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生 六、他的媽媽篇

「明天來我家吧,」阿法很輕鬆的說,「把妳介紹給我家人。」

瞪著他,「我不要。」我一點也不想面對他的家人。

「為什麼?」他不開心,「我常去妳家,妳卻不願意來我家?」

【Google★廣告贊助】

我開始冒汗。「我不穿戲服去唷。」做人的確要公平,只是我不想面對。

「穿這樣就好啦。」他很高興,「我已經跟我媽說,明天會帶可愛的女朋友回去。」

可愛?這樣會不會有誤導的嫌疑?

忐忑的拿著禮物,阿法的媽媽看到我,的確僵硬了一下。我也嚇了一跳,阿法的媽媽真年輕!看起來像是他的姊姊,不像媽媽。

「這位就是…雅人?我做了好多菜,快過來吃飯吧。」她雖然笑著,總覺得有殺氣。阿法的弟弟很好奇的張望,真奇怪,同父母生的,他弟弟頗為英俊,高佻瀟灑,和阿法站在一起,像是兩兄妹。

只是看起來像妹妹的是阿法而已。

「哎呀,好帥氣的小姐!」阿法的爸爸倒是滿開心的,「和我家阿法看起來就像是一對璧人!來來來,過來坐吧。」

這頓飯吃得滿好的,要不是伯母突然問,「雅人呀,妳覺得這道豆瓣魚煮得怎麼樣?這可是我的拿手菜呢。」

「很好吃呀。」我都吃第二碗了。

「那,雅人,妳的拿手菜是什麼?」伯母笑吟吟的,「改天也讓我們嚐嚐。」

換我尷尬了,「我沒有拿手菜。」

「什麼都很拿手?」我發誓,她的眼中閃過幸災樂禍。

「我不會做菜。」臉紅了起來。

「人總有行和不行嘛,」她還是笑著,「那,妳一定很擅長料理家務囉?」

「我也不太會做家事。」我只要管好自己房間就行了,媽媽只要求我們輪流拖地板和收客廳。

「這樣不行唷,」伯母還是微笑著吃飯,「女孩子這樣怎麼嫁人呢?」

我的臉慘白,連筷子都不知道該擺哪。

「現在女孩子都不會做家事啦,」伯父趕緊打圓場,「雅人,我聽阿法說,妳在日商公司寫程式?女孩子會寫程式,真的很了不起呀。我們算同行,只是我升上管理職太久,會的程式都是老古董了。」

講到工作,我的臉稍微恢復點血色,開始和伯父聊了起來。

「你媽媽不喜歡我。」阿法送我回家,我覺得好沮喪。

「不會的。」他摟摟我,「爸爸和弟弟都喜歡妳呀。媽媽是傳統家庭主婦嘛,總是比較挑剔的。」

我嘆口氣,開始慎重考慮嫁到他家的事情。跟這樣的伯母當婆媳,我未來的日子恐怕會很慘。

心情壞得要命,只有投身工作的時候,我才能平靜下來。

「這麼用功呀?」午休時間,大家都跑光了,組長在我旁邊坐下,「阿雅,除掉妳的暴力傾向,妳實在是我最優秀的組員。」

這算稱讚嗎?

「我仔細考慮了很久,準備提報妳升資深工程師。」組長拍拍我的肩膀,「加油,阿雅。這個phs的模擬器要好好做。」

我倒是愣了一下。「組長,你發燒啦?我才做了三年欸。」燕姊可是磨了五六年才升的。

「哎呀,才能重要。如果不升妳,我怕別人來挖角,」他倒是很坦白,「雖然我滿怕妳的金剛飛拳。女孩子會金剛飛拳幹嘛?算了…反正妳也沒地方像女人…不過,再好的部屬總是有些缺點,瑕不掩瑜嘛!哇~升妳妳也打我~」

這麼懷念金剛飛拳?我就讓你嚐嚐。

升級我當然樂得要命,但是所謂禍福相倚,伯母跑來公司找我,害我怒放的心花馬上枯萎。

她坐在會客室,我全身的肌肉的緊繃了。

「這樣說…可能太強人所難了…」那就別說呀,我忍耐著送上茶,「請妳跟可法分手吧。」

啥?這也太離譜了!!這麼連續劇的對白她也說得出口?我現在相信阿法的媽媽是完全版家庭主婦,十二點半、六點、八點檔、九點半檔的連續劇都沒錯過。

不,只要她別拿出支票,應該就不那麼撒狗血…

她還真的拿支票出來!「我知道這不是大數目,不過,女孩子的青春讓阿法耽誤了這麼些日子,這是我小小的心意。」

「的確是『小小』的心意,」瞥了一眼數目,我的怒氣高張起來,「我的年終獎金是這張支票的十倍。」

她應該嚇到了,連續劇的女主角根本不照這樣演。

「我想,伯母,妳大約看了太多連續劇了,」老實不客氣的,「如果妳希望我們分手,我建議妳直接跟阿法溝通就行了,找我是沒用的。妳是他的家人,目前還不是我的家人。」

她扭著皮包,不知所措了半天,哭了起來,「我…我不希望阿法恨我呀…」

哭管什麼事情!?「那讓阿法恨我比較好?拜託!如果讓阿法知道,妳覺得他會不會恨妳?」我受不了這些連續劇劇情了!突然覺得秦始皇焚書坑儒是應該的,我現在想暗殺每個寫連續劇的編劇。

「妳…妳不會讓他知道吧?!」她大驚失色,「妳不要讓他知道!」

我氣得發昏,「我為什麼不讓他知道?妳不會告訴我,妳沒想到這一點吧?」

她趴在桌子上嗚嗚的哭起來,「我不要妳這種可怕的媳婦兒!我要一個可愛柔順的女孩兒~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我才不想要妳這種小甜甜的白癡婆婆呢!

