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不設防 第一章

一陣劇痛隨著疾風遠颺,在模糊中,他似乎看到鋒利的巨大鐮刀砍倒了自己。身體不自然的扭曲著,還來不及喊叫就倒在地上。

「對不起…」他抬頭,整個呼吸都被奪走了…美麗的女孩兒臉上掛著珍珠似的淚珠,她比天際第一顆出現的晨星還晶瑩耀眼,皮膚透著隱隱的光,黃金般的頭髮散亂的披在心跳開始停止的陳翔臉上,「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你可別死啊…」美麗的聲音這樣震顫陳翔的心靈。

【Google★廣告贊助】

珍珠眼淚落在臉上居然緩緩的吸收。那淚珠宛如晨露的沁心,比美酒還醇厚,他的眼睛閉起來,身心都在深沈的喜悅中…

睜開眼,一切的幻覺都過去了。他無助的躺在卡車底下,腰還是該死的痛。

艾倫手裡的三明治掉到地上,她張著嘴,看著陳翔被急衝過來的大卡車碾成兩截。

她整個人僵硬在原地,等清醒過來,幾乎連跌好幾跤,好不容易排開人群,路人正亂著把陳翔拖出來。

「陳翔!陳翔?你還活著吧?」她不敢看他的腰…起碼不是現在…

「她在哪裡?」陳翔的眼神如夢似幻,「天啊,我不敢相信,這世界上還有如此美的人…」

艾倫同情的看他一眼,大概是衝擊太大,所以…她想到剛剛被碾過去的陳翔…一咬牙,用力掀開他的襯衫…

居然只有一道紅印子?!

「妳幹什麼?!色胚!」陳翔把襯衫拉下來,緊緊護住,「不要靠近我!妳真是太可怕了!我還沒娶老婆呢?」

艾倫橫了他一眼,搖搖頭,剛剛一定是幻覺。

***

在遙遠的天堂,安吉拉正哭著替腰斬的生命之花上夾板。

說來說去,都是六翼的死神先生不好。他不但沒收了她的玩具,還逼她來除草,才會發生這樣的慘劇啦!

「把我的昀還給我啦!」安吉拉又哭又鬧,「妳怎麼可以把他送進輪迴!我好不容易找到喜歡的人類靈魂…賠我啦賠我啦…」

六翼脾氣再好,都有點受不了,「他的時間到了,為什麼要放棄轉生跟妳一起玩戀愛遊戲?妳又不懂得什麼是愛!」

「誰說我不懂!」安吉拉柳眉一蹙,「我才懂得愛是什麼呢!他們都愛我,我也照顧著他們,不讓他們的臉變得可怕啊~把昀還給我啦~」

「安吉拉…」六翼的口吻變得又輕又溫柔,但是臉色卻越來越恐怖,原本六翼在背的身影,越來越高,越來越高…「電腦建檔的工作是小羊做的,生命花園的雜草是妳的寵物做的…這屋子的打掃居然是我在做的…妳到底做了什麼?」他的聲音幾乎衝破安吉拉的耳膜,讓她的頭髮都豎了起來,「妳這個連降十八級的笨天使!!一路從上帝的隨扈降到橫死司,再降下去你就得陪牛頭馬面看犯人了!妳從有級降到無級,妳現在打算降到負數是吧?」

安吉拉的耳朵充滿了嗡嗡叫的聲音,被六翼如雷的嗓門震得頭昏腦脹,他一把拎起安吉拉,一面把她摔進花園,一面丟了把鐮刀給她,「看看妳的花園,變成什麼樣子!別人的花園整整齊齊,妳的生命花圃還有點樣子,旁邊的雜草卻比花圃的花長得高!快把花圃外的雜草除一除!妳給我小心點,折了枝生命之花,我就讓妳下十八層地獄陪牛頭馬面去~」

