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不設防 第十章

第十章

「恭喜妳,我的女兒,妳終於蛻變了。」天父溫和的降臨,「天父!你的身體沒事了嗎?」幾乎所有的天使都用孺慕的眼光看著祂。

天父和藹的笑著,「我沒事了,放心。」

【Google★廣告贊助】

安吉揚起一個神祕的笑容。

天父滿意的點點頭,「妳已經成為僅次於聖子的『完美天使』了。安吉拉,妳可以繼承翩行者的封號。從今起,妳可以任選妳想要去的地方。不管什麼職位,妳都能夠勝任的。」

「天父啊,讓我跟著這個凡人到人間去。」安吉拉仰起頭。

天父和藹的臉出現了猶豫,「這我不能答應妳。安吉拉。留在天界有什麼不好呢?若是妳真的很喜歡這個凡人,我可以破格讓他留在天界。」

安吉拉搖搖頭,「我喜歡人間。」她眷戀的看著陳翔,「我相信,對凡人來說,最好的地方是人間。我喜歡人間的一切,請准我下凡視察。」

「…安吉拉,我老了。」天父的臉上出現了疲憊,「支撐天界,我已經漸漸力不從心。若是可以,我想讓聖子繼承,支撐天界的重任,想交給妳。這是為什麼我費盡苦心創造妳和路西法的緣故。路西法因為『似神』,領軍相爭,造成天界多久的戰亂,妳不是不知道,雖然那時妳還小…最少翩是知道的…」

安吉拉默默的看著蒼老疲憊的天父,緩緩的開口,「天父,人的一生不過是一瞬間。我答應你,若是陳翔的壽命盡了…」她拼命忍住淚,「我一定會回來支撐天界,直到他下次轉生。若是他還記得我,我只會再花一瞬間的時間與他相逢…而他也未必記得我。」

「我會生生世世記得妳!」陳翔眼中也有淚光,「我怎麼忘記?我不知道該怎麼忘記!」

「天父說話,有你這低賤的凡人插嘴的份嗎?」西諾爾大喝。

「好了。」天父威嚴的制止他,「我們是人類的牧者,不代表我們就高於人類。年輕人,」祂對著陳翔,「我很佩服你能夠闖進天界。你對安吉拉的情意令人感動。」祂望著陳翔和其他夥伴的武器,「舒祈若真要殺進天界,到底有幾個天使擋得住她?」祂自言自語,西諾爾羞愧的低下頭。

「但是,我還是不能讓安吉拉下凡。她留在天界,對人間和天界更有益處。我相信你能夠了解,犧牲小我的精神…」

「我不明白,」陳翔昂首,「人類的一生,不只是一瞬間嗎?對天使和天父來說,根本只是一眨眼。為什麼不能施捨給我?對我來說,安吉拉是非常重要,這輩子跟她相依,是我最幸福的事情。是不是因為安吉拉的力量太強了,所以你非留她在天界不可?你怕她也跟路西法一樣嗎?」

「大膽!」西諾爾喝止他,「你這是對天父的態度嗎?」天父卻蒼白了臉。

原來…慈愛的天父,也害怕我這麼強大的力量…安吉拉突然覺得心酸。這麼強大的力量,我寧可不要…

她撿起陳翔的斷劍,飛快的斬斷自己的六個翅膀。

「安吉拉!」陳翔大叫著抱住她,她痛得滿臉大汗。顫抖了一會兒,「天父…我將我的翅膀留下。這樣,我就無法使用任何法力了…請讓我走,拜託。」

「妳…」天父又驚訝又憐惜,「妳為什麼要這麼堅心?女兒?為什麼要這樣一意孤行?」

「父啊…」她抬頭看著天父,淚眼朦朧,「我已經有陳翔的孩子了…這孩子應該也是人類…人類就該在人間長大。就算不是為了我自己,我也該為這個孩子爭到底。」

「妳…」天父不知道該高興還是傷悲。天使這血緣已經無法自然婚配生子,縱使還有婚姻制度,已經幾千年見不到懷孕出生的嬰兒。幾個女天使輕呼出聲,豔羨的看著安吉拉。

「…新生命嗎?」天父疲憊的紋路更深了,卻也愉悅的微笑,「這的確是高於一切的法則。妳去吧。陳翔?你叫陳翔是吧?好好對待我的女兒。」

陳翔整個人都木了,只會呆著臉笑。「我要當爸爸了?」安吉拉不好意思的笑,點點頭。

納瑞怕他顧著發痴,萬一天父改變主意就糟了,「那我們告辭了,」他一拱手,「打擾,打擾。」抓著大伙兒用力一吹陶笛,覺得腳步一浮,倏地就不見了。

望著他們消失的蹤影,「撒拉弗。」天父喚著,「嚴密注意舒祈的動態。她若是有心攻上天界,怕是沒有人抵抗得了…」祂搖頭離去,西諾爾面紅耳赤,暗暗發誓,一定要讓舒祈這心腹大患消失。

