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臨 第二章

第二章

今天小鎮上的人都怪怪的。

因為竹路鎮實在太小了,隨便碰到的人都是認識的,光打招呼就可以笑到嘴酸,但是今天的氣氛實在有點不一樣。

各位叔叔伯伯大姨媽三嬸婆除了打招呼,還熱情無比地塞了一堆菜給她,一直幫她加油打氣……也就只是打個工而已,需要加什麼油啊?

【Google★廣告贊助】

「他們在搞什麼啊?」檀茵狐疑地轉頭看著哪吒。

「不告訴你~~」哪吒幸災樂禍地接話。

檀茵瞇了瞇眼,很順手的賞了他一記「朝天指」,彈得他滿地亂跳,「吼~~你到底有沒有把本神當個神明尊敬啊?」

「沒有。」檀茵回答得很乾脆,「受不了是吧?受不了就趕緊回天庭找孫猴子麻煩吧,別纏著我!」

「我才不要!」哪吒死命地抱住她的胳臂,「人家喜歡檀茵啦~~我不要離開你~~」

她一點都不想被喜歡。

聽說只要破除了「處女」這個尷尬的身份,神明就不會附身了,她也想過這個下策。

可,到底她還是有所堅持的。雖然二十一世紀了,男女關係變得很速食,但她的觀念還是跟阿嬤沒什麼兩樣,所以也得等到結婚以後。

問題就在這裡。身為「仙姑」,尋常男人不敢來約,就算相親,又讓那些不識相的神明搗蛋……看起來,她和眾神的孽緣似乎無窮無盡。

「你一定要吊在我手上嗎?」檀茵很無奈,「嫌這些菜不夠重啊?嘖,吃東西的樣子也不好看點,瞧瞧你,臉上還帶著便當,受不了!好歹你也拿出點神格來吧,真是……」抱怨歸抱怨,她還是掏出手帕,替哪吒把臉上的飯粒抹掉。

哪吒眨了眨眼睛,不但不放手,反而把她的胳臂抱得更緊了些。

要知道,他雖然有大神力,卻很小就失去家庭的溫暖,小小年紀就「割肉還母,剔骨還父」;說叛逆,是非常叛逆了,他的父親還靠了玲瓏寶塔才鎮得住他。

但是再叛逆的小孩,還是希冀溫情的,只是埋藏在大神通之下,沒人發現而已。他會對這個人間少女莫名的依戀,也是因為這個少女從來不怕他、躲他,反而跟他打打鬧鬧,又關心照顧的緣故。

「還滿臉的灰!真不知道你是到哪裡野去了。」檀茵順便把他的臉抹乾淨,「漂漂亮亮的不好?老是弄得像小豬一樣……」

「檀茵,我衣服舊了,幫我裁衣服……」只要抓到機會,他是不會放棄撒嬌的。

「好啦好啦,知道了。」檀茵歎了口氣,「你乖一點好不好?靠這麼緊,我怎麼走路啊?」

短短一小段路,走得真是累人。

她抹了抹汗,抬頭看看老診所。這老診所真是破到要倒了,以前的老醫生不修邊幅,先生娘個性也馬虎,就放著這個本來頗氣派的二樓洋房愈來愈破落。

進了老診所,冷冷的磨石子地板顯得陰森,不要說病人了,連醫生都沒有。

鄉下人生病不愛找醫生——雖然說老醫生的醫術也不太可靠,但是鎮上的人若病了,通常會先到她家的神壇問問有沒有妨礙。

若是感冒之類的小病,實在也沒什麼特效藥,好好休息多喝開水就是了;若是比感冒嚴重些的病症,直接送嘉義市的大醫院也保險些。

說起來,老診所生意清淡跟自己好像也脫不了關係。

「要看病?」

探頭探腦的檀茵被嚇得跳了起來,回頭一看,原來王伯安無聲無息的從她背後出現,把她嚇個半死。

昨天晚上不該看《魔力小馬》的,此刻的王醫生和漫畫裡的吸血鬼醫生重疊在一起,實在滿驚悚的。

「哈哈~~」檀茵乾笑,「李嬸傷了腰,我是來打工的。」

「是嗎?」伯安若有所思地看著她,「小姐,你有些面善……何小姐?」

「對啊,哈哈~~」她尷尬地躲到廚房,趕緊攤開李嬸寫給她的紙條,看要做哪些事。

前提是,若她看得懂紙條寫啥的話。是怎樣可以寫出這樣天書般的工作流程啊?

