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生 三、性別篇

性別認同,並不讓我太困擾。

大約我一直很了解自己是男生,我也不愛男生,所以一直過得很自在。

真正讓我不自在的,是我那老是被賄賂,然後帶一堆愛慕信回家的弟弟。愛慕信就算了,情人節的那堆巧克力才讓我生氣。

【Google★廣告贊助】

男生送男生巧克力?!他們到底懂不懂巧克力的定義?拜託,沒有知識也要有常識,沒有常識也要會看電視呀!

「哎唷,有什麼辦法?嚼嚼嚼嚼…」塞了一嘴巧克力的弟弟跟媽媽一起快樂的吃那堆超高熱量食物,「你叫那群男校的純情少年哪兒收巧克力?收不到就只能給囉~再說,別校的女生哪有學校『校花』的漂亮?施比受更有福呢…哎唷~哥哥,你又打我,我說錯什麼了?!」

誰是『校花』?!

只讓你一隻眼睛黑輪,還是看在媽媽的面子上。要不然,讓你兩眼掛著熊貓妝出去。

不被看成男人,還不算很慘。慘得是,女同學若是要聯誼,不會忘記把我拖著走,我的大學生涯一直都在被錯誤的追求中渡過。

「我為什麼要跟妳們一起去聯誼?」皺著眉,不懂這些女人塗那麼厚的粉有什麼用,我只用清水洗臉都比她們皮膚好,「我是男生呢。」

「這你就不懂了,」阿嘉搖動著食指,「當他們發現最美麗的居然是個男生,就只好死心來追我們這些姿色差一點點的女生了,大家的機會才會均等。」

妳確定只差一點點?

「對呀,」美琪擠掉阿嘉,繼續對著鏡子弄頭髮,「萬一遇到讓人發抖的怪獸,還可以躲到你這邊來,對你裝出一副癡情模樣,那些怪獸男就會打退堂鼓啦。」

原來我還兼做防禦工事。

若要不理她們,我會被十幾個女生轟炸到死。

一直到跟阿雅一起了,才卸下防禦工事的身分。

「我怕阿雅不高興。」完全不理她們。

「阿法,我就知道你重色輕友!喂!你真走了?今天晚上聯誼怎麼辦?!喂…」

太可恥了,念到研究所,還在努力相親。

我當然知道實驗室那群廢物都拿我們交往期限賭輸贏,只是阿雅公司的同事也這麼著,實在讓人無奈。

搞什麼?我們看起來就是一副不得善終的樣子?

撇開外貌,我和阿雅合得不得了。就算靜靜的一起看書、看電影、拌嘴,都覺得樂趣無窮。從來沒認識過這樣心事全擱在臉上的女生。高興的時候笑得嘴巴可以擺一個拳頭,傷心的時候哭得像個小孩,用不著諜對諜,生命在她眼中像是個單純美麗的花園。

透過她的眼睛,這世界多麼澄澈。

只是老是被誤認成「先生」,實在太辛苦她了…這些人的眼睛都瞎了嗎?看不出她是多麼可愛的女生?

回到實驗室,發現幾個女生張著嘴,失神的坐的坐,趴的趴。

「怎麼回來了?相親大會呢?」我脫下外套,先小心的看看我的酵素寶寶。

「哪有什麼相親大會…」阿嘉有氣無力的,「今天晚上…好像侏儸紀大會合呀~這世界上哪來那麼多恐怖的妖獸?!」

「恐怖就算了,三百年沒吃過飯嗎?需要把客飯的盤子端起來舔嗎?」

「吃得砸砸有聲,就算了,他居然把飯屑噴到我盤子上!」

「天啊~園區工作的都是這一種嗎?!」

「連鼻毛都跑出來,啊啊~原來鼻屎也通用毛細管原理~」美琪抱著頭旋轉。

唉…人生嘛…不會一輩子都充滿玫瑰花的。批評別人前,還是先照照鏡子吧。不過要遇到舔盤子的怪獸,不大容易就是了。

「男人算什麼?!」剛失戀的全真大吼出來,「髒兮兮的又沒良心!我不要再看到男人了!我們去T吧狂歡好了!那邊的T比較帥!」

「沒錯!我們去T吧喝酒!」其他的女生應和著。

我專心的做實驗,「學弟,等等準備一下要電泳。」

「阿法!都是你不好!」美琪咄咄逼人的衝過來,「都是你不過去保護我們!罰你跟我們去T吧喝酒!」

關我什麼事情?「喂!我的酵素寶寶!」

阿嘉很兇的回頭,「學弟,照顧好阿法學長的酵素寶寶!死一隻你就完蛋了!我保證你以後的日子都會很難過!」「沒錯!」

可憐的學弟站在門口目送身不由己的我,可憐兮兮的說:「學長,你的酵素寶寶總共有幾隻呀…」

我怎麼知道?

