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不設防 第九章

第九章

「去天界?基督天界?我怎麼知道?我不屬於那裡!」管九娘一跳。

為了怕雷神再來糾纏,她寧可忍受翻修時的敲敲打打,繼續住在陳家,「我不知道啦!」

【Google★廣告贊助】

「我不管!」陳翔很兇,「既然死神先生都說妳知道了,妳一定知道!趕緊帶我去!」他惡狠狠的拉住管九娘的狐狸尾巴。

「哇~你好兇~」管九娘淚眼汪汪,「不要拉我尾巴~你好色喔~」

「你到底去天界幹嘛?」納瑞拉他,「好不容易活回來了…」

「對呀對呀。」小咪跟著拼命點頭。

他夾七纏八,顛三倒四的敘述了半天,終於讓大家聽懂了。三個人面面相覷。

「我說,陳翔呀,」小咪覺得他發瘋了,「你去天界能幹嘛?」

「把安吉拉救回來!」他很慷慨激昂。

「…你認識路嗎?」納瑞小心翼翼的問。

「…不認識。」陳翔有點洩氣。

「那你去幹嘛?送死?」管九娘大叫起來,「我不能讓你去送死呀!你不要忘了,你這條命是安吉拉換回來的。」

「…安吉拉是我老婆!」陳翔喊了起來,「不管有沒有結婚,都是我老婆!她可以為了我甘願被監禁終身,我居然連努力都不努力一下?死算什麼?每個人都會死,早晚而已!我只要想到她在天牢裡受苦受難,我連坐都坐不住!管九娘,妳若不帶我去天界,我一定扒了妳這身狐狸皮!我什麼也不怕~」

「哇,我的耳朵~我的尾巴~」管九娘一行躲,一行哭,「你怎麼這樣對待狐仙?我不知道啦~」

「算了!」陳翔氣憤的一擦眼淚,「我以為狐仙都是有恩必報的。」

「喂,你侮辱我所有族人喔!」管九娘變色了,「我們當然有恩必報!」

「安吉拉救過妳,說來說去,所有的事情還不是因為妳?妳居然看自己救命恩人受罪!」

「…她又不是心甘情願救我的…」她一扁嘴,「…我也沒辦法去基督天界呀,不過,」她很不情願,光想到那個女人就頭痛,「…舒祈可能有辦法…」

「舒祈?」陳翔以為會是什麼某某仙人,「聽起來是凡人的名字。」

「這個凡人,可是天界魔界都害怕的,」管九娘瞪他一眼,沒見識的傢伙,「我也很害怕!」

大家面面相覷,怎樣的凡人連天人魔族都會害怕?

「她脾氣很古怪…你運氣好,她也住在台灣。」想到她就雞皮疙瘩全起來,「…她有很特殊的能力,可以在電腦裡開檔案夾收容孤魂野鬼。還能在睡夢中靠著FTP上傳到天界或魔界。…」

「等等!」陳翔覺得很好笑,「FTP?哈哈~妳該不會告訴我,天界和魔界都架了專線吧?是不是還有大廈那麼大的主機呀?哈哈哈~」

「幹!你以為只有人間會資訊化?」管九娘忍不住了,「人類真是沒見識!若不是她有這種能力,怎麼會天人魔族都怕她?她收容的孤魂野鬼可都是很有能力的,她家的電腦你去看看,哪台是插電的?她家有專有雷獸幫她發電,還有數量數不清的軍鬼兵團幫她撐腰,連惡夢女王貓妖蛇皇都讓自願讓她拘禁著,你覺得勒?天界為了她,東西南北天界還開過聯合會議,商討她這個第三勢力該如何是好,你覺得勒?魔界的撒旦看見她還得叫她舒祈小姐,你們這些沒見識的傢伙!」

人人目瞪口呆,半天納瑞才說,「原來人間還有這麼了不起的凡人啊…這樣比較平衡點。要不然老是讓天人和魔族電假的,我也覺得不太平衡。」

陳翔把他推開,「不管啦,只要她能送我去天界,我就算做牛做馬,下半輩子都讓她用高跟鞋踢,我也認了!」

***

「你們跟來幹嘛?」陳翔一路罵,「這是我的事!」

「朋友幹什麼用的?」納瑞也罵回去,「這麼有趣…不是不是,這麼嚴重的事情,怎麼可以讓你一個人去?」小咪也跟著點頭,滿臉興奮,太好了,下本小說有題材了!

