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十九歲的日子(五)

當夜,她睡在楊瑾的床上。

飄飄忽忽的,看見個極小的女孩,奔著喊,「爸爸爸爸~」拼命的挪動著小胖腿。

爸爸抱緊了她,眉笑眼開。還真也笑了,被舉高高的小女孩發出銀鈴般笑聲。

【Google★廣告贊助】

呀?可不是少女還真的父親?只是年輕些,少點皺紋罷了。

定睛一看,懷裡抱著的小女孩,可不是少女還真的兒時?爸爸和小女兒笑著,走近個少婦,那眉目頗似少女還真。

笑著,三個人讓濃霧給攏了,漸漸不見。

霧散了些,少女還真又大了些,胸前的名牌開頭是三,小三吧?奔著喊,「爸爸爸爸~」抱住父親的腰。

母親也走上前,笑嘻嘻的一起隱匿在濃霧中。

然後少女還真升了國中,她奔著喊,「爸爸爸爸~」父親卻給她一耳光。四周的景物頗似警察局,而少女還真的母親不再出現。

國一,國二,國三。然後高中。她不再奔著喊爸爸,卻無限寂寞的,看著剛打過她耳光的父親的背影。

不被愛,也不愛誰。

還真哀哀的哭起來。

「怎了?還真?妳魘住了?醒醒。」楊瑾扭亮了燈,擔心的看著還真。

「我要回家。」還真還哭著。

「妳的身體不在了。他們又不當妳是啥…」

「不是那個家,」她抽抽噎噎,「我要回少女還真的家裡。」

還真拉住楊瑾的衣服,無助的哭著。「好可憐…少女還真好可憐…」

楊瑾臥在被上,半擁著還真。

「妳看見她的記憶了?那是她殘留在肉體的記憶。如果那讓妳不安,我可以幫妳消除…」

「不可以!不要!」還真握緊拳頭,「我不要!少女還真太可憐了…誰也不關心她…誰都當她是重擔…我佔據了她的身體這麼久,什麼都不記得了…但是居然沒有人發現!」

「她早就像一縷幽魂的存在了!每個人都放棄了她…除了那個不良少年的阿健…每個人都當她不存在!」大顆大顆的淚珠沿著她的臉頰滑下來。

「一直在哭著,在心裡哭著。誰阿…誰來發現我的存在…」她看著屬於少女還真的手,少女還真多少次用這雙手蒙著臉,蹲在地上,哭著。

「她不停的在心裡喊爸爸,可是爸爸從來不理睬她。至少我要…至少我聽到了…」還真用手蒙著自己的嘴,「我不可以把少女還真帶出來…我若繼承了她的身體,我得達成她的心願…」

「什麼心願?」楊瑾拿面紙拭著她的淚。

「爸爸…請你對我笑一笑…請你回頭看我一次…」還真閉上眼,淚水不斷溢出,「她只是個小孩子…」

「那就去做吧。」楊瑾輕輕摟著她,「我在,睡吧。」

妳還是個母親…就連對這樣殘留的思念都憐愛疼惜。

天亮,還真舉著沈重的步伐,準備回去。是,她還是極害怕。

「還真。」楊瑾喚她。「若是不行,妳隨時可以回來我這裡。」

她鬆了口氣。突然有種身體變輕的感覺。

幸好有退路。

走進家裡,預料父親應該去上班了,沒料到他居然坐在客廳。

「爸…爸爸…」還真艱難的開口。

「跑哪裡鬼混了…」父親像是安下心來,「兩天沒有去上學!」

好想逃!好害怕!父親的手伸過來,還真趕緊把眼睛閉上…

發著抖,父親摸了摸她的頭。「回來就好…」

還真的鼻子酸了。好想哭,好想大哭。

「是我不好。我不該跟爸爸吵架就跑掉了。」還真強忍著眼淚,道歉。

她的父親慟哭了起來。「還真…妳一些些都不怪爸爸嗎?」

「還真是不會恨爸爸的。」少女還真一直很愛你。爸爸。

還真回房去,發現房間加裝了門鏈,可以從房裡鏈起來,不讓人進來。

少女還真的父親…是的。那是個錯誤,他也驚了一身汗的懸崖勒馬。

但是還真因為父親的心細,覺得好多了。

忘記吧。等到這些紅印子褪去之後…還真看著胸口的印子,這樣想。少女還真…其實,妳還有一部份記憶在這身體裡,對吧?

