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不設防 第八章

第八章

「納瑞!」安吉拉恐懼的對著話筒大喊,「陳翔沒有呼吸和心跳了!」

他和小咪幾乎是立刻趕上來,小咪緊張的大叫,「我現在不會變身了!糟了!太緊張我也哭不出來,怎麼辦?」

【Google★廣告贊助】

「怎麼回事?」納瑞翻看陳翔的眼瞼,覺得不可思議,「剛剛不是好好的?」

「他不見了。」安吉拉握住陳翔的手,緊張得直哭,「只有肉體在這裡,但是裡面的靈魂像是突然被抽走了!」

「肉體若是真死了,靈魂回來有什麼用?」納瑞開始CPR,「他媽的!超現實有超現實的撇步,現實醫生有現實醫生的手段!讓你們不知道是誰的鬼東西知道,人定勝天的道理!」他一面賣力,「安吉拉,喊他的名字!小咪!趕緊叫救護車!」

一面心臟按摩,他一面吼,「心跳呀!該死的,快點跳呀!陳翔!你現在是死的時候?你不會不甘心?你想留我們大家一起哭?快呀!振作點!就算只有肉體,你也還有點知覺吧?趕快給我回來!」

「翔!回來…」安吉拉幾乎脫力了。

他喘了一下,心臟又慢慢的跳了起來。

送進醫院以後,醫生斷定他腦死了。

「腦死?」納瑞不怒反笑,「你看他的大腦,多麼漂亮!連點淤血也沒有,怎麼腦死?」

「那你看到腦波了嗎?」醫生沒好氣,「當然,我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的確在重度昏迷中,沒有維生儀器,就活不下去了。」

安吉拉臉孔蒼白的走出去,納瑞拉住她,「安吉拉,妳要去哪裡?」

「打電話。」她晃了一下,抬頭望著天空,「向天界打電話。」

她搭電梯到頂樓,小咪不放心,也跟著去。

她跪在漫漫天風的頂樓,合十祈禱,隨著祈禱文,她的翅膀漸漸凝聚,高高的伸展,全身發著珍珠光,朦朦朧朧的像是發亮的晨霧。

像是歌詠一般的聲音,高高低低,引起了深沈的共鳴,在腦門裡引起悲憫的傷悲。

雖然不懂她的意思,小咪卻掛了兩行淚。

「死神先生,請告訴我,陳翔到底怎麼了?他的生命之花出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他會無聲無息的死了呢?到底怎麼了?請告訴我。」她悲愁的聲音穿透了恆河沙般的距離,在天界迴響著。

誰也沒有回答。

為什麼?為什麼不回答我?為什麼?

她發問了好久,覺得自己簡直要發狂,血液和淚都要蒸發了,這才聽到冷冷的聲音回答,那是她很熟悉,卻也很恐懼的聲音:愛彌兒大人!

「妳想知道六翼怎麼了?他園子裡的生命之花失竊,再加上放縱妳這危險的畜生在人間,追究責任,已經被拘禁了。」

失竊?安吉拉的臉一陣煞白,「陳翔?誰會想偷陳翔的生命之花?」

「這我怎麼會知道?」她的聲音冷漠諷刺,「不過,如果妳乖乖回返天界,說不定我還能幫妳看一看。畢竟,我是天界預言最準確的能力者。」

「妳『預言』得到?」安吉拉不了解,「妳預言得到為什麼不告訴天父,讓死神先生被關起來…」她恍然大悟,「是妳…是妳偷的!」

「妳有證據嗎?」她笑了起來。

「妳恨我…不,妳恨翩行者…那也不要把無辜的人牽連進去!」安吉拉失去控制,「為什麼?!」

「…我本來是天界最美的天使。」愛彌兒的聲調森冷,「都是妳害的。將來…等妳蛻變以後,就會比我沒有傷痕前還美許多。我是最美最強,天父最疼愛的天使。絕對不讓給妳。」她冷笑許久,「妳喚醒翩吧。讓她獨自來,我要跟她了斷。若是她贏了,我就把陳翔還妳。如果那時候妳還存在的話。」

