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不設防 第七章

第七章

沈默的聽完六翼的敘述,安吉拉早就甦醒了,身邊的人一片靜默,她和陳翔緊握雙手,一言不發。

「我想,」六翼淡淡的笑笑,有些悽苦的,「天父的實驗失敗了。安吉拉並沒有用這個人格晉升成『完美天使』,卻讓翩行者幾乎復甦。安吉拉,妳懂嗎?妳是天地間最接近天父的天使。另一個『似神天使』,已經被打入地獄了。」

【Google★廣告贊助】

「我知道,是路西法大人。」她勉強的笑笑。

「妳記得妳發下的誓言嗎?」六翼輕輕的摸摸她的頭。

「誓言就是誓言。」深深吸了一口氣,「等我的任務完成,我就會回天界覆命。」

「安吉拉!」陳翔痛極,眼淚落了下來。

她溫柔的拍拍他的手,「這是很好的結果呢。本來我以為我會消失…若不是你的呼喚,我早就不存在了。翩行者說得對。我只是個被創造出來的假人格、傀儡。但是…就像洋娃娃得到生命,我也因為愛你,真正的從傀儡變成真實了。」她虔誠的仰望陳翔,「我以前只信仰天父,現在我長大了,有了新的信仰。愛情是我的信仰,你是我的神。」她依近陳翔的懷裡,「我覺得很幸福。一切都得到解答,而且,你愛我。」

看著相擁的兩個人,六翼別轉過頭,不忍心看下去。他向仍然竄流著純白火焰的小咪招了招手,「火精姑娘,妳過來。」

她不自覺的上前,「呃…死神先生,難道我只是變個身,就得死了嗎?」她的臉孔煞白,但是想到納瑞可以活得好好的,又覺得有點安慰。

「當然不是,」六翼溫柔的捧著她的臉,「人類是多麼奇妙的生物啊。各種種族的血緣因子包容並蓄,因為混姻而潛藏著各式各樣的可能。不要害怕,妳只是血緣有著比較濃重的火精因子,並不是從此再也回不來。妳希望這個樣子,還是希望恢復成人形?」

「我要恢復!」小咪緊張的大叫,「這個樣子根本不能穿衣服嘛!你看!這什麼鬼火把我的溫慶珠弄成什麼鬼樣!天啊,那好貴欸!我好不容易找到我能穿的 size,這實在太過分了,我甚至不能申請國賠!」

六翼被她逗笑了,「來吧,火精姑娘,看著我,然後閉上眼睛。」他用前額抵住小咪的前額,小咪覺得一陣清涼從腦門舒緩的傳到全身,「想想妳的模樣,想想妳是誰。妳是火精,還是人類?」

我?小咪也自問,我是誰?當火精似乎很好玩。看不順眼的人就可以放把火燒了。哼哼,我一定要先燒了那個可惡的肥豬…看他熬肥油一定很痛快…居然在外面破壞我的名譽!若是想救人,掉兩滴眼淚就行了。哇,光這手妙手回春,我可以賺到翻掉…

但是,納瑞。納瑞能夠抱我嗎?

「我是人類。」她回答。

睜開眼睛,流竄的火苗全部消失了,她也恢復成那個嬌豔的美女。

納瑞張開雙臂,擁抱她,又哭又笑又叫的。

「希望天父的慈光永遠籠罩著你們。」說完了他的祝福,六翼就消失了。

「要等天父的慈光,我們大家都死光了。」管九娘冷冷的倚著門,嘆口氣。

「妳這個該死的狐狸精!」小咪氣得掄起拳頭,「都是妳害的!」

「我怎麼知道嘛!」她忿忿的和小咪對抓,「我只是找個地方避九雷,我是為了陳爺爺來的,又不是為了陳翔!」

「什麼?」這次換奶奶大叫。

「我不認識她!」爺爺趕緊撇清,奶奶的長刀到現在他還是覺得吃不消,「喂喂喂,小狐狸,妳說清楚!」

「陳爺爺是這附近福緣最深的人!」管九娘理直氣壯,「這棟房子由他庇護,雷神根本就不能進來騷擾的!這是他破壞規則自己闖進來,這怎麼能怪我?」

「那妳纏著陳翔幹嘛?」小咪沒好氣。

「…陳翔年輕又帥。」管九娘扶著臉臉紅,「人家有美少年癖嘛…反正他也受陳爺爺庇護,所以…都一樣啦…」她的耳朵垂下來,「我怎麼知道當中還卡著一個發瘋的雷神,和雙重人格的天使呢?我又沒有預知能力!」

