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生 二、確定篇

我大概呆在原地很久。

不是我自誇,長到這麼大,即使泰山崩於面前都敢說面不改色。

弟弟跟學長打架,學長拔出刀子砍掉了他兩根手指,還能一個箭步踢飛刀子,跟學長叫,「別動!你現在還只是重傷害罪,在警察趕來前,不要再做出更多錯事!」冷靜的撿回那兩根斷指,現在老弟能十根手指完全的打電腦,還得感謝我的冷靜。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我卻被阿雅嚇住了。

分手?為什麼?

心裡湧起一股氣,連句解釋也不給,就這樣單方面的決定?她把感情當成什麼?

悶悶的回到研究室,瞪著酵素寶寶。是不是我太專注在實驗上面,冷落了她?我真的盡力把所有空閒的時間給她了。酵素寶寶如果不小心照顧,我的論文就跟著完蛋,完蛋怎麼畢業?畢不了業,怎麼跟她談未來?

我可是有擔當的男子漢。事業未成,何以家為?

怎一個煩字了得。

在實驗室裡走來走去,想打電話給她。一拿起話筒,又放下。

「學長,怎麼了?」學妹走進來,幾個學弟和同學愛慕的看著她,我倒是覺得還好,再可愛也不比我可愛。

「阿雅發神經,說要跟我分手。」同研究室幾道殺人的目光轉過來,我不知道他們生什麼氣。

「你這小子~~我就知道你會對不起阿雅~~」阿光衝過來,一把揪住我的領口,「你對欣柔…」

「阿光學長…」學妹目光悽楚的望著他,阿光像是青蛙看到蛇,居然張大了嘴巴,開始出神。

欣柔?對了,學妹叫做「楊欣柔」。

我對學妹怎麼了?我仔細想了很久,連和她說話都不多,她的實驗也不是我指導的。

阿雅的事情填滿了我的心胸,我也無心再想學妹的事情。

「學長…」欣柔學妹怯生生的跟我說,「阿雅姊姊可能是心情不太好,讓她冷靜幾天吧。等她氣消了,過幾天再跟她連絡,好嗎?」

阿雅是這樣莫名其妙兼小氣的人嗎?我想著她單純美麗的眼睛,覺得心都痛了。

或許吧。她如果想冷靜,那就讓她「冷靜」幾天好了。

當晚我翻了一夜,睡也睡不著。一直翻到天亮,這才濛濛睡去,醒來都中午了。

瞪著桌子上的電話,我下定決心撥到阿雅公司去。

「請問找哪位?」總機妹妹的聲音再甜美,我還是懷念阿雅那低沈卻柔軟的呼喚。

「請…請幫我接燕姊。」我的手心都沁著汗。

「喂?」燕姊輕快的接起電話,「燕姊,我是阿法。噓,別出聲。昨天阿雅莫名其妙的要跟我分手。我想了一夜,還是不知道為什麼。」

燕姊低低的笑聲傳過來,「哎唷,小阿法,你這樣聰明的頭腦,還想不出來?她今天傷心死了,說到底,她還是為你好呢。你那學妹呢?乾脆去追她好了,也不枉阿雅願意犧牲的一片心。」

犧牲?學妹?

靈光一閃,學妹莫名其妙的殷勤,和阿雅臉上的淚珠,所有的事情都串起來了。很生氣,非常生氣!為什麼我沒早點發現?