小咪只看到安吉拉把翅膀放下來,臉孔凝著愕然的淚。

「怎麼樣?」小咪緊張的問。

安吉拉回答了一句天使語,仍然怔怔的。

「妳說什麼?」小咪急得想哭,「我聽不懂呀!」

「沒什麼。」她垂下頭。「我知道要怎麼救陳翔了。拜託好好的看顧他的身體…千萬…千萬要讓他的身體活下去。」

她展開翅膀,堅毅的往天際飛去。

沒有解釋她說的那句天使語,她說的是…

即使毀天滅地,即使己身不存,我也要救你。

***

她靜靜的跪在小山岡,深入自己的意識。『翩?翩行者…』她呼喚著,『我知道妳聽得到我。翩,求求妳現身。』

黑暗的角落發出諷刺的笑聲,『怎麼?要準備利用我?妳違背誓言。』

『妳我都很清楚,我沒有違背。就像妳不相信一樣,我也不相信陳翔能將我叫回來。翩?我沒見過妳,我能不能見見妳?』

沈默許久,黑暗的角落露出微光,她第一次看到翩行者的模樣。

她原本以為翩行者和自己會非常相似,但是看見她…她終於知道愛彌兒恐懼什麼。

她像是劃破天際的第一道陽光,有著火紅的葡萄酒色瞳孔。美麗如絲緞的黑色長髮閃著眩目的五彩的光,像是日與夜的精華。五官細緻的令人望之忘憂,所謂上帝的寵兒…應該就是這樣。

但是翩行者的手和腳都鐐銬著鎖鏈,自從她意外讓愛彌兒受傷以後,就這樣被鎖在這個身體的幽暗意識裡。

『看夠了嗎?』她的冷笑讓她美麗的五官都變形了,『沒錯,我就這樣被關在這裡。我只能看著妳。最糟糕的是,妳的喜怒哀樂都會影響我,所以那些該殺的天使對妳的恐懼和排擠,我沒有一樣可以逃過感同身受的命運。我若是妳,早殺光了那些無恥自以為高貴的天使了!』

『我不恨任何人。』安吉拉捧著她的臉,『我也不恨妳。妳才是這個身體的主人,我把身體還給妳。』她開始拿下她的鐐銬。

『妳的所有回憶,憂歡,都會被我侵吞。』她沒有高興的樣子,『…妳若要力量,拿去吧。我恨這個腐爛的天界。放我自由,我只會讓天地毀滅。呸,我一點也不想呼吸天界那種的假惺惺的空氣。妳不是想救自己心愛的人?拿走我的兵器--那是我的力量泉源--去救他吧。我在這裡就好。什麼地方都一樣,無所謂。』

安吉拉凝視著她,抱緊她,『可憐的翩…妳也愛陳翔吧?』

她面無表情,『我和妳的愛不一樣。我不懂愛,也很陌生這種感情。只是他存在,我會覺得好一點。他在的時候,這裡比較亮。已經很久沒有光照進來了。』她淡漠的眼光瞄向安吉拉,『如果說,我恨天恨地,就是不恨妳和陳翔。妳把兵器拿去吧。』

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安吉拉排出意識,『去吧…我漸漸覺得這裡也不錯。很溫暖,有點潮溼。妳拿掉了我的鐐銬?那很好。這樣我就能夠漂浮和睡眠了…』黑暗中,翩行者漸漸的閉上眼睛。