「對不起,我還要上班。」我覺得忍耐到了極限,「伯母,妳慢哭。桌子上有面紙,角落還有飲水機,可以補充水分。」我把門一拉,大踏步的走出去。

一群人轟然的跑回資訊室,我就知道他們在門外看熱鬧。

「阿雅…」組長好奇的臉湊過來,一瞪他,又把話吞回去。今天我的工作情緒高昂到可以噴火。

「阿雅,幹嘛?」來接我的阿法嚇壞了,「妳打算殺誰?」

「伯母今天來找我。」我揪著他前襟,「我不要嫁到你家去!」一五一十的告訴他。

我管他家雞犬不寧,豬狗升天,媽的我被人欺負到公司去了!她把公司當什麼地方?!我可是把工作當成宗教一樣虔誠的膜拜的!

氣得三天不接阿法的電話。我想伯母真的贏了,我還真的想分手!如果要嫁到那種機車婆婆的家裡,我寧可孤寡一生!

這次氣得連眼淚都忘記掉。

「拜託妳好不好?」阿法來公司門口逮我,「是我媽得罪妳,又不是我得罪妳,可不可以別連誅九族?!」

這才真的哭出來。「我不要嫁到你家去!」我想到帶著白手套找灰塵的婆婆,媽的我的人生幹嘛這樣被糟蹋!「我不要煮飯!不要做家事!我就是這樣,要找溫柔和順的媳婦越南找去!」

「我要老婆又不是要菲佣!」阿法也大聲起來,「我媽說什麼又不代表我說什麼,妳對我發什麼脾氣!」

我哭得更大聲,坐到人行道的椅子擦眼淚。他嘆口氣,把我攬進懷裡,「我不會這樣對妳。妳是我最心愛的人呀。我會解決這問題的。大不了,我們私奔吧。」

我就知道,阿法是愛我的。嗚嗚嗚嗚…

這件事情平息了幾個禮拜,午休突然接到陌生的電話,「喂?」

「雅人姊姊?」電話那頭非常興奮,「果然老哥手機裡的 01 就是妳!我是史可法的弟弟,史可威!記得我嗎?」

呃?!媽媽以後是弟弟?他爸爸什麼時候來?

可威的笑聲響徹整個星巴克,我想以後我都不敢來了,「沒有的事啦~只是我想看看妳嘛!希望妳不要因為媽媽那樣白目,就討厭我們家的人了。我可是很喜歡妳這個帥氣的姊姊呢!」

我的表情緩和了些。哎,沒辦法,我喜歡人家叫我「姊姊」。

「這幾個禮拜,我媽天天跟我爸爸哭,我爸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但是哥哥又拗得要命,說什麼也不跟媽媽說話…」

我想到跟爸爸冷戰的那段時間,突然覺得伯母很可憐。「我很抱歉。」

「何必抱歉呀?這又不是妳的問題。從小呀,我媽媽就疼哥哥。她一生最想要一個可愛的女兒,偏偏長子比別人的女孩子可愛這麼多。生了我以後,就再也沒生過任何孩子啦,漸漸的她也死心了,」他伸伸舌頭,「我沒有吃醋唷。我知道爸媽心裡對哥哥都很愧疚。這樣乖的孩子,偏偏沒有一個適合他的外表,讓他的成長總是很艱辛,除了多疼他一點,媽媽也沒辦法改變什麼。不過…她一直期待能夠有個可愛的兒媳婦,可以實現她有女兒的夢想…」

「對不起,」我也覺得很無奈,「我不是可愛的女孩子。」

「怎麼這麼說呀?雅人姊姊,我覺得妳和哥哥是天生的一對唷。」他的眼睛和阿法真是驚人的相像,「哥哥這樣美麗的外表住著男人的心,妳這樣帥氣的模樣,卻住著真正女孩子的靈魂,多麼天衣無縫!」他很正經的對我一鞠躬,「謝謝妳善待我哥哥。」

我的眼眶紅了。阿法這樣正直善良,大概是有這些關心他愛他的家人所致吧。

「沒關係,伯母可以把希望放在你身上呀!」我在他背上一拍笑著。

「呃…」他不好意思的搔搔頭,「恐怕媽媽要失望了…我有大姊控溜…」

啥是「大姊控」?

