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臺令II 之一

三臺令 第二部

一乘雪白的小舟,輕快的掠過蜿蜒奔騰的泥金河。深處探不見底,充滿漩渦暗潮,淺處水僅於寸,無法行舟。兩岸幾乎遮天蔽日的森天古木,有些已經傾倒在河裡漸漸腐爛,卻又從腐木中生出更高大的子嗣,睥睨著從河上掠過的雪舟。

生死交纏,五行混亂。越深入慧極最西南的黔郡,這種濃郁到令人難受,幾乎成為實質的混亂靈氣,就越黏膩越讓人無法呼吸。

這裡據說是慧極的地根,毀世不移。渾沌開冥,卻也沒能徹底開破慧極的西南大地根,在這裡,生氣絞纏死氣,陰陽相噬若吞尾蛇,五行雜沓,被蓊蓊鬱鬱的亙古草木、蒸騰地氣鎖死,變成一個極為溼熱濃稠、佔地千萬里的大林子,簡直是個活生生的怪物。

【Google★廣告贊助】

紫陌和花嫣被強託人臺令以後,曾經倉促的啟程,還沒進入黔郡就被打敗,險些被這個被稱為「修士寂滅」的古老地根給坑殺了,灰溜溜的逃回來。

這次的失敗,讓紫陌發了大狠,打造一個用三江之力強鎖的「保險箱」,硬生生把人臺令給鎖了。結果鎖得太死,差點連他都打不開…

畢竟花嫣現在的修為雖然只到築基四期比肩,但所習陣法早抵高階以上,世間比她強的陣法大師實在不多,只是囿於修為和材料,不得不在初階廝混罷了。

但三江城號稱小江南,富得流油,城主又是他們老客戶老熟人。三江城的修士市集,也頗有些精品販賣。

不得不說,三江城主是個懂得審時慎度的生意人。他很明白這兩個修為不怎麼高的少年(就修仙來說,花嫣年紀的確還小…)都不是泛泛之輩,不是他的力量能強迫的,就非常識時務的老實合作。他世情練達、眼光毒辣,知道這兩個是「斤斤計較」之輩──敬他一尺,還你十寸,一點不少,一絲不多。

生意人逢生意人,聰明人對聰明人。紫陌百套三星連,他一毛貨款也沒敢少,花嫣找他設三江大陣,講好之後大陣留下,還教他運轉法訣,保證普通人也能用…他就豪邁的大把撒錢,真把修士市集最頂尖的幾套陣盤買下,交給花嫣,問都不問。

這點家底他若捨不得,又怎麼能得數百年運轉不息的護城大陣?有了這個,三江城就成了真正的銅牆鐵壁,而且不是針對修士而已!

花嫣和紫陌會花這麼大把力氣,實在是因為三千鴉殺終究還是修仙界的手段,就算最差勁的仙器也差點收炸了這個寶貴的儲物戒指,讓紫陌氣得暴跳。

花嫣這才不得不跟城主交涉,引用三江匯流之力和城郭之靈,硬生生鎮住仙靈之氣。佈置好之前,只能一天一道玉符強壓。不說把他們倆的真氣都榨得跟人乾沒兩樣,那玉符的成本不是開玩笑的,又只能用十二個時辰,耗到花嫣佈好陣,紫陌打好保險箱…

淌出去的靈石,每顆都是一滴紫陌的心頭血,照這出血速度,紫陌大約已經是彌留狀態…

他每天都在罵簡肖,練起功來真是咬牙切齒,滿面猙獰。

等鎮住了人臺令,他們又陷入新的困境。不說要準備入黔的東西,還有簡肖留下來的「天書」,也讓他們完全的束手無策。

之前花嫣就覺得奇怪,簡肖這樣高深的修為,畫出來的符也極有效力…可真不是一般的難看。等看到他的書信以後,她才知道,簡肖畫符的書法,可能是他最工整的傑作…

他們這兩個靈慧通透的人兒,居然得用破解密碼的方法,才能一個字一個字的破譯簡肖的「天書」。

這份辛苦,完全不下於我們這世界破譯馬雅文字或埃及古文的學者專家們。

可簡肖,完全沒有顧念這對撿來的弟弟妹妹,讓他們辛苦的破譯了一年,卻破出一封嘮嘮叨叨、廢話連篇的叮嚀囑咐,真正有用的話提純還沒一成。

總之,就是要他們去黔北「照地圖」晃悠,取出那個舊傀儡,自然有人找他們接頭,只要對方取得出「收據」,就把人臺令給他。

收據是只玉簡,辨識的心訣也不難,但真正困難的點不在這裡。

而是寫字已經夠張牙舞爪窮困潦倒的簡肖,畫的地圖那只能叫做天地無用,當草紙都嫌有墨跡。

…真沒想到,還有人能比紫陌更天兵。花嫣默默的想著。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