離開自己的意識,安吉拉發現自己手裡拿著薄鐮刀,翩行者的武器。

只是這樣拿著,就覺得力量源源不斷的湧進來。甚至震碎了死神先生為她封印的黃金臂環。

她回返天界,身上燃燒著熊熊的鬥焰。

「不要擋住我,」她凝重的對守門的守護天使說,「拜託,讓我過去,我要找愛彌兒!」

誰也不聽她說,路西法的戰爭在天使的記憶裡餘悸猶存,他們相信安吉拉會成為另一個墮天使,畢竟他們深深信賴敬愛的預言天使是這麼說的。

咬著牙,安吉拉殺進天界。等她進入愛彌兒的住所,已經累得手臂都抬不起來了。

「妳不是要和翩行者了斷嗎?」安吉拉短促的笑了一下,赫然整個天使兵團都在這裡森然羅列,「就是這樣了斷嗎?」

「妳也不是翩行者。」愛彌兒額頭帶著黃金遮額掩飾傷痕,「叫她出來!」

「不!」安吉拉憤怒起來,「我寧可戰鬥到我這個人格消失,也不會讓她出來送死!她也是我!我要保護她!把陳翔還我!他也歸我保護!」

她揮舞著薄鐮刀向前,「陳翔呢?」

「這裡。」她高高舉起被封在水晶瓶子,奄奄一息的生命之花,「妳可得快點,要不然,這花要死了。」

她還來不及回話,就聽見自己發出冷冰冰的聲音,「就為了私人恩怨,妳就忘記天使守則?天使不是人類的牧者嗎?」

第一次,翩和安吉拉和平共處的同時出現。

「翩?」愛彌兒臉上出現了仇恨的光,「為了要讓妳這害蟲現出原形,一個人類的生命算什麼?我們是神!是統治污穢低賤人類的神!我們是光明的象徵,是邪惡的對抗者。妳這個害蟲出現在天使的行列,就是一種失誤,現在我要糾正這個失誤!我不像天父,會被妳迷惑!」她呼喊,「不要讓另一個墮天使出現!趁她還沒蛻變前,趕緊殺了她!我的預言告訴我,不殺了她,天界就要毀滅了。」

「安吉拉,」翩的聲音仍然冷漠,「我們都無法活著離開這裡了。」

「…不能活沒關係。」安吉拉堅毅起來,「只要能救下陳翔的生命之花。若是這樣枯死了,他連轉生都不能。」

「…後果怎樣我可不知道。」翩冷冷的,「把妳所有的力量都給我。妳會消失的。如果這樣耗盡一切的力氣…」

「沒關係。」安吉拉閉上眼,「這說不定是最好的結局…」

在安吉拉意識漸漸模糊的時候,她聽見冷漠的翩說了聲,「謝謝。」

謝什麼呢?

翩沒有回答,只是將所有的氣都吸收過來,緩緩的張開眼睛。

那雙充滿殺氣的葡萄酒紅瞳孔,像是溢滿了血。「妳會懊悔的。愛彌兒。歪曲預言的罪惡是很深重的。」

「只要能除掉妳。」愛彌兒咬牙切齒,「我可以付出一切代價!」

「妳的一切代價,包括整個天使兵團的全滅嗎?」她的聲音高昂起來。

「不要太囂張了,安吉拉。對不起,翩行者。」戰鬥天使長西諾爾凝視著她,「要全滅天使兵團,還不如妳棄械投降。我會稟告天父,對妳從輕發落。」

「我投降,你會把陳翔的生命之花還我?會把盜採生命之花的愛彌兒繩之以法?」翩短短的乾笑一聲,「如何?以公正聞名的西諾爾?」

西諾爾臉色一變,「我是軍人,並不是警察。我只照著命令行事。」

「天父也決定處決我?恐怕他還不知道吧?別撒謊,這是撒拉弗的命令吧?也好。你們犯法在前,我也就不客氣了。不過,你要看清楚!」她嚴厲的朝整個天使兵團一揚手,「這些都是你的子弟兵,你的兄弟和姊妹!你一手訓練出來,相信你的將兵!若是他們死在我鐮刀之下,有罪的是你!因為是你發命令攻擊我的!」

