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生 六、他的媽媽篇

「明天我會帶我女朋友回來。」我一宣佈,餐桌上一片寂靜。

「哥,你真的交女朋友了?」弟弟很震驚,「多久了?你怎麼可能交得到女朋友?!」

我差點把碗丟過去。「一年多,快兩年了。」吃飯的時候不能動武,冷靜,冷靜。

【Google★廣告贊助】

媽媽倒是臉上一片光亮,「真的嗎?可法?什麼樣的女孩子?可愛嗎?很可愛嗎?比你可愛嗎?」

「比我可愛唷。」阿雅當然比我可愛…在我眼中,她是最可愛的人呢!

爸爸和媽媽交換了個欣慰的眼神,「明天我一定會煮一桌好菜的!」媽媽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我也會早點回來。」爸爸也很開心。

「再怎麼看也像同性戀…喂!吃飯是免戰區唷!你不能在餐桌上動粗!」弟弟嘿嘿的笑著。

那有什麼問題,等你下餐桌就能把你電得哀哀叫了。

等我跟阿雅說,她嚇得要命。「我不要!」

「為什麼?」我不開心,「我常去妳家,妳卻不願意來我家?」

「我不穿戲服去唷。」她一副要上斷頭台的樣子。

「穿這樣就好啦。」阿雅穿什麼都好看,「我已經跟我媽說,明天會帶可愛的女朋友回去。」

阿雅這麼好,有什麼好擔心的?家人一定會喜歡她的。

果然家人都喜歡她,除了媽媽。這讓我有點意外。

「可法…」媽媽欲言又止,「年輕人交朋友…還是多看多選得好。不要一戀愛就定下來…」

剛送阿雅回家,聽到這樣的話,覺得有點不祥。

「我對阿雅是認真的。」我不知道媽媽這麼不喜歡,「我不喜歡其他的女人,她們又不是阿雅。如果媽媽真的這麼不喜歡阿雅,也沒關係。孩子長大了,總該離家獨立。」我不想談下去,「我們搬出去也可以。」

「可法~我沒那樣的意思啦~」媽媽在我身後叫著,我卻不想說話。

半夜去喝水,聽到爸媽在講話。

「可法居然這樣不理我…嗚…」

「他喜歡就好啦!女孩子也是正正經經的,雖然高了些,還是很聰慧的呀。兒孫自有兒孫福,干涉這麼多幹嘛?可法研究所也快畢業了,做個兩年事情,也差不多該結婚了。現在只要女孩子乖,心性純良,就已經是上上大吉,我們家阿法的眼光妳還信不過?別哭了…這是他一生的幸福呀。讓他選擇吧。」

「…………」

謝謝你,爸爸。

沒想到,第二天老媽就去找了阿雅談判,談判就算了,居然還拿支票給阿雅當分手費!

她揪著我的衣服,「我不要嫁到你家去!」一副要殺人的樣子。

我毀了。為了媽媽的白目,阿雅連電話都不接我的!

「媽媽,」我氣沖沖的告訴她,「阿雅不一定要嫁我,但是,沒有阿雅,我這輩子都不要結婚!」

氣死我了。乾脆把行李準備一下,直接睡到實驗室去。

「你的論文都寫好了,」阿光很不耐煩我杵在實驗室裡,「天天窩在這裡幹嘛?像是大型垃圾似的,走開走開!」

「論文寫不出來,不用遷怒到我頭上。」我在睡袋裡翻身。

「你跟阿雅吵架,也用不著結個屎臉給我們看!」他沒好氣,「不接電話?不接電話去公司,去她家堵她呀!窩在這裡做什麼?」

對呀。我生什麼氣?該去堵她的!為了這麼點小事就否定我們的愛情,實在太脆弱了!

