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篇] 歿世的詠嘆調 之一(二)

未出生就有記憶,似乎是件奇怪的事情。

但她卻說不出為什麼,總是記得她蜷著身體在水中漂浮時,總是會看到媽媽溫柔悲感的臉。

那時候她不是獨自一個人的。她有許許多多沈睡的同伴。像是閉著眼睛也知道自己的手指頭在那兒,但他們被喚醒就消失的瞬間,也像是折了她的手指頭一樣痛苦。

每消失一個,她的心就很痛很痛,眼睛很酸很酸,會滲出液體,融蝕在水中。

水中之淚,沒有人發現。

【Google★廣告贊助】

直到被媽媽發現那天。她第一次看到媽媽流下眼淚,將她抱出來。她記得第一口空氣的滋味,和眼淚的味道。

等她長大點,跟媽媽說這些事情時,媽媽只說她卡通影片看多了作胡夢,要她不可以跟別人講。

直到她八歲,血族掩殺而至時,她才知道,那些不是夢或幻想。她才知道金髮碧眼的母親為什麼會有純東方人外表的女兒,她才知道為什麼自己叫做宋非塵。

她原來只是一個複製人。

為了讓傷重殆死的養女活下來,身為血族之一的養母,冒險將非塵轉化為吸血族。

她活了下來,卻成了一個奇怪的生物。她不完全是人類,但也不完全是血族。她的生長變得很慢,但需要的血很少,間隔也很長。她也同樣可以吃人類的食物,只是食量很小。

養母沒來得及告訴她更多,才剛帶她逃到四川附近的小城,不可違逆的末日就降臨了。養母用身體保護重傷初癒的她,化為煙塵。勉強爬出瓦礫堆,觸目只是無盡的死屍和斷垣殘壁,她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

若不是遇到銀子,說不定她會死掉…死於絕望。

到如今,災變過去十年了。心智上,她應該是個十八歲的少女…但她的肉體卻還只有十歲的模樣。

就像銀子不懂她為什麼一再的去唸小學…但或許,她只是想跟人類接觸。

活著,不僅僅吃飽穿暖就夠了。她還是有群居的渴望…但這種渴望對她而言,實在是奢望。

自從血族發現她的存在後,就像是附骨之蛆,趕都趕不走,殺也殺不完。她像是個災星,流浪到哪就會帶給一地災難。

雖然銀子很強,但是…銀子經過災變時的巨大創傷,其實一直都沒有真正痊癒。當初製造他的基地,早就成了一灘瓦礫,還能動的,只有穿著殘破無塵衣的殭尸。

銀子很少提,但她隱約知道,銀子缺少了一些必要的零件,和一些必要的工具足以維護。他的自體維護系統似乎遭到損傷,不知道程式有沒有錯誤的地方。

他曾經冰冷的說,他原本的作用是昂貴的私人保鏢,但測試時發現了若干錯誤,原本是應該銷毀。

「但我本來的主人,我發誓忠誠,應該屬於我的主人,卻把我騙出去。」銀子乖戾的說,「欺騙我、拋棄我,所以我殺了他,和想殺我的每一個人。」

「…我不會這麼做。」

「因為妳怕死麼?」銀子冷冷笑了一聲。

「不是。」非塵嘆了口氣,「是因為你的關係,我才會想活著。」她輕輕的、溫柔的說,「你是我的責任。」

銀子默然無語,只是將她抱到懷裡,不讓海風吹冷了她。

「…我們一起…活下來吧。」非塵閉上眼睛。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