她揉揉摔痛的屁股,躡手躡腳想去找個橫死司裡的人魂來幫忙,六翼冷哼一聲,「草沒除完,妳走出去看看。小心被雷劈死。」

冷冷的電光居然在園子外閃爍。「六翼大人!六翼大人!?我不敢了啦~」她又哭又叫,「我以後會乖啦~讓我出去啦~」

六翼把下巴一抬,進去磨他的死神鐮刀。

她坐在地上,越想越氣,「討厭的六翼,討厭的雜草!討厭討厭討厭!」她把鐮刀揮出去,沒想到脫手而出,居然撞上了園子的樹籬,反彈回來。

安吉拉嚇得抱頭鼠竄,那隻飛起來的鐮刀不偏不倚的砍中一棵生命之花,釘在地上不動。

她嚇呆了。

衝過去一看…完蛋了~只剩下一點點皮還留著,幾乎斷成兩截了。「對不起對不起…」她哭起來,「我不是有意的啦~拜託你別死啊~」

她砍了兩枝長生樹的枝枒當夾板,拔下自己如黃金打造的頭髮當繩子,「千萬別死…千萬別死…」她的眼淚落在花瓣上,枯萎的花漸漸有了生氣…她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夾板?嗯?」六翼輕而溫柔的聲音聽在她耳裡,不啻焦雷在側。「我才剛講過,妳就砍棵生命之花氣我,是吧?妳是故意的,對吧?!嗯?」六翼額冒青筋,頭髮全豎起來,啪啦啦飛著靜電。

「哇~六翼大人~饒命呀~」安吉拉嚇得魂飛魄散,拔起腿就跑,若不是小羊幫她擋了一擋,恐怕她已經被雷劈成焦炭了。

「冷靜呀~死神先生,冷靜呀~」他的工讀生小羊拼命抱住六翼,「安吉拉!快跑!快去找父,六翼只聽天父的話…」

一語驚醒夢中人,安吉拉想起自己還有翅膀,一路奮力的飛進天父的殿堂,像是受驚的小鳥縮在天父的懷裡。

「這不是安吉拉嗎?」漸漸年老的天父,已經不復當年火爆脾氣,變得慈祥和藹,「好久不見啦~怎麼妳打壞了聖杯以後就不見了呢?天父好想妳啊…」

「天父爺爺…」安吉拉眼睛湧出極大滴的淚水,「六翼大人要打死我啦~救人家啦~人家以後會乖的…」

「妳躲來這裡有什麼用?!」六翼暴跳如雷,「妳給我過來~」

「六翼!張開眼睛看看這裡是哪裡!」撒拉弗向前走了一步,「天父面前,你還大吼大叫?!」

「…」六翼忍耐下來,「慈愛的天父,六翼讚頌您的慈慧。」他跪下一膝行禮,「請把屬下的部屬,見習天使安吉拉賜還屬下。她將生命之花無端腰斬,應該接受嚴厲的懲處。」

「哎呀,還沒成熟的生命就砍下來?!」天父哀憫起來,「這可不得了呀!居然是這樣不可原諒的疏失…安吉拉…」

「可是我已經幫他上夾板啦~」安吉拉哭得更大聲,「而且花也還沒斷嘛!還連了一滴滴…我又不是故意的,六翼大人就這麼兇…」我不要跟牛頭馬面作伴!我不要我不要!

「啊,反正已經上了夾板…」慈祥的天父想幫安吉拉說好話,六翼的吼聲讓天父和安吉拉抱成一團發抖,「上夾板!?上夾板有什麼用?!上夾板起碼要六個月才會復原,這六個月這個倒楣鬼萬一死了,花還不是枯萎了!?現在腰斬的花主,一定倒楣到見車撞車,坐船沈船,連飛機都會掉到他頭上!妳叫他怎麼辦?夾板有個鳥用!?」

「呃…」心軟的天父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天父爺爺!我不要去地獄跟牛頭馬面作伴!」安吉拉一頭撞進他的懷裡。

「誰說要妳去跟他們作伴?我要妳去給我管鍋爐!笨蛋!」六翼氣瘋了。

「天父爺爺~拜託啦~」

「六翼,你客氣點!不要在天父的殿堂大呼小叫!」

「撒拉弗!怎麼樣?我找我的部屬,你又有閒話好說?」

「好啦~」天父拿出擴音器,用最高分貝大喊一聲,這才把吵死人的場面鎮壓下來,「這事兒的確是安吉拉的錯。不過,罰她去地獄管鍋爐又沒用…這樣吧,派她去保護那個人六個月,等待生命之花痊癒,可以吧?」眾人的耳朵還嗡嗡叫,誰也沒辦法反駁。

六翼最早恢復,他晃晃頭,「天父,請考慮我的要求。」

「說吧。」

「見習天使安吉拉闖禍無數,已經從第一級天使連降十八級降到見習天使了。任何法力在她手上都是災難!我請求讓她下凡的同時,封印她所有法力…除了花主有生命危險以外!其他一概不許她使用法力!」