「拜託妳好不好?」在公司門口堵到阿雅,真真氣死人,「是我媽得罪妳,又不是我得罪妳,可不可以別連誅九族?!」

她哭得醜死了,「我不要嫁到你家去!我不要煮飯!不要做家事!我就是這樣,要找溫柔和順的媳婦越南找去!」

我也火了,媽的,我幾時要她煮飯做家事?「我要老婆又不是要菲佣!我媽說什麼又不代表我說什麼,妳對我發什麼脾氣!」

她哭得更大聲,路上的行人都嚇壞了,一屁股坐到人行道的椅子擦眼淚。我嘆口氣,雖然她哭起來這麼醜,我卻心疼的要死,一把把她攬進懷裡,「我不會這樣對妳。妳是我最心愛的人呀。我會解決這問題的。大不了,我們私奔吧。」

本來就是,真的不行,就搬出去住吧。等孩子生下來,媽媽的氣也平了。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為了不打擾沒天沒日做實驗的同學,我還是回家了。不過,開始每天上網找房子。看樣子,畢業後還是乖乖搬出去住吧,和媽媽的摩擦越多,我怕將來阿雅就算生了孩子,還是沒有和解的希望。

「可法,來一下。」爸爸小聲的叫我,看看鐘,快十二點,家裡人幾乎都睡死了。

餐桌上擺著威士忌、冰塊和角杯,覺得有點頭痛。早跟老爸老媽說過了,不要看那麼多電視,會變笨。

「老爸…」

「可法呀,聽你弟說,你在找房子?」老爸的神色很凝重,「家裡有什麼不好呢?從小我就讓你們兄弟有充分的自由,不干涉你們行動。我們做父母的,還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嗎?」

我喝了口威士忌,輕輕搖動杯子,冰塊的聲音鏗然。

「老爸,住家裡很好,爸媽都是很好的爸媽,小時候我還為了沒什麼可以抱怨的,覺得爸媽好得太出奇,和同學都沒有共同話題。」我小心的選擇字眼,「但是,爸爸,媽媽太不喜歡阿雅了,我卻把阿雅放在我的人生規劃裡。現在當然沒問題,我清楚媽媽,她會用零零碎碎的小事讓阿雅知難而退。如果不,將來我們真的結婚了,阿雅心裡一定有芥蒂。我不想當不負責任,讓母親和妻子自己爭鬥的男人。」

爸爸點點頭,「沒錯。用孝順這種名義避開婆媳紛爭的男人,實在太沒出息了。」

我趕緊乘勝追擊,「所以,當年老爸去當兵,卻堅持懷孕的媽媽一定得住在娘家,不也是這麼打算的嗎?」

老爸臉紅了,慌慌張張的差點連酒都灑了,「呃?呃…那是…咳,那時你母親還是個孩子呀…」想到當年,老爸的表情都溫柔起來,「外婆對媽媽當然會關懷備至,奶奶就嚴厲多了…把自己嬌嫩的太太放在家裡,和自己親愛的媽媽自相殘殺,我看你大伯的例子就夠害怕了,何必加我一個?母子關係再怎麼吵,也吵不散的,婆媳關係可是很脆弱的,一個環節不對,永遠是敵人。」他笑笑,「我讓奶奶罵罵沒什麼的。大家有點距離,才不會反目。現在奶奶和你媽這麼好,就是住得遠的關係。」

「所以,」我接下去說,「我搬出去住,將來結婚也在外面,才不會讓我兩個最親愛的女人彼此爭執痛苦。我覺得我很理智。」

爸爸被我這麼一堵,愣了一下,「…你說得也有道理。但是,結婚還這麼久的事情,先緩緩吧。別讓你母親太難過。這樣她會覺得自己的孩子被搶走,反而恨上了阿雅。」

也對。「我會考慮的,爸爸。」深夜裡,我跟爸爸乾了一下杯子。

被搶走…我不是沒考慮到這個。

從小媽媽就偏疼我。渴望有女兒的媽媽,發現自己再怎麼努力也生不出女兒,就把心力都投注在我們兩個身上,尤其是我。

小的時候她喜歡把我扮成女孩子,走到哪裡都帶著我。一直到國小我會抗議了,她買給我的衣服也以中性偏多。但是,她又歉疚沒給我個男性化的外貌,生活再苦,都讓我持續練武。

我的媽媽…一直都像個可愛的少女,生活在這個小小的城堡。家裡的幾個男人都不約而同的把她當公主看待。我和弟弟從小就會搶著做家事,你很難對自己少女般的母親揮汗視若無睹。

她跟我講話的時候常常會紅著臉,「可法…來一下…你看媽媽這件衣服好不好看?妝化這樣會不會太濃?」

上街時會開心的像個孩子,快快樂樂的掛在我臂彎。全心依賴愛護家裡的每個人似珍寶,而我,正是她心裡最心疼的那一個。

不跟她說話,我也很難過。只是我現在屈服了,將來她和阿雅勢必要戰鬥一生。

我不願意。

但是這樣持續冷戰也不是辦法…

「史可法!」教授皺著眉,「我在問你問題。」我清醒過來,唉,meeting的時候,想這些做什麼?