本來期待是怎樣的豪宅,卻在毫不起眼的小公寓前面停住,管九娘在門口走來走去,就是不敢上樓。

「雷神!」陳翔忍不住,圈著嘴向天上喊,「管九娘在這…」

「噓噓噓…」管九娘摀住他的嘴,「叫什麼叫?給我一點心理準備不行?」

她深吸幾口氣,爬到三樓,遲遲不敢按電鈴,陳翔看得火大,一把按下去。

「啊~」她小聲慘叫一聲,把帽子戴深一點。

大家屏息以待,不知道會出現怎樣的三頭六臂。

門一響,出來一個有著濃重黑眼圈的女人,頭髮胡亂的用橡皮筋綁著,所有的人眼睛都直了。

這…大概是舒祈的菲佣吧?

「哈哈…舒祈小姐…」管九娘的笑容都僵了。

只見那女人眼睛一扁,把門摔上。

全體一片靜默。只覺得有烏鴉啊啊的飛過去。

「看到了吧?」管九娘呼出一口氣,「是她不肯幫忙喔,不是我不帶你們來…」說完就想溜,陳翔一把拎住她,「別想逃!三顧茅廬,聽過沒有?她連句話也沒說,妳怎麼知道她不肯?」

人家都摔門了,你覺得她會肯嗎?

陳翔捲起袖子,死命的按電鈴,「舒祈小姐!拜託妳~開開門~我妻子在天界受罪呀~求求妳開門~」一面大力的踹門。

「陳翔!陳翔!」管九娘死命抱住他的腿,「你不要對舒祈小姐這麼沒禮貌,她會生氣的…」

「妳也知道我會生氣?」舒祈冷冷的聲音,「別踹了!進來!現在幾點?五點半!你想把鄰居都吵醒是不是?」

走進堆滿了書籍和稿子,亂得幾乎沒地方落腳的工作室,「自己找椅子坐。找不到的人,坐在書堆上也行。」她眼睛一轉,凌厲的看著管九娘,「妳還敢上門?」

管九娘把帽子拿下,耳朵垂得貼頭,幾乎把帽子擰出汁來,「…我也是吃逼不過…但是,舒祈小姐,原諒我啦…」

「我最討厭偷朋友老公的女人了。」她冷冷的面對電腦,拼命的打字,「沒什麼原不原諒的,只是,妳不要上我門來,我不歡迎妳。」

「妾身,妾身…」管九娘連尾巴都拖地了,「是龍嫂子的老公誘惑我的啦…」她哭了。

「誘惑妳就跟人家走?」舒祈還是冷冷的,「九雷沒劈死妳?」

「因為陳相公的娘子救了我…狐仙有恩必報。」管九娘嚥了嚥口水,「所以…再害怕,還是得帶他們來。」

舒祈面對著電腦,看不到她的表情,不過聲音緩和了些,「什麼事情?長話短說,看到沒有?」她拍了拍旁邊一大疊寫得七扭八歪的手稿,「我還有這本恐怖的論文要打字,不要耗我太多精神。」

陳翔打量了一下工作室,只見沿著牆一排主機一字排開,插頭是有的,卻真的沒有插進插座裡!