這樣說起來…還是陳翔的倒楣引來的災難囉?大家同情的看著管九娘。

看看那對仍然難分難捨的情侶,大家默默的離開,讓他們清靜一下。

「現在妳怎麼辦?」小咪在半毀的廚房找到蘋果西打,「妳有成仙資格啦?是不是像公務員資格?可以遞補成仙?」

管九娘臉上有著小丸子線,這種比喻…真奇怪。「呃…差不多啦。不過,我不打算成仙。看雷神這副德行,光想到就害怕。算了吧。反正我有成仙資格,他們不要動不動就來打擾我就行了。我喜歡人間…我也喜歡男人!」她一摸耳朵和尾巴,又覺得沮喪,「我得花很多時間才能把傷養好,我的耳朵和尾巴啊…有哪個男人敢愛我啊…」

撇開他們,奶奶和爺爺牽著手,看著半毀的房子。

「老伴,這下怎麼辦?」奶奶看著七零八落的家,想到這麼多年的回憶,忍不住眼淚就要奪眶而出。

「不要緊啦,小英。」爺爺微微笑,「其實也沒想像中的嚴重嘛。剛剛雷火亂竄的時候,我還以為房子會垮哩。」他抬頭看看屋樑,「結構體都還好,就只是毀了一點裝潢和隔間。老伴啊,我們這個房子一住三十年,從來沒有翻修過。這樣也好,趁機翻修一下,又是一個三十年了。想想看,我們這個房子是有福氣的。天使降臨,連狐仙避難都到這兒來。」

奶奶真的哭出來了,「但是…夏天…那孩子沒多久就得離開了…」

「緣起緣滅,誰知道呢?」爺爺嘆口氣,「有緣無份雖然感傷,好歹也有過緣份。陳翔這孩子有這奇遇,未來說不定因禍得福,從此幸福平安也未可知。」

他緊握老伴的手,「我們結婚超過四十年了。想想,真是險中之險。這麼多年,我都沒來得及跟妳講,娶了妳,是我這輩子遇過最好的事情。那個日本的櫻子,我和她真的早就過去了,這麼多年,我心裡只有妳一個。」

奶奶哭得更厲害,「…我等這麼多年,還以為你要帶到棺材去!你…你就是喜歡欺負我,就是愛看我發急掉眼淚!」

面臨這麼大的災難和生離死別,現在不說,又要等到什麼時候?兩個已經步入暮年的夫妻,像是回到櫻花飛舞的少年時,在櫻花下,還是少女的奶奶,紅著臉,哭著大聲問,「說!你是不是跟櫻子在一起過?你到底心裡還有沒有她?」

還是少年的爺爺倔強的一扭頭,氣憤她用過去那麼久的感情,質疑現在的幸福,死也不肯回答。

這一沈默,就是四十年。

「我發現,」爺爺輕聲說,「這一生居然只是一眨眼。我怕妳下輩子不肯跟我,還是趁來得及的時候,趕緊告訴妳。」

***

「趁來得及的時候,我想告訴你,」回到陳翔爸媽留下來的小房子,安吉拉抱著陳翔的脖子,「我愛你。真的。不管你以前或以後會不會有其他的女人,我是真的,真的愛著你。」

陳翔的眼睛腫得快睜不開了,只是勉強笑了一下,摸摸她的臉。

「不想去旅行嗎?」他的聲音乾澀,「我想帶妳到處去…在這幾個禮拜…」

安吉拉搖搖頭,「如果可能,我想留在奶奶的家裡,照樣的過日子…只是奶奶家毀成這樣,得重新整修。那麼,回我們家最好了。我還是照樣處理家務,我們一起去道館。晚上你寫稿,我繡花,好不好?我已經快完成了…」她用亂針繡繡出一幅壁畫,那個最接近天界的地方,「以後你可以把它掛起來,想我的時候,就看看壁畫…彈彈阮琴…我會聽到的。」

「我不要離開妳!」陳翔發作起來,「我要帶妳躲起來,讓誰也找不到我們!」

「不可能的。」安吉拉含淚搖搖頭。

「…那我就跟妳走。」陳翔下定決心,「妳帶我的靈魂走!」

「不可以。」安吉拉哭得更傷心,「翔,你不懂死亡。死亡是一種蛻變。說不定你的人魂會徹底遺忘我,根本不需要孟婆湯。如果你憶念我一生,說不定還可以見面。但是自殺…自殺是很大的罪惡。我根本見不到你…」

