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十九歲的日子(六)

雖然只是數學,但是阿健的功課總算是破了鴨蛋記錄。尤其阿健發現只要他用功點,還真總是會高高興興的和他說話,對他溫柔。

道館那個混蛋是個大學生…阿健不免有點慌張,既然還真喜歡他用功,他也就乾脆跟了還真去國中補習班上課。

上課到八九點總是餓的,有時還真會準備三明治來吃。

【Google★廣告贊助】

「這麼好吃呀?」還真笑咪咪的看著阿健狼吞虎嚥了兩個三明治,「這個我只咬了一口。」

阿健含糊的說了謝謝,大口大口的吃掉了。

「真好吃。哪家做的?」阿健吃了三個三明治,滿意的打了個呃。

還真指指自己。

「妳?妳會做三明治?」阿健那種不敢置信的樣子,逗笑了還真。

「我的便當都自己做的,三明治算啥?」

「真的?我都是吃外面的,沒吃過便當。」阿健把安全帽遞給她。

「啥?不會吧?」

「我們一起這麼久了,妳不知道?」

「……………」

我當然不知道…因為我不是少女還真。

還真的心裡沈甸甸了起來。

她一直是個好母親。從小,捨不得孩子吃蒸過的便當,都是煮好以後,中午再匆匆送到學校去,十來年,沒有間斷。

一直送到小孩上了高中,嫌她煩為止。

但是也有這樣沒有吃過母親做的便當的孩子。她坐在機車後面,輕輕的擁了下阿健。

「明天,我帶一個便當給你吃。」

阿健因為她柔軟的胸部碰到背,用力吞了口口水,才說:「好阿。」

第二天, 阿健吃了他生平第一個別人專門為他做的便當。

份量其實有點少,後來他又跑去吃了一碗麵。但是,那是他吃過最好吃的一餐。

沒敢讓還真看見,扒了幾口飯,他的眼淚滴在飯裡頭。自己都覺得非常的丟臉。

「很好吃。」他繃著臉,將空便當盒往還真桌上一送。

「洗乾淨再還我。」還真忙著背英文單字,連頭都沒抬。

他乖乖的洗了乾淨來。

做了幾天便當,阿健開始挑剔菜色時,還真突然驚覺了起來。

我在幹嘛?為了什麼我幫阿健做便當?有這種必要?

她想起為了便當菜傷神,但是鬧脾氣的孩子打翻整個便當的事情。他們覺得一切理所當然。

不知不覺中,我將阿健當成自己的孩子?

