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十九歲的日子(二)

「為什麼嘛~到底為什麼~」還真追著楊瑾,不停口的問,最後差點把楊瑾的衣袖給扯下來。

「不、為、什、麼!」楊瑾覺得自己一定吃飽太閒,才會惹了這個大麻煩,「妳在臨死前,想些什麼?」

「咦?」還真發了一下子呆,「我沒想啥…我只是想要回到十九歲而已…」

【Google★廣告贊助】

「那就對了。一般死亡的人往往會把自己陷在死亡時的恐怖回憶中,所以他們的靈體呈現死亡的苦痛。但是妳…」他斜斜看了還真一眼,「妳只想著回到十九歲,當然就是這樣的樣子。」

連十九歲時的聒噪都一起回來…我真沒見過更聒噪的死人。

想到剛剛居然還抱著她哭,覺得自己真的顏面掃地阿~~~

楊瑾正要走,又被還真猛然的抱住大腿,差點跌了個狗吃屎。

「妳想死嘛?」楊瑾吼她。

「反正我都死了,」還頂嘴ㄟ~「你要對我負責任!這樣莫名其妙的把我抓了來,又把我從集散所抓出來,我將來怎麼辦?」

「煩死了!去當孤魂野鬼啦!若是能捱過一百年不被妖怪吃掉,就有可能變成大妖魔,可以吃掉所有你看不慣的人類或妖魔…」

「我討厭沒煮熟的東西!不管~你要負責~要不放我回去~」還真死都不放手。

「妳的身體燒掉了啦~妳叫我怎放妳回去??!!」

「不要忘了我讓你抱著哭的恩情~」

完了,楊瑾的手腳發冷。當初是為了不增加那群混蛋的業績,所以把還真拖了出來,這下子甩都甩不掉了。

「還真~醒醒啊~快叫救護車~」這微弱的聲音穿過好幾條街,讓楊瑾聽見了。

有人要死了,因為他聞到死亡的味道。他猛然抓著還真飛翔,把她嚇個半死。

那個也叫還真的女孩子,很年輕,恐怕只有十七八歲。倒在地上,胸口不停的淌著血。刺中左胸。但是她的心跳卻在右邊。

肉體還活著…但是不敬業的死亡天使居然強把她的魂魄帶走。

還健康的身體,人類的醫療應該可以救活…

而且,這個女孩子也叫還真。

「去吧。」楊瑾詭譎的一笑。

「啥?」

「她也叫還真,但是她的靈魂已經不在了。」楊瑾順手打碎了前來侵佔的惡鬼邪魂,「妳現在可以如願,從十九歲重新開始。」

「什麼?」

還沒搞清楚狀況,還真被推進她的身體。

喂喂喂~楊瑾~你太不負責任了~

混蛋…

等她醒過來的時候,她的唇間模模糊糊的只說了這兩個字:「混蛋。」

正在調整點滴的護士,嚇得差點打跌,衝出去扯著嗓子,「大夫~」判定腦死的患者,突然清醒罵人,難怪護士小姐害怕。

胸口這個洞雖深,傷口還不大。意外的,痊癒的很快。

一個月後出院,沒見過幾次面的「父親」,出現了。

倒是俐落的給了一個耳光。還真摀著臉,有點啼笑皆非。

「先生,隨便打病人是不對的。」還真順口教訓他。

「妳再混阿!下次小心把命混沒了!」「父親」罵了這麼一句,就領頭帶她回去。

真無奈。還真嘆了口氣,沒想到快五十的人了,居然被人家當不良少女般的罵個不休。

下了車,她的「父親」待沒五分鐘,就又穿衣服出去,臨去只往抽屜裡指了一指。

還真好奇的上前拉開,只見一疊新台幣。哇塞~五萬塊欸~

「這…這位先生…你不覺得給小孩子太多的零用錢了嗎?」這樣小孩子會學壞的。還真搖了搖頭。

「邱還真,你搞清楚,最多就是這麼多,少跟我多嘴多舌。這套諷刺對我沒用。」

留下發呆的還真和那五萬塊新台幣。

幹嘛生氣阿?我也不姓邱。

還真把錢小心的收進自己的房間,覺得那個自己得叫爸爸的人,脾氣也太壞了。長得眉清目秀的,穿得整整齊齊,看起來滿賞心悅目,可是脾氣這麼差,一副要把女兒吃下去的樣子。

好累喔~她往那張舒服的大床一躺。左胸還是有點兒痛。

該死的楊瑾…哪天一定要去找他算帳…

她的眼皮沈重了起來,緩緩的睡去。

還真迷迷糊糊的醒來,發現自己的房間亂得跟豬窩一樣。

