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生 七、收入篇

早該畢業了。

說真話,我已經快被學校生活煩死,念了這麼多年書,我真覺得夠了。再加上有了阿雅,我更渴望能向人生的目標走去。

我並沒有什麼大志向。我最希望的是能夠有分穩定而喜愛的工作,跟心愛的人在一起,閒時能夠到處旅遊,準備夠了,就生個孩子。

【Google★廣告贊助】

人生苦短,簡單平凡就是幸福。我不期待轟轟烈烈的戀情或是震古鑠今的大事業,那讓別人期待吧。我只要買得起房子,有分好工作,能夠把阿雅娶回來,這樣就滿意了。

只是沒想到,畢業雖然能夠讓我的目標逐步達成,我和阿雅卻越來越容易吵架。

畢業不是失業的開始麼?我卻為了畢業要到哪邊就業煩惱得要命。不景氣似乎影響不到我,連老師都想留我下來,工研院也再三邀請。

最後我還是選了四海製藥,名義上當然說得堂皇,升遷管道順暢,真正的理由是…

四海製藥研發部門離阿雅公司只有兩個站牌。

這我當然不好意思說,黏成這個樣子,有損男人的顏面。

就是這顏面問題,我和阿雅才會越吵越兇。

就像今天,又為了誰付帳的問題,搶帳單搶到翻臉,眼見就要在餐廳門口打起來了,阿雅的哥哥險些被我們打個正著,他愣了一下,「這麼激情?激情應該回家去,在這裡公然表演幹啥?」

問清楚了我們搶帳單,他把帳單拿過去,「好吧,一起讓我刷卡吧。我正好缺點數。」

阿雅卻氣鼓鼓的跟著哥哥回家去。

這個笨女人。我已經就業快半年了,居然還為了帳單跟我吵個不停!我是男人欸!哪有可能讓自己女人付帳的道理?

「奇怪,你以前跟阿雅出去,不是各付各的?」弟弟覺得奇怪,「現在為了帳單搶到吵架?」

「以前怎麼同?」我沒好氣,「那時我在唸書呀!研究生的薪水有多少?光應付日常生活都吃力了,不得已才各付各的。要不是阿雅堅持,我還不好意思哩。現在我有收入,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女人付錢?」

「老哥呀,你別嫌了,阿雅是難得的好女人勒,」他拍拍我的肩膀,「願意替男朋友著想,吃飯都挑便宜的地方,也不要首飾,也不用香水,更不用三節獻花獻果,這麼懂事的女人哪兒挑?看我交過的女朋友,哪個不是樣樣都要的?也不想我一個學生,還得家裡拿錢哩。害我這麼辛苦的打工…唉…大姊姊果然比較好…」

「你可別讓媽媽知道你的『大姊控』,」我推了他一下,「阿雅跟我同年,也不是每個跟我同年的女人都會想。」媽媽的可愛媳婦兒大約一輩子沒希望了…

其實,大部分的女人都希望男人養她一輩子,只有我家阿雅情形特殊。

大概是她跟女人出門慣了,所以掏錢掏得可比快槍手。

我當然知道她為我著想。她總是說,她也有工作收入,希望我不要這麼苦自己,「為什麼只留一個月五千塊的預算?」她很苦惱,「哪夠加油吃飯?」

傻阿雅。加油加得了多少?吃飯公司又有伙食,我又不用花錢。每個月上繳一萬塊給爸媽,媽媽還總是推著不用不用,還是我應塞到她皮包的。這半年我沒帶她出去旅遊半次,她甘之若飴,已經很愧疚了,若不是想到夢想的房子,真想拿出積蓄帶她去京都。

而且為了這頓大餐,我已經節省了半個月,根本不用擔心什麼,為啥還跟我這麼搶著帳單?

有收入的男人讓女友請客是種恥辱。

想打電話,發現一點多了。唉,明天去找她吧。這樣吵架算什麼?

