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不設防 第二章

唉,面試沒有通過早在意料中,只是沒想到人浮於事,連頂點漫畫的總編輯都加入競爭的行列。

他沮喪的踢著石頭,沒想到他的倒楣事蹟已經流傳到其他出版社了,更慘的是,像是老天爺嫌他不夠倒楣似的,居然讓燈管爆炸,碎片還炸到主考官的臉上--那麼小的傷口有什麼好叫的,他的手臂全讓玻璃碎片割傷了呢--主考官一跳,跑來跟他握手,請他回家等消息。

【Google★廣告贊助】

不用說也知道,這個消息是永遠等不到了。

他呼出一口氣,站在繁華的台北街頭,不知道要何去何從。

回家看看那個天上跌下來的天使吧。想到她秀美的臉,覺得心情沒那麼壞了。雖然她實在也莽撞極了…

走近家門,發現大門大開著,心裡覺得有點不祥,奔進家裡,果然沒有安吉拉的身影。

糟了。他愣住,快快的在兩房兩廳裡搜尋了一下,安吉拉失蹤了!

他打開窗戶,愣愣的望著雲層濃厚的天空。這麼快,天使就放棄了他?

耙了耙頭髮,他沮喪起來。這表示,上天也放棄了他?雖然相處的時間這麼短暫…他還是為了重逢覺得開心的。

一個人孤單的住著,連寵物都不敢養…他以為,來拯救他的天使,總會陪他一段時間的。

他不肯死心的到處亂找,一直到天黑了下來,才放棄了希望。

「哈哈…」他自言自語起來,「也好啦…要不然,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要死在這個亂來的天使手上…」他沈默下來。

愛吃荷包蛋和鮮奶的天使啊…她吃荷包蛋的表情,是那麼的幸福快樂…

他沈默的把冷掉的荷包蛋倒進垃圾桶,呆呆的坐在客廳裡,電話響了許久,他才想起要接。

「…陳翔!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放我鴿子!」小咪氣勢洶洶的聲音,「不來不會打個電話給我嗎?你這個倒楣鬼!除了我這個福星高照的美女,誰還敢跟你約會?你居然遲到了半個鐘頭沒來接我…」

他的確把小咪給忘了。漫應著,他還是穿上外套出門。站在門口一會兒,他又衝進房子裡,不死心的到處翻了一遍。

我在幹嘛?陳翔罵自己,把手插進口袋裡,悶悶的走出去。

小咪抬頭看見他,正想破口大罵,但是他挺拔又俊逸的身影站在門口,表情有著淡淡的憂鬱,酷似原田龍二的俊俏臉龐,經過他的女人都露出驚艷的表情,這種虛榮感,讓她把話吞進肚子裡,「你知不知道遲到了多久?」盡量冷冰冰的,不讓他發現自己正在流口水。

「對不起…」他嘆氣,「我請妳吃飯。」

「廢話!當然是你請我,難道還要我請你?」小咪瞪了他一眼。

實在太可惜了。小咪把手插進他的臂彎,心裡不禁遺憾。這麼帥的男生偏偏失業、沒錢、沒車,還倒楣到不行。若不是像她這樣洪福齊天的美女,怎麼敢跟他約會?只是…他實在太帥了,而且 power 又那麼讚…

當當零嘴還可以,真的要交往…呣呣…不列入考慮中。

再說,他實在是滿可口的零嘴…像這樣扒光他,連接吻都這麼甜…正銷魂的時候,居然有人按了hotel的門鈴!

小咪一跳,「完啦!一定是我未婚夫…」她慌著套衣服,「是你強迫我的,是你強迫我的!天啊~你是不是跟他串通好仙人跳?」

是誰強迫誰啊?陳翔翻白眼。才進房間,他就被惡羊撲虎了,根本還來不及抵抗,衣服差點還被撕破呢…

「說不定是臨檢,」他實在太倒楣了,好不容易可以減壓了~無可奈何的穿上衣服,「警察先生…你來得真不是…安吉拉?」

遍尋不獲的安吉拉居然站在門口!

