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十九歲的日子(九)

「我不要。」眼睛大大的,可愛的市療之花密斯李一口回絕了楊瑾的約會。

怎麼?

「不要太過分了,楊大夫,有那麼可愛的女朋友了,不要到處捻花惹草,人家會說我欺負小孩。」

【Google★廣告贊助】

好事不出門…謠言傳千里。楊謹將手放在口袋裡,心裡「!@#$% 」的離開。

沒想到晚上到附近的PUB喝一杯的時候,連院長都來「關心」了。

「楊瑾,聽說你的女朋友還在念高中。」他開始懷疑,除了太平間那些蓋白布的不知道以外,市療院還有誰不知道?

「不,我的女朋友小學剛畢業。」要掰?大家一起來。

院長呵呵的笑了起來,點了杯伏特加,「隨便啦,楊瑾,我奉上面的命令,懇請你歸隊啦!如果你不想當死亡天使的話,天使軍隨時歡迎你回去。」

楊瑾轉動著手裡的螺絲起子,嘿嘿乾笑兩聲,「天界淪喪到這種地步啦?居然要找我這種劣等生活去服役?有沒有搞錯?」

「呵呵,他們條件很好阿,你還想念著千帆吧…他們同意將千帆的魂魄還給你…」

楊瑾一把抓住院長得前襟,「不!不准你們再殺她一次!不准!你們敢碰她…」

院長沒有慌張的樣子,反而輕鬆起來,「嗯,跟我想的反應相同,」和藹的笑容,「放心吧,千帆很好。你想見見千帆嗎?」

想見見千帆嗎?我日日夜夜,痛苦期盼的,也不過就是再見她一面哪…

「不。」楊瑾的表情陰鬱起來,「不了,謝謝。」我怎能去打亂她重生後的生活?

「她…現在叫做小薰。五個月大了。雖然在單親家庭出生,但是很受母親和阿姨舅舅的疼愛。」院長喝了口酒,「和你一起久了,她的氣質上也沾著天使的氣味,這樣很受人類喜愛的…」

那就好…雖然我是那麼的希望和妳道別…但是我無法忍耐妳不認識我的眼光…

楊瑾用酒壓住無止境的辛酸。

「不再考慮回天界?」院長沒有放棄勸說。

「院長,其實你早就有資格回天界去吧?」楊瑾看著這個死亡天使的頭號使徒,最後卻甘於成為掩護機構的負責人。

「呵,天界的政治生態太詭異了,我笨,玩不起。再說,我喜歡人類。」

「我也喜歡人類。起碼人類的惡劣,還是明明白白為了生存,不像天使們的惡劣,只是單純的官僚而已。」一想到那個噁心的司令,楊瑾一把怒火還是沒有止息,「我死都不回去!」

「呵呵,我善盡勸說之責囉!要是考績官來問你,可要替我說好話。」院長笑咪咪的。

「那有什麼問題?」

院長的行動電話響了。

「喂?巧君阿?呵呵,我和楊瑾一起阿…沒有沒有,有的話,我會告訴妳的…呵呵,我是老頭子了啦!哪有辣美眉喜歡?呵呵…對阿,我也覺得巧君在我眼中最可愛了…我沒有巧言令色~」

其實,楊瑾知道院長為了什麼不肯回去天界,在人間羈留了幾十年。又為了什麼苦心將自己變老。

這一切,都是為了她…

院長夫人有輕微的精神分裂,病情嚴重起來的時候,須住院治療。但是這麼多年來,院長一直愛著她。

就像他愛著千帆一樣。一滴淚,滴進了酒杯中,琥珀色的酒液,蕩漾。

愛上人類的天使,是註定要傷心的。人類的壽命如此的短,恍如露珠,長居蜉蝣之地,永懷無止盡的憂傷。

他們總是會被留下。人類總是慌慌忙忙的長大,變老,死亡。然後趕赴下一個輪迴。但是愛他們的天使呢?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離開。

「但是,總還有回憶留下來吧?」收了行動電話,院長安詳的笑著。

「她再也不會認識我了。」為了什麼…心臟像是挨了致命的一擊?

