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利安(下)

這一別,就是十年。

但他知道,娜塔夏成了一個法師,並且是個高明的珠寶師傅。許多銘刻著她名字的魔法首飾受到世人普遍的讚美和喜愛,遠勝過她法師的聲譽。

她的確如安德烈利安的期望,榮耀了野蠻領主的名字。而長大後的她,卻跟年幼時一樣,撲到他的懷裡,像是他們分離了十分鐘而不是十年。

【Google★廣告贊助】

他伸手抱住異族養女,宛如豔麗玫瑰的娜塔夏。

「…可結婚了?孩子呢?」他低問。

「我不結婚。」她堅決的將這個話題拋開,興致勃勃的談起這十年的經歷。

她在安德烈利安身邊待了兩個月,跟她年幼時相同,跟前跟後。直到她覺得把所有的故事都講完,才緊緊擁抱著安德烈利安良久良久。

「…我要走了。」她笑笑,卻露出祈求的神情。

但安德烈利安並沒有留她,「妳該結婚了。」

她黯淡的搖頭,轉身離開。

有時一兩年,有時四五年。她會回到永恆樹林,如幼兒時撲入安德烈利安的懷抱。

但她一直沒有結婚,直到衰老,直到瀕死,她依舊掙扎著殘存不多的生命,回到安德烈利安的身邊。

「我要死了,安德烈利安。」她滿臉皺紋,生命之火即將熄滅,眼睛卻依舊清亮,像是那個無畏的小女孩。「但我只想死在你身邊。」

「…妳辜負了成為人類的使命。」抱著即將死亡的養女,睿智的領主湧起難以言喻,幾乎破裂心靈的痛苦。

她笑,蒼老的面容蜿蜒著淚。「生孩子的人那麼多…不差我一個。」她伸出乾縮的手,輕撫著領主的臉孔,「安德烈利安,你老實告訴我,你是否愛我?」

這隻古老的生物毫無猶豫的點頭。

「那就好了。」她寬心的呼出一口長氣。「不是我一個人一廂情願…」娜塔夏朗笑,宛如少女般,「人類壽命短暫,但東方人說,魂火不滅,終究會轉生…」她的聲音漸漸低下來,幾不可辨,「若真有來世…安德烈利安,別叫我走。」

「若妳能來的話。」他落下幾萬年來的初淚。

「…我是守諾的人。」她停止了呼吸。

安德烈利安將她埋葬在永恆樹林附近的墓地,旁人不知道他傷不傷心。因為他一切如常,唯一的不同,只有在月夜時,會在墓地駐足良久。

他依舊駐守在永恆樹林,依舊默默的想辦法復原這個荒涼枯萎的山區。

歲月對他沒有意義,他已經活得非常非常久,久到感不到歲月的存在。但失去娜塔夏之後,他才感覺到歲月的沈重。

不曾老化的他,這百年卻雪白了頭髮。

百年後,一個羞澀的夜精靈來到永恆樹林。看到他時,連跟守衛說話都會臉紅的小女孩,突然驚愕的瞪著他,發狂似的撲進他懷裡。

等她驚覺時,滿臉是淚的慌張後退,「對、對不起,領主大人!我我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那個…我我我,我從小就很想來這裡,很想見見您…但我不是存心輕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她無法解釋那種與生俱來的強烈渴望。她在記憶之前就記得一個半人馬的魁偉男子,記得他的體溫,和清冽又溫柔的眼神。在那荒蕪乾裂的山區,狂野的風不斷吹拂。

就是想來見他,這種渴望與日俱增。

「…妳叫什麼名字?」領主大人眼神複雜的望著她。

「我叫娜塔夏。」她的臉孔湧起紅暈。「很奇怪的名字對不對?但我會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娜塔夏。我媽媽說本來取了別的名字,但我總是哭鬧不已…只有這名字能讓我安靜下來。」

按著她的肩膀,安德烈利安兇猛專注的凝視她。這次,應該可以相處的長一點,但還是不夠長。

相較於無窮歲月的他而言,永遠不夠長。

但這是他的選擇。

「…歡迎回來,我的娜塔夏。」

安德烈利安落下此生第二次的眼淚。或許他必須這樣循環不已,直到娜塔夏忘記誓言,或是他死。

或許他必須再收埋她,但,這也是他的選擇。

他不會後悔。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