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曲 之十

本來白翼很納悶,她這手廚藝就算磨練過了,也是平平而已,烏羽和小精靈們卻這麼捧場,實在是難解。

後來烏羽偶爾會帶她下山漫遊,甚至遠到縣城,還曾偷偷溜進大戶人家的廚房看菜色,她才恍然大悟。

這是個貧富差距很大的時代。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山村人家敷衍個不飢不寒就已經很辛苦了,終年不見油腥,連醬都不怎麼吃得起,鹽巴更是金貴。再怎麼新鮮的菜蔬,沒油少醬無鹽巴也無法入口。

【Google★廣告贊助】

一般的平民客棧眼中的珍饈,不免反其道而行,一味醬重油厚,肥豬肉大蹄膀,每盤都油汪汪的,吃多了膩透。

至於富貴人家,就開始講究起來。一道菜整個面目全非,幾乎看不出原樣。想想紅樓夢的茄子都能弄成那副德行,近來又流行溫補食膳,真的看著一桌菜,都不知道材料是什麼東西。

她剛剛好就在這些菜色的中間。她幼時跟著祖父母在鄉間長大,父母住在距離十五分鐘的小鎮上,一直到國中畢業才隨爸媽搬到都市。

有段時間非常不習慣,看著奄奄一息的蔬果非常倒胃口。畢竟在鄉間時,吃的是現摘的蔬菜,絲瓜就在廚房外,現割現煮。她的爺爺奶奶把一小塊菜園打理的非常精神,田裡充作綠肥的蘿蔔秧子更是她最喜歡的零食。

到了這邊,她把兒時所有的記憶來了次大更新,只是她既然孤身,醬鹽醋油自然毫不吝嗇,完完全全呈現食材的原味並且發揚光大。

就這麼誤打誤撞的,合了烏羽和小精靈們的胃口。

烏羽很不開心,但小精靈們非常開心。白翼早晨開門,常在門口看到整理得整齊的茭白筍或其他野菜,廚房裡也有打理得乾乾淨淨的豬肉和下水,常讓她覺得好笑。

等她辛苦煮完飯,和烏羽一起用畢,都不用她清理,自然會清理乾淨,一一歸位。

「你們家小精靈真不錯。」她笑咪咪的跟烏羽說。

烏羽冷冷哼了一聲,眼皮都沒抬,「他們居然跟我吃得一樣。」

白翼驚愕了一會兒,笑了出來。之後她若下廚,會特別做一兩道特別的菜專給烏羽吃。他對這樣的安排比較滿意,之後就沒再有怨言了。

不到冬天,烏羽又走了。

「我留下兩個人暗中保護。」烏羽說,「別把他們養刁了,剩菜剩飯給點就好。」

「……路上小心。」

他平靜的臉孔沁出一點笑意,「春天回來的時候,帶根蛇牙給妳。對了,妳想什麼首飾不?」

「你給我幹嘛?我又不帶。」白翼搔搔頭。

「沒點女人樣兒。」他擺了擺手,逕自走了。這次的任務並不難,只是厲瘴麻煩,又得在濃密叢林裡追蹤。好容易解決了點子,他卻只休整了一日,就匆匆趕回山村。

幾個月都吃羊肉麵餅,他真的受不了了。

走入竹樓,看到白翼穿著件貼身小襖,肩膀和手臂都露出來,散著褲腳,躺在竹樓地板午睡。

春末夏初,透過竹簾片片碎金,她側身而臥,一頭長長的頭髮迤邐,枕在一個茶葉枕上,呼吸細細。身邊一大堆散落的紙,竹案上草草葉葉,墨跡未乾。

烏羽撿起一張看,輕輕搖頭。她的字實在是…難看得緊。幸好還端正,看得懂。上面畫著一株草,一眼就知道是豌豆,可意境全無。上面寫著如何種植,如何入菜,把他逗笑了。

這是什麼?食譜不像食譜,農書不像農書。又看到書著一個數字,他好奇找了一會兒,發現是個葉拓,正是豌豆。

他挑了挑眉,這是個好方法。許多毒藥都失傳了,就是因為不識藥草的模樣。若是拓樣下來呢?

默默的收拾攤了滿屋子的紙張,一面對照著看,心裡漸漸驚異起來。

正沈思著,白翼翻身,眨了眨眼,「咦?你幾時回來的?」

「剛到。」烏羽淡淡的,揚了揚手裡的紙,「這是什麼?」

「暑假作業。」白翼坐起來,伸了個懶腰,「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