不過,她倒是很快就上手了。就是煮煮飯、打掃打掃,她母親早逝,家事早就得心應手啦,而且王醫生的生活習慣很好,她幾乎不用費什麼心。

等她做好了飯,王醫生還在看書。

「呃……王醫生,飯做好了。」她探頭到書房,「若是沒其他的事情,我先回去了。晚餐我再來吧!」

伯安從書頁裡抬頭,眼中尚有迷離的滿足,「啊?真謝謝你,辛苦了。」

她不知道男人專注的時候,可以這樣好看。只見他一綹頭髮垂在額際,眼神迷離而溫柔,是那樣的樂在其中,和煦的笑容柔和了原本有些嚴肅的臉,顯得可親多了。

他真的很愛看書呢!

「要一起吃飯嗎?何小姐。」他小心翼翼的把書放下,像是對待心愛的女人一般。

「我怕我爸餓死。」檀茵笑了笑,「晚上見了,醫生。」

她走出大門的時候,剛好跟鎮長家的三個女兒擦肩而過。那三個衣著入時的千金對她怒目而視,非常厭惡的撇嘴,粗魯的擠過她,一進診所就誇張的叫:「哎唷,醫生,你怎麼吃得這麼差?這種豬食倒掉了啦,我們燉了蹄膀呢!嘻嘻,一起吃飯好了……」

她們是怎麼了?檀茵真的覺得莫名其妙。

大概是檀茵的菜讓醫生很欣賞,也不知道為什麼,李嬸的腰就是好不起來,檀茵在醫生家的工,就這樣一天天打下來了。

當當管家也就罷了,醫生還客氣的拜託她來當掛號小姐,奇怪的是,老爸居然不反對,反而大力促成。

也不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熱鬧大拜拜的,平常的時候,檀茵在家閒著也是閒著,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得到了工作。

當然啦,有工作比較快樂,她現在也是上班族啦!只是填履歷表的時候比較尷尬。醫生看到她的名字,覺得很稀奇的問:「你叫檀茵嗎?我還以為你叫何仙姑呢!我還在想,這名字實在很古典。」

檀茵有些哭笑不得。自從醫生來了以後,老診所的人多了起來,看到當然要打招呼,天天都有人衝著她喊「仙姑」。

「呃……只是綽號,對,只是綽號而已!」她緊張極了,怕讓醫生知道,工作就沒了。

跟她到診所玩的哪吒翻了翻白眼,卻很識相的不戳破她。

「很可愛的綽號啊!」伯安笑了笑,「可見你跟小鎮的人感情都很好。聽說你家裡開神壇?」

「對啊,哈哈~~從小幫忙到大,大家都是叫著玩的。」檀茵手底沁著一把汗。

「很有趣的現象,不是嗎?」伯安饒有興味地看著她,「你不認為『起乩』這個現象很特別嗎?其實,許多民族也有類似的情形,有時藉助藥物,有時借助酒,使人進入恍惚的狀態,產生幻聽幻視,認為這樣就是神靈降臨。」

「哈哈哈,對啊!」正常人應該是這樣想才對吧?

「所以有醫學報告指出,乩童、神媒這類職業的人,通常有輕微的精神分裂。只是我很訝異這個小鎮這樣的人如此之多,居然日常生活沒有妨礙,這點就很有意思了。」

她……可沒有精神分裂喔。檀茵覺得有點不愉快,「醫生,你從台北來這裡,就是為了想研究這種現象?」拜託,不要看不到就認為不存在好不好?他們並不是顯微鏡下的白老鼠!

「不是的。」伯安沉吟了一會兒,「其實我是個沒用的醫生。」他溫和地苦笑,「要在醫學體系內走學術路線,我不會鑽營;要走臨床,我硬不起心腸選擇病人,而且我主攻家醫,真的是走不出一條路……或許這個小鎮適合我這種沒用的人吧!」

「這樣怎麼叫作沒用呢?」檀茵不悅了起來,「自己都覺得自己沒用,那就真的廢了!只要知道自己適合什麼,不適合什麼,做自己最該做的事情,這樣就是最有用的了!難道你看不起種田的伯伯嗎?沒人種田,哪來的米飯吃啊?任何一個人都是有用的!我們這個小鎮,也是非常有用的小鎮,可不是給沒用的人逃避用的!」

伯安呆掉了,他沒想到這個小管家居然這樣有想法,讓他有耳目一新的感覺。她,可不是個只會煮飯燒菜掛號的小女孩呢!

