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篇] 歿世的詠嘆調 之二(六)

柳成威帶了三個人上山,一去半天沒有回來。又派了三個人去,宛如泥牛入海。

林叔這次只帶了十一個人,居然七個人無消無息,連個可以回報的人都沒有。他濃黑的眉毛漸漸聚攏,露出微怒。

「連個人都拿不下?」他的聲音很冷,跟從他的部屬卻都在冒汗,「養你們這群廢物能做什麼?」

打小跟林叔的周智育訕訕的說,「林叔,要不等咱們的人都來齊了…」

【Google★廣告贊助】

「住口!」林叔怒罵,「就這麼點地方,就這麼些鄉下人,我們是最精銳的前鋒,地方都拿下了,拿不下兩個毛頭小孩?!你有臉說我還沒臉應!走!看是什麼三頭六臂…就算是孫猴子,也翻不出我的五指山!」

一踏上孤峰山道,林叔輕輕「咦」了一聲,轉頭往山上看去。「倒是小看這些鬼孩子,大約是軍中混出來的。」他冷笑,指點著部下一一撤下陷阱。

這些陷阱是銀子親手佈置在外圍的,只是還沒發動。當初他佈得太密,連附近砍竹子挖竹筍的的村民都被整過,非塵念了一通,他也沒撤,就只是停住而已。這倒讓非塵省了些事,略略整修,第二撥的三人眾就是吃了陷阱的虧,讓她用彈弓打昏了,手到擒來。

現在她屋裡就捆著七條大漢,那些小孩子怕不結實,捆了又捆,比粽子還完全,麻繩捆就算了,還澆水。非塵都納悶這些年久失讀的小孩子到底看些什麼書、聽些什麼故事…才能捆人捆得這樣專業。

她閉著眼睛傾聽,沒聽到誤中陷阱的呼救聲,只有一股濃濃的殺氣,越逼越近。

「嘖,」她砸嘴,「我不喜歡殺人。」扔了一包脫脂棉給大孩子,「都把耳朵堵上。」

「仙、仙女妹妹…」大孩子滿眼敬畏崇拜,「妳、妳要施法術。」

她被逗笑了,「…堵上耳朵啦,受傷我不負責。」就往外面去了。

這些孩子倒是都塞了耳朵,但都爭著從門縫看她在做什麼。只見她擺了幾個杯子,倒入水,執起兩支竹棒。

接著卻拿起一個小小的夾子夾在衣服上,低頭吹了一口氣。那口氣就在滿山遍野響了起來,猝不及防的讓林叔等人嚇了一大跳。

非塵倒是很滿意。銀子愛聽她敲曲子,獨自加強訓練的時候也捨不得。當初他滿山牽擴音器讓她好一陣子笑,沒想到派上用場。

這個「音樂療法」,據說也有混亂人心的曲子…不知道效果怎麼樣?她倒是躍躍欲試。

一陣急促如雨的敲擊聲,像是敲在人心頭上,讓人發慌。急促疊急促,越疊越快,越疊越快…晃晃晃三聲急滑音,更讓人心臟快要跳出胸腔。宛如千軍萬馬急奔,搭配林密葉飄,山嵐如鬼似魅…一瞬間,空氣也稀薄了,天陰沈的像是要壓下來了,眾聲齊鳴,聲如裂帛,原本深深埋藏在心底的恐懼,整個爆發出來。

非塵記得頭回聽到銀子敲奏的時候,心情壞了很久,做了兩三天的惡夢。是因為銀子喜歡這種陰沈詭譎的調子,才勉強學會,奏久了就不覺得有什麼奇怪。

但「音樂療法」可能是野外求生最不重要的一環,卻不是當初科學小組所創,而是吃掉一個專門研究的單位移植過來的。當初那個單位不擅長拉贊助經費,但的確才氣縱橫,成果驚人。只是在資本主義時代,研究實力還是得讓位給經濟實力罷了。

若不是一個有缺陷的生化人感興趣,大約還只是藏在野外求生項目,永遠沒人發現的一個小細節。其實這「百鬼嘯吟」用琴笙之類的樂器更合適,甚至能瞞騙人類的大腦產生恐怖的幻覺,使用水杯這種清亮的打擊樂效果差多了。

該說這些幫派份子非常倒楣呢,還是說非塵運氣非常好呢?這天湊巧氣壓非常低,又是個陰天,已經讓人易生陰鬱了。而且又在密林山中,被這詭譎難測的音樂一嚇,不禁起了杯弓蛇影之疑,更加慌張。

陷阱還沒去盡,林叔剩下的四個部下自驚自詫,全都陷到陷阱去了,倒吊在高高的竹稍上翻白眼,只剩下他一個勉強穩定心神,躲開陷阱,衝到孤零零的小屋前,也看到了擊水杯的非塵。

心煩意亂,覺得心臟不由自主。他長嘯一聲,亂了敲擊,扔了一記飛刀,非塵機靈的一閃,卻將擺著水杯的木桌切成兩半,水杯跟著轟然倒塌的木桌碎了一地。

「這是銀子給我的呢。」非塵皺眉,「你快走吧,讓他知道可不得了。」

林叔氣得幾乎要發狂,暴吼得像是憑空打了個霹靂,「妖女,納命來!」

「還不知道誰要納命來呢。」非塵咕噥,「怎麼你們這些人都勸不聽的?難道你們聽不懂中文?」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