昨夜累翻了,沒注意到房間的凌亂,現在看見這副德行,真懷疑住在這裡的人怎麼找得到落腳的地方。

衣服的材質都很棒,而且都是名牌…可是幾乎都散在地上當地毯。還真皺了皺眉頭。

清理了大半天,洗了好幾桶的衣服,躺在原木地板上,剛換的白棉布繪綠竹窗簾,迎著夏天的風在飄。

累死了,但是整個房間乾淨而清爽。這房間滿大的嘛…從小到大,還真一直希望有自己的房間。但是願望也總是願望而已。

童年時家裡窄小,當然沒有自己的房間。出嫁後,活動空間只有主臥室和廚房,她,沒有自己的房間。

卻在借屍還魂後,擁有將近三十坪的房間。

為了什麼,這個死掉的「還真」,會被人刺中前胸呢?她照著鏡子,看著容顏青春,頭髮染成桃紅色的女孩子。

這麼年輕,這麼可愛,生活富裕無憂無慮,怎麼會這麼自甘墮落?

聽說她在混,混黑道。

真的假的?還真有點不安。

看看自己胸前剛拆線,還沒有痊癒的傷疤,由不得她不信。

前途多難阿。

她總算找到書包,但是所有的書都找不到了。怎一個慘字了得?跑去光華商場奔波了一個下午,回來臉都黑了。

好吧。書有了,作業簿可能夠了,文具大約都不缺。準備起這些東西還真向來熟練。三個兒子的文具,都是她一手張羅的呢。

一想到自己的小孩,心裡的掛念再也掌不住,悄悄的,她回到自己生前的家。她死了不過兩三天,整個家亂成一團。

看著自己的遺照,打從心眼裡難過。來來往往的人捻香,她的兒子們跪著謝禮,剛上大學的老三站起來,好像跟祖母起衝突。

「我得去參加比賽阿!這是很重要的!反正我在這裡又不能幹嘛!媽媽怎麼挑在我重要的比賽時死掉?真是找麻煩~」

她的心底重重一創。還真意外的,聽到他們沒有說出口的想法。

「整個家這麼亂…沒人打掃…媽媽真會找麻煩…」

「煩死了…喪禮幾時結束阿?」

「老太婆死了就死了…幹嘛這麼鋪張浪費…」

「莉莉還等著我吃飯呢…她死了正好…」

我在這個家…貢獻了將近三十年的心力…沒有一天的倦怠…

我得到的,就是這樣的蓋棺論定?

老三重重的推了祖母一下,還真想也沒想的揚手給他一個耳光。

「你這是什麼態度?她是你的祖母,不是你的仇敵阿!放尊重點!」她的眼淚直直的落下來,「就算你對你的媽媽再藐視,她也不會教出這種沒教養的小孩…」

她轉身就跑。不知道自己可以跑到哪裡去。

站在大街上茫然…看見263號公車。松山?

我該找始作俑者。她搭上公車,筆直的走進楊瑾的診療室。

「都是你害的!都是你把我的生活搞得一團亂!你要負責任!」她抱住楊瑾,開始放聲大哭。

楊瑾的病人笑出聲音,「呃…大夫…我也只是來拿藥,你們慢聊…咳,該負的責任還是要負,大夫,這是你對我說的。」

楊瑾翹首望天。看著襯衫上糊著眼淚鼻涕,當真哭笑不得。

還真抽抽噎噎的說著剛剛的經過,說到傷心處,幾度泣不成聲。

「誰叫妳把自己弄丟了呢?」楊瑾給了她面紙,淡淡的說。

「弄丟?」

「對阿,弄丟。這幾十年來的妳,不忙著讓自己成為一個菲傭嘛?到末了妳真的變成一個菲傭,他們也用菲傭的態度對待妳,豈不是恰如其分?」

還真停止了哭泣,愣愣的坐著。

無私的付出,原來沒有什麼用處,只是落得像菲佣而已?

我這幾十年來…

「別傻了,妳只是個家事動物。這是妳自己甘於的地位,現在又哭些什麼?」

楊瑾倒了杯水給她,「但是,妳現在又有了新的開始,這不是每個人都會有的好康喔。」

「我可以不要嗎?」還真把頭埋在膝蓋上,心痛。痛的會痙攣,痛的會流淚。

她最愛的人,居然對她只是這種想法。

「妳也可以自殺。」楊瑾閒閒的喝著茶,「但是自殺不一定會死喔。手腳會斷掉,搞不好半身不遂,連死都死不掉。」

那我該怎麼辦?還真繼續哭下去。

楊瑾也在想,我該怎麼辦?她再不停止,連我都煩得要哭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