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人小記 產難

這件事情很妙,讓我想想該從何說起。

最初是一個讀者寫信求救,問我會不會收驚。

…………

【Google★廣告贊助】

呃,我想這樣的誤會真的挺多,也很無力。其實吧,我就是個胡說八道的說書人,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真的,我不會通靈也沒有守護神,不會收驚更沒有法力。不但我家沒有開宮廟,甚至沒有相熟的宮廟。

所以舉凡一切靈異代辦項目都無能為力,請不要再寫信詢問了。
好的,這位誤會很深的讀者被我拒絕後可能稍微冷靜點,跟我說了來龍去脈。

她說,她某個堂嫂突然早產,情況很危急都暈過去了。救護車雖然叫了,但是她家有點鄉下,沒有那麼快。伯公家亂成一團,她剛好也在那兒,所以就幫忙陪伴堂嫂。

只是從破羊水到昏厥居然只有短短幾分鐘,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正手足無措的時候,昏厥的堂嫂突然清醒坐起來,中氣十足的大罵不已,同時她感到陰風陣陣。

情況真的太詭異。

雖然沒有親眼看到堂嫂生產(在那之前被趕出去了,她還沒嫁人),但回去感到頭昏眼花,心悸發冷汗。雖然家人已經帶她去收過驚,但她覺得收驚的阿婆太不可靠。

…其實我更不可靠妳知道嗎?

因為我只回了她幾個字:「見怪不怪,其怪自敗。」

然後她就沒再寫信來了。
這件事只是許多啼笑皆非中的一件,我並沒有在意。只是一週後,暗南樂顛顛的寫信給我,說他老婆生了。雖然有些波折,但是母女皆安,他感到無比幸福巴拉巴拉的很囉唆。

當時我也只是一笑,簡潔無比的回了兩個字:「恭喜」。

這時候我還沒把兩件事兜在一起。

一直到暗南的小女兒滿周歲了,辛苦的老爸比較有時間打喇涼的時候,他才回憶當初早產的突然和不易,然後不高興的說,到現在他堂妹還把他家小寶貝當成什麼壞東西投胎的,讓他很不爽。

當時我們在某BBS站互相丟水球,幾個關鍵字讓我腦袋穿過靈光一閃。

我把信件留底找出來,算了算時間,和暗南小女兒的生日核對一下…居然驚人吻合。

「胖咩暈厥後清醒過來大罵嗎?為什麼你知道嗎?」我當下就興奮了。

「妳怎麼知道的?!」
所以說天下事偶有巧合,巧合起來簡直天衣無縫。讓我這個徹底的局外人也知道了這件事兒。

事情是這樣的。

胖咩跟她粗獷的外表不同,是個好女孩同時是個好媳婦。暗南他阿公把腿摔脫臼了,雖然老人家都說不要緊,她還是抓著暗南回去探望。

她的身體一向很好,懷孕七個月都還能去擺魚攤,產檢也沒問題,所以兩個人倒是沒想什麼就回老家了。

一開始沒什麼事,胖咩還搶著作家事,和暗南一起煮飯。暗南的老家在南部,雖然重建過,但是地基算起來也有一兩百年了(據說)。

當天晚上胖咩就做了個夢,有個很兇惡的老頭趕她,說她污穢,居然敢住到主屋,讓她滾去柴房,不然就滾出去。

胖咩嗤之以鼻,說,老娘乾淨得很。

兇惡老頭跳起來要打她,卻被她一把推到一旁去…然後就醒了。

這樣的夢做了三天,胖咩都沒當一回事,只是當笑話跟暗南說了。暗南倒是比較上心,因為他總是有些懼怕老家。至於為什麼,他也說不上來。

本來想著要帶胖咩去拜拜求心安,結果胖咩就莫名的破了羊水,並且很快暈過去。

胖咩到現在還是堅持做了個很短的夢,並不是暈厥。

她說,那個兇惡老頭憤怒異常的對她吼,說她既然說不聽,並且堅持要用產血污穢他家,那就把命留下來吧。剛好他欠婢女和小童,肯收容污穢的產鬼是他好心不要不知感恩了…

胖咩頓時炸了。

「你他媽說什麼屁話?!」她破口大罵,「污穢屁啊污穢?!女的不流血生產,不要說人類,動物都沒有了啊!你生前沒媽生你,哪來生前的你,又哪來死後的你?!你媽流血流淚拼了老命生了你,就賺到一句產婦污穢?!你媽當初還不如生塊叉燒。叉燒還能拿來吃,比生你這玩意兒更有意義!!」

兇惡老頭更怒,咆哮了句「強詞奪理」,卻被胖咩狂噴,貶低到比單細胞生物還不如,那頂「大不孝」的帽子扣上去就拔不下來了。

胖咩就是在狂罵不已的狀況下飛快順產,救護車姍姍來遲,幸好母女平安。
你說我相不相信這個故事呢?唔,我不知道。因為我詢問胖咩的時候,她很害羞的說,「哎呀,這有什麼好說的,阿暗就是太大驚小怪。」然後就不肯多說什麼了。

其實我在看古代的筆記小說時,曾經看過類似的故事。霸道專橫的惡鬼自稱將軍,托夢逼迫產婦離開,就是厭惡產婦污穢。最後產婦將產,那個將軍惡鬼就將產婦劈破頭顱殺了。

我想能夠有這樣的氣魄狂噴惡鬼的產婦,除了胖咩不會有別人吧?
這個故事還有一點點尾巴。

胖咩生產後,在沒有地震的情況下,那個充當產房的房間,磨石子地板無預警的開裂,整齊的像是量過一般筆直,縱貫過整個房子,循著整齊的裂縫前行,最終在院子旁的一塊長方形石頭停止--那石頭整齊的裂成兩半。

我多事詢問那位堂妹讀者,得到證實。而且她信誓旦旦的說,那塊石頭的形狀,和墓碑真的好像。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