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生 八、懷孕篇

應該是月色太好了。

在自己的小窩,擁著自己心愛的人,喝點小酒…自制力總是會薄弱一點。

我當然知道阿雅只是天真,所以才會問這些尷尬的問題。聽到她沒有經驗的時候,我呆了一下。

慘了。我也沒有經驗。但是,這怎麼能承認呢?聽說女生都討厭處男。

【Google★廣告贊助】

「這個…這個…」我咳了一聲,「妳知道的,當兵的時候學長都會帶我們…呃…去轉大人。妳知道的。我不能不去。」

「那時候你還沒遇到我!不用解釋。」她鬆口氣,「也好,要不然,兩個人都沒經驗,將來怎麼生小孩?」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的確,和阿雅獨處的時候,我的確都轉著壞念頭,轉歸轉,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做。

打小我就煩惱這問題。小四開始,就有同學把A書A漫A片拿到學校流傳,只是怎麼傳,都不可能傳到我手裡。那群笨蛋男生,全臉紅的看著我,連看都看不到。

長大起來,他們一起約著去看A片,我若要跟,他們就改口要去看戰爭片,我實在想打人。

「我是男生欸!」氣死了,「你們排擠我?!那我不要跟你們一起下課了!」

「阿法,我沒辦法對著你這麼漂亮的臉看A片…」他們的聲音越來越小,「總覺得好像跟女生一起看…」

除了痛扁他們一頓,實在沒辦法發洩我的怒火。

我也不好意思跟弟弟借,讓他知道我連A片都沒看過,實在太遜了。自己去買,賣A片的人要跟我約會,我跑得跟飛一樣。

實在太慘了!

直到當兵,學長半開玩笑的拖我去妓女戶,把我扔進房間裡,那個女人躺著,腳好像不方便,裹著髒兮兮的紗布,「欸,小姐,我們不做女客人喔。」

「我是男的。」沒好氣。

跟沒有感情的人怎麼做呢?她又受傷著。

「阿是男的不會過來?」她眼睛還看著電視。

嘆口氣,「妳的紗布多久沒換了?」她奇怪的回頭。

「這樣不容易好。有沒有急救箱?」我看不下去,找了急救箱幫她換藥。

後來這個小姐幫我掩護,每次我都去找她,省得學長繼續煩我。後來聊成了朋友,有時候我幫她多買幾節讓她睡覺,結果外面傳說我可以連續三節,勇猛無比,同袍羨慕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

錢是花了不少,買到清靜,卻沒有買到經驗。

但是,今天月色這麼好…阿雅這麼可愛…

我的呼吸突然不順暢,「阿雅…妳想知道怎麼生小孩嗎?」

她的臉馬上紅起來,粉嫩的像是水蜜桃,「我…我…現在還不能生小孩…我們還有…還有房貸…」

那就到三壘好了。現在真的不是生小孩的時候。突然覺得後悔,應該隨身帶保險套的。

輕輕吻她,「我不會害妳懷孕的。妳…妳想知道嗎?」

別看她這麼高大,皮膚真的好好,好滑嫩…只到三壘,我就受不了了…發現自己快要的時候,趕緊跳起來,跑到廁所解決。

下次一定要全壘打。

馬上去 7-11 買了保險套,犧牲了好幾個才學會怎麼用。下次…下次就可以達陣了…

不過這個下次,卻一直等不到機會。 :~~

阿雅升了組長,忙得昏天暗地,我們又奉命要生一種新的酵素,天天鑽在實驗室裡打拼,見面就很不容易了,哪談得到「達陣」?

所以,上班時間阿雅來找我,頭昏腦脹的我還是滿開心的,畢竟快一個禮拜見不到面,但是看到她滿面淚痕,又覺得不對。

「怎麼了?」緊張得抱住她,發現她在發抖。

「怎麼辦?我懷孕了!」她哭得幾乎斷氣。

「懷孕?」我獃住了,「真的嗎?我要當爸爸了?!」

「這不是重點啦!現在沒有半毛錢,怎麼生小孩?你騙我你騙我…你說不會懷孕的…」

「但是…」只到三壘,也會懷孕嗎?說不定我不小心出來了一點點…「的確有懷孕的可能,只是機會很小呀…」

這樣真的會懷孕?!