他正想開口,小咪淒慘的大叫,「媽啊~有鬼~有鬼從螢幕爬出來~」

陳翔倒抽一口氣,真的有女鬼從另一台螢幕冒出來,還是穿得整整齊齊,有花有色,有手有腳,笑咪咪的女鬼!他望著納瑞,發現他臉色非常難看,可見也看到了。

「得慕,不要嚇客人。」舒祈這才轉頭看這群客人,「火精?唔,火精看得到不稀奇,你們這群…你們跟天人一起住過?不對,是天使,西方基督天界…」她有點迷惑,定定的看著陳翔,「你有很深重的天使氣息。但是天使幾千年沒跟人類通婚了。」

陳翔精神大振,安吉拉有救了!「求求妳!舒祈小姐…」他撲通一聲跪下來,「救救我妻子…」他比手畫腳半天,小咪聽得不耐煩,將他一腳踢開,「誰聽得懂?滾!沒用的東西。」

她把事情敘述了一遍,果然是羅曼史小說家,說得連得慕都淚眼盈眶。

「真感人啊…」舒祈卻還淡淡的,「但是,我不能幫你。」

「為什麼?!」陳翔大叫,「妳如果有能力…」

「第一,我已經被天界盯上很久了,」她無奈的泡茶,每個人都給了一杯,「他們恨不得找機會跟我開戰,我又不是瘋了,為了你這個感人的故事賠掉我整個 Group?你知道有多少人魂住在這裡?」她揮揮手,「第二,就算我將你送上天界,你又不認識路,徒然送死,你有武器?你有地圖?你什麼也沒有,一介凡人,拿什麼跟天界那群天使鬥?第三…」她搥搥背,「我說了,還有這本恐怖的論文要打。我已經好幾天只睡兩個小時了,原諒我精神淺薄,無法幫你什麼。」

陳翔愣了一會兒,「我幫妳打字。我每分鐘有七十四個字喔。只要我把妻子救回來,我就幫妳打字。決不食言。」

他覺得不是毫無希望的,「我不會讓人家知道是妳送我去的。就算把我的嘴撕開,我也不會說!我一定要努力看看…不可以這樣放棄!那是我的妻子!雖然我不知道天使會不會生孩子,但是萬一呢?萬一她有孩子了呢?」陳翔叫起來,「我的妻兒都在天界,我怎麼過每一天?我若過得下去,我還是人嗎?」

舒祈捧著茶,半晌沒有說話。只有裊裊的熱煙繚繞著。

「再加上幫我打掃?」她開口,還是淡淡的,「你看,我沒空打掃,已經快被書淹死了。」

「幫妳打掃!」陳翔精神一振,「我幫妳打字,還幫妳打掃…不,不是只打掃這一次,我下半輩子每個禮拜都來幫妳打掃!我叫妳女王,我讓妳用高跟鞋踹我…」

「女王和高跟鞋就免了,」她懶洋洋的,「得慕,看到沒有?我有這該死的能力這麼久,第一次有實惠呢。」

「我覺得,這也是鏡花水月。」得慕笑起來。

「我決不食言!食言的話,妳可以隨時拿走我的命!」陳翔大叫。

「我要你的命幹嘛?」舒祈嘆氣,「電腦裡滿滿都是人魂,吵都吵死了。」她把打到一半的紙往旁邊一擱,「好啦,回去睡覺。你家有電腦嗎?記得把電腦打開。」

睡覺?「我…」陳翔想繼續爭取。

「回去睡覺。」舒祈很無奈,「要不然呢?你以為你可以肉身上天界?連我都做不到。你睡著了以後,我去接你。但是,我要告訴你,你若在天界被抓,或是乾脆被殺,這個身體就變成植物人了。至於為什麼睡著以後魂魄可以沿著電腦和網路來去,在天界怎麼還原…吵死了,我跟你解釋這麼多幹嘛?滾回去睡!我不希望你們被發現在我家裡,我怎麼解釋?我還是活人,還在這個社會裡生活。」