「我、絕、對、不、放、棄、阿、雅。」我咬牙切齒的。

「你確定嗎?」燕姊的聲音很溫柔,有點像阿雅的聲音,「你們外表太不搭配了。就算你現在不介意,將來也不介意嗎?將來你出了社會,跟高了你一大截女朋友走在街上讓上司瞧見了,怎麼解釋呢?女朋友異於常人?還是你犯了同性戀?對你有阻礙,也不是阿雅願意的。年輕人,許多事情要好好考慮,不要衝口而出。這幾天,你和阿雅都好好想想,你真的確定她就是你未來的唯一嗎?感情的事情,不要兒戲比較好。」

我不是兒戲。

在實驗室裡,瞪著儀器,腦子裡都是阿雅。阿雅的笑,阿雅生氣的臉,阿雅孩子氣發光的眼睛,阿雅頰上的淚…

「你在幹什麼?!阿法!你瘋了?!這是我要分離的酵素寶寶呀~~你居然抓去固定化了~~我這個晚上白熬了~」雙眼發赤的學長一把抓住前襟,我還是愣愣的,只覺得頰上有著幾行冰冷。

是淚?我真的哭了?

學長的臉飛紅,「阿法…你…你不要把那個梨花帶淚的臉對著我…」他撲過來,「只要你當我女朋友,我就不計較你破壞我的酵素寶寶…哎唷!我只是一時失去理性,你幹嘛打我?」他摀著臉頰。

放心好了,我只用了五成功力。算是對得起他了。

「阿法真的好漂亮唷…」學姊陶醉的看著我,「乖,誰欺負你了,姊姊擦擦眼淚…」

「學長…」連學弟都發起神經,「學長,是誰害你哭了?是誰?!我馬上去把他碎屍萬段!學長…我對你…對你…」

我賞他一記左勾拳,省得他繼續握著我的手揉。

夠了!這是瘋人院嗎?

「阿雅要跟你分手,你也不要拿我們練拳嘛。」阿光咕噥著。

我是遷怒,的確是遷怒。

悶悶的走出實驗室,月華初昇,晶光染遍了整個校園。沿著僻靜的路慢慢的走,欣柔學妹氣喘吁吁的跑上來,慢慢的跟在我後面。

「學長,你…你不要再傷心了…」她的臉慢慢泛出淡淡的粉紅,「我對你,對你…」

「我心裡只有阿雅。」月亮漸漸的被烏雲遮住,她可愛的臉龐也罩上一層陰影。

她悽楚的逼近,「阿雅會作家事,會以你為第一優先嗎?只要學長願意,我可以…」

「阿雅連電鍋都不會用。」我慢慢的說,「突然要加班,她會選工作放棄我們的約會。她不會洗衣服不會做菜,只要女人嫻熟的東西幾乎都不會。」睥睨的望她一眼,「但是我找的是人生同方向的夥伴。如果要女佣,一萬八就可以請到刻苦耐勞的菲佣,又何必奴役女朋友?」

轉身要走,她跑過來,硬衝進我懷裡,「學長…我愛你好久好久了,求求你…我會證明我比阿雅好…求求你…既然她要分手…你跟阿雅一起的時候,她能夠小鳥依人嗎?!」

為什麼有人覺得飛來豔福是件好事?這個「豔福」撞得我胸口瘀青。

「我若真要小鳥依人,我會去買隻文鳥。女朋友是要來小鳥依人的嗎?」我把她硬從我懷裡拔出來,「學妹,回去吧。我們想法差太多了。」

轉身走了幾步,她大叫,「站住!你敢走的話,我就喊強暴!」

這麼古老的招數都有人用?「你喊吧。」我連頭都不想回,招招手。

「我要告訴阿雅,你強暴我!」她氣急敗壞的這句話,讓我停下來。

目光冷冰的回望她,她居然全身都會發抖,「妳可以試試看。我不保證結果。」

也只是瞪著她,居然她會腳軟到跪在地上發抖。

我有那麼兇嗎?