她一扁嘴,嗚的一聲衝進他懷裡,力道之大,剛好讓他的後腦勺和地板親密了一下,幸好鋪著地毯,不算太痛。「人家找不到你啦!好怕喔~到處都是車啦~吃荷包蛋還要給錢,人類都好兇啊~嗚嗚~」

陳翔真是驚喜交集,「妳…妳要不要緊?怎麼一個人跑出來?啊,我該帶著妳才對啊!人生地不熟的…可憐,餓不餓?妳怎麼找來的?」

「…人家聞著你的味道找來的…」安吉拉把頭埋在他胸口拼命鑽,「嗚嗚…人好多,氣味好亂,人家找好久…」

聞味道?陳翔的臉大約出現了三條小丸子線。真的是…很野生動物的機智…

「陳翔,她是誰?」背後席來一陣寒意,小咪紅了眼,一把把他從地板拖起來,「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居然還敢來找我?!你給我說!她是誰?」

怎麼解釋呢?陳翔苦笑,「她是天使,來拯救我的…」

話還沒講完,臉上就著了熱辣辣的一個耳光,「你這王八蛋!」小咪又哭又叫的,「你居然叫別的女人天使?!你也叫她拯救你的下半身好了!」熟練的一腳,讓陳翔痛得彎下腰冒冷汗。

「妳幹嘛這麼兇?」安吉拉插著腰,「妳是誰?」

「我…」小咪一時語塞,難道要告訴她,我是他的炮友?「要妳管!陳翔你這死沒良心的!」她哇的大哭起來,眼線順流而下,連安吉拉都嚇得倒退一步。

「妳妳妳…妳不要激動…」她的小臉煞白,「妳的眼珠子都流出來了…」

小咪拿起粉盒一看,尖叫著衝進洗手間。

「安吉拉…」陳翔忍著痛站起來,拉拉她的衣袖,「我們走吧…」

「但是她的眼珠子…」太可怕了,連瞳孔都流出來了!

「她會自動長好的,」他虛弱卻堅強的站好,「…我們趕快走吧…」再挨一腳,他實在熬不住。

「她好壞喔!」安吉拉滿臉的關懷擔憂,「很痛嗎?哪裡痛?我幫你揉一揉好不好?」

「不不不…不用了…」大馬路上,揉了他還要做人嗎?

「沒關係啦,」安吉拉擠過來,「不要躲嘛,我揉揉…」

啊啊~怎麼辦怎麼辦~他閉上眼睛,純真也是一種邪惡啊…

咦?她在揉自己的臉頰?「痛痛飛走了,飛走了…」她的聲音這麼好聽,像是在唱歌一樣,柔軟的小手在熱辣辣的臉頰輕撫著,清涼涼的觸感,實在好舒服…

唉,小咪怎麼不打他兩面耳光呢?等安吉拉停了手,他心裡突然有點可惜。

「小心!」一台大卡車失去控制,筆直的撞上人行道,安吉拉將陳翔一推…本來就預計要跳開的陳翔加上這一推的蠻力,正好跳上車道,被輛機車撞個正著。

我的命在她的守護之下,怎麼覺得越來越沒有希望?他躺在地上嘆氣。幸好只是閃到腰…只是我還不到三十就有個老是閃到腰的毛病,叫我怎麼見人哪?!

