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篇] 歿世的詠嘆調 之一(三)

災變後的恢復,是用種「點」連成「面」的方法。

優先救災的是圈起城市範圍,分區救災。若不是有些濫用科學研究的研究單位,導致早就禁用的病毒零造成無數殭尸病患,也不至於讓災害擴大到幾乎傾滅的程度。

人力、資源、能源都有限,輸送管道幾乎斷絕。災變之後除了可怕的殭尸瘟疫和各種變種瘟疫,從瓦礫堆中劫後餘生的人類又面對飢荒的威脅。社會文明起碼因此倒退了百年的光景,失去電力和石油的資源,殘存的機械幾乎都成了廢物。

【Google★廣告贊助】

但就像是疾病會激發白血球和噬菌體的滋生,頑強抵抗外侮,絕境卻也激發了人類的潛能。畢竟存活的人還很多,國家機器還沒徹底癱瘓。尤其是禁咒師從瓦礫堆中挖出紅十字會的破碎旗幟,插在第一個起奏的都城之上。

魔性天女魂魄已遠,但她的精神讓人類與眾生傳承了下去。

魔性天女的列姑射島,災後十年。雖然雜草淹沒了柔腸寸斷的高速公路,柏油路面的裂縫也長出灌木叢,開著灰暗的小白花。幾個重大城市之間只維持了一個勉強通行,極度危險。空運又昂貴到極難動用的程度。但幾百年前的莊園式經濟制度卻慢慢的恢復起來,像是蠻荒中的點點綠洲,面積還漸漸擴大,雖然緩慢,卻一直持續著。

除了幾個各大城市漸復生機,以村莊或小鎮為單位的民兵、警察隊,倖存的人們拉起鐵絲網,警戒著耕著田地,試著站穩腳跟,抵抗疫病和殭尸的威脅。

可能有幾個村莊被殲滅,但有更多的村莊掙扎著活下來,彌補半癱的國家機器應有的功能。

這是個裔與特裔層出不窮的時代,是個妖族和人類比鄰而居的時代。是古老的俠道復甦,慈會神出鬼沒的時代,但也是採捕道橫行,詭徒伸出血腥之手,挑起種族動亂的時代。

銀子和非塵,就在這種動盪不安、文明倒退,人性光輝燦爛和陰暗卑劣交錯的時刻,踏上了列姑射島。

他們選擇安居的地方,卻不是看起來安全的沿海,而是寄居在中央山脈的內陸,舊稱為魚池的山村附近。

這是個包圍在群山之中的盆地,散落著幾個殘存的村莊。大地震第一時間就拉枯催朽的毀滅了所有的連接道路,相反的卻把這個小盆地給保護起來。

雖說這個地層脆弱的環山盆地還是死了許多人,但最少保留了一點元氣,病毒零和殭尸沒能入侵這個道路不通的內陸盆地。

很幸運的,在災變前太陽能發電有了突破性的發展,埔里盆地被選為試驗地點之一,雖說電力不太供應得上,但勉強可以維持一個民生用電的水準,不至於被打入點蠟燭的古早時代。

或許是擔心住在沿海讓血族一尋就著,也或許是看上了這桃花源似的避秦地。銀子第一眼就決定在此駐足,非塵也就點了頭。

只是他們並不與人混居,而是住在偏遠的山區。以前或許是巡林員的辦公處,也可能是宿舍。土石流淹沒了一半,只剩幾根電線桿還掙扎著。

銀子連泥土都沒清,只是把電線桿扶正,確定電線沒有破損,供應得上。就沈默的掃描了附近,幾天就先把草屋搭出來,有個棲身之地。

他們和山下的村子唯一的交流也只有一次,辦了電表,報了戶口。要不是發電廠的氣勢洶洶派人來查偷電,銀子差點就殺了人--幸好非塵手腳快,他們還真不知道該辦些什麼手續。

但差點被銀子殺死的警察和發電廠人員嚇破了膽,有人上了幾個月的石膏或夾板,他們都覺得山上搬來了一戶妖怪,交相告誡別靠近那座山,更沒人敢去收電費。

說也奇怪,沒人跟他們收,每個月卻都會在發電廠信箱裡收到一個信封,裡頭裝著照著電表仔細計算過的電費,只有多沒有少的新台幣,卻誰也沒見過那對怪異兄妹下山過。

聯村的人更覺得這戶人家絕對是妖魔,敬則敬矣,卻敬而遠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