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曲 之十一

「暑假?作業?」烏羽愣了一下。

白翼搔搔頭,「結夏安居的功課…番邦土話,不重要。」她終於真正醒了,對著烏羽笑得燦爛,「回來得剛好呢!剛好有好東西…你們家小精靈跟著回來了?」

烏羽眼一瞇,厲光一閃,「不用準備他們的。」

【Google★廣告贊助】

「雖是好東西,但不能多吃呢。」她起身,「井裡澎著綠豆湯,只夠你的份了。還是你想先喝茶?前山收茶的時候我去幫忙收了。可我炒茶的功力不太好,炒得有些過頭…」

「妳自己炒?」烏羽有些意外。

「多學點本事也沒什麼不好。何況茶也可以入菜。」她引著烏羽往廚房去,先熟練的泡茶,井裡澎著的綠豆湯非常神奇的主動出現在廚房的小桌上,讓她再次感嘆小精靈的伶俐和神通廣大。

烏羽沒碰綠豆湯,捧著茶碗輕啜。果然她的手藝還不到位,勝在茶鮮,水甜,喝起來舒服。

瞥見她小心翼翼的切著一節雪白樹心狀的食材,他有些詫異,「這不是檳榔樹的頂芽?」

「是呢,檳榔心,又稱半天筍。」白翼切好檳榔心,又開始剁排骨,「前些天刮大風下大雨,我還以為是颱風呢。臨山崖有幾株檳榔樹被吹倒了…我看王大娘哭成那樣,就出錢買了那幾棵樹…」

「檳榔樹都倒了,買來能幹嘛?」他有些不悅。

此地檳榔栽種不易,但婚俗嫁禮裡頭常需要壓檳榔取好彩頭。山村若種幾棵檳榔樹,都是貴重私產,有的樹主就指幾棵檳榔才能兒聘女嫁。

這傻丫頭一定亂花錢。花也沒什麼,只是這封閉山村也沒人會領她的好。

「檳榔心好吃啊,檳榔樹的樹幹可以種木耳呢,用處多多。」她趕緊說,「這很罕有呢,平時哪裡吃得到。總不能為了口腹之慾壞人家的生計…可遇不可求的好東西。」

他還想念叨幾句,看她滿眼求懇,也就罷了。「…妳還是讓我養著吧。缺心眼的厲害…」

白翼差點剁歪了,滯了一下。老讓烏羽養著,其實不大對勁。她覺得自己也能獨立,可不知道怎麼拒絕烏羽的「養著」。以前父母男朋友嬌養著,沒養出她的公主病,卻養出一個溫順怕傷人的性子。

之前她若露出拒絕的意思,烏羽就面罩寒霜,非常不高興。

回頭看看正在喝綠豆湯的烏羽,一臉滿足的模樣,她就不太想破壞他的好心情。

那鍋檳榔心燉排骨湯,讓烏羽非常驚艷。淡苦回甘,白漿似的檳榔心,一口一種難言的美味,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白翼的評價會這樣高。

「為什麼只有這麼一小缽?」他開始心痛了。

「檳榔心性涼,不能多喝。又不耐放…大家喝掉最好,不然本來煮了是要分給村裡人喝的…你也吃排骨啊,跟檳榔心一起燉的排骨超好吃的,你試試看。」白翼遇到廚藝就非常熱情有自信。

喝完湯,原本熱極的胃口大開,白翼特別為烏羽做了梅漬涼拌豆腐和香椿煎蛋,那是他的私房菜,小精靈沒得嘗的。這一頓吃得他眉開眼笑,數月的疲勞一掃而空。

吃過飯,他心情好起來,打開他帶回來的「土產」:一根小臂長的白牙。

「哪來的象牙啊?」白翼驚嘆,觸手卻覺得冰冷。

「蛇牙。」烏羽糾正她,「這是頂小的,沒什麼用處,帶來給妳玩兒。」

頂小的?那大的該多大啊?!

「…蛇?」白翼做了個蜿蜒的手勢。

烏羽點點頭,「蛇腹約四丈闊。」

四丈是多長…?一丈大約是兩百五十公分,四丈是…十公尺…吧?哈哈哈,他們這邊的丈一定沒那麼大我想…

「大約六個妳吧?」烏羽目測她的身高,「追殺了好幾個月才拿下。」

手裡捧著的蛇牙,好像不冰冷了,反而有些發燙。

…妖怪啊!!

「你們…你們不是殺手嗎?」白翼有些虛弱的問,「怎麼管殺妖…我是說殺蛇…」還是條很大很大的蛇?!

「說妖怪也沒錯,都長出肉角了。」烏羽很平常的說,「殺手又不是只管殺人。殺這種近乎妖的蠻荒異種,也是我們的行當。可惜這條還太小了,沒掏出內丹來。」

…她還以為自己穿越到一個正常的古代,哪知道還有蠻荒異種和妖怪。

「殺神仙不?」她更虛弱的問。

「據說戰國時代曾經傾舉族之力殺過一個貶仙。」烏羽搖搖頭,「不划算,很難殺。妖怪容易點,不過可遇不可求,幾百年才受委託一次。蠻荒異種比較多…」

他淡然的瞥了眼蛇牙,「這條還算頂小的,我一個人就解決了。」

白翼的手有點抖,小心翼翼的把蛇牙放下。

「我幫妳掛起來好了。」烏羽偏頭想了一下,「尋常蛇蟻昆蟲再也不敢進來。可惜都得交公中…不然討塊蛇肉來,吃了雖然說不上百毒不侵,砒霜以下的毒都不看在眼底了。」

白翼更虛弱的乾笑了兩聲,覺得腦袋還有點暈。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