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生 二、確定篇

「對不起,我不能和你繼續交往下去。」我對著阿法說,他張大了可愛的眼睛,瞪著我。

「啥?」

向他行了個禮,「對不起。」轉身離去,站在原地的他,呆住。

【Google★廣告贊助】

他沒追過來。那當然了,我這麼過分這麼突然這麼傷他的心的突然分手,他怎麼會追過來?

回到家,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正傷心欲絕的當口,媽媽和哥哥居然在門外閒聊。

「雅人怎麼了?房間怎麼像是關了狗在嚎?」

「媽,妳很過分唷,阿雅在哭啦。」

「哭?幹嘛哭?她在看什麼片子?鐵達尼?」

「不是,她只跟我ㄟ了神鬼傳奇,神鬼傳奇這麼感人嗎?阿雅的神經果然和一般人不同…長得高些,傳導神經也像恐龍…哇~媽也說妳的壞話,幹嘛只打我~」

一臉眼淚鼻涕的看著這群冷血的家人,「我殺了你!」撲上去發洩我的哀怨和怒氣。

「雅人~冷靜呀~」

嗚…

我當然沒要了哥哥的命,只是多了點瘀青。第二天,腫了兩個眼泡到公司,燕姊看見我,嚇了一大跳,「雅人…妳…」

無限幽怨的看了她一眼,轉頭對著電腦啪啦啦的改程式。

「好憂鬱…好帥唷…」旁邊的喵喵眼睛出現星光,和其他出現星光的女孩子,一起撲到我的身上。

「我不要好帥~我是女生呀~是女生呀~」受不了這種刺激,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乖乖…」燕姊抽了面紙給我,「一百八十公分的女生嘛…總還是女的呀…」

這算安慰?

「妳的阿法呢?小倆口吵架了?」

淚如泉湧,抽了抽鼻子,哽咽的說,「我們分手了。」

如果可能…我也希望和阿法一直走下去…

但是,憑什麼我該阻礙阿法的幸福?

「他們組裡轉來一個美麗的學妹。」擤了擤鼻涕,我跟燕姊說,其他的女孩子也豎起耳朵。

「阿法移情別戀?我們去砍了他~」其他的女孩子激怒起來。

若是這樣,或許我不會這麼難過。

去了他的實驗室幾次,這個美麗的學妹,很含蓄的表達對阿法的好感,但他一點都無動於衷。

那個美麗的學妹,身高只得一五五,和阿法站在一起,像是一幅賞心悅目的畫。男女朋友,是應該像這樣的。

「我…我喜歡學長…」那美麗的學妹含羞的對我說,「阿,姊姊,我不是要破壞妳和學長,我也很喜歡姊姊,所以…我會把這段感情擺在心裡頭…」圓潤的淚珠,沿著線條優美的臉頰滑下,掩著臉跑出研究室。

「我…我想了好幾個禮拜…還是決定分手…」

「阿雅,妳真笨!」喵喵叫了起來。

「我自己不在意,也要替阿法在意一下呀!」拼命的擦去淚水,「每次出去,阿法總是被盯著看,現在只有我們兩個,將來他的爸媽會說什麼?外面的人會說什麼?他會被人指指點點的…」

哭掉了大半盒面紙,頭昏得緊。

「雅人,妳到底是個女孩子,」廢話,「跟阿法外貌的確不搭調。好吧,我介紹一個和妳搭調的男生吧。」燕姊笑嘻嘻的說。

「不要,」一口就回絕,「就算比我高,走在路上,也像是同性戀似的。」

「不不不,雅人,妳是很可愛的。」燕姊握住我的臉,「交給我吧!保證妳脫胎換骨!」

「對呀,交給我們吧!我們是阿雅忠貞的親衛隊呀!」喵喵似乎燃燒了起來。

這…我突然有點害怕…

* * *

回到家已經九點多了,哥哥看了我一眼,說,「阿?來找阿雅嘛?阿雅出門去了,要不要坐一下?」

這小子腦神經有問題嗎?

「媽,有個可愛的女生來找阿雅~」

「是嗎?」剛洗好碗的媽媽笑咪咪的迎出來,「請坐請坐,生面孔唷~好可愛的印第安小姑娘…唔…有點面善…」

廢話!!!我是妳女兒呀!