看她這樣無助,我毅然請假出來,阿光小劉呼天搶地也沒用。

雖然不是結婚的好時候…但是,孩子來了就是來了,說什麼也要生下來。結婚吧,反正早就打算結婚了。

不知道阿雅是太害怕還是慌張,居然堅持不要孩子。

我生氣起來,兩個人在咖啡廳大吵特吵,白目的路人還以為阿雅逼我拿掉孩子。

我真不懂這些人的眼珠子怎麼長的?!這麼明顯的事實還看不出來?我是男的,阿雅是女的!不過,總不能因為路人白目,就把路人的頭打爆吧?我還是把暴怒的阿雅拖出來。

「…妳不是說真的吧?」我沈重的說,「殺掉我的孩子?」

她哭了起來,抱緊我。嗅著她的髮香,覺得一陣心酸。她還是孩子呢,都還這麼天真無邪…

「我知道妳害怕,雖然我也害怕。」我抱住她,「總會有辦法的,那是我們的孩子呀。只要在一起,一定有辦法渡過這些難關的。只是…對不起,要讓妳吃苦了…」

我哭出來。這麼娘娘腔的舉止,讓我自己吃驚。但是…想到阿雅將要受到的生育之苦…未來的艱辛…覺得自己好無能為力。

「剛剛你跟我求婚嗎?」她哭過的眼睛晶亮,「我也跟你求婚吧。請你跟我結婚。這樣才公平。」

對著她微笑,她也微笑,那笑容多麼堅毅有力。

回去跟媽媽說要結婚,她凍住了兩秒鐘,「不是說後年嗎?」

「不想等了。可以的話,下個月我們就想結婚。」也等不得,「媽媽,請妳和爸爸去提親。」

她嘆氣,「我還不到五十歲,就當了婆婆…早一點的話,明年就成了奶奶…我的人生哪…」她哭起來。

「媽媽…」

她揮揮手,「孩子大了,這是應該的。難道要再耽誤你幾年?男人青春也是有限的。我會跟你爸爸說。」

但是她在燈光下看相簿的背影是多麼寂寞。

兩邊都瘋著辦婚禮,我和阿雅卻發著抖,一起站在婦產科前面。

我不能進去,只能在診療室外面踱方步。我怕?我怕極了。我想到媽媽的子宮外孕,我想到生產這樣危險。這道門隔著我的妻兒,許多過去聽過的恐怖傳說一起湧上來,媽媽在病床上嘆氣的說:「生得過,麻油香。生不過,四塊板。」

我心裡是多麼的害怕。

羨慕這些冷漠著臉坐著的男人。挑剔著生男生女,我卻只能發著抖,希望一切平安就好。

「周雅人的家屬?」護士臉色古怪的叫著,我的血液幾乎抽離了。

「我是。」她看看我,「周雅人的未婚夫呢?」

「我就是,」實在懶得解釋了,「我是男的。」

我看著雅人也神情古怪的坐在裡面,醫生在擦眼淚。

情形這麼糟嗎?

「請告訴我,你們做了什麼,所以…『懷孕』了?」

咦?不是壞消息?

「那個,」阿雅雖然尷尬,還是很勇敢的說,「那個…那天我們都脫了衣服…」

「然後呢?」

問了那天的情形,醫生表情古怪的轉頭看著我,「你…你有沒有把陰莖放進她的身體裡?」

「沒有。」只有三壘,「但是,有時候很微量的精子也會讓女人懷孕呀。」

靜默了兩秒鐘,大夫和護士都爆出響亮的笑聲。

阿雅沒有懷孕?!我們這對沒有經驗的傢伙,把腸胃炎當懷孕,擺了個超級大烏龍,被醫生和護士譏笑得要死。

雖然非常丟臉,他們卻好心的送了我們「教學光碟」回家看,多年的疑惑迎刃而解。

原來如此!

我的保險套派得上用場了!嘿嘿冷笑的接近阿雅,終於可以達陣了!

感覺真好~好得不得了…

「阿法,好像不是這樣唷。」阿雅沒有呼天搶地,還是很開心的樣子。聽阿光說他女朋友第一次歇斯底里的要命,差點把他嚇死了。幸好阿雅很正常,「…為什麼要射在女生的肚子上?難道精子是透過肚皮吸收的嗎?難怪你以為我會懷孕!人體真的好奇妙喔!」

連我這麼沒經驗的人都知道不是這樣,阿雅實在…那…那應該是所謂的體外射精吧?只是A片為什麼要這麼拍,我就不了解了。

「不是這樣…」

「要不然是怎樣?」

「這個…」只好吻她,因為我不會解釋。

終於擺脫處男身分啦~我可以跟阿雅XXX,也可以OOO,那盒保險套,也不會放到超過保存期限…

我轉大人啦!真正變成男人啦!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