算了,由她去吧…反正她好像不會游泳。」

但隔天,又多了具屍體,跟在那個女屍後面,也追著他們的船。這具就看不出性別…爛了大半。

過了兩天,聚集了十來具,紫陌忍受不了了,「拜託,黔地遍地詐屍啊?!」

「嗯。」負責看資料的花嫣漫應,「所以黔地向來火葬…哪來這麼多詐屍?」

即使是神經如此大條的兩個人,現在也覺得毛毛的。

「再兩個時辰,應該會到流城寨。」花嫣看著地圖,「咱們…還是上岸問問風情吧?」

紫陌看看那群破破爛爛跌跌撞撞的屍體,發愁了。「問題是,人家給不給我們靠岸啊…帶著這群…『粽子』?」

「不給咱們上岸…」花嫣跟著發愁,「這群就能直接爬進他們寨子。真的讓這群爬進寨子,將來有哪個寨子肯讓咱們進去呢?」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