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生 九、結婚篇

「有錢沒錢,娶個老婆好過年。」

年前果真是結婚的旺季,公司一卡車人思春(春天都還沒到欸),大家都亂著結婚,跟結婚有關的產業,一點都不受景氣影響的強強滾,朝如喜餅和花座婚紗攝影還替我們公司員工全體打八折優待,賺得眉開眼笑。

我是因為烏龍懷孕事件才要結婚,沒想到連喵喵都要訂婚了,她和對方認識才半年。

【Google★廣告贊助】

其實,我還滿慶幸的。看喵喵為了雙方家長的龜毛疲於奔命,每天和未婚夫吵得不可開交,不禁為兩方家人之理性諒解感到高興。

「什麼?你不是說一切簡單就好?」喵喵對著話筒大吼,「現在弄得這麼複雜,根本就是遵古禮嘛!要遵古禮一開始說不就好了?現在我怎麼跟我媽交代?」

整個資訊室安靜極了,剛考進來的小男生嚇得臉都白了。我拍拍他的肩膀,他差點跳到天花板的日光燈上面。

「…你看,這個地方有個 bug …」完全不把喵喵的歇斯底里當一回事。

反正等一下倒水遞面紙,讓她靠在我胸口哭著抱怨一會兒就好了,她又會說那第一百零八遍:「我不要嫁給他了!我要嫁給阿雅!叫阿法去死吧!叫所有的男人去死吧!」反正她發脾氣和講私人電話的時間,會乖乖加班補回來。

我們的爸媽根本不插手管我們婚事。阿法的爸爸丟了五十萬借他,我媽媽亂著辦我的嫁妝,也不管我們大餅小餅婚紗請客在哪裡請誰,他們清閒,我們也樂得清心。

最幸福的是,下班一起去試吃喜餅,從有品牌吃到沒品牌,從中式吃到西式,兩個人吃了一個禮拜,臉都圓起來。

「我胖了。」真苦惱,也不過天天試吃喜餅,居然胖了兩公斤。

「沒關係,這樣氣色比較好。」阿法倒是不以為意。

最後決定了街角的麵包店,好吃,用料紮實,最重要的是,不貴。

本來以為結婚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

沒想到準備照婚紗照的時候,我突然不想結婚了!

走進第一家婚紗攝影,小姐堆滿營業式笑容,對著我說:「好帥的先生…」

…封殺。

第二家,小姐還是堆滿了笑容,對著阿法說,「好可愛的小姐…」

…封殺。

第三家,這次是個男的,「先生小姐,照婚紗嗎?」卻對阿法拋媚眼。

封殺!

要不然就貴得令人窒息,要不然照出來的人物像是遺照。快要跑斷腿了,我的火氣冒上來,「不要照婚紗照了!」

「不要氣餒,」阿法安慰我,「請客的時候,宴客廳要擺婚紗照呀,這只是小小的挫折…」

好不容易找到價格合理,品質優良,小姐很有經驗的一眼就看出我是新娘,我以為苦難已經結束…

這才發現是地獄的開始。

婚紗還不算太難找,畢竟加長裙擺不是太困難的事情。阿法的禮服也還好,稍微修改一下也頗英俊。攝影師很努力的幫我們拍個別的婚紗照,還稱讚我們很上相。

淒慘的是,我和阿法站在一起,畫面怎麼調都不對!

攝影師靜默了一會兒,「喂,拿兩本…不,三本電話簿過來。」

好吧,阿法是比我高了,攝影師卻嘆氣。想也知道,阿法的臉比我小一圈,怎麼照都不對!光看鏡子就知道了!

「不能讓新娘坐下來嗎?」攝影助理也覺得愛莫能助。

「……」我坐下來,攝影師僵硬在照相機後面,久久,還是嘆口氣。

「這樣好了,」攝影師放棄了,「我們個別用藍幕照,然後電腦合成在一起,好不好?這樣可以把你們的比例修得正確一點…」

我哇的一聲哭出來,抓起裙子跑出去。

「我不要照了!」趴在桌子上哭花了臉,「我就是不像女生!怎麼樣嘛!什麼婚紗照…我不要照了,我不要照了!!」

阿法抓抓頭,突然一笑,「還是可以照出畫面和諧的婚紗照呀。」

如果用合成的,我們何必一起照相?婚紗照不是拿來虛榮的,這不是一種影像的誓約嗎?但是…穿著西裝卻像新娘的新郎…穿著婚紗卻像是新郎的新娘…我跟阿法果然不適合!

「誰說的?」他握住我的臉,「我們再適合也不過了。」他附在我耳邊輕輕說著他的主意。

「你~~你確定嗎?」我驚嚇得連眼淚都忘記掉,「爸媽會…」

「他們說,這是我們的婚禮。」他聳聳肩,「眼淚擦一擦吧,小姐,可不可以來幫我們阿雅補個妝?」

***

坐在餐廳的休息室,我光想到放在宴客廳的婚紗照就坐立難安。穿著雪白婚紗,手腳發抖,媽媽在哭,我覺得心酸又心慌。

阿法來敲門的時候,我連捧花都掉在地上。

天啊…這麼俊俏的軍官…就將是我的丈夫嗎?他幫我把花撿起來,向我伸出手。

這一交握,就托付了彼此的終身。

緩緩走向宴客廳,圍著婚紗照的賓客幾乎都張大了嘴,連我們的爸爸媽媽都不例外。

我們的確照出和諧的婚紗照,還擺了兩張出來。

「雅人!」爸爸快昏倒了。

「可法!」未來的婆婆也快昏倒了。

哈哈…等等一定會被電死…

這兩張婚紗照,一張是我和阿法都穿著西裝,眼神挑釁的望著鏡頭。另外一張…阿法和我都穿著新娘婚紗相擁著,溫柔的望著遠方。

不但這樣,我們連送客人的小卡也印這兩張,而我們的爸媽都不知道這兩張另類婚紗照的存在。

「雅人,」爸爸從牙縫裡擠出聲音,「等等妳最好有個合理的解釋。」

未來的婆婆還沒回魂,像是受了非常重大的打擊。

唉…前途多難哪…

其實還有更多這種另類婚紗照哪,只是藏起來。有一張阿法穿著婚紗,實在可愛得不像話,連我都覺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忍不住吻了他…

「委屈你了。」我望著清麗的阿法,這樣美麗的容顏,「我知道你很不喜歡別人當你是女人…卻還得配合我穿這樣…」

「阿雅也不喜歡別人把妳當男人,不是嗎?但是妳也穿了一輩子男裝呀。配合妳,是應該的。」他笑起來,點了薄薄口紅的唇嬌豔。我突然有個奇怪的想法,若阿法生為女人,我會不會愛上…「她」?

我居然不知道答案。

突然覺得性別不重要,外表不重要,一切都不重要…只要他是阿法就行了。

「阿法什麼形狀都不要緊。」我輕輕的說,「都是我心目中最美麗的阿法。」

「就算我禿頭大肚腩?老得沒有牙齒流口水?」他嬌美的臉很俏皮。

我點頭,望進他的眼底,突然覺得心都融化了…這一個吻,很長呢…

這張照片洗出來,攝影師和我們一起嘆息。「真是…好純淨…兩個天使哪…」

不過,這張照片被網路亂傳,標題叫做「兩個漂亮女同性戀的照片」,又是蜜月回來的事情了。

管他的。愛傳去傳好了,我知道阿法是男人,我是女人,這樣就夠了。

別人也不過是別人而已。對不對,阿法?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