「妳到底是來救我的…」他實在沒力氣生氣了,「還是來害我的?」所有的柔情蜜意全飛光光了。

「當然是來救你的!」她義正嚴辭,「你看,卡車那麼大,被撞到一定會死欸!被機車撞到還可以治療,被卡車碾過去的話…我的法力不知道夠不夠治療…」美麗的眼睛蓄滿眼淚,「你不可以拋下我一個人…如果你死了,天父一定不會原諒我的,我就得在這個可怕的人間流浪了啦…嗚嗚…」

「………」他無力的拍拍安吉拉,她像是小動物一樣拼命鑽到他懷裡,「不要害怕啦…我不會死的…」大概吧?都倒楣這麼久了。

可憐,害怕成這樣…今天她一定很不好受吧?她的哭聲漸漸的低微下來,剩下均勻的呼吸聲。

她,又睡著了。無奈的背著她,搖搖頭。她真輕得像是一根羽毛啊…幽幽的芳香又悄悄的席上來。

踏著薄冰似的夜色,即使是寒冬,也因為背著天使,他覺得暖和極了。愛哭的天使…跟我回家吧。

***

「我只是去買鮮奶!」陳翔試圖勸安吉拉留在家裡,「妳在家裡就好!我很快就回來了!」除了鮮奶以外,小咪也在樓下氣勢洶洶的按電鈴哪~

「不要!」安吉拉很倔強,「我要跟你去!」她像是怕被拋棄的小狗,「我要跟我要跟我要跟~萬一你又不回來了怎麼辦?我奉命要保護你欸!」

「妳待在家裡就好!」陳翔轉身開門出去,背後襲來沈重的壓力,「不行,我也要跟你去~」等陳翔發現的時候,因為安吉拉致命的一抱使他失去重心,居然衝過電梯口,筆直的從打開的太平門跌下兩層樓梯,再加上重力加速度,所以他的臉飛快的和地球接吻了零點零一秒。

驚魂甫定,他發出尖銳的叫聲,「妳…妳到底是來救我的,還是來殺我的?!」

「當然是救你囉,你怎麼那麼兇?」安吉拉含著眼淚和他一起漂浮在樓梯間。

「快讓我下來!萬一被看到…哇~」比光速還快的降落,即使只有兩公尺,還是讓陳翔吐了。

「姑奶奶求求妳,回家吧~」陳翔帶著哭聲,指著樓上顫抖。

「不要!」安吉拉還浮在半空中,擦擦眼淚,「我得保護你呢!」

這種「保護」誰禁受得起啊~

「天使!」突然傳出一聲暴吼,「我就知道有天使的存在!」住在七樓那個瘋子探出頭,「照相機!快!照相機給我!」

陳翔熬著身上的痛,衝上去伸出手,「安吉拉,快來!」她狐疑的降落在陳翔的臂彎,他一把抱住她,往八樓的電梯衝去,緊急的按了一樓。

「安吉拉,妳決不能承認妳是天使,知道嗎?」陳翔受了很大的驚嚇。

「為什麼?!」

他抹了抹臉,「那個…住在七樓那個神經病,正在到處捕捉外星人和天使…」冷汗涔涔,他這才驚覺安吉拉留在人間多不安全,人類這種生物有多麼不友善,七樓那個瘋子抓過只有拇指大的矮人,泡在福馬林跟他炫耀過,實在太噁心了!他怎麼會跟這種人當了十幾年的同學?

電梯門一開,陳翔突然懊悔了。比起小咪,那個瘋子恐怕還安全點。

「陳、翔!」等了許久的小咪氣得七竅冒煙,「原來你已經跟這個洋鬼婆子同居了!你這無恥的傢伙!」

「小咪,妳聽我解釋…」雖然不是女朋友,到底也鬥陣這麼兩年了,「她是下凡的天使,真的是來拯救我的生命的…」

「天使?!」那個瘋子橫衝直撞的跑出來,「天使在哪裡?哈!陳翔!這下子你不承認也不行了!這次我一定要太空總署承認我抓到的的確是…」他的眼睛咕碌碌的轉,直勾勾的看著安吉拉。