安吉拉臉色一白,「天父爺爺,我不要去凡間…就算要去也不要剝奪我的法力…」

「安吉拉,」天父慈祥的摸摸她的頭,「這是個很好的歷練機會呢…許多天使求都還求不來。當初創造妳的時候,剛好撒旦來襲,我還沒來得及把妳創造完美,妳就生了下來…忘了給妳安寧與愛。這麼多年的歲月,妳也一直不曾領悟這種天使的本能。去吧…父的眼睛都是看著妳的…要好好完成妳的任務…」

「別囉唆了!趕緊滾吧!」六翼將安吉拉一腳踹下凡間,不顧安吉拉哇哇叫。

天父撫著雪白的鬍子,笑瞇了眼睛,「這也是很有趣的旅程呢…這個機會很好,說不定我們能夠看到安吉拉終於變成我希望的『完美天使』。」」祂用手肘頂頂六翼,「怎麼樣?六翼?當年你若不是升官前到凡間遊歷,你現在也不會堅持要到枉死司當死神。人類很特別吧?」

六翼看著安吉拉飛去的身影,心情不知道為什麼沈重了起來。畢竟,當初會將這個「瑕疵品」留在身邊,並不是討厭她的緣故…天界的天使都對安吉拉封印起來的能力充滿疑慮與恐懼。

這種疑慮和恐懼並不因為她的一再降級而泯滅。之所以對她這麼嚴厲,有很大的部份,是因為這種不友善和排擠越來越明顯…

現在她到人間執行任務…說不定可以絕處逢生。

「的確很特別,天父。」撒拉弗冷冷的回答,「沒看過這麼像癌細胞的生物。這點和安吉拉倒是很像的。」六翼沈了臉。

特別鍾愛人類的六翼和特別憎惡人類的天使長們,似乎總是敵對的。

「好啦~~」天父又把高分貝擴音器拿出來,趁著撒拉弗和六翼昏頭昏腦的時候,讓他們一人一邊坐好,「大家拉拉手,都是六翼天使,作好朋友嘛。來,我們喝茶,等著看安吉拉的表現。」他搓搓手,很熱切的打開螢幕,兩個六翼天使都瞪圓了眼睛。

「這個啊?」天父不好意思的搔頭傻笑,「這是我們人間那個好朋友皮爾蓋登幫我們做的螢幕啦~可以經由天使衛星監控某一個天使的行蹤唷~不過天使太多,我也想不起來要監控誰,我又不想監視天使長們,他們的生活只有『無聊』兩個字可以形容…」

「天父~」撒拉弗的頭髮刷地幾乎站起來了。

「原來你學會唱滿江紅啦?」六翼冷笑。

「哈哈…沒…沒啦…我們來看看安吉拉…清楚得連頭皮屑都看得到呢…」天父陪笑著。

「…………」

這頭皮屑也太多了吧?不但佔滿了整個螢幕,還如海浪般洶湧呢…

***

安吉拉探出頭來,咳了兩聲。

可惡的六翼!此仇不報非君子!居然這樣子把淑女從天堂踹下來!還險些淹死在這些白色的泡泡裡…雖然又香又暖…但是還是淹得死人哪~

她溼漉漉的站起來,看見一個男人呆若木雞的望著她,除了腰上的浴巾以外,一絲不掛。

嗯…她在那男人身上嗅聞了一下,錯不了。他的身上還留著自己頭髮的味道。用力拉開他的浴巾,腰上果然有幾乎連成一圈的紅印子。

陳翔直到現在才清醒過來,還是被自己的叫聲嚇醒的。她…她她她…她沒穿衣服!更糟糕的是,她居然扯開我的浴巾!

「妳是誰?!妳怎麼會在這裡?!妳要幹嘛?!」他趕緊護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這麼多年沒來凡間,看起來,凡間的語言發展還不怎麼複雜嘛,她清了清嗓子…

「咻咻噗噗咖啦咖啦…」不對,這是卡拉巴巴星語。

「!!!@@!!!!」不對,這是噗噗星語。

「打拉底拉打~~~」不對~這是八百年前就沒人用的宇宙通用語啊~

「靠!到底哪一種才是地球人現在用語啊?!」她忍不住用跟小羊溝通的中文罵了句髒話。

「妳說的這個就是了。」陳翔小心翼翼的回答。

「太好了,那麼我們就能夠溝通了!你好,我是天使安吉拉!因為你的生命之花出了點小意外,我奉命前來保護你…出現紅印子到現在多久了?」地球和天堂的時間換算差很多,她老是算不清楚。

「呃…大約一個月。」他不知道眼睛該放在什麼地方好。這個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女生赤身裸體的,不知道會不會是仙人跳…他開始警覺的東張西望。

一個月?!居然活過了一個月!安吉拉幾乎熱淚盈眶。可見天使的頭髮多麼法力無邊!

