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十九歲的日子(十)

阿健發現還真請了三天假,覺得非常奇怪,但是打電話給她,卻也沒有她的蹤跡。

去哪了?也沒去道館。

但是衛青卻怒氣沖沖的告訴他,還真去了天平家。

還真?他不是很討厭天平嗎?

【Google★廣告贊助】

他不相信的照著衛青給的地址,跑到天平家裡,沒想到,真的是還真來應門。

乾脆住到他的家裡…大怒的阿健,轉頭就走,不理在後面呼喊的還真。

「不要理他啦~還真…」高燒終於退了的天平,從背後抱住還真,試著想吻她,還真也沒有例外的給他一個拐子。

「滾去睡!」還真吼完他,走到廚房準備他的晚餐,眼淚也滴了下來。

阿健哭了。還真覺得很心疼,但是卻被自己的孩子絆住。這些無知可恨又可憐的家人哪…

她不自覺得替他們打掃收衣,不自覺的做飯。就像她還活著時,為他們做的一切。

天平的感冒好了以後,頗為驕傲自己的「女朋友」懂事伶俐,對還真的態度越來越惡劣,為了他的感冒未完全痊癒,還真都忍了下來。

但是當天平的父親居然要她添飯,還真開始不可思議。

看著自己生前的丈夫,這樣理直氣壯的指使著兒子的「女朋友」,那種大怒的感覺,漸漸在胸口沸騰。

「我不是你家的菲律賓女佣。」還真冷冷的對她的前夫說。

「天平!你看看你女朋友的態度!還沒嫁過來就這樣子,將來嫁過來還得了?!」還真的前夫也發怒起來。

「還真!不要這樣!去添飯!」

原來…就算不我在了…你們也會繼續奴役家裡的其他女人…如果有的話。

可恨的家人哪…

「你是斷手,還是斷腳?電鍋就在你旁邊。」我已經不是你的妻子,不是你們的母親了。

幾個男人開始拍桌子大罵起來。

吃著我做的飯菜罵我…你當我是什麼?

還真發狂的掀了整張桌子。

「我恨你們!你們大約也不知道…你們的母親,你的妻子,是多麼的恨你…到死也是恨你們的!」

野蠻的發完飆,還真哭泣的跑出去。

一路上,不停腳的狂奔。二十歲出嫁,二十一歲就生了老大,還真一生最美好的青春期,就這樣奉獻了家庭。

犧牲了學業,犧牲了跆拳道,犧牲掉她所有的愛好,連看本書的時間都沒有。

她在慢慢滑落無知,漸漸封閉而膽小。為了這個家的正常運作,她漸漸的成為一個家事機器,兒子們一天天的看不起她。

這種恐怖的宿命…居然會繼續延續下去…這真是件恐怖的事情…

現在…她用別人的身體,活著別人的人生…但是她最想要的,卻是自己的人生。

還我!還我美好的過往!還我純真無暇的心!還我!

她無意識的走著,搭了公車,然後發現自己又回到市療院。今天…楊瑾在嗎?