兩個人拉著手哭,只覺得天地都失去了顏色。

看起來柔弱的安吉拉反而先振作起來,「翔,好了。眼淚也是有配額的,我們已經超過可以悲傷的份量。還有好幾個禮拜呢,哭也是一天,笑也是一天。我不希望想起你的時候,只想到我們在哭。」

陳翔默默的接受了事實。他的確不再掉眼淚,韌性十足的天性又發揮了。他想這「好幾個禮拜」是個不特定的日子,一年五十二週,也是「好幾個禮拜」。

他們生活恢復常軌。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只是,陳翔比以前更珍惜安吉拉,不管到哪裡也形影不離。

只有月夜的時候,會比較感傷。安吉拉抱著阮琴,輕輕撥著弦,一弦一柱,都是傷悲。

在月光下的她,真是美麗極了。坐在窗台,輕輕流瀉著美麗的歌聲,深受感動的他,總是忘情的和她一唱一和。

「安吉拉。」輕輕喚著她,在她還會回答的時候,將來,他大約會有很長的時間,孤獨的對著月喊著她的名字吧。

她的微笑,多麼清艷。輕輕吻著她柔軟的唇,她嬌弱無力的擁著陳翔的脖子,還是輕得像是一根羽毛一樣。

親吻她的唇,她溫柔的回吻,長長的睫毛在陳翔的臉頰上飛舞,他想到蝴蝶吻。

吻她雪白的頸子,安吉拉沒有拒絕。即使解開她胸前的釦子,她也只閉緊了眼睛,輕輕顫抖了一下。

來人間這麼久,她已經不是當初童真無知的天使了。

「我們…會有小孩嗎?」她赤裸著白玉似的身體,淡淡的嬌羞讓她染了一身的粉玫瑰白。

「…我不知道,」陳翔很坦白,「但是…我想和安吉拉在一起…人家說,精誠所致,金石為開。如果我們夠虔誠…」

「…我想要陳翔的小孩…」安吉拉摀住臉,淚水從指縫滲出來,「…但是天使已經好幾千年沒有人能自然懷孕生子了,只能靠天父的創造…我現在才知道,天使一族失去了什麼…我們擁有了這麼強大的法力,卻變得非常孤獨…」沒有父母兄弟姊妹,也沒有親情與愛情。

陳翔吻著她的眼淚,盡量的輕柔,畢竟,她只有一根羽毛的重量,嬌弱的像是春天初開的花蕊…

薄薄的雲彩遮住了月亮,像是月亮也知道這對戀人的時間不多了,在他們最親密的時刻,不忍心分享。

這一夜,安吉拉從少女變成了女人。

***

正打算去探望安吉拉,陳翔忿忿的打開大門,回頭大喊,「我不要聽妳的廢話!妳不相信我就對了!我會證明給妳看的!」氣呼呼的走進電梯,連招呼也沒跟小咪打。

再生氣,門也得關吧?小咪走進去,「真稀奇,你們也會吵架?」

「小咪!」安吉拉的臉都亮了起來,「不要理他。天天這麼無理取鬧,地球又不是為他旋轉的。」

「幹嘛?」她打量了一下安吉拉,覺得她比前陣子更嬌豔…更…更有女人味了,「妳變漂亮了…到底吵什麼?」

安吉拉伸伸舌頭,「陳翔要結婚,我不肯。」

她愣了一下,「為什麼不肯呢?妳害怕做愛?嗐,所以我討厭處男處女,一群神經病!把貞操看得比天還大,我的老天…這是自然設計繁衍後代的本能,我就是不知道…」

「哎呀,不是啦…」安吉拉小聲的在她耳邊說了幾句。

「拜託啊~那為什麼不結婚?」小咪嚷了起來,「不怕生小孩,倒是不肯結婚?說不定妳嫁給陳翔,天上那群神經病就讓妳留在人間了。妳也行行好,天天看陳翔行屍走肉妳都不心疼?」