「說得是,我該反省。」他笑了起來,宛如陽光般燦爛,「受教了。」

檀茵的臉孔都燒了起來。啊勒,醫生念的書比她看的漫畫還多,她幹嘛隨便教訓人家?唉,當神職當太久,就是有這種壞處,老是愛教訓人。

「那個我……我……」她結巴起來,「我不是……哎唷!」

「沒關係,你說得很好。」醫生溫柔的摸摸她的頭,「真的很高興認識你。」

她又不是小孩,摸她的頭幹嘛?身高只有一五六公分的檀茵有些氣餒。

不過,被摸頭的感覺實在還滿不錯的。

兩個人默默相視了片刻,剛好有病人來了,檀茵趕緊跑去掛號處,省得臉孔熱到可以煎蛋。

伯安含笑地看著她的背影,又看了看她的履歷表……什麼?!她二十一歲了?

他有些尷尬地搔搔臉頰。真要命,看她粉嫩的臉蛋,還以為高中剛畢業而已呢!不過,她還真是可愛……

要問她上班的感想嗎?

其實上班比當乩童快樂多了。被附身並不是很好受的,整個心都被掏空,知道自己在說話、在動作,但是一切如在夢中,模模糊糊;等清醒過來,一大群人跪在眼前,叫仙姑的叫仙姑,眼神裡雖然有崇敬,卻有更多的恐懼。

但是上班就不是這樣了。只要好好的認真工作,大家都當你是平常人,每個月都可以領到一個薪水袋,上面還有醫生蒼勁有力的漂亮字跡,真讓人樂得想飛。

雖然她從來不缺錢用,但是自力更生的感覺讓她快樂得很。

若是將來老爸不開神壇了,她這點微薄的工作,大概還可以自己養活自己吧!她已經對結婚這件事情徹底絕望了。

正因為樂在工作,所以,鎮長三千金沒事就來找碴這種小麻煩,她也就不太介懷了。

只是這三個寶貝不知道是怎樣,天天都來亂,老是捧一些膩到翻胃的菜來診所,批評她色香味營養兼具的美食「沒營養」……天天蹄膀就很有營養嗎?這些小姐穿在時代尖端,營養觀念卻還留在古老的年代裡。

醫生都笑笑的收下來,然後分送給鄰居,自己是不吃的;她們這樣沒事就來串門子,他也都好脾氣的招呼。

真的很難得看到這樣斯文有禮的男人了。

不過這天,醫生卻第一次發火了。

「你們夠了沒有?」

圍著檀茵嘲笑她穿著不入時的三千金愣住,連檀茵都愣住了,可能,連醫生都一起愣住,因為他好一會兒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鎮長家的大女兒先哭了出來,「醫生!你果然愛這個紅姨仔,她有什麼好的?裝神弄鬼,哄得大家都叫她仙姑,我是哪點比不上她啦?為什麼你愛她不愛我?爸爸跟你提親你都不肯……」

「她不好啦!」鎮長的二女兒也跟著哭,「她是神經病,鎮上每個人都知道啊,你不要被她騙了!」

「她只是想當先生娘啦,之前相親都失敗,所以才巴著醫生不放,我比她漂亮多了欸……」鎮長家的三女兒也跟著哭喊。

伯安先是呆掉了好一會兒,才漸漸的清醒過來,轉頭看檀茵,發現她粉嫩的小臉通紅,眼眶含淚,不知道為什麼,比那三個哇哇大哭的漂亮時髦女生還讓他心疼。

這……是喜歡嗎?

「你們回去吧!」伯安下了逐客令,「我這裡是診所,沒事不要跑來。」

他習慣性的按了按檀茵的肩膀,心裡卻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我不是……我沒有……」檀茵微弱的抗議,眼淚撲簌簌的掉下來。

「我知道。」伯安安慰的摸摸她的頭,發現她這麼小、這麼惹人憐,「我先想一想。」

想什麼?檀茵擦了擦眼淚,狐疑地看看他。

懶洋洋地在旁邊吃梅子糖的哪吒翻了翻白眼。這兩個實在有夠呆,不過,這個醫生一臉正氣,倒還不算討厭了。

或許他該去月老那兒一趟了。

平靜得讓人打瞌睡的小鎮,鎮長三美在診所演的那場轟轟烈烈的奪愛戲,馬上激起小鎮無限八卦熱情。

不到五分鐘,幾乎全鎮的人都知道了,而且以誇張的N次方速度不斷增加戲碼,其中甚至包括了「醫生一記排雲掌,推開了三美,回手護住垂淚的仙姑」這樣武俠兼具台灣龍捲風的情節。