「什麼下什麼天?」小咪尖叫,「你給我說清楚!你不是一直在等我點頭?居然變心了!你這王八蛋~」

陳翔急出一身汗,「…沒有什麼天使。」他一把抓緊安吉拉,「納瑞,你聽錯了。小咪,這是我表妹,剛從國外回來,她…她姓夏名天!對了!她叫夏天!我阿姨嫁了外國人,就是這樣!對不對!?」他推推安吉拉。

這些人類真的好兇…她轉頭看看瞳孔又長出來的小咪,和眼睛亂轉的「瘋子」,小小聲的回答:「…對。」

「我沒聽過你這個姨媽。」小咪狐疑的看著這個絕美的女孩子。

「我也沒聽過。」納瑞仍然打量著安吉拉,這麼美麗脫俗…一定是天使!她把翅膀藏到哪兒去?

「這個…」陳翔突然兇了起來,「為什麼我樣樣要對你們交代?滾開!我們要去買鮮奶!」

趕緊抓著安吉拉衝進7-11,那兩個人居然跟過來了!

他六神無主的抓了幾大罐鮮奶還有五盒蛋,往櫃台一擺,手還緊緊抓著安吉拉。

「夏天小姐,」納瑞繼續打量安吉拉,「妳從哪個國家來的?」

小咪擠開他,「美國?俄國?法國?喂,妳真的是陳翔的表妹?妳看起來一點東方血統也沒有。」

「我…」這叫我怎麼回答?

「你們夠了沒有!?」陳翔一拍桌子,蛋和鮮奶都一跳,老好人的陳翔居然顯現出可怕的表情,「你們再纏著安…夏天…我可要發脾氣了!」打工的7-11工讀生臉都青了。

納瑞根本不怕他,「哎呀,老同學,不要這麼小氣呀…」他居然毛手毛腳的開始摸安吉拉的背。

陳翔只覺得腦門一轟,還來不及細想,身體比意識快,已經把納瑞過肩摔,比陳翔高出一個頭的大漢,只能動彈不得的在地上呻吟。

什麼他媽的武者矜持,都滾遠遠的吧!

「小咪,平常我是不摔女人的,」他氣瘋了,那個笨蛋女人的手指甲居然陷入安吉拉細緻的手臂!「如果妳想試試看,我不反對。妳可以繼續掐著夏天沒關係!」

她慌著放手。

「多少錢!?」氣呼呼的對工讀生大吼,工讀生差點哭出來,「不…不用了…」

又是一個笨蛋!他丟了五百塊,拖著安吉拉快步的走了。

「哎唷…這傢伙瘋了…」納瑞呻吟著爬起來,「他那個開道館的爺爺不是勒令他不能夠動武嗎?哎唷…居然摔了我這麼大一下…痛死我了…我一定要去告狀…」

「好帥…」小咪如在夢中,眼中出現了小宇宙,「跟他走這麼久,第一次發現他這麼有男子氣概…」

「喂喂喂,小姐,妳發燒啦?」納瑞沒好氣,「妳沒看他那麼暴力的把我摔得這麼重…」

小咪一把捉住他,「你是他的鄰居?」

「…我是他的老同學兼好朋友,」納瑞狐疑的看著這個濃妝豔抹的時髦美女,「妳是…」陳翔那個二楞子的女朋友?老天,疑似天使的表妹,豔麗的女朋友…這個倒楣鬼幾時飛來這麼多豔遇?

「我不相信那是他表妹,」小咪凝視著他們越去越遠的背影,「那個鬼洋婆子身上穿的是陳翔的運動服,連短褲也是。」她咬牙切齒。

這話提醒了納瑞,「妳說得對。如果是他的外國表妹,哪有不帶衣服穿表哥運動衣褲的道理?」

「她昨天也穿陳翔的衣服。」小咪越想越氣,「哼,不知道是哪來的狐狸精…」

狐狸精?納瑞精神大振。他肯定到樓梯間倒垃圾的時候,的確看到夏天浮在半空中。不管是天使還是狐狸精,總之,抓來解剖就知道了!