「西諾爾,你跟她囉唆什麼?」愛彌兒火氣上來了,「趕緊殺了她!」

「我並不隸屬妳,愛彌兒大人。我之所以聽命,是撒拉弗大人下的命令。」西諾爾目光炯炯的看著她,「等我照命令行事以後,我也會揭發妳的,愛彌兒大人。」

愛彌兒的手深深的陷入椅臂。這一切,都是翩的錯!以前她是天界最受愛慕的天使,若不是這個傷痕,若不是這個傷痕…

「那個傷痕算什麼?」翩像是看透了她的內心,冷冰冰的回答,「妳不再美麗,不是因為心裡充滿仇恨?我是害蟲?那妳也是心裡灌滿對美貌執拗,仇恨滿溢的害蟲!」

「翩行者。夠了。妳說得對。是我下令天使兵團攻擊妳,天使兵團的任何折損,都是我的責任。這是軍人的天職。」他抽出劍,「攻擊!」

「生命是這樣算的?」翩行者大笑起來,聲音卻沒有半點暖意,「這個腐敗殆盡的天界,把生命看得比灰塵還不值,我替你們可惜什麼?!」她揮出薄鐮刀,閃電雷鳴在地上畫出半圓,接近的非死即傷,「這種爛到底的鬼地方,趕緊毀滅比較好!」

***

聽見天界震動的雷鳴,六翼連眼睛都沒抬,繼續和看守他的獄卒隔著欄杆下棋,「將軍。」

「你還將軍啊?」獄卒抱著頭,發了一會兒的抖,「聽說翩行者已經打上天界了。」

「把她要的給她,不就結了?喂,你還沒死透,有活路呢。到底要不要繼續下?」

獄卒咕噥了幾聲,「要是天父沒有生病就好了…」

「這是天界的劫數。」六翼好整以暇,「下棋啦,反正天界全毀,我們還不是跑不掉?」

「你很希望天界全毀?」撒拉弗憤怒的席捲進來,踢翻了整盤棋,「什麼時候了,你還在下棋?」

「我只是個犯人。」六翼懶洋洋的躺下來,「我正在懺悔,外面發生什麼事情我都無能為力。」

「那是你的部屬!」

「我的部屬?我現在是待罪之身,根本沒職位,有什麼部屬?」他輕鬆的回答。

撒拉弗咬牙切齒了一會兒,搶過獄卒的鑰匙,「出來!」

「為什麼?我得等天父痊癒以後的判決。」他背著撒拉弗,「你把我抓起來的時候,不是這麼說?」

「…求求你。」撒拉弗終於低頭了。

「什麼?我聽不見。」六翼掏掏耳朵。

「求求你!」撒拉弗大吼,「從以前到現在,只有你制得住翩行者和安吉拉!請你說服她,不要在天父重病的此時此刻,毀滅整個天界!」

「天使兵團呢?還有人活著嗎?」六翼坐起來,譴責的望著撒拉弗。

「…幾乎全滅了。」撒拉弗忍不住心痛,「都是你的錯,若是那時候趁她意識模糊的時候,讓我砍下她的頭…」

「不是你的錯?你包庇愛彌兒,私下指揮天使兵團攻擊翩?」六翼咄咄逼人,「是誰勉強翩出現的?你敢說你一切都不知情?硬讓無罪的天使逼迫她犯罪,這些都不是你的錯?」

「…天界無法再承受另一個墮天使。」撒拉弗別過頭。

「是你們逼她墮落的!」六翼極力冷靜,「我要她的生命安全保證!」

「這必須天父裁決…」撒拉弗辯解。

「殺她就不用天父裁決?」六翼揚高聲調,「你還真是雙重標準!若是你這麼想,就讓她繼續為自己的目的奮鬥吧。在我看來,她是對的!這天界真是腐敗到令人厭惡!」

「…我保證她的生命安全。」撒拉弗小聲的說,「拜託,她抓住了愛彌兒,愛彌兒隨時都會喪生…我想自己去救她,但是…」他用力的捶牆,「我恨自己不是戰鬥系的天使!我並不是怯懦!只是…我若死了,誰來求你?」

