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生 七、收入篇

其實,我一直在等阿法畢業。

還在唸書戀情就開花結果實在不太好,我不希望影響他的學業。雖然不適應教育制度(從小就為了被女生追和打架煩惱,怎麼能夠適應老師奇異的眼光?),還是盡力完成大學學業了。

研究所…算了,我沒那麼愛唸書。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阿法既然念了研究所,就不該比別人晚畢業。為了戀愛妨害他的學業,我不希望如此。

「放心啦,老師還希望讓我早點畢業呢,」他總是老神在在,「我的進度總是超前的。」

但是,我還是希望能沒有壓力的在一起,不用擔心妨害人家的前途。

沒想到,畢業才是麻煩的開始。

就業問題幾乎不成問題。連學校都希望把他留下來,工研院也希望他去報考。

「念了二十幾年書,學校已經看膩了,我也不喜歡公家機關。」

最後他選了四海製藥的研發部門。

「現在薪水是少了點,」他很開心,「但是,這家藥廠歷史已經很悠久了,升遷管道又順暢,只要做出成績,我們結婚後就不用為了生活苦惱。」

為了結婚預作準備…我當然是很高興的…聽他這麼說,我的臉都紅了。

阿法一開始上班,就開始存房屋的頭期款,他對未來有計畫,我、我當然是很開心的。

但是,也不用這麼龜毛吧?!

「妳把錢拿出來幹什麼?」一起去吃飯,他把帳單搶過來,「我現在是有收入的人,為什麼還要妳付帳?」

「你的錢都存起來要買房子,」我一把搶回來,「而且,是我要來這家餐廳的!為什麼我不能付帳?」

他又搶回去,「是我同意要來的!再說,我是男人,本來就要付帳的!」

我們幾乎在門口打起來,結果被撞見的哥哥付了帳。

「他要付,就讓他付呀。」氣得連讓他送都不肯,直接坐上哥哥的車,「他是男人…咳,就算怎麼看都不像…本來就該付帳的。」

「誰規定的?」我把車窗搖起來,好讓怒氣散發一些出去,「他的錢全拿去存了,一個月只有五千塊過日子欸!這麼一頓飯就去了一半,下半個月叫他怎麼過?我又不是沒工作沒薪水,我的薪水比他壓倒性的多欸!」

「本來嘛,阿法真是的…」哥哥嘆口氣,「把自己當女的,你當男的,豈不是天下太平?」

我從皮夾裡拿出三千塊,「路邊停一下車。」

「幹嘛?妳想吐?」他一停車,我馬上把錢塞給他,「錢還你,這樣…我才可以揍你!」

我覺得哥哥是有癮的,哪天不挨我的拳頭,他渾身不舒服。

回家洗過澡,阿法還是沒打電話來。

每次都這樣!吵過架就不打電話了!我受不了這種巨蟹座的笨蛋!我再也不見到他了!