以為會被T吧的工作人員擋在門口,沒想到居然又引來了許多愛慕的眼光。讓我回去做實驗吧!

「不用想!」阿嘉目露兇光,居高臨下的看著我,「把這打可樂娜喝完才准走!」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喝了幾瓶可樂娜,就開始有女生哭了。哭就算了,開始破口大罵男人的不是,罵得興起,還過來糾我的領口,「阿法,你說對不對?!」

對對對,妳們說得都對。

我把酒瓶拿著,到吧台喝,省得破壞她們罵男人的同仇敵愾。

正準備再叫一瓶,有個陌生女子挨過來,「喝不喝馬丁尼?」她招招手,「給這位一杯馬丁尼。」

又有認錯的人了。我輕嘆一口氣,「小姐,謝謝。」

「沒想到能在這裡看到這麼乾淨漂亮的男孩子。」我險些把嘴裡的酒吐出來,她的眼睛晶亮,看起來大約二十七八歲,有點美麗的滄桑。

轉頭看看四周,許多坐著的女孩也做男生打扮,情話喁喁,果然又帥又漂亮,講真話,驟眼看實在雌雄莫辨。

她怎麼一眼就認出我是男生?

「我交過男朋友。」

這不是理由吧?

「你很漂亮。」她輕輕的摸摸我的臉龐,她的手心非常綿軟,「比女人還漂亮呢。讓我想起剛分手的女朋友。」

「過去就過去了。如果還值得努力,把她追回來呀。」喝了人家的酒,總要有點回饋。

「她嫁人了。」陌生女子笑了笑,「介意我抽煙嗎?」

我搖搖頭,「我女朋友也抽煙。」

「女朋友?」她落寞的吐出一口煙,「真奇怪,我喜歡的人,似乎都已經是別人的了。」

「台灣有兩千兩百萬人口。」拍拍她的肩膀,「這麼多人,一定有適合妳的存在。我也等了很久才等到現在的女朋友。」

她研究似的看著我的臉龐,「她很可愛嗎?如果我要追你,可還有機會?」

可愛?「在我眼中,她是最可愛的人。」我笑了,「很俗氣的說吧,她照亮了我的生命。」

「我不能嗎?因為我是拉子?」她喃喃自語著。

搖搖頭,「不是。如果我愛一個人,當然是因為她是她。她的一切都會是我所深愛。我的女朋友可有一百八十公分呢,帥得很。」想到她,連心都為之柔軟。

她突然吻了我。雖然只有零點零零一秒,我還是獃住了。

「你…真美。像是沒有翅膀的天使。」她有些迷惘的摸摸我的唇,「如果早點遇到你,我的人生…也會被你照得光亮吧…跟我在一起,好嗎?只要和你在一起,我覺得,我也會得到救贖。」

呃?!「小姐,我們連名字都不知道…」開始冒冷汗,「妳不是只愛女人嗎?」

「愛一個人,為什麼只要拘束在性別上?對我來說,你是天使,沒有性別的天使。」

說真話,我應該覺得生氣…但是,我卻覺得有點高興。真的沒有為了性別苦惱過嗎?但是被這樣無性別的喜愛,我還是有點感動的。

「你惱了?」

按按她的手,「謝謝妳。妳的告白,讓我覺得被讚美。」阿嘉那桌鬧了起來,全真喝太多,打破了幾個酒瓶,「失陪了,我得把我那幾個女同學弄回家。」

筋疲力盡的把全真她們送回去,決定不回去面對死傷慘重的酵素寶寶。才躺下,接到阿雅被登徒子摸臉摸手的電話,真真氣死我了…

怎麼會有白癡想對我的女人怎麼樣?!我一定要劈死那王八蛋!

「哈哈…阿法,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在 Gay 吧偶遇的啦…」阿雅倒是笑得很開心,「我打去實驗室,聽說你今晚也去 T 吧玩欸。好不好玩?」

「也沒什麼好玩的﹐只是有人突然吻我,害我嚇一跳…」呃?我怎麼說出來了?

「什麼?」我幾乎可以看到阿雅頭髮豎起來的樣子,「哪個賤女人敢吻你?!我殺了她~~你怎麼讓她吻你?我就知道,你根本不愛我~」

她又哭又叫的聲音從話筒傳過來,雖然有點頭痛,卻也覺得好笑。

誰說阿雅不是女生呢?你聽聽她那濃得幾乎可以點火的醋意…

「說!你愛不愛我?你到底愛不愛我?愛?為什麼遲疑了一秒鐘?我就知道你喜歡那個狐狸精~」

她真的是女生…唉…現在怎麼收拾呀…

誰來告訴我?

【Google★廣告贊助】