***

在納瑞家甦醒以後,陳翔不敢睜開眼睛。

他害怕這一切只是夢一場,安吉拉不曾回到他身邊。他一點一點的睜開眼睛,正好看到安吉拉溫柔的對他笑。

將她摟在自己胸前,躺在地毯上,他縱聲大叫,「我要當爸爸啦~安吉拉回來啦~」他跳起來,「這次不准妳說不肯嫁我,聽到了沒有?哈哈~雙喜臨門啦~」

看他發瘋似的東奔西跑,納瑞嘆口氣,「我第一次看到奉兒女之命成婚的男人,這麼高興。」

「就是說。」小咪嘆口氣,「其實還滿好玩的。我是說天界之旅。喂,還敢不敢去冒險?」她拍拍納瑞的頭。

「有什麼不敢的?」納瑞精神一振,「我也跟妳去學劍道好了,似乎滿好用的。用槍總是覺得不過癮…」

「那還是好好巴結舒祈吧。」

婚禮那天,陳翔幾乎遲到。

「你在搞什麼?」納瑞火氣十足的闖入舒祈家裡,「我的天啊~你怎麼還在打?今天是誰結婚?你欸!新郎居然遲到?」

「你以為我愛?」陳翔吼回去,「這本論文今天再不打完就來不及校稿了!」

「你去吧。」舒祈的語氣冷冰冰,「我來好了,我就知道,人類都不太會守諾言的…」

「誰說的?」陳翔回嘴,「我不是來打掃過了?放心,我會打完的,納瑞你別來亂我,給我十分鐘!聽到沒有?十分鐘!」

他幾乎把手打廢了,「好了!校稿回來我再修正!」他拿起領帶,「走啊!你愣什麼?伴郎還杵在這?」

納瑞一面發牢騷一面跑下樓。

「他滿好用的。」得慕說。

舒祈拿著天界的公文發愁,「唉,再好用也沒用。妳看他給我惹什麼麻煩?天界發文警告我,若是再非法入境,或任意偷渡,準備要給我點厲害瞧瞧。」

「他們有什麼厲害好瞧?」得慕撇撇嘴,「一群肉腳。」

「有點敬意好不好?」舒祈很無奈,「你們就是不給我些敵人不過癮?」

婚禮嗎?舒祈微微的笑。她見過安吉拉,她沒告訴陳翔,還有個莫大的驚喜在後面…

不知道他承不承受得住。

我也不知道自己承不承受得住。他覺得自己幸福的幾乎爆開來。雖然懷孕了,但是安吉拉苗條的身材完全沒有受影響,穿著新娘禮服的她,連神父看見都幾乎忘了禱詞。

她美得應該帶面紗,省得引起交通大亂。

交換戒指,親吻。他所有的夢想幾乎都實現了。

臨晚,從喧譁中回歸安靜,他痴痴的看著安吉拉梳頭髮。突然嘆了口氣。

「怎麼了?」安吉拉坐到他身邊。

「我在想,翩到哪兒去了。她代替妳消失了嗎?」他沈默了一下子,「我還是滿喜歡翩的。跟對妳不太一樣…」他搔搔頭,「就像是…一個彆扭卻聰明早熟的孩子,讓人生氣又覺得憐愛…我們把孩子叫做翩好不好?」

安吉拉笑了起來,「好呀。」她轉頭,「人生總是有許多希望和緣份的。說不定,我們還是會意外的見到面喔。」

「如果會害妳消失…就不要了。」陳翔考慮了一下子,「妳最重要。」

「我肯定不會。」

他一直參不透安吉拉神祕又美麗的笑容,直到嬰兒出生,那真是個美麗極了的孩子。出生沒多久,就可以睜開眼睛了。

他驚喜交集的看著孩子慢慢睜開的眼睛…

居然是葡萄酒色。「…翩?!」他瞪大眼睛,「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是妳?」

嬰兒居然不屑的轉開眼睛,閉起來。

「安…安吉拉!」陳翔氣急敗壞,「妳早就知道對不對?」天啊,那個彆扭又聰明早熟的翩行者居然降生到他家裡?

他突然覺得這一生實在太長了…有這樣的女兒,要操心到哪一年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