說是這麼說,第二天來接我下班,我還是乖乖的下樓。

「哪。」他把錢給我,「記得還哥哥。不能平白讓人家請。」

「你…」我緊緊握住拳頭,省得把他打飛出去,「你怎麼這麼討厭!告訴你,我已經還哥哥啦!」

「我也告訴妳,我是男人!絕對不讓女人付帳!」他也很大聲。

我把那三千塊往地上一摜,氣沖沖的走了。

每次都這樣!為了誰付帳發脾氣。以前他還沒畢業的時候,如果去貴一點的餐廳,我們都是各付各的,有時我付,他也只是苦笑著,說,「以後我畢業了,一定會付帳。」

我從來不介意付帳的!我又不是不知道,他對未來有著什麼樣的計畫,所以才希望讓他負擔輕一點的。

今天還是沒打來。居然為了這種小事不打來…我趴在床上哭。

一整天精神都很委靡,連要升組長都不讓我開心。

「阿雅,妳神經啦?」燕姊覺得奇怪,她已經升上去管理網管部門,還是常常回來串門子,「組長快榮升分公司當部長去了,妳就要當全公司最年輕的組長了欸!為什麼不開心?」

「男人是不是討厭女人賺錢比他多,職位比他高?」我抬起頭來,「為什麼這樣會讓他不開心?」

「咦?阿法嗎?」燕姊有些訝異,「我也不懂。男人是很怕女人比他強的。或許他們天生自卑吧。」

「沒錯。」喵喵也過來插一腳,「聽說男人沒有子宮,生不出孩子,所以一直忌妒女人。只好努力比女人厲害來建立自己自信心,書上都是這麼寫唷。」

「你們不工作,嚼什麼舌根?」組長嚷著,「真奇怪,我們公司風水不好嗎?為什麼寫程式的全是女人?」

「妳看,忌妒的男人出現了。」喵喵伸伸舌頭,回自己位子。

「妳胡說啥?死小喵!快把妳的作業交出來!」

子宮?忌妒?自卑?我覺得這群女人的說法滿可疑的。

「什麼呀,當然不是這樣!」哥哥快笑死了,「其實,這是一種求偶儀式唷。」

求偶?

「就像是有些鳥類會啣死昆蟲或吐出來的反芻物給母鳥,表達求偶的意願。如果母鳥吃了,就表示接受公鳥的求偶。人類也是動物的一種,這種求偶儀式還存在呀。阿法搶著付帳,只是不違背這種求偶的本能而已。」

死昆蟲?反芻物?噁…想到就噁心。我也不太相信哥哥的說法。

誰的口袋有錢,誰付帳就好了,不是嗎?我們不是準備結婚的兩個人嗎?家庭,難道不是兩個人準備一起建立的?誰出不都是一樣的?

今天還是沒有電話。含著眼淚,朦朧快睡著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

「阿法?」我哭出來,「你這王八蛋!你不知道,五分鐘,護一生嗎?」

「啊?」他的聲音聽起來疲憊又困惑。

「你每天花五分鐘打電話給我,就可以保一生平安,不是很划算嗎?」我對著手機叫,「你怎麼可以吵架就不打電話!那結婚以後吵架,你是不是就不回家了?!」

「吵架?我們什麼時候吵架了?」他的聲音很驚訝,「沒有呀,昨天我太累了,忘記打電話,想起來已經很晚了,所以…」

哭得很厲害,我這才知道,我有多麼喜歡阿法,他的一通電話對我多麼重要…只要有一點點可能危害我們未來的事情,都會讓我很惶恐…

「你以後不可以忘記…嗚…再晚都要叫醒我…」

「傻女孩,我忘記打去,妳可以打給我呀…為什麼一定要男生主動打電話?」

「你不也堅持男生要付帳?!」我不服氣。

「我現在連妳吃飯的錢都不付,將來怎麼有擔當養妳?」他總是有理由,「我們不要為了這種小事生氣啦…明天給妳禮物唷,準時下班,好嗎?」

含著眼淚入睡,嘴角還有笑意。

是什麼禮物呢?他帶我到小公園附近的一棟公寓,爬上三樓。

「不是新房子…」一起站在陽台,他有些歉然,「不過,看得到整個小公園。」隔著公園不遠,就是我家。

「離我家也不遠,剛好是妳家和我家的中線。坪數不大,只有二十幾坪。不過,我不想生太多孩子,應該夠住了。」

難道…

「如果妳喜歡,我就把這裡買下來。」

我張著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衝動的抱住他。

後來?後來我付了一半的錢,真的把房子買下來啦!不過我的積蓄也花光光,換來權狀上和阿法並排的兩個名字。

以後吃飯,真的都讓阿法付帳了。

小吃攤那麼多,再怎麼吃,也吃不了三五百塊,日子還是過得挺好的。

只要能在一起,蚵仔麵線也勝過燕窩魚翅唷。

搭配蚵仔麵線的可是阿法鑽石級的笑容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