「這個月你倒楣到無以復加了吧?放心,在天使的榮光下,憑著天父的名字,你的所有災厄一定會消失無影的…」她步步進逼陳翔。

「等一下!」陳翔趕緊一擋,「妳說妳是天使,證據呢?妳沒有翅膀!」

呀!安吉拉不覺心裡一涼,該死的六翼!連我的翅膀都收走了!

「…我來人間是祕密任務,有翅膀就太招搖了。」

說得也是…「但是…為什麼連衣服也沒有?」

衣服?安吉拉低頭一看,差點破口開始問候六翼十八代祖宗爺爺奶奶安好。她已經習慣裁雲為布,以法力為針線,縫製衣服的日子。現在六翼一股腦把法力收走,連衣服都棄她遠去了!

「上天給我們的身體,有什麼不能夠給世人看的?這是最純潔,最善良的肉體,你若看了以後有所邪念,這表示你的內心有邪念,而不是我的裸體之故…」愛看電視還是有好處的,雖然她忘記到底是從星雲X語裡來的,還是815俱樂部看來的,反正一樣有用。

起碼對陳翔是有用的。現在他才覺得,說不定真的遇到了天使。

(除了天使和瘋子以外,誰會赤身裸體的這麼自然呢?)他偷看了坦蕩蕩的安吉拉,(這麼漂亮的臉孔…似乎見過…不,還是相信她是天使吧。她若是瘋子…這世界實在太殘酷了…)

「那…好吧。天使小姐,我們這裡的人如果不穿衣服,是會被人用異樣的眼光指指點點的。」陳翔把他的刷毛運動衫給安吉拉穿,「長褲對妳來說太長了…先穿我的短褲吧?」

其實,在天界,不穿衣服也會被人指指點點的。不過反正這呆子還沒去過,唬唬他又沒關係。正忙著著裝的時候,陳翔居然往陽台走去…

「喂!不要輕生哪~」安吉拉一把拖住他,「有話慢慢說,怎麼好好的,你又打算自殺了…」

「沒有!我沒有!」陳翔怕癢,一被抱住腰,笑得連氣都喘不過來,「啊哈啊哈~放開我~啊哈啊哈~好癢啊~」

安吉拉才鬆口氣放手,突然腳一滑,一頭把才站穩的陳翔撞下陽台的欄杆。

咦?人類應該不會飛吧?…

「妳到底是來救我的,還是來害我的呀~~~」陳翔的慘叫聲不絕於耳。

哇哇哇哇~安吉拉探下頭,慌慌張張的念起咒語,結果還是等陳翔撞破了樓下的遮雨棚才讓他飛回三樓,飛回來的時候用力過猛,頭還在天花板敲了一下。

「這下子…我真的相信妳是天使了…」只是被這樣的天使「眷顧」,他會不會反而短命?

「對不起嘛…」安吉拉焦急的掉眼淚,「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你可別死啊…」

那震顫人心楚楚可憐的聲音…那美麗發著金光的髮絲…

「我…」陳翔不敢置信,「我見過妳,對不對?在我被車子碾過去的時候…」

「車子?」安吉拉有點大惑不解,「哦,你是說,你被我的鐮刀砍倒的時候?是呀,瀕死的時候你應該看過我吧…」她笑出可愛的虎牙。

陳翔腦門一轟,那個他魂牽夢縈的美麗天使的真面目,居然是這樣的…他眼睛一翻白,昏了過去。

等醒過來的時候,他不知道昏過去幸福點,還是看見她趴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幸福點。

她睡著的臉像是隱隱發著珍珠光,秀麗的金髮閃爍,像是黃金打造的一般。柔軟的身體緊偎著他,透著月光,羽翼輕揚的覆蓋著他。

眨眨眼,翅膀又不見了。

小心翼翼的將她抱到沙發上,她只迷迷糊糊的發出幾聲囈語,又睡熟了。

這下可好,有個天使一絲不掛的掉進他的浴缸,只花了十分鐘差點讓他嚐到和地球接吻的滋味。

只是…他幻想一千次和天使重逢,怎麼樣的想不到是這樣的結果!