狐疑的回去,他們一起到納瑞的家裡,納瑞讓他吃了安眠藥,他還是走來走去,一面瞪著電腦。

「我睡不著!」陳翔很煩躁,「怎麼辦?納瑞,你該不會弄錯了,讓我吃了興奮劑吧?」

「你靜一靜行不行?」納瑞的眼皮已經沈重的張不開了,「你看過走來走去的人睡著的?」

「我…」悶哼一聲,昏了過去。

「準頭讚…」納瑞開始口齒不清了,小咪打著哈欠,睡眼朦朧,「雖然有點痛,不過這個方法對他應該有效…納瑞,我用書K昏他,你不要告訴他…」她也睡著了。

「我聽見了!」在睡夢中,陳翔發現自己已經在電腦裡,隔著螢幕,可以看到在沙發上七橫八豎的幾個人。「你們跟來幹嘛?一個搞不好,說不定連命都沒有了!」

「團結力量大,你沒聽說過?」納瑞沒好氣,「我怎麼可以放著這麼有趣的事情…不對不對,我怎麼可以不顧朋友義氣?」

「就是呀,幾時有活著去天界的經驗?」小咪恢復火精的模樣,很開心的說,「我下本書還沒有題材呢。」

「這是玩命欸!」陳翔大罵,「快滾回去!」

居然沒有人理他。

「你們吵夠了沒?」回頭看到舒祈,每個人都嚇一跳。她穿著布料少到不行的幾片薄紗和珠鍊,眼睛描著濃重眼影,手裡拿著羽毛面具,背上卻背著劍,豔麗的讓人目瞪口呆。

「來吧。」

她拉住陳翔的手,只覺得清涼沁人,跟安吉拉的觸感很相似。小咪和納瑞趕緊拉住陳翔的手。

然後他們就開始沿著電流飛行。許許多多五彩繽紛的顏色在眼前爆炸開來,令人目眩,到最後,速度快到幾乎什麼也看不見,只覺得眼前的一切雪白到令人目盲,頭髮完全往後,眼睛根本快睜不開,明明只剩下靈體,卻還覺得電粒子刮在臉上生痛。

不知道過了多久,幾乎要忍受不住的時候,倏然的停下來,幾個人撞成一堆,納瑞還吐了。

「你真的欠鍛鍊。」陳翔挖苦他,納瑞只有力氣瞪著他。抬頭望望,「沒有路了。」

「當然有,這裡是天界的防火牆。」她摸著像是動物臟器的牆壁。「我只能送你們到這裡。若你們有命回來的話,吹這個笛子,」她遞給陳翔一個陶笛,「我將你們帶回來。現在我說的事情很重要,仔細聽好。」

防火牆?陳翔覺得頭昏腦脹,還是豎起耳朵聽。

「不要覺得凡人就比不過天人。」她表情嚴肅,「沒有肉體的束縛,只剩靈體的你們,就靠想像力和意志力決勝負。記住,意志力最重要。要有必勝的旺盛鬥志,沒有天人可以為難你們。」她取下自己的劍,遞給陳翔,「這把劍給你,等等劈破防火牆,會有防毒軟體衝出來,總之宰了他們就對了。」

她從大腿上拔出槍給納瑞,「給你,你比較肉腳,給你威力大點的武器。不要考慮子彈問題,你的意志力和想像力就是子彈。至於妳,火精,」她轉頭向小咪,「我不用給妳武器,妳的火爪就是武器,反正妳鬥志這麼旺盛,別讓天堂失火就行了。不過地圖妳帶著吧,」她把面具化成地圖,「我想妳方向感會比較好。不過我很少來天界,這個地圖準不準,我就不敢說了。」

「哇,好像在打暗黑破壞神!」小咪興奮的不得了。

舒祈無力的扶扶額,「…妳會發現比暗黑刺激多了。」她揮揮手,「快去吧,祝你們幸運。真的不行了,趕緊吹陶笛,不管在哪裡,我都會將你們帶回來。」

她雙手抱胸,漠然的消失了蹤跡,變成一束純白的光逝去。

在床上睜開眼睛,舒祈嘆了口氣。

「妳還說怕天界報復。」得慕坐在她的床頭,「現在怎麼說?天人又不是瞎子,看到妳的武器和地圖,會相信妳沒份才有鬼!」

「不然勒?」累得要死居然還得管這檔子閒事,「我不想打字,也不想打掃房子。」

「藉口。」得慕笑。

舒祈翻身,不想理她。

***

「這是防毒軟體?」納瑞嚇得狂奔,「這些怪物是防毒軟體?我的媽啊~」這些一團團沒有眼睛的東西,比牛還大,張著滿口都是唾液的利牙衝過來,小咪奮力用火爪燒死了幾隻,「納瑞,你不要緊吧?」