弟弟拼命點頭,「你不知道嗎?只要你一瞪眼,看起來像是惡魔一樣呢,倩女幽魂都沒你恐怖…媽~哥哥又打我~人家說實話他也打我~」

我應該把他掐死才對。

「阿法,怎麼?你放棄阿雅啦?」燕姊笑吟吟的,「最近我介紹給他的籃球國手不錯呢,有機會大家認識一下。」

鬼才想認識他。「阿雅在哪裡?」

「你要去打架嗎?」我怎麼覺得他們一副看好戲的樣子?聲音實在太興奮了。

叉著臂膀坐在他們後面那桌,感謝最近咖啡廳喜歡擺這種莫名其妙的大盆景。

我衝出去打人了嗎?放心吧,他們的對話倒是讓我打了好幾個呵欠。這麼無聊的男人,阿雅居然熬得下去,了不起。

我和那白癡的身高差多少,我就比他優秀多少倍。你怎麼好意思打個白癡?欺負殘障人士不是正常人該作的。

不過,他敢吻阿雅,我可就沒把握了。

看阿雅無意識的閃掉,我心裡喝了一聲彩。

「不會這麼大的人站在妳面前,還打算繞過去吧?」

我冷冷的問,她嚇得差點跳起來。我的天…遠遠的看她還不清楚,現在一看…這是我的阿雅?我的阿雅比我想像的可愛好幾十倍!她自卑個什麼勁?學妹靠了那麼多粉塗牆,才能勉強跟她比一比呢!

一把抓住她的手,我氣得可以噴火,「跟那種笨蛋約會有什麼樂趣呀!?那截身高能吃嗎?」

她趕緊把自己的驚喜收起來,硬板著臉,「不要隨便叫人家笨蛋,人家是籃球明星ㄟ!」

「妳討厭明星。」

「……現在我喜歡了嘛!」

「到底為什麼?!我一直都愛妳呀!為什麼要分手!妳不要單方面決定這種事情!」難道真的是為了那個白癡學妹?不會吧?妳比她可愛太多了!

「我們相差十五公分。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得保護你。」誰要妳保護?妳在侮辱我男性的尊嚴!「但是,我是女孩子,總是希望被保護。他…他可以保護我。」

早知道我就該痛扁那個虛有其表的軟腳蝦!

她哭了起來,「學妹在等你…」

第一次看到穿著那麼長的裙子,還可以跑得跟飛一樣。

跑?我馬拉松練假的嗎?卯起來拼命追。

「你不要跟著我!…哇~」看她從台階滑到地上,我的心整個冰冷了。

天阿…我做了什麼…阿雅…阿雅!

「阿雅!阿雅!」我拼命拍她的臉,眼眶硬忍著眼淚,「要不要緊?妳怎麼了?怎麼不說話?」

「你…你這樣打著我的臉,我怎麼說話?」

她沒事!太好了,她沒事!我的心突然鬆了開來。只扭到了腳,這麼長的台階…算是萬幸。

「你看,現在這樣,你也只能叫救護車,不能帶我回家。」

這是侮辱…這,絕對是一種侮辱!我真的被激怒了!

「誰說的?!」我脫下外套,包住穿得薄薄的她,「不要小看我!我當過兵才去念研究所的!我可是精實連中的精實排中的魔鬼班哪!」握著拳頭大吼,「看清楚!我是男生!貨真價實有肩膀有擔當的男生呀!」

一把把她背在我背上。

「快…快把我放下來!我很重…」阿雅驚慌起來…

「這世界上我只想背妳。」怒氣沖沖的往前走,「怎麼會重?我還打算背一輩子。」

她哭起來真的很難看。但是,我好喜歡。小鳥依人有什麼了不起?你看過雄糾糾,氣昂昂的蒼鷹溫馴的棲息在手臂上嗎?

阿雅就是我的蒼鷹。

吻了她膝蓋的破皮,正想吻她的唇…哎…她的媽媽跟哥哥呀…總是在關鍵時刻出來壞事。

我當然知道柳丁汁不能亂滴啦。只是…這種事情要慢慢來嘛。嘿嘿…給阿雅最美好的回憶,是我的責任。不可以匆促了事。怎麼可以隨便在女孩子家的客廳就把人家怎樣了呢?最少要五星級飯店,三溫暖烤箱一應俱全,保險套避孕藥通通準備好,紅酒燭光晚餐一樣都不能少,這才能夠給我們的「第一次」最難忘的回憶!

我是男生,有擔當的男生呀。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