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篇] 歿世的詠嘆調 之一(五)

原本居住的草屋,早已經改建成夯實土壁的平房。不知道銀子怎麼蓋的,意外的堅固,屋頂鋪著他親手切製的竹瓦,也不漏雨,遠看還頗為清幽。

他們家的銀子,真的什麼都會。

非塵撿了本書,到廊下坐著看他劈柴。看了很久,才發現居然抓了本愣嚴經,最糟的是,她拿顛倒了。

大約是銀子劈足了一個下午的柴,也可能是他背後的巨大傷疤太觸目驚心了。

其實胸前的更可怕,成放射線狀,扭曲糾結。原本他線條矯健優美,但這些可怕的傷卻因此顯得格外殘忍。

【Google★廣告贊助】

照理來說,身為基因改造極致結晶的銀子,任何傷害都能自我維護重生才對。但十年了,那些傷痕卻頑固的不肯淡化,說不定他重生的內臟也有類似的傷,只是看不到罷了。

銀子很少提及自己的出處…或者說,他連話都很少。或許製造他的科學團隊急功好利的倉促,造成了這個外觀完美內在卻有重大缺陷的生化人。

他的肉體可以說是災變前基因改造工程最燦爛的一筆絕艷,甚至就科學團隊的意旨也沒有任何錯誤。原本科學團隊就是把他定義成「完美全能私人保鏢」上頭,也因此得到許多金字塔尖端的大人物們,熱情而慷慨的贊助,以及無窮的希望。

真正有強大經濟力,足以贊助並且購買私家保鏢的,就是這些大人物們。而大人物看重的,不僅僅是完美和全能,重點是,絕對不會動搖的忠誠。

這才是真正的性命保證。為了得到這種保證,即使耗費財產的一半,也非常值得。如果沒有性命,再多的財富也毫無意義。

乍看之下,銀子完全符合。他甚至製作得這樣中性的美麗,要喬裝成女性也沒有任何問題,甚至徹底負擔起秘書的職務也遊刃有餘。

但他有個致命的缺陷。這缺陷在初步測試時也沒有人發現。

他的AI,來自原型機的原始程式和測試反餽。溯本究源,乃是二戰時代德國天才科學家所創。原型機以機器人的概念打造,造價極度昂貴,AI謹守著創造者執拗的原則,是個不能殺人的、擁有良知的機器人。

災變前,科技一日千里,基因改造若不是因為倫理道德的關係,早就有了實裝化的突破,而且造價降低到足以量產的地步…唯一的問題,還是卡在AI上頭。

一直到銀子誕生前,依舊必須循著原型機的AI而行,竟是沒有任何更優秀的AI別開蹊徑。但研究了這麼長的時光,也不是一無所獲。銀子的AI本體拷貝自原型機,並且參考所有反餽。終於能夠將「良知」刪除,改以「忠誠」來取代。

但是,他們還是無法塑造一個強大到足以取代良知的情感。眼見期限已經緊迫到來不及完成,關係到實驗能不能繼續下去的龐大預算…他們冒險而輕率的,把腦筋動到原始設計的情感迴路,關於擬真人類的,愛情這個部份。

於是,應該是「徹底的忠誠」,卻被「狂熱的愛情」取代。

所以悲劇就這麼發生了。

原本完美的AI被修改得慘不忍睹,讓剛睜開眼睛的銀子,記住了主人的基因,並且強制性的發生「愛情」,卻沒有良知可以約束。

於是他殺人,完全沒有禁忌,並且流露出強烈的佔有欲。

最後回收不成,反而引發激烈衝突,他與軍隊劇烈碰撞的時候,末日降臨,才終止了他血腥的報復。

上個主人已死,契約已然解除。他依舊忠誠的依照程式,和非塵締造新的契約,並且蠻橫暴躁的說,「妳屬於我」。

這或許是幸運,也可能是不幸。

非塵是個早慧的孩子,災變前是個普通的小女生,過著平凡但幸福的生活。養母和周遭的人們給她溫厚的愛,讓她也生出同樣溫柔的情感。

即使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在茫然痛苦之餘,對人類的身分還有很深的認同,並且已經有了基礎的道德觀。

這種在銀子眼中無謂的不忍,卻是她被銀子撫養照顧以來,沒被銀子的暴戾感染的主因。也因為她細弱的手緊緊抓著這份不忍,才成了冷血殘酷的銀子,虛弱卻唯一的韁繩。

如果他倆沒有相遇,只要有一絲野心的人得了銀子,都可以輕易的掀起腥風血雨,攫取權力和財富,或許銀子也可以沈浸在血腥的快感中。

但世事就是這麼奇妙,這個奇異的人間兇器,卻落到一個小女孩的手底,成了她的保姆、親人,和永遠的責任。

只是,這也造成了非塵一生的捫心自問,與淡然卻不去的憂傷。

不管銀子如何的要緊她,願意為她而死,終究還是起源於程式的誤用和錯誤。而她,內心還是個人類,情感的趨勢,並非程式所控制。

很長的一段時間,思及此,她就不免隱隱心痛。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