兩個人各懷心思,相對嘿嘿笑了起來。

「我姓薛,薛納瑞,」納瑞跟小咪握手,「我想…我們的目的應該差不多,總是該找出個真相嘛…」

「是呀,我是蔡小咪,」我就不信找不到這狐狸精的狐狸尾巴,看陳翔這麼慌張,恐怕是什麼黑道老大的情婦之類的,「陳翔這個人傻呼呼的,做朋友的是該多關照一下…就拜託你了…」

「喝杯茶吧,」納瑞很開心的提議,「我家裡剛好進了剛出的金萱,可好喝哩…」

***

「…可不可以放開我?」安吉拉小小聲的說,「我的手好痛…」

陳翔這才驚覺自己的蠻力在她雪白的皓腕上留下紅印子,心裡好生憐惜,「抱歉…唉…我真是太粗魯了…」

安吉拉嘆口氣,「沒關係,你是我遇到最好的人類。這幾天遇到的都拼命大叫大吼,你…你很好,都不對我這樣。」她走進家裡,立刻在沙發上倒下來,把臉埋在椅墊裡。

輕輕摸摸她柔軟的金髮,環顧這一屋子的混亂,不知道怎麼搞的,就覺得這不是讓天使居住的好地方。

「…天堂…是不是個好地方?」坐在她身邊,安吉拉還是像隻小動物似的,拼命往他懷裡鑽。雖然有點尷尬,卻覺得她雖然這樣嬌美,心靈卻純潔的跟小孩子一樣。

「…天堂…很漂亮。」她的眼神遙遠,「…我不會形容。閉上眼睛,我似乎可以聽到淙淙的流水聲,那是月光在翠綠的葉片上潺潺流過的聲響,聽著這樣的聲音,我才覺得安心…凡間好吵,我聽不見月光的聲音。」她抱緊陳翔,「你一定不可以死…你如果死了,我就再也回不去了…」

輕輕拍著她,低低的說,「放心,我不會死的。」如果為了妳的話。

這樣望著她,完全不會覺得厭煩。月亮漸漸西斜,月影在柔和燈光下輕輕搖曳。閉上眼睛,像是可以聽到月光潺潺的聲音。歲月也嘩嘩的流過去,一個小時,兩個小時。時間在擁著安吉拉的時候,沒有任何感覺。

正沈醉在這種安寧的氣息裡,門鈴粗暴的響了。

陳翔覺得很不耐煩,一定是那個該死的納瑞。他嫌摔一次不夠是吧?惡狠狠的把門打開,「薛納瑞,你皮癢…奶奶?」

他那頭髮永遠梳得整整齊齊,盤成神氣髮髻的奶奶,眼神銳利的看著他,「怎麼,我不能來?」她推開陳翔,安吉拉正好坐起來,眼神清澈無辜的看著人。

「陳翔!你這該死的東西!」奶奶破口大罵,「騙人家說這是你的表妹!?你幾時有阿姨了?我怎麼不知道?上哪兒拐人家的漂亮小女生?可憐…二十歲了沒有?家住哪裡?陳翔可欺負妳?告訴奶奶,奶奶為妳作主!」

陳翔的頭都痛了起來,「奶奶,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

「閉嘴!我沒問你!」啊啊~他從小最怕的修羅奶奶又出現了!轉頭對安吉拉的時候,又是一臉的慈祥,「乖乖,告訴奶奶,妳叫什麼名字?」

看陳翔滿頭大汗,安吉拉牢記他的叮嚀,「我叫夏天。」

「夏天?好別緻的名字…」拉著她細軟的小手,精緻的小臉越看越愛,「妳跟陳翔在一起多久了?不要怕,奶奶不是那種老古板。如果陳翔跟那種妖裡妖氣的女人住在一起,我的確是不開心的。像妳這樣靜靜乖乖的女孩,就算是外國人,奶奶也是愛得緊呢…」

「奶奶奶奶…」陳翔把奶奶拖到廚房去,唉,他最討厭說謊了。說一個謊,就得說十個謊來圓,現在…唉…現在…「呃…她不是妳想的那樣…」

要不要告訴奶奶真話?但是爺爺奶奶最討厭怪力亂神了!