「阿法,你的腦子裝水泥?」阿光瞪著我,手裡還拿著燒瓶,「女朋友願意請客有什麼不好?!上回去吃肉羹麵讓女朋友給錢,擺了兩天的臉色給我看,我還不知道為了什麼哩!這麼慷慨的女朋友哪兒找?」

「就是說啊,」小劉搖搖頭,「那種活似男人婆的女友,也只剩下慷慨這種優點,不盡量利用,還待何時?我聽說她在日商寫程式,薪水讓人下巴掉下來勒!她又不欠這個錢,既然她要請客,何樂不為?」

我要忍耐。和小劉當同事不過半年,絕對不能在他下巴補上一個重拳。阿光的臉發白,拼命拉小劉,「哈哈…你不會生氣了吧?阿法…你要冷靜呀…」

「阿雅是我重要的女朋友。」我冷冷的說,「不但如此,我將來還要娶她為妻。男人要有肩膀,挑起養家活口的責任,要不然結婚幹什麼?還是一輩子打光棍吧。」我喝掉手裡的易開罐咖啡,「不要侮辱我老婆。誰侮辱我老婆,我就像這樣,」只用拇指和食指就讓那鐵罐凹掉,「捏斷他的脖子。」

小劉嚇得幾乎打破試管。

沒眼光的傢伙,居然說阿雅是男人婆?我就知道那種人只會想吃女人軟飯!

滿肚子不高興的去接阿雅下班,她也嘟著嘴,像是受氣了一天。可憐,不知道誰給她氣受。

嘆口氣,我還是把錢掏出來,「哪。」我把錢給她,「記得還哥哥。不能平白讓人家請。」我不喜歡欠這種人情,雖然我感激他替我們解圍。

「你…」她氣得眼睛冒火,「你怎麼這麼討厭!告訴你,我已經還哥哥啦!」

我也氣了,這不是在哥哥面前讓我難堪嗎?「我也告訴妳,我是男人!絕對不讓女人付帳!」

她居然把那三千塊往地上一丟,我半個月的生活費欸!低下頭去撿,她已經走掉了。

幹什麼呀?別人不知道我也就算了,連阿雅都不了解我?一肚子氣正想衝去拖她回來,偏偏手機這時候響了。

「兒子欸,」爸爸的聲音很興奮,「快來快來,你不是想找離雅人家和我們家近的房子嗎?趕緊過來看看,吳伯伯幫我們介紹了幾家附近的房子…」

看了看阿雅的方向,衡量一下,我還是決定去看房子。

跑了一整個晚上,結果在小公園附近找到了一棟三樓的房子。

一看到陽台,我笑了。正好可以看到阿雅跌倒那次的台階,多少甜蜜的往事回流到心裡。

房子格局方正,兩房兩廳,很寬敞,也很舒服。

「舊房子沒錯,沒有電梯。」爸爸跟我裡裡外外看了一遍,「不過牆壁沒有潮痕,房子還是乾淨結實的。就是小了點。」

「三樓要什麼電梯呢?我們頂多生一個小孩而已,這麼大,夠住了。」我站在寬敞的客廳,牆上還做了頂到天花板的整面書櫥,「我很喜歡,價格大概也還能接受。」

「兒子呀,如果你喜歡,我和你老媽商量過了,就當父母親買給你們倆當結婚禮物吧。」

你看,我知道父母一直都非常愛我。

「爸,你不覺得,我應該自立自強的買下自己的第一棟房子嗎?」我注視著爸爸,「我要是沒辦法給阿雅一個家,沒資格結婚的。這是我人生第一場考試,爸媽別替我作弊。」

爸爸笑著搖頭,「可法,別人的兒子恨不得把父母的皮剝下來賣錢,你這樣子,讓我們父母該說什麼好?你願意努力,爸爸當然很高興。只是,你也不用太『用力』的證明自己是男子漢呀。不管你的外貌如何,男子漢不是這樣刻意界定的。」