我們一起…我和妳。不讓誰來輕視我們,瞧我們不起。

親愛的,少女還真。

懺悔後的第二天,還真父親的態度還是那麼冷漠。畢竟多年的扭曲是很難在霎那間的醒悟改變過來的。

但是還真卻沒有覺得難過,日子還是照常。

除了阿健對著她大喊大叫外,誰也沒發現她的消失。

為了這種粗心的關懷,還真對阿健好了些。

「我載妳去道場。」阿健很酷的對她說。

「等你考上駕照再說。」還真還是匆匆的跑出教室,阿健跟在她背後跑著,「我考上啦!」

還真不敢相信的看著駕照,「你怎考上的?在主考官脖子上架小刀?」

「喂!」阿健光火了起來。

雖然害怕,還真還是硬著頭皮上了機車,「沒安全帽,我寧可跳車。」還真咕噥著。

阿健塞了頂給她。

哎,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不過阿健卻反常的,規矩的將她送到道場。

還真嘉許的摸摸他的頭,阿健嚷著,「我不是小孩!」

但是看見還真洋溢溫柔的笑,阿健的心裡,第一次覺得溫暖。

在外面等到無聊,阿健悄悄的跑上去看。一看著了迷,戀戀的不捨走。蒸騰的熱氣,整齊的呼喝。

哎呀,這樣對打怎會贏?拼命逃有啥用?他看得專心,不提防被拍了一下。

那個該死的助理教練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跆拳道有趣吧?」

「無聊死了!」阿健低聲吼著,「不是因為還真在練習,我才懶得來看!」

「幸好…」助理教練不懷好意的笑笑,「我還怕你有興趣,天天來道館盯著,我要追還真就難了。」

「追還真?」阿健簡直要噴火了,「你搞清楚,還真是我的女人ㄟ!」

「不好意思,我還真看不出來呢!」他好整以暇的看著阿健。

阿健一拳過去,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已經被助理教練摔了出去,發出好大的一聲聲響。

「阿健!」聽見還真的聲音,阿健覺得糗透了。一抬頭想頂她,卻看見她擔心的眼睛。

我喜歡還真。相處這麼久,他突然有這種念頭。

「沒事,沒事。」助理教練笑嘻嘻的扶起阿健,「只是阿健想加入道館,測試一下程度而已。」

阿健卻不像助理教練想的,一把推開或摔開他的手。他低笑兩聲,抬頭看著助理教練,「是阿,教練,你覺得我的程度如何?可以加入道館嗎?」

被反將了一軍,助理教練雖然有點訝異,卻只是一笑,「得從白帶練起喔!下個禮拜還真就升黃帶了。」

媽的…黑帶了不起?拼死你!「不要緊,我明天可以來報名嗎?」

「可以阿,先像還真一樣,把染髮弄黑弄直吧。」他摸了摸阿健刺蝟似的頭髮,「還得剪短喔!要不然…就得像娘兒們把頭髮綁成馬尾或辮子…」

阿健格開他的手,「沒問題,請多指教,教練。」

「請多指教。」他還笑容滿面。

這兩個笨蛋…在幹什麼阿…還真的臉都紅了。

「還真!我送妳回家!」他們倆異口同聲。

「還真走很久了…」其他學員指著樓梯口。

「阿?」再一次異口同聲。

這兩個笨蛋!跑到巷子口,還真卻笑了起來。好可愛…兩個可愛的大孩子…這麼低級的爭風吃醋…

一路上,她一直帶著笑容。

漸漸的,沒有那麼討厭阿健,尤其他把那頭燒焦似的黃頭髮洗黑,捨不得剪的頭髮梳成一條馬尾後,還真對他和顏悅色許多。

尤其對於助理教練有意無意的挑釁,阿健都忍了下來,還真對他的好感又加分了。

一個月後,他升了黃帶,還真還請他去吃宵夜。

「還真,現在念也沒用了吧?」冷的幾乎凍僵的十一月,還真抱著頭,正在試著解開一題三角函數,「妳明年還是考不上啦!」

「誰說我明年要考上?」還真揉揉太陽穴,「我預計大約後年可以考上。先把基礎弄懂再說。」

基礎?阿健好奇的看了看還真的課本,「這是國三的數學課本!」他不敢置信。

「是阿,以前的數學我都沒弄懂…」還真嘆口氣,下巴靠在桌子上,「我從小六開始念,國一還好…國二…國三就不行了…我還跑去上國三的補習班呢!」

為什麼呢?阿健呆了,還真…改變的太多了…妳,真的是還真嗎?

「你說呢?」面對阿健的質疑,她只是微微的笑一笑。

他發現自己已經想不起來以前的還真是什麼樣子的了。但是,他知道自己比以前幾千萬倍的喜歡…喜歡這個有著憂傷笑容的還真。

「妳當然是還真啦!」他顧左右而言其他,「這題目是啥意思?」

還真把整個題目講解了一遍,阿健專心的聽著,問懂了公式,居然把這題解了出來。

「阿健…你好棒喔!」還真愣了一下,笑容像是破開了雲層的陽光似的。

好棒?我?阿健心裡一陣激動。

除了做壞事…沒有人稱讚過他。

還真更起勁的教起他來,教過整個下課時間不過癮,還跑去麥當勞算數學。

「阿健~你真的很有天分ㄟ~這麼難的題目,一下子就解出來了~」

我…我真的很厲害嗎?阿健的臉都發了光。

晚上回到了家,自己解題目,卻總是挫折。果然不行…

他撥電話給還真,還真安慰他一下子,過了二十分鐘,他聽到窗戶有人丟小石頭。

「還真?!妳怎麼來了?」這麼晚ㄟ~

「諾!小六到國二的課本和講義。數學需要基礎喔!跳著解是解不出來的。」她的笑容寬容了解,「要加油喔!阿健!對你刮目相看呢!」

揚著手,騎著腳踏車的還真,踏著月色回家。

沒有人,真的聽我說話…但是還真聽了。

翻開課本,還真娟秀的字跡,還有還真身上淡淡的香味。

阿健微笑。明天…以後…我都要讓還真嚇一跳。

快快跑回房間去,急如星火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