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篇] 歿世的詠嘆調 之二(四)

這些年,銀子一直試圖恢復一個實驗室的規模,每個月都會外出幾天尋找零件。

這是個精細工夫,非塵幫不上什麼忙。銀子總是把她留下,畢竟除了血族威脅得到非塵,其他的人類算不上什麼。

即使偶爾遇到的詭徒也只是故弄玄虛的笨蛋而已,這點銀子倒是很有信心。

帶著非塵,速度反而慢了,又容易引起血族的注意。不如把她擱在家裡還安全多了。

又逢銀子外出的時候,非塵捧著銀子默寫出來的西遊記,看得正入迷。

銀子雖然對教育非常不擅長,也覺得非塵滿口的「人相我相、聞苦不忍」不太像樣…最少他認識的人類不是這樣的。但這種時代,書籍是矜貴的玩意兒,非塵又不肯讓他搶或偷…總不能讓她繼續捧佛經。

搜尋記憶,四書五經解釋起來麻煩,四大奇書似乎有點看頭。但是紅樓夢愛來愛去的彆扭他嫌煩,倒是西遊記的胡說八道還有點意思。

所以他用報紙背面默寫了整套西遊記…但是看到非塵珍惜的接成一長條,照著佛經的樣子摺頁成書,他又覺得有點發愁。

還是多默寫幾部,真別讓她讀太多佛經剃度了。女孩子家剪光頭髮是很難看的。

非塵不知道不吭聲的銀子心底轉這麼多念頭,捧著難得的小說,就像數千年來的小孩兒一樣,著迷的看著孫大聖耍棒子。

山嵐靜好,竹吟細細,是個初秋的燦金午後。

但是幾個孩子的尖叫劃破了這午後的光滑靜致。

她猛然抬頭,愕了一下,又笑出聲音。自從那個沒由來的劍仙傳聞,老有小孩上山拜師。銀子生了氣,做了幾個陷阱,總要吊這些小孩嚇個幾個小時才甘願放人,非塵怎麼勸都不聽。

好在他不在家…她放下了書,往小徑走去。

果然,幾個小朋友倒吊著,舞手舞腳的大呼小叫,他們的朋友站在旁邊哭得一臉眼淚鼻涕。

「還不怕?又敢來?」她板起臉,「幸好銀子不在…不然有你們吊的。」

這兩年她個子長了一點…剛剛好一百三十五公分。但線條依舊稚氣,只是眼神充滿滄桑。按年紀算,她也該二十二歲了。可惜她的骨骼顯示的年紀只有十二,也就差不多小五小六的模樣。

「劍仙妹妹!」一個個子挺高的孩子衝著她喊,倒吊得一臉通紅,「救命啊,救救我爸爸…」說著,就放聲哭了。

這話說得沒頭沒尾,卻瞧見他鼻青臉腫,非塵不禁神色一變,急忙先撤了陷阱,先把他們放下來。

鬧了半天,她才算聽懂了。有夥外人跑來埔里,已經拿下了警察局,還打傷了局長,關了起來。正在家家戶戶查戶口,搶糧食,若有抵抗的,不是斷手就是斷腳。

對她來說,倒不是太稀奇的事情。亂世裡什麼沒有?她跟銀子流浪的初期,早就見過人類最惡劣和最聖潔的一面了。

開通這個對外道路,引進醫療和文明,但也吸引了貪婪的罪惡。

「他們也打了我爸…還把他抓去關了!」大孩子哭著,「我爸是電信局局長…」

「電話都不通了?」她心平氣和的問。

「電信局就我爸一個。」他哭喪著臉。

她忍不住笑出聲音,又揉了揉鼻子。「好幾百人?」這也不難,等銀子回來,請他送個信就好。畢竟對方人多勢眾,她也不好一頭碰上去。

「十二個。」

非塵張大眼睛,有些難以置信。仔細想想,這山村都是農夫,警察局長也下田呢。若有幾個暴力份子,的確很容易控制整個聯村。

「銀子不在家…」她沈吟片刻,「等他回來…」她神情一斂,蹙起柔細的眉。

風裡帶著血腥味和鐵鏽,淡淡的、乖戾的殺氣。

「跟我來。」她抓起大孩子的胳臂,「快點。」

「但是我爸…」大孩子驚慌失措,「劍仙妹妹,妳不管嗎?」他的聲音發顫,「求求妳,媽媽說菩薩都是慈悲為懷的…」

非塵啼笑皆非,「我不是菩薩…但就算我不想管,人家也送上門非要我管了。快點,跟緊我。」

銀子佈下的陷阱,缺乏殺傷力。畢竟只是嚇些半大小孩,沒什麼殺著。她帶著這五個小孩子,氣定神閒的往家裡去,卻沒想到她的外表和神情,有多麼不協調。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