哭著睡了一覺的檀茵醒來,發現整個世界面目全非,實在受到不小的驚嚇。

「我沒有跟醫生談戀愛啊!」她大叫。

可惜熱情過頭的鄉親沒人相信她的話,連老爸都不相信。

「反正你又不討厭他。」哪吒閒閒的吃著仙貝,他已經去月老那兒打探回來了,正樂得看戲。

「這又不是討不討厭的問題!」她快瘋了,「被傳成這樣,我有臉去上班嗎?討厭鬼!我就知道你們不讓我過好日子!」檀茵這次真的忍受不了了,「我要離家出走!我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不知道是第幾次離家出走了,還不是走到公車站牌就哭著回來。哪吒瞇眼看著她,「你爸爸真可憐,老婆死了,連唯一的女兒都要離家出走……」

檀茵愣了一下子,馬上趴在床上大哭特哭,「我不要去上班啦!羞死人了……討厭討厭討厭啦!」

「唉,我不能洩漏天機啦。」哪吒搔搔腦袋,「反正你相信本神,過了幾天自有轉機。」

檀茵的回答是一個準確砸上哪吒臉孔的枕頭。

女生真是一種莫名其妙的生物。

說不去上班,檀茵真的在家裡躲足了一個禮拜。

不否認,她還對醫生滿有好感的,但是也僅止於好感而已啊!叫她跟鎮長家的三個寶貝蛋一樣大剌剌的求愛……她臉皮薄,實在做不到。

真的好討厭啊!

誰知道她不出門,醫生倒是上門來了。

正在吃仙貝的檀茵呆掉,看著笑笑的伯安站在面前,該死的老爸居然借口要去下棋,把他的獨生女丟在家裡,和一個男人單獨相處!

她對醫生有絕對的信心,但是對流言很沒有信心啊!

「怎麼沒來上班呢?」伯安和氣的問她,眼眶底下有些黑影,像是沒睡好。

「我我我……」檀茵跳起來,趕緊把窗簾一拉,順便把大門關上。「醫生,你怎麼跑來我家?會被傳得更難聽啦!你趕快回去……」

「我不介意,你介意嗎?」伯安還是一副溫吞吞的樣子,他轉頭張望,「原來神壇是長這個樣子啊。」

「我、我當然很介意啦!」檀茵漲紅了臉,「本來就沒有的事情,為什麼要被傳成這樣?我沒有非分之想,不是她們說的那樣……」

她的心有些疼痛。就是什麼都沒有,所以才更需要自尊,就算她這輩子都嫁不出去,也不要別人這樣硬推銷,這太傷害她的自尊心了。

「但是我有呢!」伯安沉默了一會兒,「雖然我花了好幾天才想清楚。你不在身邊,我很不習慣。」

啥?檀茵瞪大眼睛,像是醫生頭上長了三支角出來。

「檀茵,你要不要考慮一下,跟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看看?」伯安推了推金邊眼鏡,神情雖然依舊泰然自若,俊臉上卻隱約可見微紅。

她的嘴成了個可愛的O型,心念一轉,「說!臭小鬼,是不是你跑去跟醫生下蠱了?」她在心裡開始罵哪吒。

「這個事情跟我是沒有關係的。」哪吒叼著仙貝,「不過……接下來的事情跟我就有關係了。」

檀茵只覺得膝蓋莫名的一軟,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已經往地板倒了下去,伯安趕緊伸手接住她,卻被檀茵撲倒,很「神準」地接了吻。

她驚駭地撐起手,愣愣地看著被她壓在身下的伯安,「這是我的初吻欸……」

「我很榮幸……不對不對,我是說,對不起。」還是第一次讓女生壓在地上,角色似乎有些顛倒,「我會負責的……不是不是,我是說,你願意考慮看看嗎?」

她還在發愣,看不下去的哪吒火速上她身,奶聲奶氣地說:「本神……咳,我是說,好呀!」

等檀茵清醒的時候,一切都成了定局。

天啊,她還要被這些多管閒事的神明玩到什麼時候?不要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