走到候診室,發現整個大廳亂成一團,有個病人正在大喊大叫,動員了幾個人去抓著他,楊瑾在當中揮汗著,正在安撫病人…

她坐得遠遠的,看著楊瑾。

發現了她的眼光,楊瑾挑了挑眉,用眼睛問,「怎麼了?」

她搖搖頭,眼淚又盈盈欲落。

楊瑾邊抓著病人打針,還真垂下眼睛,用力深呼吸,突然…

像是某種溫暖的東西擁住了她…像是被巨大的羽翼環著,那種無比的安全感。

「我在這裡…」無聲的說著。

張開眼睛,被環繞的感覺消失,她抬頭。

哭是浪費精力的表現。

正要站起來,旁邊候診的病人,遞了一張面紙給她。

「謝謝。」發現不是那個恐怖的病人,還真略略寬心,拭了拭淚。

看著還真離去,那個女人拿出大哥大,迫不亟待的打出去。

「老公~今天楊瑾的小女朋友來了ㄟ~好浪漫喔~」

「討厭~早知道我就去看醫生~今天他們做啥?」

「小女生在哭,結果大夫在忙…阿~你應該看他們眉目傳情的樣子~真是盡在不言中阿~」

「可惡的董事會!我不想開會啦~」旁邊的人對著他說話,「老婆~我又得回去開會了~等等要跟我講詳情~」

「好咩~我去幫你拿了藥,回去就告訴你…老公~人家也好想你喔~」

「是嗎?親一個… mm …」按著話筒,他罵人,「催什麼催?!沒看見我和老婆情話綿綿嗎?」聲音又轉柔,「老婆,等等跟我說,嗯?」

她放下電話,覺得空氣中仍然存在著蜜糖般的戀愛滋味,真是浪漫到無盡頭了~

「大夫,我必須謝謝你…」女人對著大夫無限崇拜景仰的說。

「嗯,你丈夫不過是腦神經衰弱,哪個醫生都會盡力診斷的。」

「不,」女人搖頭,「我丈夫自從對大夫和你的女朋友的關係開始有興趣之後,脾氣好多了…也讓我們岌岌可危的婚姻關係產生了新的曙光~」

「阿~大夫~我太崇拜你們了~希望你們百年好合,早生貴子~好人是會有好報的~」

百年好合?早生貴子?剛剛…剛剛…

剛剛還真到底是對她說了啥?

大夫的肩膀垮了下來。

悶悶的回到家裡,吃了飯,睡了一覺,醒來那種窩囊的感覺就散得多了。

年還沒過,父親在北美出差,動不動就傳真回來,還真看那個密密麻麻的傳真,只能按著前額。

這種日子…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父親雖然不常在家,起碼,給她很大的自由和寬裕的經濟。

而且,少女還真的父親開始疼自己了。

電話線被她拔了起來,天平煩死人了,每五分鐘打一通,這次還真鐵了心。媽的,我現在可不是你那倒楣的媽了。

而那個衛青則是每十分鐘。拜託!

拿起書翻沒兩頁,電鈴大作…

你們…

「你們做啥…」一開門,阿健手插在口袋裡,臉色陰沈的看著她。

「阿健?」要吃人也不是這種臉色。

他在客廳坐下來。摸不著頭腦的還真倒了茶給他。

等了半天,阿健不開口,還真也不知道要說啥。

「幹嘛?進來到現在,一句話也沒有。」

「剛剛妳不接電話,是不是在躲我?」

「啥?」還真拍拍自己的頭,對阿,拔掉電話線,連阿健都打不進來。

「我…」

「妳不要說話!」阿健突然抓著她,「過去就過去了!就當妳一時糊塗,讓那個叫天平的狗咬了幾天,我不會介意的!我還是愛著還真!真的!」

還真大腦轉了半天,終於意會過來。

「拜託!你有病阿!!」還真一拳過去,「你當我是啥?到處跟人睡覺嗎?混蛋~」

「妳…妳是說…妳沒有…」

「廢!話!」

「還真…」阿健居然熱淚盈眶,一把抱住她,「還真…我就知道…妳心裡只有我…」趕緊拿起一本雜誌,壓在阿健嘟起來的嘴上。

「沒考上大學,什麼都免談~」

:~~

阿健在她家哭了一下午給還真看。

拜託阿~

-_-

過了年,一大早,阿健去她家放鞭炮吵她,看了一夜的書,還真臉色難看的出來罵。

「嘻嘻…新年快樂!」阿健拿了好大一把花,壓在她臉上。對呀…今年的過年和情人節只差一天說。

天空蔚藍,難得的春陽。

她輕輕的吻了阿健,是的,新年快樂。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但是也只成功了一半。這從阿健想吻還真,以致於眼睛的那圈黑輪,可以得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