他開了幾槍,發現打得死這群怪物,心裡安了些。「陳翔?喂!陳翔!你還以為你在玩暗黑破壞神?不用練經驗值啦,趕快離開啊~」

「連防毒軟體都打不過,等等跟天人怎麼作戰?」陳翔殺紅了眼,「還我老婆來!」

「不是他們抓走你老婆的啊~」納瑞趕緊把他一推,幾個人用摔的摔出螢幕。

揮了揮劍上黏膩的屍塊,他們抬頭屏息看著一整個大廈那麼大的終端機。

「哇。」納瑞歎為觀止,「我不相信太空總署不知道。」

「他們會跟死老百姓說什麼?」陳翔沒好氣,「小咪,往哪走?」

「這邊,」小咪很有信心,「哼哼,跟著我就對了。我可是玩暗黑的高手呢。」

陳翔鐵青了臉,這不是玩game呀!

躲躲藏藏的離開了資訊大廈,意外的居然沒有遇到什麼阻礙。天使比意料中的少許多。

「為什麼都沒有守衛?」小咪不無遺憾,走到腿都酸了,居然還沒開戰。

「安吉拉滅掉整個天使兵團。」陳翔喃喃著,「所以沒什麼守衛。」

小心的潛行,路上遇到幾個天使,也只會尖叫著飛走,小咪拉起火箭射下來,陳翔用劍柄打昏了過去。

「怎麼一點戰鬥精神都沒有?」小咪很失望。

「這些應該不是戰鬥系的。」陳翔回憶安吉拉說過的話,「天使技能分得很細,每個人都只管一門一類。」

「但是安吉拉什麼都會。」小咪咕噥著。

因為她被創造成會成長的「完美天使」。陳翔突然覺得很悲傷。只因為這樣,所以就得接受這麼坎坷的宿命嗎?

「這樣好無聊。」納瑞嘆氣。

「剛剛是誰喊無聊的?」等他們進了天牢,被洶湧的天使包圍的時候,陳翔沒好氣的問。

「現在是問這種問題的時候嗎?」納瑞握著槍的手都發汗了,「小咪,妳不要衝出去…喂!妳找死啊~」他咬牙開槍掩護不知死活的火精。

「不要擋著我!安吉拉!安吉拉!」靠她這麼近了,難道就這樣被這群天使阻礙?「不要擋著我!」怒氣洶湧起來,他一揮劍,怒氣半圓的揮開來,碰到的天使全悶哼著被彈開。納瑞拉著小咪,跟著他後面跑,一面擊退不停追上來的天使。

「接下來的路不一樣。」好不容易喘了口氣,小咪翻著地圖,「現在的路不一樣了,我們走進迷宮裡。」

抬頭看著這個巨大的地底洞穴,他的心悽苦的像是滿滿含著膽汁。

「我…我感覺到安吉拉的氣息。」他抬頭嗅嗅。

納瑞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我說陳翔,我們努力到現在,也差不多啦。你要不要吹陶笛…」陳翔把陶笛往他懷裡一塞,「你們可以回去,我不。」他摸索著石壁,「還隔著好幾重…」他閉上眼睛,隱隱約約,可以感覺到安吉拉沁涼的氣息。

「她在,我知道。」只是這迷宮要繞到什麼時候?追兵隨時會追來。

一陣煩躁,他暴吼,「安吉拉!~」揮劍砍向石壁。

他瘋狂的舉止嚇呆了納瑞和小咪,兩個人嚇得抱成一團。沒想到原本紋風不動的石壁,居然慢慢的龜裂,發生隆隆的聲音,開始崩塌,「冷靜呀~陳翔~直線是最快的路沒錯…但是玩命不是啊~小咪,快!」除了跟著他的背後跑,他們還能怎麼辦?