「我記得。」留著小鬍子,穿著西裝的院長,臉上有著變化來的皺紋,帶著金絲的眼鏡,淡淡的笑著,「我記得巧君的一切喔…像是用刀子刻在大腦裡,洗不脫呢…」

天使在,微笑。

在人間的小酒吧,有皺紋的歐吉桑,背上有著又寬又大的潔白翅膀,靜靜的,在微笑。

走出酒吧。茫茫的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

還真?幾條街外,他看見行色匆匆的還真。

「還真。」他從天而降的時候,把還真嚇得差點跳起來。

「混…混蛋!你想害死我,用點直接的方法好不好!」還真按著心臟罵,迎著月光,楊瑾看起來,非常美麗。害還真的心臟,猛烈的跳了一下。

那當然,他是天使嘛。

還真還是活著的。頑強的,為了一個卑微的願望,居然能讓她在別人的軀體裡生活。千帆…妳也一樣吧?努力的活過每一天…

泫然欲涕。

「還真…借我抱一下…」楊瑾抱緊還真,眼淚終於奔流,「千帆轉世了…千帆…很好…」

月色如飛。寒冽的空氣中,不知道哪家的金橘發出酸甜的香氣。還真讓天使沈重的身體壓在牆上,劇烈的哭泣著,從他的肩上看到雪白的白羽和月亮。

她抱緊楊瑾。

************************************************************

「你不要忘了我讓你抱著哭的恩情。」等楊瑾平靜下來,還真跟他說。

挖哩勒~

「下次蹺家別想我會收留妳。」楊瑾板著臉。

「喂!我會變成這樣,會是誰害的阿~你要負責~」還真聲音軟弱下來,開始東張西望。

「找什麼?」楊瑾莫名其妙的。

「那個恐怖的病人阿~每次要你負責,他都會跑出來破壞我的名譽…」

楊緊破涕而笑。「妳夠了沒阿?安啦,不是門診時間,沒那麼巧,半夜裡還遇到他…」

就在他們頭頂三樓,睡不著的他,正津津有味的看完了整場的演出。「老婆老婆!妳看!他們就是我說得那對啦!那個男的就是楊大夫啦!」

「喔!好熱情喔~你這死人,都沒有這樣對人家…」

「哈哈~你看,他們要走了~好可惜喔…」

「女生好小ㄟ…」

「高中生喔!」

「哇~好浪漫喔~我要打電話跟淑惠說~」

「老公,下次門診,我陪你去吧~」

當然,楊瑾不知道為了什麼,他的看診病人變多了。

直到新病人問他,「欸,楊大夫,你的小女朋友勒?幾時才會來找你負責?我好掛那天的號。」

天阿~作聲不得。

八卦八卦滿天下…有土地就有它。除了苦笑,楊瑾不知道還能做啥表情。

要過年了。整個慌慌張張的學期過去,還真輕輕的嘆了口氣。

往年的這個時候,她正忙著大掃除。今年少女還真的父親,卻不准還真這樣操勞,將整個家交給別人掃除。

邊要上班,邊不放心的說:「還真,妳乖乖出去玩,不准在家裡攪和。上回擦天窗,差點摔死的事情,妳記不記得?」

哎唷…那種糗事就不要一直講了…以前她還是家庭主婦時,有回讓油鍋燙成二級燙傷,還不是照樣洗碗煮飯洗衣服。

當了主婦就是賤命,有回她痛的哭出來,還被丈夫瞪,「那麼久了,還痛?」

你怎不每天把燙傷的傷口浸到洗潔精裡試試看?

現在想起那個渾球就生氣。奇怪,我怎會甘心被那種混蛋欺侮那麼多年?只因為他是我的丈夫?

為什麼我會覺得那些都是我的錯?不解,真的不解。

不過,她知道,若是阿健或是衛青敢這樣對她的話,真的二話不說,甩頭就走。

馬的…男人滿街都是ㄟ~最討厭的就是,連自己的兒子都追個不停…

「還真~」看他大老遠的擺了個笑臉,「我最討厭你了,離我遠一點。」還真連眉毛也不抬,阿健對他怒目而視。

「不管妳拒絕我多少次,我對妳的心,永遠都不會改變~就算高山變成了平原~大海變桑田~就算彗星撞地球~諸儸記再現~我都~」

-_-"

趁他滔滔不絕的演講時,還真趕緊拉著阿健逃了。

奇怪,小時候教他背唐詩三百首,百家姓,用盡苦心的教育,現在講出來的情話卻這麼沒有創意。

還真覺得非常的失敗。

但是,天平不來纏著她的時候,還真還是會掛念不已。

「學長?他重感冒啦~」衛青不禁幸災樂禍,有個阿健就夠討人厭了,現在居然加了個天平學長,那更是雪上加霜了。

看見還真蹙著眉毛,衛青不禁心裡警鈴大作。不要阿~還真~妳該不會愛上那個花心大蘿蔔吧?他開始拼命的講起學長的風流韻事,順便加油添醋。

「大傳二年級的簡紅秀…」衛青一聽到紅秀的名字不禁變色,還真不住口的念出一卡車名單。

「你追過這麼多女生阿?你和你們學長,還真是一脈相傳喔…」還真神情自若。

死學長~我跟你不共戴天~

還真走到站牌,卻上了相反方向的公車。

走到熟悉的家園,說她沒有懷念,那是騙人的。

熟悉的樓梯間,熟悉的氣味。還真在這裡已經行走了二十幾年,從來沒有搬過家。

我又回來了。雖然不曾快樂過…但是被豢養慣的動物,總會懷念牢籠的氣味。

她還是按了電鈴。老半天,沒人接。

沒人在嗎?又拼命的按電鈴,終於來開門。

「吵什麼吵~我們不買啦~」聲音沙啞成這著樣子,有沒有去看醫生?

天平看見她,卻嚇得臉色大變,「媽?媽~」他激動的開門。

「是我,還真。」忍住回答的衝動,還真上前一步。

不是媽?但是…他剛剛明明…明明看到媽媽回來了…

也許是因為生病的軟弱,他哭了…軟軟的癱下來,還真趕緊扶住他。

好燙…如果我在,不會讓你受這種苦楚…還真也落下淚來,抱著她已經長大成人的兒子。

不爭氣的,忤逆的兒阿…到底是小小的,依在我胸前吃奶,一點點一點點拉拔大的小孩子…

讓我生氣,讓我傷心,讓我煩惱和屈辱。但是…總是我的孩子,怎能忍心拋下你?

抱著他,還真傷心的哭了,高燒昏迷的天平,喃喃的,孩子般的喊著…「媽媽…嗚嗚…媽媽…」

在傷心痛苦挫折的時候,人人能想到的,不過也是自己的媽媽而已。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