他發愁起來。

天使吃什麼?喝什麼?她說要來保護自己,怎麼看起來像是謀殺者?他搔搔頭,費力的把混亂的客房整理出頭緒。

「喂,喂~」他搖著天使,「天使小姐,麻煩妳到房間睡好嘛?我知道天堂到這裡的路途遙遠,妳也很累了…」

安吉拉像是趕蒼蠅一樣揮了揮手,在狹窄的沙發上翻身,若不是陳翔眼明手快,早就一傢伙翻到地板去。

她真的好輕…身上發出淡淡的幽香,他的心跳突然變得很快…

趕緊將她放在客房的床上,不讓自己胡思亂想。

唉,一定是太久沒跟女人約會了。才會一抱到女人就心猿意馬…再說,她是個天使。褻瀆神明得下十八層地獄的。

他用力搖搖頭,嘆口氣,打電話給別的女人,「小咪呀,我是陳翔啦,明天晚上有空嗎?…」

再不找個出口,他說不定會做出什麼沒有理智的事情…唉…

男人的悲哀啊~

***

安吉拉睡醒以後,一下子不知道自己在那裡,瞬間覺得很惶恐。

啊,我已經離開天堂了。她打開窗戶,十樓高遠眺,發現這個污穢沈悶的都市極目都是廢氣凝成的黃霧。

突然非常想念美麗的天堂。寧靜的天堂,靜靜的雲彩和靜靜的湛藍色天空。她喜歡帶著豎琴,在森森的林間散步,風在弦間流竄著優美的琴聲,斷斷續續的,和著鳥鳴。

她不喜歡嘈雜的凡間,也討厭骯髒的人類。

在橫死司,她已經看過太多死狀甚慘的人類了。現在肌膚光滑充滿活力的生物,死去的時候,總是血肉模糊,伴隨著死亡的惡臭。

人都是會死的,為什麼她必須為了一定會死的生物遠來凡間受苦呢?

心情低落的走出房間,混亂的客廳讓她的心情更糟了,即使陳翔的笑容也不曾讓她開心些。

「天使小姐,起床啦?」唉,她就算皺著眉頭,看起來還是這麼美,「要不要吃早餐?」

安吉拉懷疑的翻翻煎得過老的荷包蛋。她在天界都喝晨露和甜美的果實。不是天界沒有葷食,只是她不愛吃而已。

不過,當她吃了荷包蛋,喝了牛奶以後…

啊,蛋白和蛋黃完美的在口腔裡交融,冰涼的牛奶濃郁的在舌尖化開,讓她陰鬱的心情透過一絲絲的金光…

「我還要!」她將盤子一伸。

結果她連吃了十一個荷包蛋,還灌了一大罐鮮奶。

陳翔的笑容有點僵硬。當然,吃吃荷包蛋和鮮奶當然不會讓他破產…但是這樣猛吃,腸胃真的受得了嗎?

「吃慢點,吃慢點,」他實在擔心,「蛋很多,鮮奶喝完我再買…妳的胃還好吧?」

安吉拉一把搶走他的荷包蛋,吃了。「真好吃。」她的心情好多了,露出非常美麗的笑容。

陳翔看呆了過去。搖搖頭,哇嗚,十二個荷包蛋…

「呃…咳,天使小姐,我沒辦法帶妳到處觀光,」他充滿歉意的,「我得去面試…或許明天?呃,妳中餐想吃什麼?」

「這是什麼?」她還在喝鮮奶。

「荷包蛋和鮮奶。」

「那就這個吧。」安吉拉很滿足。

吃那麼多,真的沒問題嗎?陳翔搔搔頭,多煎了十個荷包蛋,「冰箱還有鮮奶,妳先用吧。」他看看錶,「這個面試很重要,對不起,我不能陪妳。」

他咬著一片吐司,匆匆的出門去。

安吉拉喝完鮮奶,滿足的打了個飽嗝。有荷包蛋和鮮奶,人間還不太壞嘛…

陳翔走掉了。

她呆了一下子,糟糕!我不是來吃早餐的!我是來保護他的呀!

趕緊塞了一個荷包蛋,想要穿門而過,卻結結實實的在額頭上撞出一個包。

摀著額頭,她痛得蹲在地上掉眼淚。

可惡的六翼!還我的法力來!含著眼淚,花了許多時間才打開門,追出去,已經找不到陳翔的身影了。

她呆在電梯門口,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