他像是瘋了一樣,一重重山壁砍過去,亂石打在身上也不覺得痛,他心裡只有一個意念,我要見她,我要見到安吉拉。

砍到兩臂麻木,身上也傷痕累累,終於從隆隆的山壁砍到安吉拉被囚禁的地方。

「糟了。」小咪喃喃著,「暗黑破壞神的巢穴到了。大魔王出現了。」

一個極高如天神般的天使面色不善的矗立在眼前,後面還有許多隨從。他的聲音帶著回音,「人類!你不可再向前了。我是奉命看守翩行者的西諾爾。」

「把我的妻子還來。」陳翔一振劍,「把我的妻子還來!」他衝上前,小咪也揮舞著火爪上前支援,納瑞咬緊牙關,將其他隨從一一解決。

「我擋住他!」小咪對陳翔叫,「趕緊去救安吉拉呀!」她在地上一劃,發出尖銳的清嘯,天火應呼喚冒出來,暫時擋了一下西諾爾。

陳翔衝向安吉拉,看見她的模樣,恨自己為什麼不早點來。

她筆直的站著,雙手被捆在身後,全身被了透明如蠶絲的物質包裹,幾條比較粗的絲線捆緊了她,只有一張臉露在外面。

他們居然這樣對待她…

「安吉拉!我馬上救妳出去!」他舉起劍。

「陳翔?」她微微睜開酒紅色的眼睛,「你怎麼在這裡?」

他沒有回答,用力一砍,看似柔軟的絲質卻堅硬的像是金剛鑽一樣,連山壁都能劈開的劍,居然砍開了缺口。

「不要費力了。」向來覆著薄冰般的眼睛,終於出現一絲絲暖意,「你走吧。安吉拉已經不存在了。為了救你,她甘願將所有的精力的釋放給我。我只是翩行者。」她重新閉上眼睛,「你不要枉費她的苦心。」

「妳就是翩行者?」陳翔聽到安吉拉不在,覺得心似乎缺了個大洞。「她真的不在了?」

翩閉著眼睛點點頭。「所以,你不用救我。我這樣就好了。被關這麼久…我已經習慣了…」

陳翔舉起劍,又砍得火花四濺。

「你聽不懂嗎?」翩睜開眼睛,怒道,「安吉拉不在了!這裡非常危險,趕緊離開吧!」

「我聽懂了!每一句!」陳翔滿頰的眼淚,「我也記得妳對我的生命之花說什麼!我愛安吉拉,當然是愛她整個人整個靈魂。如果妳是她的一部份,說什麼我也要救妳!就算安吉拉只剩下一片指甲,我也會把那片指甲當成我的寶貝!我要救妳,我要救妳!不管妳是翩還是安吉拉,我都要救妳…不管妳是翩還是安吉拉…我都是愛妳的…我是愛妳的…」他泣不成聲的揮劍,連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

「陳翔!」小咪大叫,「你在幹什麼?!呆阿伯太兇了,我們快擋不住了~」

「我叫西諾爾!」西諾爾又驚又怒,居然被一隻半火精擋住?她居然隨意的幫他取這麼難聽的綽號!

「安吉拉!」他用盡全身的力氣劈破了堅硬的絲質束縛,劍也一折兩斷,飛濺起來的碎片割傷了他的臉,卻一點也不覺得痛。「翩!」

想要接住她,她卻冉冉的往上飄,巨大的閃光穿透了地下洞穴,霎那間冷卻了所有的鬥氣。

本能的,陳翔接住了緩緩下降的她,翩酒紅的眼睛清湛的像是粼粼朝陽下的水光,「謝謝…」閉上眼睛。

然後他覺得眼前除了閃爍的白光,什麼都看不見。等他重新恢復視力的時候,發現自己臂彎躺著沒見過的天使。

她的烏黑的長髮閃爍著五彩的光芒,精緻的五官像是上帝最精心的傑作。全身像是月光打造的一般,散發著柔光。背上舒緩的揚起三對透明如精靈的翅膀,伸展的時候,像是有音樂伴隨著。

她緩緩睜開眼睛,像是天剛亮的堇色瞳孔。

「翔,我回來了。」但是微笑,卻是標準安吉拉的微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有第一手的正版小說可以看,幹嘛去看二三手轉貼呢?(ˊ.ω.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