「我喜歡成熟豔麗,充滿滄桑感的大姊姊!」他似乎燃燒了起來,「最好離過婚,生命充滿傷痕!我…我好喜歡這樣的大姊姊!小女生玩玩就行了,將來要結婚,我要這樣的成熟女人!」

突然覺得伯母的命運很乖舛。

仔細想想,我是不是太過分了?她只是個疼愛子女的家庭主婦,一輩子把生命都奉獻給子女家庭…我想到自己的媽媽。

和阿法冷戰,她一定很難過吧?

什麼事情一但逃避,並不能讓事情變好,只會越來越糟糕。

「組長!我下午要請假!」蹦的一聲,我對他吼,「一定要請假!」

「請假?」組長的嘴巴可以塞個鳳梨,「你不是全年全勤主義者?請什麼假?」

「事假!組長,你一定要准我!我不回來打卡了!」整個資訊室全盯著我看。

「不准。」組長咳了一聲,「工作這麼忙…不可以請假。」我還想力爭,「妳看!連轉接頭都沒有,我連要換鍵盤都換不到。妳現在就給我去光華商場買轉接頭。我知道這玩意兒很難買,一定要找到!不用回來打卡,但是一定要找到!」他把外套塞給我,「快去快去。」

對街的nova就買得到了…謝謝你!組長!

跑到阿法家的樓下,每爬一個階梯就覺得心情沈重一分。用力搖搖頭,阿法通過了爸爸的考試,我也要通過伯母的考試才行!

鐵門關著,木門倒是開了一條縫,按了半天電鈴,卻沒有人應門。

不在家?正失望的想回去…看見木門門縫有一隻手。

「伯母?伯母!」我大吼起來,「伯母,是妳嗎?伯母妳怎麼了?!」

我大吼大叫的聲音引來鄰居,「史太太?史太太?哎唷,怎麼了?史太太?!」

「快找鎖匠!」我邊叫著,找鎖匠來得及嗎?這鐵門…只蒙著鐵絲網,「太太,」我緊張的問鄰居,「有沒有剪鐵絲的鉗子?再給我一個曬衣服的鐵衣架,拜託!」

她不明究底的奔回去拿,我馬上想辦法剪出一個缺口,勉強可以把鐵衣架塞進去。

冷靜…我行的。這種舊式的鐵門我知道,只要勾住開關,就可以把鐵門打開。以前被鎖在家門外的時候,我這樣開了好幾次。雖然鋒利的鐵絲網缺口在我手上割了幾個洞,卻一點也不覺得痛。

我行的…再精確的程式都寫得出來,再難搞的電腦也組裝自如,這種事情…我一定行的!

鐵門開了。

顧不得手上的劇痛,「伯母?伯母!」她臉上都是汗,嘴唇慘白,呼吸淺快,「伯母!撐下去!」一把把她抱起來,真是輕呢。

「幫我攔計程車!快!幫我攔計程車!」一口氣跑到樓下,計程車趕緊把我們載到最近的醫院。

脫力的坐在手術室門口,我有氣無力的打電話給阿法,要他通知伯父和可威。

「我媽怎麼了?」阿法慘白著臉衝進來,「什麼事情?」他抓得我好痛。

「沒事沒事,」安慰他,「醫生說,伯母子宮外孕,引起內出血。別擔心,醫生在處理了。」

伯父跟在後面跑進來,抱住頭,「都是我不好。不該她十六歲就讓她懷孕…害阿法不像男生,現在又害她子宮外孕…」

這跟那沒關係啦…

啥?!這麼說…伯母才…才…四十二歲而已!呵呵…好年輕的媽媽…這麼說起來…她恐怕不到五十歲就可以當婆婆了…

難怪還會子宮外孕…

後來我去看她,覺得自己真是白癡,為什麼要買水梨。

「我第一次看到不會滾的水梨。」費盡千辛萬苦,差點削掉一根手指的水梨居然被她嫌,真是氣死人,「果然連削水果都不會。」

妳以為我喜歡削水果?

我連蘋果皮都不削了,直接啃比較乾脆。

「不過,能扛著婆婆滿街跑的媳婦兒也不多了,人總是有優點的。」她嘆口氣,「將來只好請個菲佣了。我老了,家事也漸漸做不動了。」

才四十二歲,老什麼?…咦?

我通過考試了?為什麼這樣會通過考試?

「妳到底知不知道女孩子的身體很寶貴?」她教訓我,「手上的傷痕都不上個藥,嘖嘖…有些都快化膿了!趕緊去看醫生,將來留下疤痕,當新娘的時候怎麼辦?」誇張的嘆口氣,「沒有女兒已經夠哀怨了,連媳婦兒都傷傷疤疤的…嗚…」

「別哭了…」天啊,讓我死吧!連我媽都沒這麼愛哭!「將來生個女兒讓妳玩總可以吧!拜託妳別哭了呀!」

阿法偏偏這個時候推門進來。啊,毀了。

「妳說得唷,」蒙著臉哭的伯母放下手,笑嘻嘻的,「頭胎一定要生女的。」

「我聽到了。」阿法這叛徒居然在笑!

「我也可以當證人。」啊啊~~可威和我爸媽都來了~

我該跳窗,還是挖個洞埋起來?丟臉呀~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