六翼嘆口氣,「你是個深陷戀愛的笨蛋。你要記住為了你私人的愛戀,有多少天使喪生。生命,不是這樣算的。」他站起來。

***

愛彌兒美麗的住所已經成了一片廢墟。

翩行者坐在高聳的屍堆上,鐮刀指著受傷的西諾爾,神情是空白的愉快。

她已經打破水晶瓶子,枯萎的生命之花也因此稍稍的恢復生氣。「對不起,」她少有的柔聲,「我的眼淚只能殺人,不能救人。再說,我也哭不出來。不過,等愛彌兒哭了,我跟她要點眼淚好了。」她轉頭對愛彌兒喊,「站好!小心捧著水晶球!萬一水晶球掉了,妳可會被炸得屍骨無存。如果妳想哭了,記得跟我說一聲。我還等妳的眼淚救命呢。」

愛彌兒全身是血,被捆得結結實實的站著,捆緊的雙手捧著她占卜用的水晶球。她咬緊牙關,「我死也不會掉半滴眼淚。」

「我們看看好了,妳站得不夠久。」表情還是空茫的愉悅。

「為什麼不殺了我?」西諾爾的傷口淌著雪白的精氣,但是他知道翩行者對他留情,每一擊都避開要害。「殺了我!」整個天使兵團在他眼前全滅,他的胸口充塞了懊悔和痛苦。

「我不。」翩的神情那樣冰冷,卻也那麼驚人的美麗,「我要你親眼看看,你做了什麼。開戰前我告訴你沒有?再說,我需要你作證,好讓這個污穢的預言天使下天牢。」

「…天父不會這麼對待我。」愛彌兒的聲音軟弱下來,「他會原諒我的。」

「是嗎?」六翼的聲音充滿疲倦,「妳真的這麼認為?」

「嗨,死神先生,你好嗎?」翩的臉頰和身上都沾滿了閃亮的白色血跡,多年的怨恨在這場殺戮中得到一定程度的滿足,「我可是警告過他們的。」

「…如果天父真的原諒她們呢?」他柔聲,在屍堆下坐下來,「翩,妳打算怎麼辦?」

「如果這樣的話,你可以看到天界的毀滅喔。」翩沒有表情的臉向著他,聲音是冷冰冰的愉悅,「很難得見的。」

「那,妳保護的陳翔也會死。天界不存,他的魂魄要何去何從?」

「若是天父赦免愛彌兒,陳翔還是非死不可。」翩的聲音漸漸森冷,「愛彌兒恨不得毀滅所有愛『我』的人。不管是安吉拉,還是翩。死神先生,你不也被波及了?但,你能保護自己,陳翔不能。既然如此,」她笑得非常美,卻令人毛骨悚然,「那麼,我讓天地跟著陳翔殉葬好了。很豪華的喪禮,對不對?」

「太豪華了。」六翼看著微笑的翩,卻覺得她冷冰的笑容底下像是在哭泣,「妳也不希望這樣,對不對?把陳翔的生命之花給我吧。我會把他重新種回我的園子。我答應妳,一定會好好保護他。不會讓這種事重演。」