「…不可能有這麼好的事情。」安吉拉勉強笑笑,「再說,我一定得回天界,陳翔在人間也不可能孤獨一生,他現在跟我結婚,將來怎麼跟別人交代?為了他好…」

「這理由好爛。」小咪沒好氣,「所以我最討厭處男處女這種笨蛋了…」

安吉拉不知道要怎麼跟她說,趕緊轉移話題,「別提我們了,妳和納瑞如何?這段日子被陳翔纏得死死的,你們的消息我都不知道。」

像是被啟動了開關,滿口粗魯的小咪突然變得害羞,「哎呀,我跟他,就是那樣嘛…」

「他會害怕嗎?」安吉拉很關心,畢竟人類對於未知的事物總有著很深的恐懼。

「我本來也擔心他會害怕…」小咪紅著臉。那天,納瑞默默的送小咪回家,兩個人只低著頭,一言不發。

「小…小咪…」納瑞終於開口了,「剛剛妳說…呃…妳愛的人…是不是開玩笑的?」

受了一晚驚嚇的小咪,覺得再也承受不住了,「不要說啦。」

「不不不,妳一定要說,」納瑞緊張的額頭冒汗,「不問的話,我今晚不用睡了。妳是嗎?妳是嗎?」

「你希望我開玩笑的,對不對?」小咪哭了出來,「那種情況,我還開得出什麼玩笑?不過,隨便你啦。我知道你怎麼想的。我這個女人,又愛錢,又虛榮,男女關係不清不白的,又倒追陳翔到人家家裡。我這個人看起來就像個笑話,現在又有個會發火的體質,誰知道哪天會發作?我又沒強拉著你,又沒強暴你,你不要擔心好不好?我再也不會見你了…」

「妳怎麼可以不見我?!」納瑞大聲起來,「妳自己說妳愛我的欸!妳要負責到底!我知道啦,妳只是一時衝動,想到我這個人又怪,又沒正當職業,又沒錢,長得又不帥,所以妳後悔了,對不對?」

小咪氣得拿起皮包打他,「你胡說什麼?你這個王八蛋!我不要你救我,聽到了沒有?!誰叫你衝過來的?雷電是好玩的?差點被電死你知不知道?你如果電死了…我…我…」她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納瑞搶下她的皮包,「妳怎麼用 LV 的皮包打我,這很貴的欸!我喜歡妳美美的,妳怎麼可以糟蹋好東西啊?我才不要妳救我!妳拿著木劍跟誰挑戰?雷神欸!劈都劈死妳!如果妳沒火精的血緣怎麼辦?妳…妳妳妳…妳如果死了…我怎麼辦?」他也抓著小咪放聲大哭。

「走開啦,」小咪甩開他的手,「你又不愛我,你管我那麼多?皮包要就送你啦!」

「我會再買LV的皮包給妳!我要一輩子努力賺錢讓妳漂漂亮亮,我會回去當醫生,讓妳當個快樂的先生娘,誰說我不愛妳啊?我以為妳不愛我啊!」

「誰要你去當醫生啊?醫生都早死欸!」小咪又哭又笑的,「LV的包包我會自己買啦!你這樣就可以了,你愛我就可以了…我會養自己啦…」說到這裡,小咪的臉紅的像是桃花一樣,「長這麼大,第一次有人不是為了我三八、二四、三七的身材告白。終於有人愛我全部了,我的好,我的壞…他還說,很高興我有精靈的血緣,說他早就知道我與眾不同…嗚嗚…」

她趴在安吉拉的膝蓋上哭,她溫柔的笑著,輕撫著小咪的頭髮。

陳翔走進來的時候,安靜的看著慈和的安吉拉。他突然想起聖母像的慈悲。空氣裡充滿了聖潔的氣息。

「安吉拉,妳不要管別人說什麼屁話,」小咪握著她的手,「妳的確是天使,還是很好的天使喔。因為妳到陳家,連我都沾到幸福的滋味。妳要加油,聽到沒有?一定要爭取回來的機會,妳不要放棄…」

安吉拉笑了笑,瞥見陳翔,笑了起來,「翔。」

「不氣啦?大少爺?」小咪拍拍他的肩膀。

「小姐,妳的瞳孔流出來了。」他回敬一句。

走到樓梯口的小咪慘叫一聲,「啊~~我的眼線~~」

「不生我的氣了嗎?」安吉拉輕輕抱著他的腰。

「如果我是妳,大概也會說同樣的話。」他慘澹的一笑。

「我不希望你孤單…」安吉拉依在他的胸口。

「那妳的孤單怎麼辦?」陳翔的胸口劇烈的起伏,「妳並不是死了或消失,只是到了一個我去不了的地方。妳明明活著,但是,妳的孤單怎麼辦?」

我的孤單怎麼辦?安吉拉惶恐的問自己,她的壽命無窮無盡,她不知道該怎麼辦。

除了這樣依在他胸口,聽著他的心跳,她想不出任何回答。

這樣穩定的心跳,證明他還活著。

一切都是在霎那間發生的。陳翔的心跳突然停止,像是某種東西將他體內的靈魂拉出來,他的身體像是傀儡一樣傾倒,沈重得連安吉拉都抱不住。

「陳翔?陳翔!」安吉拉不敢相信,她覺得自己像是在惡夢之中。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