「她…她…對,夏天她喪失記憶!」這是什麼連續劇老套?!他真恨自己不會編劇,「我看她很可憐,又一直說自己是天使,才把她撿回來的…」

奶奶懷疑的看著他,「那你怎麼跟納瑞說,這個是你的表妹?」

我就知道是那個瘋子去告的密!他在心裡大罵納瑞的列祖列宗,「奶奶,你也知道,納瑞是神經病,什麼事情都不做,只在家裡研究外星人。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一直說夏天是天使。多可怕~我怕他發了病,綁架了這個可憐的小女生,那就糟糕了!所以就胡謅騙騙他…」

奶奶不相信他的話,「夏天啊,妳是天使嗎?」

安吉拉怯怯的看看陳翔,「沒關係,」陳翔鼓勵她,「妳跟奶奶說實話。」

「是,我是橫死司六翼死神先生那邊的見習天使。」她承認了。

唉唉,這麼好相貌的女孩,怎麼腦筋有點…就有點…奶奶眼睛蓄滿淚,「可憐的孩子…陳翔,你幫人家找爸媽了沒有?」

「我沒有父母,我是天父的孩子。」

這倒招奶奶哭了。「陳翔啊,你啊,要好好待人家。怎麼這麼可憐…」她低頭擦眼淚,又兇陳翔,「你是不是趁人家不舒服,佔了人家便宜了?!」

他一跳,「奶奶,我不會做這種事情!」

「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孩子,」奶奶幽怨的嘆口氣,「雖然你寧願看爺爺在道館賣老命,寧願看奶奶忙得要死,也不願意回來幫忙,偏偏要去弄那啥勞子的漫畫…雖然這麼不孝,倒也不會欺負女孩子…」

「奶奶…」他搔搔頭,唉,又來了…

「現在你爺爺又病了,我怎麼忙得過來?」奶奶掏出手絹,「嗚嗚…你是我唯一的孫子呀…我真是白疼你了…」

陳翔嘆了口氣。爺爺的道館遠近馳名,館裡師父一大堆,哪需要他煩惱?只是爺爺病了,不能不問問,「爺爺怎麼啦?」

「他又骨折啦,」奶奶擦擦眼淚,「昨天夜裡他忙著抓小偷,小偷是捉到了,可是一個準頭不對,沒踢著小偷,倒是踢到了廟口的石獅子…可憐他年紀一大把啦…兒子媳婦呀,你們怎麼這麼早就掛了…留下一個不孝的孫子,都快過年了,連家也不回…嗚嗚,我的命好苦啊…」

「好啦好啦好啦~」陳翔投降了,「我回去就是了,好不好?但是,但是我要把夏天帶著…」

奶奶的眼淚像是朝露一般蒸發了,「我就知道,我孫子最孝順了!夏天?夏天當然帶回家裡去!我會替她準備很棒的房間的!夏天,來,我們去準備行李…」

陳翔怔了一會兒,天啊,不會吧?「奶奶,妳不會現在就要我回家吧?奶奶,那是我的內褲啊~請妳不要動…啊~安…夏天!不要抽出來!」他慘叫起來,我的playboy啊~

「看這種東西會長不大!」奶奶惡狠狠的瞪他,堅決的把他所有的寶貝A書扔進垃圾桶。

「女人脫光光有什麼好看的?」安吉拉滿臉無辜的看著他,一面翻著他的A光碟。

啊啊~誰來救救我的寶貝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有第一手的正版小說可以看,幹嘛去看二三手轉貼呢?(ˊ.ω.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