「然後呢?」她不動聲色。

「我會讓撒拉弗將愛彌兒關進天牢…」

「不!」愛彌兒大叫,「撒拉弗,你不會這麼做的,對不對?」撒拉弗不敢看她。

「然後,我會請法庭審理整件案子。只是翩,妳要知道,這整個案子若經法庭處理,妳也不會沒事的。」

「…真奇怪,死神先生,你一直疼愛我們。我不了解。」翩停止了笑,表情還是空茫的,「你怕我真的毀了天界,會被天父真正的處決吧?」

「天界可以重建,只要天父還在。」六翼柔聲,「但是妳消失了,就不會有翩行者和安吉拉。」

「…安吉拉不在了。為了這場戰鬥,她甘願讓我吞噬。」她靜了靜,「我終究還是孤獨一個。」她凝視著手底的生命之花,「…陳翔還活著吧?」

她從屍堆跳下來,收起薄鐮刀,把花遞給六翼,「我聽你的。」

看她被押走,六翼忍不住問,「翩,妳變了。以前妳不會為了別人著想。」

她轉過頭來,六翼發現她依舊面無表情,只是柔和了些。「安吉拉不是別人,陳翔不是別人。」她繼續往前走,「死神先生,你也不是別人。」

「翩!」六翼叫住她,「妳相信奇蹟嗎?妳要了解,有時候,許多因果會造成奇蹟。妳現在的屈服,會讓妳擁有不同的奇蹟。一定要相信忍耐。」

她酒色的瞳孔柔和了一下,又復紅寶石般冰冷,「我聽見了。趕緊讓陳翔活過來吧。」

***

「安吉拉!」陳翔突然大叫,把護士嚇得本子一丟,跑了出去。

朦朦朧朧,他看見整場殺戮,像是在夢中一樣。「安吉拉!」誰來告訴我,這一切都只是夢?

「你醒了。」六翼支著下巴,鐮刀擺在一邊,「愛彌兒哭了兩大缸眼淚,果然滿有用的,灌溉個幾天你就沒事了。放心,存貨滿多的,大約可以把你的生命之花灌到淹死。」

「死神先生?」陳翔跳起來,抓著他的黑衣,「這不是夢?安吉拉呢?」

「有禮貌一點好不好?」六翼對這個沒大沒小的人類有點頭痛,「你幾時看過人類拉著死神的衣服不放的?」

「對不起,」他鬆手了,「安吉拉呢?她幹嘛?上天搶我的命?她不要這樣!死了就死了,我不要她這樣!她受了什麼處罰?到地獄當交換學生?」

「她?她判了終身監禁。」六翼說得輕鬆,「很輕的處罰了。她毀了半個天界,還有一整個天使兵團哩。」

「我的天哪!」陳翔滿屋子亂轉,「要怎樣才能當天堂的獄卒?我要怎麼做?」

這個人類怪怪的…「如果你修煉個十輩子,一直都當好人,說不定有機會。」

十輩子?!萬一我忘了怎麼辦?「萬一…萬一我中斷了呢?」

「那就得歸零,重新開始囉!」六翼滿臉的同情。

「什麼?!這太過分了!她又不是故意的!」這話好像很熟悉…「我要去救她。對!我要去救她…」他又開始滿屋子亂轉,「但是我要怎麼去天堂?自殺行不行?」

「自殺只能去枉死城。」六翼伸伸懶腰,「雖然也有凡人就可以去天堂啦,不過,對你來說,太困難了…」

「再困難也得去!我怎麼可以自己在人間幸福一輩子,明明知道她被關著受苦?天啊,天界那些天使這麼壞,一定照三餐打她…」

你把天使看成什麼?蠻族?六翼瞪了他一眼,「沒人打她!不過,你若真的很希望見到她,可以去跟狐妖商量看看…不過太困難了,我也只是隨口說說。」我已經很盡力啦,笨蛋,「好啦,安吉拉要我來看看你活過來沒有,我已經不負所託了。再見啦,總是有再見那天嘛…」他笑咪咪的揮手,漸漸不見了蹤影。

「喂?喂!死神先生!不要走,你還沒告訴我怎麼去天界…」

等等,他說狐妖?管九娘?

納瑞奔進來,「幹!你這王八蛋!我連爺爺奶奶都不敢說,要是你醒不過來,這下子我也快瞞不住了,安吉拉怎麼沒有…」

「管九娘呢?」他一把抓住納瑞,「管九娘呢?!她若是不肯帶我去天界,我一定扒了她的狐狸皮!」

納瑞一頭霧水,「管九娘?」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