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曲 之十七

原本烏羽想把白翼安置在蘇州府衙內…那任的知判剛好是家族安在朝廷的樁子。

但這樣精簡又精簡的迷你宅門,卻讓白翼的笑容一天比一天少了,她又不是能藏心思的人,這樣努力掩蓋、強顏歡笑,讓人看了很難過。

住了十天,在教養嬤嬤的努力下,白翼居然有些千金小姐的風範了…

可她不開心。

【Google★廣告贊助】

「罷了。」烏羽囑咐,「整理行裝。」

教養嬤嬤攔住烏羽,她原是烏羽的奶娘之一,揣測著烏羽大約上了心,就準備把白翼教出規矩,也免得讓人小瞧去。「小主子,白姑娘還是得多教導教導…不然出去失了顏面…」

「住口。」烏羽冰冷的吐出幾個字,「敢插手?」

教養嬤嬤覺得自己讓條毒蛇盯住了,後背滿是冷汗。親手帶大的孩子,可從來沒真的了解他…向來是個說一不二的主。

「奴婢不敢。」

烏羽這才把冰冷的目光收回來,「整裝。」知道準備離開了,白翼卻滿臉憂色,「…是不是,給你帶來麻煩?」

「不會。」烏羽看了心疼,語氣反而冷硬,「這兒住著心煩,早走早好。」

一確定真的可以走了,白翼歡呼起來,激動得抱著他又跳又笑。

這樣就對了。他原本煩躁的心情安定下來。她就該這個樣子,沒規矩就沒規矩。但她大笑的時候,聲音那樣放肆高亢,一點都不動聽,可他聽著也會跟著彎嘴角。

會把她安排在府衙中,原本就是為了安全問題。獨立一個小院子,容易安排護衛,也給家族那些蛇蠍多點禁忌,別鬧什麼花樣。

但這些,都沒有她的笑容重要。

會選擇把她帶出來,就是因為族裡那些蛇蠍在附近猛嗅鼻子,再瞞也不多久了。那乾脆攤牌吧。把她安排在自己「工作地點」百里之內,她若掉根頭髮,這個任務就會「失敗」。

他相信族長會約束這些魑魅魍魎,但不相信這些魑魅魍魎。

所以他會選擇官府,但白翼沒法子養在金籠子裡。那不要緊。

隱旗下屬三百六十人,貼身隱衛十二名。他決定全部留給白翼。除非調起一路兵馬,能和他的隱旗相抗衡的,大約也不多。

但這一切,白翼不用知道。她只要安全平靜的過她的小日子就可以了。

他選擇的地點是姚鎮,號稱小蘇城。鎮內河流溝渠遍佈,出門是乘船而不是馬車,極富江南風情。

「老天,中國威尼斯啊!」白翼又驚又喜。

「出門讓十一十六掌櫓就是。」烏羽淡淡的。

白翼低頭了一會兒,湊到烏羽耳邊輕輕的問,「為什麼你安排給我的護衛都是男的啊?你沒有女的屬下嗎?」

烏羽沈默了一會兒,心底偷偷的樂,白翼不施脂粉,也厭惡薰香。但太愛乾淨了,總有股淡淡的皂味,清爽的氣息。靠得近了,更是悠然清遠。

他湊到她耳邊,更低聲的說,「女的屬下都對我有些想法…我不想妳成為箭靶。」然後有些壞心的欣賞她的耳朵一點點的紅起來。

「這樣。」白翼自以為不動聲色的拉開距離,卻讓烏羽抱了個滿懷。

僵了好一會兒,她才意識過來,有些羞怯的抱著他的背。

「可能很長一段時間,我不能回來看妳。」烏羽低啞的聲音在她頭上飄。

白翼點了點頭,眼眶漸漸發熱。

「除了放火不可以外,殺人視情況而定。其他妳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吩咐十一和十六就好…不要怕,我都安排了。」

「我知道。我不怕。」眼淚已經快攔不住了。

「…我想吃滷冬瓜,還有茶碗蒸。」烏羽很輕很輕的在她耳畔說,「等我回來,妳做給我吃。」

「一定。」她終於哭了。

烏羽還是沒有弄壞她的胭脂…因為她的唇,根本就沒有胭脂。

這樣好。一遍遍啜吻她的唇時,烏羽想。

他還是比較喜歡原味,不喜歡胭脂的油膏和花香壞了味道。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