不不不,阿健和少女還真,都是十九歲。

「阿健,其實你可以自己做便當。」還真開始不依了。

「男人做什麼便當!難看死了!」阿健吼著。

「吃飯有啥丟臉的?你是大人吧?大人準備給自己吃,有什麼丟臉?」還真也吼回去。

拗不過還真,他們買了菜,到阿健家裡練習做飯。

一進門,一股待洗衣物的臭味。客廳其實不很亂,但是浴室門口一大堆等著洗的衣服,讓人受不了。

連廚房的碗盤也是一大堆。

「為什麼不洗衣服?為什麼不洗碗?」她瞪著阿健。

「男人做什麼家事…」還真拿起地上的椅墊砸他。

逼著阿健洗碗,她分門別類的把衣服倒進洗衣機裡。阿健洗完了碗,還真開始仔細的教他淘米和做菜。

阿健雖然粗魯,做菜卻頗有天份,還真也教得很起勁。等到三菜一湯煮好時,滿屋子食物的香味。

「阿健!餓了嘛?媽媽買了包子…」阿健的母親走了進來,看見餐桌上的飯菜,睜大了眼睛。

「老媽,吃飯了。」一向冷淡的阿健,不但主動招呼她,還幫她添了一碗飯。阿健的媽媽,一下子呆掉了。

還真看著穿著起皺的套裝,疲憊的幾乎睡著的伯母,突然,她覺得過去的婚姻生活,也算是平順了。

同時也明白了,不是做便當的母親才是好母親。

為什麼…過去我這麼膚淺呢?還真開始食不下嚥。

我總是鄙夷沒有法子將家裡弄清爽的職業婦女,總是單方面的覺得他們的孩子可憐。我沒想過…蠟燭兩頭燒是艱辛的事情。

看著餐桌上的包子,她突然覺得揪心。

這份揪心,直到阿健的父親醉醺醺的回來,一看見他母親,劈頭就是一耳光,馬上變成火辣辣的憤怒。

但是阿健已經跳了起來,將他父親推進客房,反鎖了起來。

「死老頭!你給我在裡面發完酒瘋再出來!有種跟我打!打女人算什麼好漢!」

伯母沒哭,只是苦笑著撫著臉。

阿健送她回家去。到了門口,還真突然拉住他的領子,很兇的說:「一定要自己做便當,聽到了沒有!」

他嘆了口氣,「知道啦。」

「要幫忙做家事。」還真讓突來的哀傷席捲。

「知道了。」阿健意外的乖順。

他很少在家。以前父親打母親的時候,他還小,打不過父親。等他國中以後,有回痛毆了父親,之後父親就不太敢在母親身上留傷痕。

這回他是喝醉了。

還真…我不是我父親,我也不會變成我父親那種人。

但是他什麼也沒說,遲疑了一下,走了。

阿健對於數學,其實是有天分的。很快的,他已經進步到可以教還真,甚至趕上了高三的進度。

老師詫異的眼光,還真崇拜的神情,讓這個才十九歲的大孩子飄飄然,也讓他更有興趣去解答難題,上學也不再是那麼無聊難熬的事情。

有時他會去還真家做功課,晚了,還真會做飯給他吃。

那天,還真穿了件領口大了點的毛衣,把湯端過來時,阿健正好瞥見一點點乳溝。他失神起來。

趁著還真拿筷子的時候,他從後面抱住她。

還真嚇得尖叫起來。

「哎呀!我的耳朵會痛ㄟ!」阿健皺起眉毛,「還真…我們好久沒有了勒…」他輕輕的吻還真的耳朵,手不規矩的移向她的領口。

冷不防被摜得老遠,「混…混…混蛋!你在幹嘛!」還真的臉一直紅到耳根。

「…妳太過分了~妳不可以因為上次我很快就都不跟我了~上次是因為我喝酒了嘛!」阿健也生氣起來。

王八蛋!根本不是這種爛理由嘛!誰會想跟比自己兒子年紀小的小鬼上床阿!

還真自從二十歲出嫁後,除了丈夫小孩,連其他男人的手都沒碰過,現在被阿健這樣一抱,比上回還真父親的舉動更讓她驚嚇。

上回父親是喝醉了,阿健…她根本沒意識過阿健是男人。

「你…你…王八蛋!不要再靠過來…你…你再過來~我…我就咬舌自盡!」一說出口,還真馬上後悔,果不其然,阿健愣了一下,開始捧腹大笑。

挖勒~這麼驢的台詞我也說得出口…還真丟臉到一個程度,也跟著笑出來。

回頭想想兩個人的對話,更是笑得厲害。最後兩個人齊齊蹲著,笑出眼淚來。

「還真…」阿健上氣不接下氣的,「給我啦~」

「免…免談…」笑得幾乎喘不過氣來,還真說,「萬一懷孕怎麼辦?」

「我會小心啦~」

「這又不是小心就可以的事情!」還真兇他,一面咳著,一面擦著眼淚。

「那我現在去7-11買保險套!」

還真差點把整把的筷子射到他身上。

「想都別想!」她吼阿健。

「可是我很難過阿!」阿健也吼回來。

「那你的手是幹什麼用的!?斷了嗎?」

「天天用手加班,我的手都長繭了啦!」

還真被氣得發昏,「關我屁事阿~」

最後阿健心不甘情不願的被趕回去,以後還真就不再跟他單獨相處。

開玩笑~萬一被個十九歲的小鬼按耐不住的強了,叫我怎麼繼續活阿~

唸書唸書…

原本想,只要不要跟阿健單獨相處就好了。結果某個阿健翹道館的夜晚,衛青…助理教練要載她回家。結果走到樓下,還真的鞋帶鬆了,他馬上蹲下來,幫還真綁緊鞋帶,之後,還握了握還真的足脛。

他教還真教得太好了,還真馬上一腳給他,跑得無影無蹤。

回到家,還真把門反鎖,拼命發抖。

馬的…男人全是一群禽獸~

「那是因為少女還真是個漂亮的女孩阿…」楊瑾輕描淡寫的說著。

「我不要這麼漂亮的臉!」還真對他叫,「趕緊想辦法!楊瑾!我不想要…我不想…呃…那個…咳…你知道…」

「那還不簡單?買瓶洗廁所的鹽酸,往臉上一潑就是了。」楊瑾低頭喝口茶。

「楊瑾~」還真氣得拉住他的領口,剛好下一號的病人進來,「大夫,我只想拿藥,可不可以插個隊…咳,好巧喔…我等等再來…」病人擦著鼻子,拼命忍著笑退了出去。

還真的肩膀頹了下來,「上次遇到的病人是他嗎?」

「對。」楊瑾讓還真拉得衣衫不整。

「上上次呢?」

「也是。」

「那…」

「不用問了,剛好每次遇到的都是他。」楊瑾把被拉出褲頭的襯衫塞回去,「喔,告訴妳一聲,他是本院出名的IBM。大家都知道,楊大夫有個年紀很小得負責的女朋友,所以不要太刁難楊大夫。」

「你破壞我的名譽…」還真快哭了。

妳才破壞我的機會呢。自從那個IBM開始宣傳以後,他要約會市療院的護士,就沒成功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