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篇] 歿世的詠嘆調 楔子

他就這樣雜亂的,被巨大的鋼筋釘在地上。

原本的戰爭、殺戮,都敵不過大自然憤怒的翻湧。不管他能殺多少人,任何人類科技所能及的兵器,在他眼中都宛如玩具。

但他依舊必須臣服在末日地震中,像是隻被大頭針釘住的昆蟲。無助的讓倒下來的巨大鋼筋貫穿他,而和他交戰、試圖將他回收的人類軍隊,等不及被他殺死,就盡數被掩埋,生命在慘呼中漸漸消失、死寂。

也好。算了。他抬頭向天,他也累了。

【Google★廣告贊助】

賦予他如此執著的情感程式,是人類所為。但人類讓他執著,卻不讓他擁有。

算了,算了。

聽著天地哀號,火災和大地的劇震像是要傾覆一切。他漠然的,等待自己的毀滅和腐朽。

但在烈焰烘空,冉冉的熱氣中,卻有個小小的身影面無表情的著走向他。

臉上有乾涸的淚痕沖刷,臉孔沾著塵土。比悲傷更悲傷的空白。

他的眼珠轉動了一下,那位皮膚白到簡直沒有半點血色的小女孩,怔怔的看了他很久,看著他像是拉風箱似的呼吸,偶爾嗆咳出血。顫顫的問,「…你還活著嗎?」

人類…嗎?他不由自主的掃描,卻湧起奇異的困惑。大體上是…生理年齡判斷約八歲。但心肺功能和運動反應超過正常人類太多了。

另一個科學操縱下的結晶?但他卻掃不出任何扭曲的殘跡。

在他思索的時候,小女孩原本空白的表情,漸漸漾出悽愴的喜悅,奔上前,徒手開始拔將他釘在地上的巨大鋼筋。

不可能的,他失笑。這鋼筋刺穿了他的胸腹,直下地兩米。就算她運動反應比一般人類小孩好,也不能撼動絲毫。

「…不用費力了。」他終於開口,「我不是人。」

粗糙的鋼筋磨破了她的手,但她小小的手還是用力到指節發白。「別丟下我,」她嘶啞的、細聲的哀求,「每個人都死了…媽媽、婆婆、鄰居的姊姊…不要丟下我…求求你,不要死…」她更使盡力氣。

別丟下我。他默默咀嚼這句話。別丟下我。

「妳會屬於我嗎?永遠屬於我?」他饑渴的問。那樣的飢餓,像是什麼東西都填不滿。原本他有陽光空氣水就能產生動能,但這些都無法滿足他的饑渴,「妳若想逃,我就殺了妳。」

她愣愣的看著被釘在地上,她找了三天才找到的倖存者。誰都好,只要別讓她一個人,別丟下她。不要在她眼前再消失任何人。

她雖然不太懂,還是願意什麼都答應。「好,一定。」

滿頭長髮俱銀的男人笑了一下,身體用一種不自然的方式延展蜿蜒,湊到她正在流血的手,舔了又舔。

噢。屬於他的新主人,既是人類,又不是人類。

一隻又純血又混血的吸血族。他記住主人的味道了,得到足以復活的「水」了。

喘著氣,恢復正常的形態。望著烏雲蔽日,末日的天空。只有非常微弱的陽光,在極遠的雲層之上閃爍。

這也就夠了。

他發出野蠻狂喜的吼叫,銀髮化成一條條沒有眼睛的銀蛇,一半撐著地,另一半纏在巨大的鋼筋上。

吼叫更加高亢,混合著強烈的痛苦。一寸寸的,他拔出那根幾乎讓他致死的鋼筋。肚破腸流,內臟幾乎都爛了。巨創處可以看到正在緩慢接合的肋骨,和重新啟動的心臟。

抓著小女孩,他表情扭曲,「妳是我的了。」

她的眼淚不斷滾下來,卻衝進他滿是血腥的懷裡,以為早已哭到不能再哭,淚到不能再淚,沒想到居然還能大哭。

僵了一會兒,他乏力的倒退兩步。踉踉蹌蹌的抱起哭泣的小女孩,沿著不斷吐出烈焰和倒塌聲響的道路,緩緩前進。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