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篇] 歿世的詠嘆調 之二(五)

擺脫了那堆開玩笑似的陷阱,柳成威的臉孔越來越黑。

鎮壓一些鄉下人沒什麼難度,就算讓他們拿火箭筒,這些鄉巴老搞不好先把自己腦袋轟掉。幾把破槍不看在他們這群刀頭舔血的高手眼底。

但這些鄉巴佬恨恨的說,劍仙不會由著人欺負,卻讓他們有些警惕。

原本亂世就是弱肉強食,霸者為王。只是這幾年多了些吃飽沒事幹、愛管閒事的傢伙,自稱什麼游俠,伸張正義來了。他們神農幫會淪落到放棄地盤,另尋新天地,還不都是這些游俠搞得禍。

這個劍仙,不是這些鄉巴佬喝了太多粗劣米酒的幻覺,說不定就是這些游俠之一。但游俠本事高低如雲泥之別,他們若不是惹到那個漂亮得跟個女人似的,卻恐怖得宛如妖怪的變態,在中部也是橫著走的角色。

林叔要他帶人先上來看看,探探實力。結果人沒看到,先被這些亂七八糟又死不了人的陷阱惹得滿肚子火氣。

幾乎被雜草掩埋的小徑,一個穿著直筒白洋裝,攔路坐著的小女孩,抬頭看著他們。

她的膝蓋上,擱著一把黝黑的匕首。

「咦?」她偏著頭,漆黑的長髮流洩,「怎麼只有四個?不是十二個嗎?」

柳成威的部下互視一眼,「妳該不會就是什麼劍仙的吧?」說完哈哈大笑。的確就這麼一個國小都不知道有沒有畢業的小丫頭攔路,一臉莊重的,看起來的確頗逗人。

「閉嘴!」柳成威卻朝後吼著,神情也凝重起來。三個部下摸不著頭緒,面面相覷。

柳成威曾經待過特戰隊,認出那把黑匕首。美國海軍海豹六隊差點選用了這款匕首當制式戰術刀,後來因為不反光和簡潔犀利的特性,成為許多殺手刺客的最愛。

內行人才知道要用的匕首,出現在這樣小的女孩手底。意義並不是小丫頭怎麼用,而是她後面到底是什麼人。

柳成威謹慎的問,「小朋友,妳家有大人在嗎?幫我問一聲,說神農幫柳成威來拜訪。」

小女孩站了起來,匕首插在斜背的皮鞘裡,慢條斯理的綁辮子。「是幫派份子啊。」她臉色蒼白,顯得眼睛更大,眼神很乾淨,卻讓人心口一陣冰涼。「我不喜歡殺生,你回去把人放了,撤出去,我就不跟你們計較了。」

柳成威變色,「小孩子口氣不要那麼大,叫你們大人出來。」

「大人?」她笑了笑,「銀子若在家,你們還有人想跑得掉嗎?」

也就是說,大人不在家。柳成威瞳孔一縮,空手衝了過去,迅如疾鷹。既然家裡沒大人,不管那個劍仙功夫高不高,拿下他家的小孩,還怕制不住他?

看老大居然親自對個小孩動手,他的部下有些詫異,但詫異過不了一秒,轉復驚駭。

那孩子明明也沒快到哪去,動作也明明白白。就往右一步,拔刀左送。奇怪老大就是把自己的手送過去,透了個對穿。

「我勸你別動。」小女孩冷靜的說,「拔出來可是用鋸的…」

柳成威怒吼一聲,忍痛伸出左臂,他的三個部下也撲了過來。只見她挪了幾步,就險之又險的脫離掌握,拔出插在柳成威手掌裡的匕首,撲撲幾聲,四個人中了八刀,通通都捅在大腿上。

非塵讓銀子帶久了,對這種血腥場景連眉眼也不動。身上連滴血也沒沾,每刀都是一沾即離。柳成威還可以勉強站著,三個部下只能倒地滾著哀號。

「挨刀子挺痛的不是?」非塵教訓他們,「做人要有感同身受的心理。老想捅人,早晚要挨捅的…」

讓這樣一個清清秀秀的小孩子刺傷還教訓,說有多詭異就有多詭異。柳成威自悔輕敵,大吼一聲,拔出一把藍波刀,小心翼翼的挪動腳步。

非塵揚了揚眉,「還來?」

柳成威趁她開口講話,試探性的揮了一刀,卻是佯攻。果然是小孩子,沒看破是佯攻,認真的揚起匕首一頂,他趁隙直取粉嫩的頸項…

但他的刀卻無力刺下。他自覺萬無一失,小女孩卻只是將刀放低些,角度取好,他又將自己的手腕送入黑匕首中,匡啷一聲,他無力拿住藍波刀,像是割斷了手筋。

非塵放棄了匕首,輕輕笑了一聲,「你,太慢。」一隻粉嫩的手掌擊中了他的後頸,讓這個囂張的幫派份子,用臉印證了大地的厚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