回去的時候,買些雛菊吧。媽媽最喜歡雛菊。將來的事情還這麼久,現在還是不要讓她太傷心。

正在買花,手機響了。

「阿法?我是阿雅啦!伯母住院了,你趕緊通知伯父和可威…」我全身的血液都凍結了。

問清楚了地址,我跳上計程車,一面打電話給爸爸和弟弟。

為什麼要惹她生氣呢?就算是為了未來…我早就不該跟她冷戰了!我以為自己很成熟,事實上卻這麼幼稚!

自責得想一頭撞死。我到了醫院,門口正好遇到無頭蒼蠅似的爸爸,「點翠,點翠她…」

「哥~爸~這邊啦~」弟叫著,「手術室在這邊~」

我奔過去,看見阿雅虛弱的坐在椅子上。

「我媽怎麼了?」一把抓住她,「什麼事情?」

「沒事沒事,」她安慰我,輕拍我的右手上面有著縱橫的傷痕,「醫生說,伯母子宮外孕,引起內出血。別擔心,醫生在處理了。」

爸爸抱住頭,「都是我不好。不該她十六歲就讓她懷孕…害阿法不像男生,現在又害她子宮外孕…」

爸爸…你想太多了…

「怎麼回事?」我向護士小姐要了些碘酒和棉花,幫她擦手上的傷口。

「今天可威來找我。」她有點不好意思,「我想想,他說得也對。我和爸爸感情好,不想他傷心,你和媽媽的感情也好,也不想她傷心。你都願意為我被老爸考試了,我怎麼可以躲著不出聲?還是跟伯母談談的好,躲又躲不到一輩子。」她搔搔頭,「但沒想到去找伯母的時候,她剛好昏倒了。這下子想考什麼也考不到。」

「那怎麼會把手弄成這樣?」有些傷很深,把皮和肉硬扯開。

「嘶…這沒什麼啦。我等不及鎖匠,所以跟鄰居借了鐵鉗把鐵門的鐵絲網剪開…啊,你回去要記得修理鐵門…然後用衣架子很快就把鐵門打開啦…啊…輕一點…」阿雅的眉毛皺得緊緊的。

用力抱住她。我心愛的女人,救了另一個心愛的女人。這兩個女人,是我一輩子的最愛。

媽媽醒了以後,一直很沈默。

「我還是不想要一個這麼高大的媳婦兒,」我不做聲,她想說什麼就讓她說好了,「但是,沒有多少女孩子有這麼好的應變能力的。唉,我的命裡只有男兒嗎?像是多了個兒子一樣。」她嘆氣。

咦?這表示她不反對了?我大大的鬆了口氣,把雛菊插起來。

爸爸一進來,媽媽又哭了,「嗚嗚…志民…人家本來想生個女兒的…這下子真的什麼都生不出來了啦…」

「唉呀,可法可威都大了,就要有孫子孫女了,不要這樣…」爸爸也哭了,「萬一…如果有個萬一…你叫我怎麼好…拋下我一個,叫我怎麼好…」

我的天…四十幾歲的人了,還在那邊演瓊瑤。我的雞皮疙瘩起得老高。

「我回去準備中餐。」當然知道沒人會理我。

好吃的弟弟垂涎我煮的義大利麵,一定要跟我到醫院去,剛好阿雅的爸媽也怪客氣的想來探病,一大群人浩浩蕩蕩的帶著義大利麵和水果到了醫院。

才開門呢,就聽到阿雅的吼聲:「將來生個女兒讓妳玩總可以吧!拜託妳別哭了呀!」

「妳說得唷,」媽媽笑嘻嘻的,「頭胎一定要生女的。」

不知道媽媽用了什麼小手段,我笑出來,「我聽到了。」

「我也可以當證人。」可威也答腔。

看見阿雅呆在原地,臉色又紅又白的,伯母笑出來,「這孩子就是不知道該含蓄些。」

「別笑她了,」伯父說,「阿雅妳別逃呀~喂~」

這下妳賴不掉啦!哈哈~

唉…但是交往快兩年了,還只牽牽小手,親親小嘴…要到哪天那個女兒會出生呢?

突然覺得媽媽的孫女離我們還好遙遠…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