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篇] 歿世的詠嘆調 之二(完)

不顧村長和村民的勸阻,非塵讓銀子把人都給放了,順手把殭尸也滅了。

雖說這些亡命之徒想得這樣歹毒,還野放殭尸打算作為圍城用的鱷魚,好讓埔里盆地的村民成為農奴,不敢逃跑,實在死有餘辜…

但她一直都佩服努力的人,林叔雖狠,卻有憐憫之意,她又不是喜殺的人。

再說,悄悄弄個死絕雖然不難,這種世道,恐怕還是有外面的土匪算計。還不如讓人傳說這兒有游俠居住,省心多了。

【Google★廣告贊助】

畢竟她當年雖然讓人當妖物,但殺過那軍隊,附近避居的時候,倒是安靜很長段時間,附近都遭了劫掠,就她住的地方,強徒都摸摸鼻子繞著走。

所以活著的她都遠遠的放了,的確沒有人敢再來打這塊富庶地方的主意,只是出來買賣糧食物資的村民被刁難,有回還打死了人。

被打死的,她雖然不認識,但屍首抬回來的時候,她不知道為什麼心口微微的痛。

「理他們做什麼呢?」銀子不解,「弱就該死。」在他眼底,這盆地住著五六萬的人口,早就不該活著。亂世呢,連保護自己都保護不來,自然是該死的。

「…我也不知道。」非塵沈默了很久,「那個大叔…就在山下耕田。天天這麼眺望,就會看到他的背影…」

銀子神色一變,眼神就暗了下來。

非塵有些啼笑皆非,她看著銀子的臉,「你呢,總是想不開,大概還懷疑我想跟人類住一起吧…我畢竟心裡是個人,自然會有這本性。但說到底,這世界上除了你,我還有誰?你不愛我跟人接觸,就這樣過日子也好。我也不是想和人攪合…」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眼底漫淚,「只是日日瞧著他們在山下耕田種菜,好好的過日子,大家都笑嘻嘻的,開開心心,我瞧著也舒服…大叔死了一個人,他們家的人哭得可多慘…」

想到護著自己死去的養母,想到銀子幾次瀕死的重傷,心底那股空落落,慌得要命。

若銀子也跟大叔一樣撇手去了,她一定也不想活著。

銀子安靜了一會兒,心裡有著微微的煩躁。他不明白非塵的想法,但既然那些人類讓她關心,非得看著在山下種田不可,就當個玩意兒擺設好了。要追蹤是什麼人下的手,也不難到哪裡去。屍體上還有些兇手的指紋,追查起來也不是太難。

只是要怎麼留活口比較困難,他忖度著,看起來這些人類外出買賣時,他得跟上幾趟,好讓人知道這是他們家的玩意兒,想試試的人看能不能留下半口氣。

「知道了。」他淡淡的說,轉身想去尋些打不死人的武器,弄個電擊槍也好。卻覺後腰一緊,一直有些壓抑的非塵卻撲上來抱著,低聲的哭。

銀子微微一驚,按著她的手,「…我知道妳喜歡那些人,我知道怎麼做的。」

「…銀子,你要好好的,別撇下我…」非塵小小聲的說,啜泣著。

他想說些什麼,卻沒說出口。養這麼多年,還是小孩子模樣。

緩緩的,銀子彎了嘴角,笑的很淡很淡,卻說不出這是什麼心情。

或者就是人類說的,惆悵吧。

***

之後,這對「劍仙」就比較常出現在村子裡,那個滿頭銀髮的少年,還一聲不吭的跟著他們的貨卡去「押鏢」,沒再讓人欺負過。

因為他們不喜歡劍仙這名字,銀髮少年的臉色又寒得嗆人,叫來叫去都不對勁,只好小心翼翼的喊那小女孩「小姐」,他的臉色才好看些。

這個時候,都知道銀子是小姐的保鏢了,都成了家家戶戶猜來猜去的八卦,當然沒人夠膽去問他們的來歷。

不過因為他們住在孤峰,這個小小的山內盆地因此安定下來,真的成為少有的桃花源,吸引了一些避亂世,又有點本事的家族來定居,漸漸的有了城鎮的規模。

這樣的日子維持了一段時間,直到災後二十年,才出現了變化。

只是這變化卻超乎非塵和銀子的想像,也沒想到他們會在異域成就精采絕艷的威名。

這又是後話了。

(暫時完)


蝴蝶:所圖太遠,恐怕還是有誤區,原本是想到哪寫到哪,未免太過輕浮。

收入斷頭區罷。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