我是這樣子的?原來我還不成熟。

「聽可威說,你和雅人為了付帳的問題吵架?看不出來你這麼大男人。我兒子長大了,我該高興還是難過呢?」爸爸和我一起坐在空無一物的客廳望著陽台外的星星。

「爸,我只對自己愛的女人大男人,」阿雅是值得我大男人的,「真正的大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吃苦。」用手肘推推爸爸,「我會這樣,也是爸爸做榜樣給我看的。」

「這個…」都這麼快四十幾歲的人了,講到媽媽還臉紅,「阿…不是打算疼她,娶她回來幹嘛?只是你媽也跟我吃了很多苦…」語氣很感傷。

「謝謝爸媽啦。你們已經給我很好的基礎,所以我才能讓阿雅不吃苦。」我輕輕的說,「我當然知道阿雅沒有我,她也是個很有能力的女人。但是…我不希望她硬捱著可能會不愛的工作。如果有一天,她煩了,想回家休息,我得先準備好溫暖的家給她回來…」

阿雅睡了吧?這麼深的夜裡,她做了好夢嗎?明天打電話給她,讓她一起來看看我們未來的家吧…希望她會喜歡。

哪知道第二天研發部門出了差錯,前面的實驗幾乎前功盡棄,我苦苦的做著實驗,才找到殘餘的乳酸菌。

「再讓它死掉,」我瞪著小劉阿光,「我就宰了你們下去培養新菌株!」

他們倆心虛的笑,我累得沒力氣揍人。

回到家,已經快一點了。躊躇了很久,還是打了電話。我已經兩天沒聽到她的聲音了。

「阿法?」她哭起來,「你這王八蛋!你不知道,五分鐘,護一生嗎?」

「啊?」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我只知道六分鐘護一生。不過,那不是子宮頸抹片嗎?

「你每天花五分鐘打電話給我,就可以保一生平安,不是很划算嗎?」她尖叫的聲音幾乎震碎話筒,「你怎麼可以吵架就不打電話!那結婚以後吵架,你是不是就不回家了?!」

「吵架?我們什麼時候吵架了?」我嚇了一跳,「沒有呀,昨天我太累了,忘記打電話,想起來已經很晚了,所以…」

她哭成這樣,就因為沒接到我電話?想笑,卻覺得心都柔軟了。

「你以後不可以忘記…嗚…再晚都要叫醒我…」

「傻女孩,我忘記打去,妳可以打給我呀…為什麼一定要男生主動打電話?」

「你不也堅持男生要付帳?!」

我的天,她還記得?我都快忘記了。

「我現在連妳吃飯的錢都不付,將來怎麼有擔當養妳?我們不要為了這種小事生氣啦…明天給妳禮物唷,準時下班,好嗎?」

她會喜歡這房子的,我知道。

「如果妳喜歡,我就把這裡買下來。」她抱住我。兩個人都坐著的話,其實身高就不是什麼問題,我照樣能夠擁她入懷。

後來?她還是很拗,不讓她出一半的錢,權狀上她不肯有名字。這次我讓步了。她說得對,家是兩個人一起打造的,所以出一半的錢很正常。

「以後吃飯都是我付錢的!」我不放心的再加一句,「妳不准再跟我搶帳單!」

她同意了。

不過,後來我們都去吃夜市,我對這個女人,實在沒有辦法。

「阿法,我收入和職位都比你高,是不是會讓你不高興?」不知道憋了多久,她小心翼翼的問。

「為什麼?」我覺得奇怪,「這是妳努力的成果,我覺得與有榮焉,為什麼要不高興呢?」

「搶帳單不是為了要比我強嗎?要不然…是求偶的表示嗎?還是你忌妒我有子宮,可以生小孩,所以…」

這是誰教她的怪觀念?

「吃妳的蚵仔麵線啦!」

我自己卻笑得幾乎吃不下去…她真是太可愛了。

隔著熱騰騰的霧氣,她的笑容,給我百萬美金都不換呢!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