「啥?!阿雅?妳變成女人了~啊唷~媽~阿雅又打我~」

看著鏡子,我自己都不太認得自己。長髮編成兩條辮子,穿著民俗風濃厚的衣裙,繫著羽毛項鍊,穿著交叉的涼鞋,薄薄的化了一點妝。

判若兩人。和我想起聊齋的畫皮。

但是…衣服好貴唷~幾乎跑斷了腿,才在天母的一家精品店買到我能穿的size。

我可憐的薪水…還沒放暖就… :~~

穿著這一身的「戲服」,就這樣去赴相親約會。

果然搭調…我第一次不用低頭思故鄉。

可愛的娃娃臉,燦爛的笑容,發達的肌肉,運動家的身材。

「我是宏國的,」笑咪咪,果然是運動員,「妳喜歡職籃嗎?」

「呃…」還沒來得及發言,接下來兩個小時,像是上了堂職籃歷史演進。

下次的約會改上世界職籃。再下次上籃球的拋物線與力學。

他…呃…的確是個好人…

「什麼?妳不會打籃球?」他驚訝極了,「這麼好的身材不打籃球太可惜了!禮拜天我們去打吧!」

這…我不喜歡打籃球…

籃球的話題令我坐立難安,試著跟他提起別的。

「傷心咖啡店?我不喜歡喝咖啡。咖啡會導致骨質疏鬆唷,這是運動員的大忌。所以…」

然後我聽了將近一個鐘頭的養生保健。

不對勁。我知道有地方不對勁。外貌再搭調,就是有不對頭的地方。

討厭籃球,討厭穿裙子,還有,橡皮筋咬住了頭髮,好痛。

因為他不是阿法。阿法對我談起化學時…其實我也不喜歡化學。因為是阿法…所以…

眼淚滴了下來。茫茫的穿過小公園,準備回家。

「不會這麼大的人站在妳面前,還打算繞過去吧?」

慘了,太想念,以致於產生幻聽了…

阿法一把抓住我的手,可愛的臉第一次噴火,「跟那種笨蛋約會有什麼樂趣呀!?那截身高能吃嗎?」

阿法…不行,我的決心…「不要隨便叫人家笨蛋,人家是籃球明星ㄟ!」

「妳討厭明星。」他冷冷的說。

之前跟他說了太多我的事情…「現在我喜歡了嘛!」

「到底為什麼?!我一直都愛妳呀!為什麼要分手!妳不要單方面決定這種事情!」

看著他宛如女孩子清麗脫俗的臉龐,為了你好…我硬起心腸。

「我們相差十五公分。」冷冷的,「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得保護你。但是,我是女孩子,」雖然外貌不太像,「總是希望被保護。他…他可以保護我。」

我的眼淚,不可以落下來…快步的走開,「學妹在等你…」

拼命的快走,這該死絆腳的裙子。

回頭看見阿法怒氣沖沖的追上來,我也緊張的快步,「你不要跟著我!…哇~」從台階一路滑到地上,眼前直冒金星。

為什麼女人要穿裙子這種麻煩的東西?這該死的厚底涼鞋怎麼這麼難走路?

「阿雅!阿雅!」阿法抱住我,拼命拍我的臉,「要不要緊?妳怎麼了?怎麼不說話?」

這樣打著我的臉,怎麼說話?

站不起來,腳扭到了。「你看,」我鎮定的說,「現在這樣,你也只能叫救護車,不能帶我回家。」

他看著我,我想,我的眼簾,淚珠都還沒乾。

「誰說的。」他脫下外套,包住我,「不要小看我!我當過兵才去念研究所的!我可是精實連中的精實排中的魔鬼班哪!」握著拳頭對我吼,「看清楚!我是男生!貨真價實有肩膀有擔當的男生呀!」

他一把把我背在背上。

「快…快把我放下來!」我抱住他的脖子,「我很重…」

「這世界上我只想背妳。」他怒氣沖沖的往前走,「怎麼會重?我還打算背一輩子。」

趴在他的背上,沒有說話,只是眼淚不停的滲進他的衣服裡。

回到家裡,空蕩蕩的,媽媽和哥哥不知道到哪去了。

他找了冰塊,敷在腫起來的腳踝,「只是扭到,應該沒有斷。」

互相凝視著,阿法…還是一樣可愛的面容,但…他的確是男生,準備讓我靠一輩子的男生。

誰也無法取代。

他吻了我的膝蓋的破皮,我俯下臉…

「雅人~我們吃宵夜回來了~」呃…怎樣解釋臉的密度如此小的緣故呢?

哥哥笑嘻嘻的抓著媽媽,媽媽拼命忍住笑,全身發抖。

「對不起,打擾了。媽,我們再去逛逛…兩個小時後才會回來,請繼續。」哥哥像是想到啥,「對了,阿法,面紙盒在茶几下面,柳丁汁不要到處亂滴…」

「…我覺得我們家大約要娶媳婦了…」媽媽和哥哥還邊說笑邊離開…

媳婦?吼~

我是女生呀!女生!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